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从我使馆被炸和科索沃危机看美国真实意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51 次 更新时间:2005-01-03 17:52:03

进入专题: 王建  

王建 (进入专栏)  

  

  5月8日凌晨,我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在国内外一片强烈抗议声中,人们也不禁提出了疑问:既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绝非误炸,那么美国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战略意图是什么?有人猜测说是要试探中、俄对美国独霸世界的反映和态度,也有说是要在我国的政治敏感时期挑动中国的内乱,当然还有其他许多猜测,但是这些猜测显然难以使人信服。

  

  使人难以看清美国真实意图的还不仅仅限于中国大使馆被炸事件,科索沃战争本身也是个迷,在科索沃没有大规模的杀伤武器,没有重要的战略资源,也没有任何一个北约盟国在那里受到威胁,那么为什么美国甘冒弃联合国安理会于不顾的巨大国际舆论压力,甘愿支付巨大的军事开支进行这样一场战争?据美国人自己讲是为了维护人权原则,但是近年来在卢旺达,在索马里,在苏丹,在埃赛俄比亚,在车臣,在爱尔兰,乃至在斯里兰卡和印尼都发生了内战或骚乱,以及大规模屠杀本国人民的事情,但是都没有见到过美国表示出类似的关心,难道美国人真的唯独对在科索沃的180万阿族人的人权问题情有独钟吗?

  

  美国人在海外用兵,从来都是为了维护美国最高的国家利益,而这种国家利益,如果不是来自于国家生存受到威胁,就必定是产生于重大的国家经济利益。在冷战结束以后,世界已是“一超多强”的局面,美国的国家实力已凌驾于世界各国之上,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对其形成挑战,因此发动科索沃战争显然不是由于美国的国家安全受到了威胁。那么,美国的经济利益又怎么会与科索沃战争有关呢?

  

  我在1998年6月刊的中国《了望》杂志上曾撰文指出,在欧元统一过程中,欧洲金融财富的持有人为了逃避统一货币的风险,纷纷用美元来保值,这样就造成了欧盟国家1995年以来,在强烈的财政紧缩过程中欧洲货币不仅没有对美元升值,反而大幅度贬值的奇特现象,以及欧洲金融资本流向美国的大规模运动,而正是这种变动,打破了长期以来相对稳定的国际汇率结构和资本分布的区域结构,引发了亚洲金融风暴和造成了美国经济与股市的异常繁荣。美国经济近年来虽然始终保持了强劲增长势头,但增长的推动力主要是来自于以股市为主的服务业的增长,以及由于股市飙升所带来的居民消费增长。任何国家的经济增长,如果不是以本国居民的储蓄所转化的投资为基础推动,都不可能是健康的和持久的增长,而美国经济则正是处在这样一种状态。由于1995年以来大量外资涌入美国,使美国的股市一路飙升,使美国的家庭金融财富增长了两倍以上,因此使美国的家庭消费开支急剧增加,并导致家庭储蓄率的下降。1995年美国的家庭储蓄率为6·8%,1997年下降到3·8%,1998年6月又下降到前所未有的低点,为0·2%,1998年10月则出现了第一次负值,为-0·02%,1999年3月进一步下降到-0·6%。与此同时,由于近年来美元坚挺导致进口产品价格下降,又由于外资大量流入,在资本项下形成大量顺差可以支付进口,美国近年来的贸易逆差也急剧增加,每年的增幅都在600~700亿美元,去年的商品贸易逆差竟达2380亿美元,相当于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3%以上。进口大量增加直接打击了美国的国内制造业,亚洲金融风暴以来面向亚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又大幅度减少,因此导致美国的制造业出现了严重萧条。据美国商务部统计,今年一季度美国制造业的设备利用率已经下降到了198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自去年四季度以来,美国各大制造业公司纷纷报出利润率下降的报表,显而易见,美国物质生产部门的增长自去年以来已经陷入了停滞乃至衰退状态,这就与不断上冲的美国股市行情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显示出美国经济增长的“泡沫”特征。80年代中期到1995年以前,美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始终在13倍以下,因此被认为是比较正常的,但是近年来随着美国企业利润增长停滞甚至萎缩,1997年美国股市的市盈率已上升到27倍,1998年进一步上升到35倍,1999年一季度已高达38倍。1995年,美国股市收益的46%是来自于利润,54%是来自于资产溢价,而由于利润增长停滞和股市市值飙升,1997年美国股市收益几乎100%是来自于资产溢价,1998年则全部来自于资产溢价。在引起美国经济强劲增长的诸因素中,冷战结束以来美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的确起到了一定作用,其中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和遗传工程等高科技产业的发展,的确代表着下个世纪人类科技与社会发展的未来,但是近些年,这些高科技产业还没有成为美国经济的主导产业,也没有给股市带来滚滚而来的利润,相反,目前被炒得最凶的网络概念股,恰恰是亏损得一塌糊涂。网络概念股的平均市盈率高达70倍,其中被炒得最热的“雅虎”等,市盈率竟高达400倍以上,而美国股市正是在这些所谓高科技概念股的带领下,从1995初不到4000点的道琼斯指数,一路上冲到目前的11000点。所以,美国经济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泡沫经济”,随时有可能破灭,其中的关键就取决于欧元启动后的前景,一旦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出现强劲势头,欧元出现了坚挺的趋势,在启动欧元过程中为了躲避统一货币风险而流入到美国的欧洲国际资本,就会大规模回流到欧洲,而此时必定就是美国股市崩溃,经济陷入极度衰退和美元大幅度贬值的时刻。

  

  欧元区的人口、产值和贸易规模都超过美国,在启动欧元的过程中,欧盟各国励精图治,为共同达标忍受了极大的紧缩需求的痛苦,目前公共赤字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已从1992年的6·8%下降到2·5%以下,各项宏观经济关系前所未有的被理顺,已经具备了健康增长的条件,因此欧元启动后本来是面临着一个良好的前景。从欧洲统一货币的背景看,在冷战时代欧洲人由于需要美国人的保护来对付华约组织,不得不在军事和外交领域奉美国人为“老大”,在经济方面也不得不对美国的利益要求不断作出让步,但是从前苏联解体和转向后,欧洲人没有了过去的敌人,朋友关系也相应发生了变化,欧盟国家要统一货币、建立经济货币联盟,实质就是为了对抗美国的经济势力,在国际经济中提高竞争力。在统一货币后还要统一政治和建立欧洲统一的防务,如此离一个统一的国家形态也就是咫尺之遥。在当今的世界上,俄罗斯已不是美国的对手,中国在下个世纪20年代才有可能对美国形成挑战,只有统一起来的欧洲,才能以其现实的经济实力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更何况美国经济正处在泡沫经济随时可能破灭的高危状态,和欧洲经济相比,正处在一上一下的关键的转折点,其关键之处就在于不能让欧元顺利启动,不能让国际资本回流到欧洲,这正是美国目前最大的国家利益所在。

  

  但是,从美国目前的情况看,正象美国没有任何经济办法阻止欧元统一一样,他们也没有任何经济手段能阻止欧洲资本的回流,美国可以调动的只有经济领域以外的手段,这就是发动科索沃战争,美国对全球其他地方的人权问题都不感兴趣,而唯独对科索沃的人权问题情有独钟,关键之处就在于科索沃的地理位置,是处在最接近欧洲心脏的部位,战事一起,国际投资者出于对战争的恐慌,就不会投资于欧洲经济和大量购买欧元,就可以达到其遏制欧洲经济和摧毁欧元的目的。所以,美国发动科索沃战争的目的,并不是针对南联盟,而是针对欧盟来的。

  

  从科索沃战争发动的时机看,也可以看出美国的经济意图。科索沃的危机实际上是起于去年,但美国始终没有任何动作。今年初欧元启动后的头10天一度对美元呈现强势,对美元的汇率从启动时的定价1:1·167美元上升到最高时的1:1·19美元,此后趋于平稳。之后由于美国公布了去年四季度的增长率高达出人意料的6·1%,使全年的经济增长率高达创记录的4·1%,欧元对美元的汇率又有所回落。但是由于美国股市中的危机不断累积,许多对冲基金随时准备拉高出逃,索罗斯等一大批美国的对冲基金自年初以来到3月,一直在狂炒美国的中、低价股,而各国的股市经验证明,什么时候庄家在炒中低价股,就是庄家准备拉高抽逃的前兆,而3月22日,美国股市出现今年以来的第一次深跌,跌幅高达218点,3月24日凌晨就出现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科索沃的进攻,很难说这只是时间上的巧合。此外北约发起攻击的理由也很可疑,据说是一位美国的退役将军在科索沃进行战地考察中发现了25具阿族平民的尸体,这被认为是南联盟根本不可能接受和平解决方案的表现和更大规模屠杀的开始,而事后证明,这25具尸体是阿族游击队的,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有人或许会问,既然美国的军事行动的目的不是对着南联盟,而是对着欧盟的,那么为什么身处北约之中的欧盟会积极支持甚至参与这次行动呢?首先,欧盟国家的确不愿意在自己的家门口爆发区域性的内乱,仅是难民一件事就会使欧盟各国大伤脑筋,有美国人愿意出人出枪出钱来为欧洲人摆平家门口的麻烦,欧洲人何乐而不为?其次,美国人欺骗欧洲人说,在这场战争中,南联盟的军队根本就不是北约的对手,米洛索维其可能在战争前的最后一秒钟时回到谈判桌前来,即使是打起来,战争也不会持续两周以上。正是由于相信了这些预言,欧盟国家才会积极参与到北约的行动中来,这恰恰反映了这些刚刚上台的欧盟诸国年轻的领导人在政治上的不成熟。但是当轰炸持续了一个月以后,当谁都能够看出战争不仅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反而会在欧洲持久和扩大之后,欧盟国家的领导人开始逐渐清醒了,这表现在北约内部德、法、意等主要国家与美国的意见分歧逐渐加大上面。而英国与美国的立场接近,与欧盟其他国家的立场不同也好理解,英国一向具有“岛国思维”,由于与欧洲大陆不相连接,历史上对欧洲大陆的强盛就抱有戒心,在欧盟中又被排除在德法领导核心之外,而且也没有参与欧元的统一,发动科索沃战争,有利于抑制欧洲大陆的强盛,还可以通过积极联合美国推动这场战争,隐隐获取欧盟军事领导的地位,因此英国与欧盟其他国家对科索沃战争的态度不同就好理解了。

  

  科索沃战争以来,欧元对美元一路下跌,到4月下旬最低时已下滑到1:1·05的比率,美国的炸弹确实产生了炸毁欧元,阻止国际资本回流到欧洲的效应。但是欧洲人逐渐觉醒,开始强烈的需要和平,美国又不可能把其针对欧盟国家发动战争的经济目的公诸于世,终于在5月6日在德国的波恩召开了西方七国加俄罗斯在内的8国首脑会议,通过了和平解决科索沃问题的决议。消息传出,5月7日就出现了美元对欧元的暴跌,这显示出,市场对美国经济泡沫的恐惧已经到了极端的程度,一旦欧洲出现了和平的曙光,国际资本就会出现从美国到欧洲的大规模回流。这当然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而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欧洲继续制造战争的恐慌,这就出现了轰炸中国大使馆这步棋。

  

  在参与波恩谈判的8国中,已经有美、英、法、俄四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有这四国同意了由联合国派出维和部队,只要再有最后一个常任理事国中国的签字,通向科索沃和平的大门就被打开了,因此在8国会议之后,远离欧洲战场的中国实际上是被推上了决定科索沃的前途是战是和的关键位置,而美国人在6日在和平协议上签字后,在8日凌晨就发动了对中国大使馆的攻击,目的就在于激怒中国,使中国拒绝签字,这样就可以使美国一方面保持了希望和平的伪善面孔,一方面又达到在欧洲继续制造战争紧张局势的目的。而俄罗斯原来的立场是“不停炸就不签协议”,但是因为中国在科索沃战事发生之后仍然进行了高层领导对美国的访问,目的是要争取到美国对中国加入WTO的支持,以达到扩大外需,启动经济的目的,所以虽然也表示了对北约发动战争的谴责,但却与俄罗斯的强硬立场一直保持距离。俄罗斯在科索沃问题上孤掌难鸣,而且也对美国为首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有所求,因此在8国会议期间改变了态度,不以停炸为前提签了字。然而在中国大使馆被炸后,随着中国态度的强硬,俄罗斯的态度与中国一致,又回到了以停炸为签订和平协议的前提上面,而由于两个常任理事国的态度发生变化,科索沃和平的前景再次变得扑溯迷离了。

  

  到此,我们已经很清楚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的战略意图,正象美国发动科索沃战争不是对着南联盟一样,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也不是对着中国来的,美国甘冒国家声誉严重受损而做的这一件件事情,原因就在于可以保护更加重大的国家利益。但是,科索沃战争毕竟不是在中国人的家门口,中国也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制止这场战争,在抗议浪潮平息后,还是会继续为科索沃和平付诸努力,而在今天,首先不是中国人不要战争,也不是俄罗斯人不要战争,而是欧洲人最希望尽快实现和平,不要战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王建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0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