蔡定剑:两会换届与制度改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3 次 更新时间:2012-04-14 18:11:13

进入专题: 两会   制度改革  

蔡定剑 (进入专栏)  

  

  编者按:2008年2月27日19:30,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宪政研究所所长蔡定剑做客强国论坛,以“两会换届与制度改革”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全文

  

  

  [主持人]:各位网友晚上好!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备受瞩目的“两会”即将召开,今年的“两会”是五年一次的换届大会,将选举产生新一届政府,这次“两会”是我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将对未来五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强国论坛作为国家重点官方新闻网站的品牌社区,作为中国第一时政论坛,为了让广大网友更多的参与到参政议政中来,更好的体现全民共建和谐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任务,特别策划了本次“两会”系列访谈。而今晚蔡定剑教授的到来将正式为我们的此次系列访谈活动拉开帷幕。欢迎大家踊跃提问,与蔡教授就本次“两会”换届以及制度改革方面的问题作深入交流。

  

  【蔡定剑】:亲爱的网友你们好,我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在“两会”之前,就“两会”与制度改革的问题和大家进行交流。我想,参政议政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力,如果我们能够了解更多的信息,对我们参政议政会更有帮助。所以我想今天晚上主要是帮大家提供一些信息,谈不上研究。我想有一些网友可能对我的研究有所了解,我主要是研究人大制度、宪法,更广一点是中国的民主法制建设,特别重点研究的方向是要推动中国的制度建设,这个包括人大制度、立法、选举等等的制度建设,一方面也是公民权力保护方面的制度建设,比如说反就业歧视、公众参与,比如人大制度方面,近年来,特别是我目前关注的是公共预算的改革,我们也是非常希望广大的网友也能关注公共预算改革,为什么?因为公共预算改革是我们当前人大制度或者是我们国家法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甚至是最重要的方面。有一些改革可能是比较难,比较敏感,比如说选举,但是我觉得公共预算的改革相对来讲,不应该是那么敏感,难度也应该是容易一些。很多人担心,比如选举改革可能是风险比较大,但是公共预算改革不会有任何的风险。但是我们知道公共预算改革可能会触及到一些人的即得利益,特别是领导者花钱的利益。应该是一个有利无害的改革,而且也对这个国家非常重要,如果一个政府,无非就是要管事,你要想管好事,就是要管好钱,只有管好了钱才能真正管好事。今年大家可能会关注机构改革,你不控制钱,你的机构膨胀是必然的。我们以往的机构改革,就存在这个问题。你把人减下去了,但是管钱没管住,照样会膨胀起来,还有腐败问题,也是因为预算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审计查出那么多问题,根源在我们的预算没有有效的控制,没有通过一个民主化的政治过程,民主化的过程是什么意思呢?就是预算要通过人大严格的审查、批准,反复的讨论,这样一个过程来批准决定。同时,也要有公众的参与。广大老百姓参与这个预算的讨论决定过程,把老百姓希望要做的事情通过预算反映出来。这样决定下来的预算,就是公开、透明的,大家都能看到的。我说的意思,一个是民主化,一个是公开透明度,如果做到这两点,这个预算就能够比较好的得到不光是人大,也包括社会的监督。我们很多的腐败问题也会得到有效的控制。我希望这次人大,我们推动人大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

  

  [网友楚客]:蔡教授晚上好!两会即将召开,今年两会中的两个重头戏就是政府机构改革和换届选举。作为法学专家,我想你对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一定有比较深刻的研究。我想请教一下蔡教授:我国人大是如何通过政府预算的?政府官员进人大是否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这又如何对政府形成监督?

  

  【蔡定剑】:“楚客(121314)”你好!除了刚才我说的,现在人大通过的预算,还没有完全实现这个过程。民主化、公开化还是不够的。这正是需要我们大家关注和推动它改革的地方。

  

  [罗克]:您好!基层民主是当今中国民主进程的重点!请问乡(镇)长、书记及村支书多年前开始试点的具有直选性质的“两票制”等举措何时会在全国推行?广大农民翘首盼望着!

  

  【蔡定剑】:“罗克(125411)”你好!基层民主是两个方面,一方面就是村民委员会,城市居民委员会自治机构的选举,另外一方面也包括基层政府,如果广义来说,也可以说是乡镇一级,也可以说是县一级,这个概念不是那么确定,但是我们想这两个层面的选举应该是中国基层民主的一个发展重点,我觉得这次十七大也提出今后改革的主要方面是进一步发展基层民主。当然,现在很多地方,比如在四川公推公选,面积非常广,持续了若干年,所以我们认为两票制应该尽早在中国推广,而且我相信在本届会有一些发展,因为这毕竟是十七大确定的一个方向,就是两票制公推公选,当然我们还希望,不仅仅采取公推公选的办法,比如乡镇一级,乡镇长的直选,我认为也是势在必行的,而且也是可能的,有条件做的。因为在一些地方,改革实践证明,乡镇长的直选、党委的直选都有过这样的实验,而且证明的效果都是不错的。在村委会这一级的选举,当然早在全国铺开了,这方面的选举,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加强法律规范,防止、消除贿选和家族选举的问题。有一些地方是比较严重的,但是如果我们不加强法律规范,我们政府不作为,这样产生的后果是比较严重的,任何社会的民主发展都是要靠法律规范,法律的规范好比火车的铁轨,你没有轨道的运行,那是很危险的。所以我觉得这是当前我们人大,特别是包括全国人大应该为基层民主发展可以做的事情,而且也是很迫切要做的事情。

  

  [复古]:蔡先生您好!网络上有些人主张套用美国式民主来改革中国体制。我一向并不苟同。若论民主,人大政协参政议政制度就是民主的体现。但是,从人大代表的产生和结构看,人大代表似乎形同虚设。这是不容否认的。请问,党中央对其执政威望有没有信心?会不会让人大代表的产生更民主化?人大代表的结构更平民化?没有染指政治,提问题可能太唐突,请多包涵!

  

  【蔡定剑】:“复古(125079)”你好!对民主的问题,到底是中国的民主还是西方的民主,我认为这可能是大家经常讨论的问题。但我并不认为民主也好,法制也好,人权也好,就有一种是中国的,一种是西方的。我们知道,去年温家宝总理提出来关于民主人权法制的普世价值,这是高层领导第一次公开承认民主法制人权是一种普世价值。既然它是一种普世的价值,所以我认为它不一定哪个是东方的,哪个是西方的,哪个是美国的,哪个是中国的,就是一种共同的价值,具体到制度建设方面,必定是每一个国家都会有具体不同的制度,我们过去老是强调,民主也好,法制也好,是中国的国情,我从来不否认任何一个国家,不光是中国,都有每个国家的国情,你不要以为西方的民主就是一样的,美国的民主和法国的民主完全不一样,美国的民主从它过去的殖民统治的英国几乎是相当不一样的,从体制上相当不一样。民主都是有不同的国情,这不需要强调,不需要强调中国好象有中国的国情有特别的不一样,每个国家都有国情的问题。但是为什么我们就非得要特别强调中国的国情有特殊性呢?当然有特殊性,我们应该看到民主有一种基本的东西,比如说民主是一种多数人的统治,它有一种通过代议机构决定问题,议会有的可能是两院的,可能是一院的,这些东西可能根据各个国家不同的国情决定的。我们没有必要特别强调中国的国情。当然我们根据民主一般的原则,建立一个适合自己国家的制度,这是必要的。所以我不认为,我们应该套用哪一个国家的民主,我强调各个国家有不同的国情,但是我不赞成中国好象是有国情的。但是你强调国情是可以的,我们不能以强调国情来否定民主,这是问题的关键。不能因为我有国情,我就不搞民主,或者以这个为借口,不搞民主,我认为有些人是把这个作为一种借口,而不是真正把它作为一种普世的价值和制度来借鉴和学习。

  

  [狼啸九天]:蔡教授:感谢您做客强坛,作为一草民,我有几个疑惑,希望今晚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能从您这里得到答案!中国的贫富分化,贪污与行业垄断是主要根源,您说,我国到底有垄断行业吗?

  

  【蔡定剑】:“狼啸九天(136784)”你好!贫富差距的问题,与贪污和行业垄断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主要的根源。贫富差距的主要根源,我认为主要在于一种制度的安排。一个国家如果是搞市场经济,搞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必然会产生一些贫富差距的分化,这是必然的,没有政府有效调节的,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早期自由资本主义时代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政府不干预,肯定有钱的人更有钱,穷的人更穷,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贫富差距的产生,从社会制度的层面来讲,应该政府发挥有效的作用,就是在调节分配方面发挥有效的作用,特别是在二次分配方面发挥有效的作用。但是从制度的角度来讲,如果从政府的角度,能不能发挥有效的作用,这就是有一种制度安排,什么制度安排呢?在我看来就是与民主制度有关系。因为一个政府是不是能够采取有效的政策调节富人的财产分配,这里面有一些制度上的安排,政府到底是为穷人说话还是为富人说话,因为富人是比较有钱,有钱的作用决定政府的政策,如果我们没有一种有效的民主制度的话,一定是这样的,有钱的肯定能决定政府的政策。所以,现在的民主国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不仅仅是靠政府宣布一个政策,说我们要采取一个调节贫富差距的政策,不是靠政府的口头承诺,而是靠一种制度来决定,在西方国家,是靠一种什么制度决定呢?为什么政府会做出能够向穷人倾斜的政策呢?是因为政府是由选票来决定,谁的选票多?当然是那些相对来说一般的阶层,这些人的选票是比较多的。所以选票和金钱就起到一个平衡的作用,金钱能决定政策,但是我的选票,人数多,也能决定政策。所以,这是一个平衡杆。比如社会经济发展的太慢了,可能希望投资者能够减少他们的负担,能够让他们更加有创造,减轻他们的负担,当然这个政策是有利于有钱人的。如果是贫富发展差距太大了,老百姓就会要求把收入分配更多的转移到一般的阶层或者贫困阶层,这个时候支持社会福利的政策呼声就会高了,老百姓投票的政策就会得到比较多的支持。所以它是一个这样的平衡。贫富的分化是靠一种政治杠杆,简单的说,一种是靠有钱人的财富和多数一般平民阶层的选票来平衡贫富差距的政策。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因为任何社会,如果自然发展,就会产生贫富差距。政府为什么会采取一些政策来平衡?关键是它后面的机制在起作用。比如当前我们的政府在早期,在改革开放,特别是1992年以后,我们经济高速发展,到胡锦涛、温家宝执政,这以前我们主要是以发展经济、GDP作为主要的发展指标,这就是强调发展,发展是第一位的,发展是硬道理。这没有错。中国当时需要发展,但是发展到一定程度,出现了贫富差距的悬殊,就要求社会的公平分配,要求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呼声就高了。胡温执政以后,加强了这方面的政治条例,我们是靠共产党的了解民意来平衡作用,但是光这样是不够的。是不是我们有效的出台解决贫富差距的政策,这还要看有些制度的机制是不是能起作用。我的意思是光靠理念是不够的。怎么能够增加老百姓在决策中,在民主中的份量,增加他们说话的权利,这才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包括我们人大代表,是不是真正能够起作用,而且代表普通老百姓利益的人,这是更重要的,没有制度的作用,只是靠领导的意识和觉悟,不是特别有保障的。

  

  [布衣八戒]:蔡教授:您是赞成中国现阶段走渐进式政改之路的人士,但多年的渐进式政改实践似乎并没有真正理顺党政关系,政府角色转换改革仍然举步维艰,人大与人民的监督权利难以落实,请问蔡教授,这符合您的预期吗?而您心目中的渐进式政改又是如何一般图境?

  

  【蔡定剑】:“布衣八戒(67103)”你好!谢谢你,了解一点我的想法。中国的政治改革,我是赞成渐进改革的路,这也是中国历史的经验教训。中国目前社会也是有条件来做一些渐进的改革,因为过去靠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证明它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发展路径。因为革命以后,出现的倒退,需要非常大的努力,才能走上正路。理顺党政关系这是一个方面,我们知道十三大基本上是这个思路,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恐怕理顺党政关系不仅仅像十三大那样是理顺党与政府的关系,更重要的是理顺党与人大的关系。因为党与政府的关系,这方面相对来讲是比较好理顺一点,因为我们知道,政府在任何国家都是执行政策的机构,决定政府的是谁,当然在民主的国家还是有明显的机构来决定,我们过去体制上的问题主要是党决定,实际上是党的决策权和人大在宪法上的决定权的一种关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蔡定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两会   制度改革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30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