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琏瑰:朝鲜核问题与我国安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63 次 更新时间:2012-03-26 13:40:02

进入专题: 朝核问题   国家安全   朝鲜半岛  

张琏瑰 (进入专栏)  

  

   恒无欲,以观其妙。恒有欲,以观其徼。

   ——老子《道德经》第一章

  

   当今世界大国中中国周边环境最令人担忧

  

   这里所说的周边环境,主要指两个方面:一是一般安全状况,二是核武器分布态势。前者反映的是当前常规安全问题,后者反映的是潜在的,也是更危险、更严重的安全问题。

   就一般安全状况而言,美国这个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周边环境是安全的。没有任何一个周边国家能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甚至也没有一个企图与之对抗的国家。当然,它也有一些小麻烦,北方与加拿大边界有非法越境者,南方与墨西哥边界有走私、贩毒等非法活动,隔着加勒比海有古巴小摩擦,但这对美国来说只不过是癣疥之疾,不会对美国构成重大伤害。俄罗斯麻烦略多一点。苏东剧变以后,诸如波兰等东欧国家,还有新获独立的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如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与俄关系不睦,甚至有些小对抗,但俄占绝对上风,握有主导权,它还可以利用这些国家对俄能源依赖使之就范。

   与它们相比,我国周边状况令人担忧。环视四周,令人放心的地方不多。北方俄罗斯,目前与我关系不错,但无论从历史经验看还是从今后长远看,地缘政治决定了我们同俄罗斯难以长久相安。俄民间隐伏着对华戒备、排斥甚至仇视暗流。中亚诸国与我关系较好,但在传统上这里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其与华关系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中俄关系。近来美俄在这里展开争夺,这里存在动乱的可能性。再向南看,阿富汗作为多种文化、多种政治势力的撞击点,那里正战火纷飞,短期难以平息。巴基斯坦原本是我们全天候的朋友,如今那里动荡不已,已处于内战边缘。印度与我有边界争端,印将我视为最主要的假想敌。东南亚诸国以忐忑狐疑的眼光看待中国的发展,越南则利用南海争端制造联合对抗中国的局面,极力拖住美国,制造、扩大和利用中美矛盾以谋其私。中国在这里有点软硬皆有虑,进退皆失分的感觉。朝鲜半岛问题更为复杂,弄不好那里将是中国的心腹大患,对此后面专门进行详述。然后是日本。近代史开始以来日本侵华恶迹斑斑,至今两国仍然相互戒备,但再次进行战争的可能性不大。然而,领土、领海争端,战略利益冲突等将为中日外交增添许多沉重课题。至于台湾、新疆、西藏问题,这虽然是中国的内政,但与外来势力有牵联,处理不好也有失控的可能。

   以上是从一般政治军事安全角度看我国的周边环境。若从核安全角度看,就更加令人担忧了。2010年4月《国际先驱导报》刊登了一幅核地图,标示出世界核国家分布状况。美国除了自己拥有核武器外,周边没有其他国家有核武器。欧洲只有英、法有核武器,之后是俄罗斯有核武器。但在中国周边,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越来越多,从某种角度说,中国已被核武器包围。北方俄罗斯拥有12000枚核武器,西部的巴基斯坦有70~90枚,印度有60~80枚,东部的朝鲜约有近10枚核武器。除此之外,有报道说朝鲜正在帮助缅甸研制核武器。假如朝鲜核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日本、韩国也有可能走上有核道路。由于中国周边这些有核国家和潜在有核国家,与我国关系都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中国极有可能成为核讹诈对象。如果考虑到核战争区别于常规战争的一些独有特征,如核战争必定是先发制人的进攻(因为任何一方都难以承受核打击,各方都信奉“先下手为强”);近距离投掷更危险于远距离投掷(没有拦截时间),不存在命中率问题(不追求直接杀伤力,以造成大面积污染为目的),等等,我国被核武器包围的状况就更加令人不安。

  

   中国的安全隐患来自周边

  

   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综合实力迅速上升。乐观地说,短期之内看不到打仗的危险。没有近忧,并不意味着也无远虑。我周边核武林立的现实意味着,处理不好中国将会面临空前灾难。从军事安全角度看,未来对我构成重大威胁的国家主要有两类,一是世界大国,二是周边掌握核武器的小国。威胁方式也有两种,一是常规战争,二是核攻击。

   中国同世界主要大国关系整体上说是稳定的,发生大规模战争可能性很小。这是因为:

   1.中国现今已融入国际社会,成为其重要部分。经济全球化发展已使世界各主要国家多种利益相互渗透,双向相互依赖日益增强,已近于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复杂关系。那种简单的零和性质利益争夺已渐成过去。矛盾和对抗不会消失,但双方都会从切身利益考虑使之局限于一定范围之内,双方都极力避免正面相撞。邓小平在分析中美关系时曾精辟地概括说,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这是极有见地、极为深刻的判断。

   2.当今世界各大国都拥有强大的实力,都有置对方于死地的有效手段。即使是遭到核攻击,这些幅员辽阔的大国都拥有有效报复能力。于是便形成所谓“恐怖的和平”,相互制约,谁也不敢冒然发动针对其他大国的战争。美苏争霸50年,双方从来不进行正面交手就说明了这一点。

   3.中国与美、俄等其他主要大国之间不存在领土之争这类刚性矛盾,有的只是战略态势的进退调适,是“势”的竞争而非“利”的争夺。“势”的竞争从本质上说是经过反复进退较量寻找一个与实力对比相适应的利益分割点,一旦找到这个分割点,双方关系就会相对稳定下来。只要是双方力量对比不发生颠覆性变化,进行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与大国关系这种动态稳定状况不同,中国同周边小国关系却要复杂得多。

   1.中国周边某些国家,对内高压,闭关锁国,致力于意识形态斗争,没有同国际社会形成密切的经济利益关系。因此,其与其他国家敌友关系随政治需要而不断变化,决定其对外政策的因素主要地取决于政治斗争判断而非相对稳定的经济利益需求。大家知道,致力发展经济,开展对外经贸合作,就必然寻求和平的国际环境,而专注于意识形态就必然信奉斗争哲学。而中国作为一个实行改革开放方针迅速发展的大国,被某些国家视为意识形态对手和主要威胁,以强化其意识形态在国内的权威地位,就成为廉价选择。这样,在中国周边,今天是“同志加兄弟”,明天便变为怒目相对甚至枪炮相向的对手,就不仅仅是一种可能,而近乎是一种必然了。

   2.中国周边一些国家,即使是诸如越南这样已完成工作重心向经济建设转移的国家,对中国的心态也是矛盾的,爱恨并存。一方面它们发展经济离不开同中国的合作,甚至需要中国的援助,但同时又认为中国的强大对其构成威胁,总是企图借助美、俄等势力对华进行钳制。它们挑拨并利用中国同其他大国的矛盾,上下其手,以取渔翁之利。一旦中国与美、俄等国关系恶化,它们会毫不犹豫地重拾“远交近攻”故技,甚至会主动寻衅挑起边界争端。

   3.中国同周边一些国家存在边界、领海争端。这些争端是主权之争,是“利”的争夺,其与“势”的争夺最大差别在于它是刚性的,具有零和性质,没有回旋余地,故最易对抗升级,通过谈判解决最为不易。

   因此,与同美、俄等大国发生对抗和战争可能性相比,中国同周边国家发生对抗甚至战争的可能性更大些。中国建国60年,几次发生战争,基本上都是在周边打的。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并不害怕常规战争。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都不可能用常规战争给中国以致命打击。即使是与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交手,美国用常规手段也不可能将中国置于死地。但核攻击则完全不同了。无论是来自大国还是来自小国,即使是一颗非常原始的核装置爆炸,都会给我国造成致命伤害。

   核战争在本质上是一种自杀性战争。核战争中没有胜利者。任何一个国家,在追求一般性的政治、经济甚至安全利益时,都不可能使用核武器。核武器只有在处于绝望状态下才会失去理智地使用之。

   当今世界大国都具有巨大的生存资源和能力。一般情况下,在对抗甚至战争中,它们有获胜的能力和信心,不太可能处于失去理智的绝望状态,因此也不太可能通过乱掷原子弹自杀。故一般大国间即使发生对抗,使用原子弹的可能性也很小。

   今后如果真的发生核攻击,最大可能性是在不对称战争中。处于绝望状态的一方在最后关头失去理智地掷出核弹,甚至是自行引爆,以达“让世界同我一起毁灭”。伊拉克战争中,萨达姆就曾处在这种癫狂状态,在倒台前夕他下令点燃伊拉克境内数千口油井,企图制造环境灾难让无数人为其殉葬。幸亏当今世界灭火技术已大为长进,在世界各国共同努力下仅用数月即全部扑灭油井大火,未造成过于严重的后果。据传,如今已掌握核武器的某小国领导人,曾有“让地球一起毁灭”的疯狂言论。

   因此,一些极端组织和一些在对抗中处于弱势的小国掌握了核武器,其危险性绝不可低估。从这个角度看,中国被有核的小国包围,就更加令人不安。

  

   朝鲜,我们陌生的近邻

  

   在中国诸多周边国家、地区中,没有哪个地方如同朝鲜半岛这样,历史上同我国有如此悠久密切的关系。同时令人奇异的是,也没有哪个国家如同朝鲜这样,我与之近在咫尺却又如此陌生。

   虽然现在内外都有人极力讳言,但笔者还是要如实地说,历史上中朝之间曾有千余年的宗藩关系,关系之密切非同一般。有文字记载的信史表明,朝鲜历史上第一个王朝箕子朝鲜,其建国者即中国商周易代时的殷商贵族箕子(现国外有人称此说为“司马迁伪造”,笔者不敢苟同)。继箕子朝鲜之后建立的卫满朝鲜,其国君卫满,原是汉高祖刘邦平叛燕国之乱时出逃朝鲜的燕国将领。汉武帝灭卫满朝鲜,在其故地置汉四郡,汉字汉文在半岛传播普及,直至20世纪初,汉字始终是那里的官方通用文字。公元前后半岛进入高句丽、新罗、百济三国时代。直到唐初武则天执政时,唐罗联军先后击灭百济、高句丽,半岛中南部始统一于新罗。但也就在这时,新罗全面接受中国制度文化,中朝宗藩关系定型。此后朝鲜先后经历高丽、朝鲜两个王朝,它始终以“小中华”自居自豪,“事大慕华”成其传统,朝鲜成为以中国为宗主国的华夷朝贡国家体系中最为稳定的一员。

   何为“宗藩关系”?简单地说,就是以汉字和儒学为文化背景,以礼仪制度为表现形式,中国周边国家同中国之间建立起朝贡册封关系。一般来说,中国朝廷对藩属国基本政策是薄来厚往,以德宾服,除去废立等重大事项外,内政令其自理,系其安危的国防外交中国负有责任。正是由于中国同朝鲜半岛有这种特殊关系,以及由此产生的思维定式,近代历史开始以后,因朝鲜问题引起或与朝鲜半岛有直接关系,东亚地区先后发生四次大规模国际战争,每次都把中国拖进去,令中国付出巨大损失,甚至改变中国历史进程。这是中国周边任何其他国家都不曾有的事。

   近代历史开始以后西势东渐,东西两大国际体系撞击。鸦片两战中国败北没落,朝鲜遂由朝贡体系中的“隐遁之国”变为板块边缘,成为大国势力接合部和利益撞击点。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脱亚入欧,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道路,目标首选朝鲜。由于当时朝为中国藩属,清廷1882年应请按制派兵入朝靖乱,在朝始有驻军。日本经数十年潜心备战,于1894年公然对中国驻朝兵营发动袭击,挑起甲午中日战争。战争打了一年,中国陆军一败涂地,退出半岛,黄海海战中国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中国战败后被迫签订《马关条约》,其第一条即被迫承认朝鲜脱离中国“独立”,中国除去对日“赔付”战费2亿两以外,还要割让台湾、澎湖及辽东半岛(后清政府以3000万两赎回)。此为近代开始以后东亚第一次大规模国际战争。

第二次是日俄战争。中国退出朝鲜半岛后俄国乘机而入,企图在朝鲜建立“黄色俄罗斯”,占据半岛不冻港。为此俄与日本角逐10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琏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核问题   国家安全   朝鲜半岛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579.html

1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