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同惠:法权的缘起与归宿——承认语境中的费希特与黑格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21 次 更新时间:2012-04-13 10:31:53

进入专题: 法权   费希特   黑格尔  

亓同惠  

  国家的理念相对于家庭和市民社会而言,具有权力属性,国家的绝对性是其在普遍的利益和特殊的利益之间地做出决断所显示的力量,此种力量决定了个人的义务,也决定了个人的权利。{110}

  由此,伦理性的国家也成为黑格尔良善生活的最终载体。在其中,伦理成为活的善—“这活的善在自我意识中具有它的知识和意志,通过自我意识的行动而达到它的现实性……因此,伦理就是成为现存世界和自我意识本性的那种自由的概念”。{111}在此,良善生活包含着三层意思:首先,良善生活在黑格尔的语境中始终是非个体化的,其群体化的特质存在于伦理习惯中良善(good)所型构的爱、荣誉和服务之内。在这些习惯中,人的精神找到了自我实现之现实性的可能,找到了一种对总体化的良善精神的参与;{112}其次,在现代政治共同体所能提供的可能条件下,黑格尔的良善生活给出的是一条终极道路:让我们看清彻底的自治追求和彻底的一致性结构有着怎样的现实性;再次,黑格尔良善生活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内在的审视彻底的自我创制与世界之关系的可能性,一个是外在的审视通过我们共有世界的那些普遍的禀赋,给予这些关系一个实在内容的可能性。{113}国家与良善生活同归于对自由的普遍性的直接实践。

  

  三、结语

  

  法权在费希特和黑格尔那里都终结于国家,所谓终结是指在他们的论证框架下,法权可以被妥善的安置了。在法权找到其归宿的进程中,我们可以在相同的国家归宿下,从论证逻辑和依凭原则两个方面发现二者的不同。

  费希特的法权论证依照承认原则是不连贯的,即在原始法权明确相互承认后,将之视为了条件,而到了强制法权阶段为了维持秩序则不得不从相互承认倒向各自自保。此后的论证则开始按照一种“契约论”的指导原则和试错的方式,从原始法权经过强执法权到达国家法权。原始法权因承认规范可以找到自我自由与他者自由的边际,却因此种承认规范的道德性而无法落实;强制法权放弃了互相信任和忠诚,开始具有了或然的合法性,但强制力量对承认挑战使得法权不得不导向国家。在国家法权中,人们通过依次的契约,即财产契约、保护契约和结合契约,逐渐完成了从人与人相互承认到对遵守契约的承认。自由的有限理性存在者成为国家的公民,那些执掌国家法权运转者在践行一种“托付使命”。

  黑格尔的法权类型并不像费希特那样是一种清晰地线性发展路径,他更强调主客观统一的绝对价值。承认在黑格尔那里自始就不是一个条件,而是一种本能。同时,承认的本能性存在也没有中断—它从有形式而无内容的客观性法权,到有内容而无形式的主观性法权,再到主客观统一的伦理法权,基本上遵循的是从单向度承认向双向承认的演进。其演进的原则指导也不是契约而是自我意识的矛盾与成长。费希特可以通过契约最终完成的国家法权在黑格尔看来只是构建了市民社会,而王权{114}却在黑格尔那里被描绘成终极决断的国家人格,而他所有可以发挥的舞台被限定于宪政的框架之内。费希特所倚重的主体间性也与黑格尔一直强调的对整体化存在的追求不同,费希特成就的国家法权如果是一种使命托付,在黑格尔那里成为了包括君主在内的共同担当。

  事实上,耶拿时期的黑格尔是费希特的仰慕者,但这种仰慕表现为对费希特学术造诣和品行的一种景仰。而在两者都关心的哲学体系和哲学原则上,黑格尔几乎在一开始就是反费希特的—费希特从康德那里继承而来的主客体的二分,成为与黑格尔致力于主客体绝对统一的哲学构想的本质分野。因此,为了保持与费希特的距离,黑格尔在《伦理体系》中使用费希特首先提到承认(Anerkennung),似乎还有些不情愿,{115}但此后的发展是费希特倒向契约而黑格尔一直固守承认。两种法权缘起与归宿的不同,是费希特与黑格尔对人类秩序缘起与归宿认识的不同—前者向往理性自由的契约式共和,后者意在伦理精神勃兴的良善生活,而且一刻未脱离曾承认的关照。

  

  亓同惠,单位为清华大学。

  

  【参考文献】

  {1}参见[美]南希·弗雷泽、[德]阿克塞尔·霍耐特:《再分配,还是承认—一个政治哲学对话》,周穗明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以及[美]凯文·奥尔森:《伤害+侮辱—争论中的再分配、承认和代表权》,高静宇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两书对承认与再分配之争有详尽相关论述。

  {2}See Robert R. Williams, The Concept of recognition in Hegel' s Jena philosophy: a review of Ludwig Siep’s anerkennung als prinzip der praktiechen, Philosophy Social Criticism, 1982 9:100

  {3}英译本题为System of Ethical Life。可参见G. W. F Hegel, System of Ethical life (1802β) and FirstPhilosophy of Spirit(Part Ⅲ of the System of Speculative Philosophy 1803/4),Edited and translated by H. S. Harris andT. M. Knox,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79。

  {4}[德]费希特的《自然法权基础》德文原版的题目为GRUNDLAGE DES NATURRECHTS NACHPRINZIPIEN DER WISSENSCHAFTSLEHRE,其中自然法权表述为NATURRECHTS,科耶夫的《法权现象学纲要》法文原版题为Esquisse d' une Phenomenologie du Droit,法权表述为Droit,英译本题为Outline of a Phenomenologyof Right,法权表述为Right。

  {5}马克思提及法权的著名片段描述如下:“所以,在这里平等的权利按照原则仍然是资产阶级法权,虽然原则和实践在这里已不再互相矛盾,而在商品交换中,等价物的交换只是平均来说才存在,不是存在于每个个别场合。……因此,在提供的劳动相同、从而由社会消费基金中分得的份额相同的条件下,某一个人事实上所得到的比另一个人多些,也就比另一个人富些,如此等等。要避免所有这些弊病,权利就不应当是平等的,而应当是不平等的。但是这些弊病,在经过长久的阵痛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产生出来的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是不可避免的。权利决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13~14页。马克思本意在于强调实事求是,在物质条件远未达到共产主义阶段的时期,按照资本主义的“法权”,即有差别的、非一刀切的按劳分配是合理的。但是这种非常现实具象的分析成为颠补不破的真理后在中国的政治语境中生出了极为诡异的新成果:围绕供给制还是薪金制展开了全国性的大论战,始作俑者是张春桥先发表于1958年《解放》(第六期)、后经毛泽东批示转载于1958年10月13日《人民日报》的文字《破除资产及的法权思想》。

  {6}童之伟:《法权与宪政》,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23页。

  {7}参见[德]费希特:《全部知识学的基础》,王玖兴译,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第6页。

  {8}参见[德]费希特:《自然法权基础》,谢地坤、程志民译,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第17页。

  {9}同上,第14页。

  {10}同上,第7~10页。

  {11} 同上,第11页。

  {12}参见[德]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138~149页。

  {13}参见前注{3},G. W. F Hegel书,第124~125页。

  {14} Id, p.125.

  {15} See Jean Hyppolite, Genesis and Structure of Hegel' s Phenomenology of Spirit, translated by Samuel Cherniak and John Heckman, Evanston: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ress, 1974 .p. 170

  {16}参见[法]科耶夫:《法权现象学纲要》,邱立波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255页。

  {17}参见前注{12},[德]黑格尔书,第131~132页。

  {18}前注{16},[法]科耶夫书,第255页。

  {19}参见前注{12},{德]黑格尔书,第136页。

  {20}同上,第138页。

  {21}参见前注{8},[德]费希特书,第30页。

  {22}前注{16},[法]科耶夫书,第17页。

  {23}参见前注{7},[德]费希特书,第18~19页。

  {24}前注{8},[德]费希特书,第40页。

  {25}参见前注{16},[法]科耶夫书,第256页。

  {26}参见前注{12},[德]黑格尔书,第263页。黑格尔对伦理世界的产生给出如下描述:如果我们把这个终极目标在它的现实里考察,—这个目标是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那种概念,亦即是取得它自己的确定性于另一个自由的自我意识中、并恰恰在这另一个自由的自我意识中取得其真理性的那个被承认了的自我意识,—或者说,如果我们把这个内在而尚未外显的精神呈现为已经发展成具体存在的实体,那么我们就会看到,在这种概念里,有一个伦理世界展开了。

  {27}参见前注{3},G. W. F Hegel书,第126~127页

  {28}参见前注{12},[德]黑格尔书,第263~264页。

  {29}同上,第266页。

  {30}前注{7},[德]费希特书,第27页。

  {31}同上,第Vii页。

  {32}前注{8},[德]费希特书,第42页。

  {33}同上,第45页。

  {34}同上,第54页。

  {35}参见前注{12},[德]黑格尔书,第267页。

  {36}[德]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下卷),贺麟、王玖兴译,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23页。

  {37}同上,第37页。

  {38}同上,第38页。

  {39}同上注。

  {40}同上,第39~40页。

  {41}同上,第48页。

  {42}参见前注{12},[德]黑格尔书,第146页。

  {43}参见前注{8},[德]费希特书,第116页。

  {44} See Robert R. Williams, Recognition: Fichte and Hegel on the Other,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82,p. 62.

  {45}参见前注{8},[德]费希特书,第117页。

  {46}同上,第122页。

  {47}同上,第123页。

  {48}同上,第125页。

  {49}同上,第139页。

  {50}同上,第139页。

  {51}同上,第143页。

  {52}同上,第141页。

  {53}[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贺麟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13页。

  {54}同上,第46页。

  {55}参见前注{53},[德]黑格尔书,第54~79页。

  {56}同上,第80页。

  {57}同上注。

  {58}同上,第92页。

  {59}参见前注{3},G. W. F Hegel书,第118页。

  {60}同上注。

  {61}参见前注{8},[德]费希特书,第146页。

  {62}同上,第147页。

  {63}同上,第151页。

  {64}同上,第152页。

  {65} Robert R. Williams, Recognition, Right, and Social Contract, Edited by Daniel Breazeasle and Tom Rockmore,Rights,bodies and recognition : new essays on Fichte’s Foundations of natural right,(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法权   费希特   黑格尔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249.html
文章来源:《清华法学》2011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