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定剑:两会换届与制度改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4 次 更新时间:2012-04-14 18:11:13

进入专题: 两会   制度改革  

蔡定剑 (进入专栏)  

  所以我觉得根本的问题是要解决党与人大的关系。但是党与人大的关系,也并不是意味着好象我们强化人大的权威,落实人大法定上的权力和地位,就否定了党的领导,并不是这样一个矛盾对立的问题。因为一个执政党总是要通过一个政府方式来执政的,我们的问题只是说我们党在前台执政,而不是通过一个政府的方式来执政。我们知道世界上很多的政党都在执政,他们为什么可以做到通过议会政府的方式来执政,而不必自己亲自执行国家权力,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国际上有很多这方面的经验。关键还是改变我们党的执政方式的问题,而不是否定党的领导。不要把党的领导和落实人大的权威和地位对立起来。我们有些党,比如包括日本的自民党也长期执政,比如瑞典的社会民主党,几十年长期执政。但是它也是通过一个国家的形式,并不是说通过一个国家民主的形式,一个政党就会失去政权。关键是我们这个党自己本身的能力怎么样,这是更重要的。新加坡也是这样。新加坡也是一个党长期执政,但是毕竟是通过一个民主的形式执政,我们当前主要是解决这个问题。

  

  [智多星]:蔡教授您好!现在中国民间老百姓对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作风非常之愤怒和不满,大家有目共睹,百姓对中共的信心也与日俱减,民众的怨声哀声日益高涨,作为中国爱国人士,我深表犹虑!我要提问的问题是:"中共长期以来坚持的反贪腐斗争到底没有成效?

  

  【蔡定剑】:“智多星(202545)”你好!中国政府在反腐败方面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确实花了很大的精力。但是我觉得反腐更重要的还是上游的制度建设,反复的有效措施,而不仅仅是打击腐败。我们目前最开始在打击腐败方面,所以制度建设不好的话,是防不胜防的,靠打击是不可以遏制腐败。什么样的制度建设?分析一下中国的腐败,基本上主要是两类:一类是用人的腐败,我们看到“跑官”“买官卖官”,这基本上是掌握人事权的党委和组织部门的一些官员腐败,马德的案子就是。另一类的腐败就是掌握钱的官员。就是钱权交易。我们看到有一些交通局长的腐败,“前腐后继”,河南有几个交通局长都是这样。前面枪毙了,后面还继续贪,就是因为制度太不完善了,诱惑太大了。所以这两类的腐败,我们想一下怎么来解决。制度建设上,用人的腐败,如果用人是一个民主的过程,公开的过程,那就不存在个人的买官卖官问题。当然在一些民主国家,官员是通过选举来解决的,而不是由少数人决定任命的,当然不存在这个问题。当然有人会说,选举有选举的问题,选举也有贿赂的问题,也是一种腐败。但是我们知道,这两种腐败是不一样的。买官卖官的腐败会造成一种制度性的大面积的腐败,因为如果一个官员要买官卖官,一定是一片官员要买官卖官,因为从经济效益的成本来讲,他要买这个官,要花钱,这个钱哪来的?一定要收受更多的钱,才可以收回他的成本。所以一个官买官卖官的腐败一定是有一片的,因为官员的收入是有限的,肯定是大面积的腐败,事实也证明这一点。选举的腐败主要用在买票、金钱贿赂上面,这个金钱贿赂上,当然有的人开玩笑,这两种腐败:买官卖官的腐败是把老百姓的钱给官员了;选举的腐败是官员花钱买给老百姓了。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这两种腐败都是不好的。但是相对来讲,这个腐败,老百姓还是得到一些益处和实惠。从制度上来进,选举的腐败最终可以通过法制的途径慢慢解决的,我们看到西方的一些国家,在早期的时候选举腐败是很严重的,随着民主制度的逐步逐步成熟,选举的腐败越来越少了,在初级都会有腐败的问题,这没有问题。比如日本,选举的腐败在两年以前也是非常严重的,现在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小泉执政的时候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提出邮政法截断议员资金不正当的来源,所以腐败是慢慢减少了。因为它是一个民主的制度。买官卖官的腐败是很难解决的,因为它不是一个民主的制度,是一个人制的制度,所以他没办法通过制度办法越来越减少。所以我觉得这是有大的区别。另外就是用钱的腐败。我们刚才说了,为什么那些官员会权钱交换呢?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有权力,工程出包、发包,这样的权钱交换,因为钱是不公开透明的,他可以给这个公司,也可以给那个公司,比如房地产开发土地,不正当的交易换取经济上的利益,这个东西只要公开,只要有严格的预算,这个预算是经过严格审批、讨论,各种利益交换博弈的结果,最后又是公开的。所以官员掌握的钱都是公开的,就无法来做暗箱的交易。在发达民主国家我们都证明了,他们这方面的腐败是很少的。也不是没有,是很少,有时候我们看到西方国家某些政府高官腐败是搞军火,是比较暗箱的,搞回扣。一暴露出来,后果很严重,而且这个制度下面是很容易暴露的。所以,相对来说是少多了。但是我们不是说民主制度、公共预算,我说的是两个意思,一个是民主制度,一个是公共财政,预算制度的建立,会从根本上减少腐败的问题。当然也不是说腐败的问题就可以彻底根治,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到这一点。

  

  [无伤_230048]:蔡教授好!想问您就我国的国情而言适合三权分立吗?现行的监督和制约机制合理吗?谢谢!

  

  【蔡定剑】:“无伤_230048(230048)”你好!我们国情是不是适合三权分立?我认为一个国家采取什么制度,是和各个国家的国情决定的。美国的现任制度是一个三权分立的制度,英国就是一个议会主权的制度,在法国就是宪法上叫做半总统制的政治体制,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都是不一样的,这就是根据各个国家的国情决定的。我并不认为,比如三权分立也好,比如两院制也好,它就是和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相联系的一个制度,西方的国家也并不是都是采取三权分立的,资本主义也并不是采取三权分立的。我觉得这和一个社会制度并不是必然联系的。因为我们知道三权分立也好,英国的责任内阁制也好,它是一个属于政体的范畴,所以这和国家的性质是必然联系的。中国现在采取的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当然它是根据中国过去的历史,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方式取得政权,代表劳苦大众广大的阶级,建立了比较集权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以民主集中制为原则的政治体制。这是过去建国初期的一个阶级关系决定的。现在中国比如出现了一个多元化的社会结构,我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也不可能一成不变,它也可以根据社会阶级关系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在法国的战后,它采取的是一种议会民主制,当时的政体给法国带来的是政局的不稳定,它采取的议会民主,就是选举中得到多数票的政党来组织政府来执政,但是由于当时法国是多党制,所以在选举的时候,还没有一个政党能得到多数票,所以一定是多党联合执政,多党联合执政就很容易分裂,所以战后的法国政局很不稳定,就是由于制度决定的。到后来,1958年出现政治危机了,所以法国人希望戴高乐上来,重新修改宪法,改变政治体制,所以后来在戴高乐的领导下修改宪法,建立了现在法国的半总统制,削弱了议会的权力,扩大了总统的权力,使得现在法国的政治是比较稳定的。我说一个国家采取什么样的具体的政权组织方式,三权分立也是一种政权组织方式,英国采取的是一种议会至上的政权组织方式,哪个方式是根据一个国家具体的情况决定的。所以中国是不是要采取这种方式,我认为要根据中国的一定情况,特别是根据一定时候阶级社会关系的变化来看。所以我刚才分析了一下,中国比如在建国初期,它的社会阶级关系比较单一,可能是人民代表大会的方式,今后中国进一步发展,成了一个更加多元化的社会结构,我们也不是说不可以调整和改变它既有的政权组织方式,我刚才举了法国的例子就说明了一定的政治体制是根据社会发展、社会需要、国情的变化可以变化的。意思就是这样。

  

  [李衡¥蚊子驮着我和别人的老婆遨游太空]:蔡教授好,请问如何才能使普通民众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此外,全民免费基础医疗保健什么时候能在中国实行?谢谢!

  

  【蔡定剑】:“李衡¥蚊子驮着我和别人的老婆遨游太空(80249)”你好!全民医疗保健在毛泽东时候就做到了。怎么可能现在和以后做不到呢?那时候经济基础那么差,都做到了,我们现在的经济基础这么好,难道做不到吗?关键还是在于政府怎么花这个钱的问题。中国去年有五万多亿的财政收入,再加上土地出让金和其他非税收入,有人说是有七万多亿,如果加上地方的土地出让金有15万亿之多。这个钱是非常多的,关键是我们把这个钱用在什么地方。现在我们不清楚。我们为什么要谈公共预算的问题?就是要解决这个钱怎么分配的问题。现在我们政府由目前的体制决定了我们有钱是怎么花呢?第一先解决官员的人头费问题;再一个就是花在那些政绩的工程上面;首先保证吃饭的问题,这个吃饭不仅仅是公务员的工资,包括他们的其他的吃喝费用。政府有钱第一是解决政府官员本身的人头费,然后有钱再解决政绩工程。再有钱就改善有的官员的车,然后盖办公楼,我们政府的办公楼已经到了世界上第一流的水平。再有钱的话,就把城市亮化一些。至于城市以外的农村,比如说教育,比如九年义务教育、医疗、社会保障这方面的钱,那是放在比较后,为什么会有财政支出的顺序呢?说到底还是政府是不是能够有效的受到民意控制的问题。如果政府有效受到民意的控制,结果就不是这样的了。用投票来决定政策的导向,当然优先解决的是社会的再分配公共服务这一块,如果没有这么一种制约的因素,就是老百姓有权力制约官员的因素,任何的人都有一种自私的倾向,现在政治学都争论这一点,如果没有约束,肯定有钱就先自己花。我想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中国政府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关键是有没有一种制度解决财力的分配,所以我们应该怎么样建立这个制度,广大老百姓能够决定政策决策的制度,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布衣八戒提问]:中国的政治改革有些问题的严重性是众所周知的,正如胡主席所言,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的中国.现在趁这机会我只想知道,蔡教授您心目中的中国政治改革是怎么样的途径。

  

  【蔡定剑】:“布衣八戒(67103)”你好!我认为从基层选举开始是一个好的经,从基层选举扩大到高层的选举,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通过选举真正强化人大的地位和权力,使人大能够真正发挥国家权力机关的作用。

  

  [浪迹天涯71516]:蔡教授您好,人大代表对政府能否有监督权?人大代表提出批评意见,政府部门不接受意见,还出言抨击人大代表是否应该?

  

  【蔡定剑】:“浪迹天涯71516(137754)”你好!人大代表当然对政府有监督的权力。从宪法上讲,每个公民都有监督政府的权力。人大代表用法律的途径,人代会期间提出批评建议。人大代表在人代会上的发言和表决是有法律上的免责权的,为了保证人大代表的监督权,就是为了保证他们能够批评政府,如果政府不接受这个意见,那是很不明智的,很缺少现代政府的观念。哪怕这个批评是有点过分的,哪怕这个批评是有一点点和事实有出入的,政府官员都要认真听取,不要说人大代表,就是普通百姓批评政府有不当的、过分的地方,也都是法律应该保护的权力。所以政府官员如果采取回击,甚至对辩的方法,说明我们官员的水平太低,缺少官员是公仆的简单的常识。哪怕有不实的地方,只能解释。位置和观念都是非常错误的,不实的地方只能解释事实是什么样的,不应该有反击的态度来对待代表或者是政协委员的意见。

  

  [楚客]:蔡教授好!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要如何改革?改革的方向是否是让人大专业化?

  

  【蔡定剑】:“楚客(121314)”你好!中国人大的改革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我想这个改革也是分两个层面的。一个就是在现有宪法框架下的改革,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说,一个是大家关心的代表职业化的问题,我觉得作为全国人大这样一个层面上,代表的职业化当然有利于提高人民代表大会能力的一个有效的措施,因为一个代议机构,它的强弱是和它的会期有关系的,因为是靠开会行使权力的,会期太短,能力肯定比较弱,因为是搞开会行使权力的,开会长的话,能力就强。再一个人大的能力和人数的多少是有关系的,就是和代表的多少有关系。我们说它是靠开会行使权力,如果人越多,它的能力就会越弱,因为人越多要集中一个意见,集中意见的过程是很复杂困难的。比如我们3000人大代表,每个人发言10分钟,要多长时间才能每个人发完一遍言,发完一遍言以后,再总结这个发言,这个过程是不是复杂的?所以和人数的多少,这两个因素决定了会议的内容。但是人数太少也不行。人数太少,代表性不足,民主性不足。所以,一个代表大会要有效的发挥它的作用,使他比较有能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蔡定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两会   制度改革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30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