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纪元:“活得好”与“做得好”:亚里士多德幸福概念的两重含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42 次 更新时间:2012-03-13 09:59:39

进入专题: 幸福   亚里士多德  

余纪元  

  [《亚里士多德论完美的生活》,第17页,亦见戴维·凯特(Keyt),《亚里士多德的理智论》,第140、第148页。]

  (19)肯尼:《亚里士多德论完美的生活》,第16页。

  (20)例如,K·怀克斯(Kathlen Wilkes)评论道:“思辨活动不足以被看做是人类决定性的表现活动;它不仅不是神的唯一工作,而且理性的人们也都无法达到如此高程度的深奥、抽象的推论”。(《亚里士多德伦理学中的善人与善》,载于A·O·罗蒂主编,《亚里士多德伦理学论文选》,伯克利:加州大学出版社1980年,第347页)托马斯·内格尔也批评道:“简言之,亚里士多德相信人类生活对人们所付之的生命来说不够重要。一个人不仅应寻求超越个人的实际考虑,而且也应寻求对整个社会或人性的超越。”(托马斯·内格尔:《亚里士多德论“幸福”》,同上,第12页)

  (21)亚里士多德有时用生活的特征来解释一种活动的本质。当他论证“所说的自足必定最属于思考活动”的观点时(《尼各马可伦理学》,1177a27-28),他通过比较“智慧者(ho sophos)”、“公正者(ho dikaios)”及“章制者(ho sōphrōn)”等类型的人来对之加以解释,智慧者需要最少的外在条件,但仍是最为自足的。同样的看法也在《尼各马可伦理学》1177b1出现,在那一地方,亚里士多德用了政治家的例子,说明实践活动被认为以一个更进一步的目的为目标,思辨活动则所为自身。这些例子给人以这样的印象,即他是在比较人们实际所过的不同类型的生活。但是,它们显然是被用于解释思辨活动与实践活动的本质的。亚里士多德也说“公正者”、“章制者”、“勇敢者”,就好像他们是不同的一样。由于一个公正的人当然也能是节制的或勇敢的,这里的“公正者”也就肯定是对正义德性活动的一种描述。

  (22)在《尼各马可伦理学》里还有另一个希腊文术语也可以被译为“生活”:zōē。然而,zōē关涉的是各种不同的灵魂力量或构成灵魂的那些能力。

  (23)J·库柏:《亚里士多德的理性与人类之善》(Reason and Human Good in Aristotle),剑桥、马萨诸塞:哈佛大学出版社1975年,第159-161页,及其《思辨与幸福》,第229页注释14。

  (24)惠廷列出了许多种可能:“很难确定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十卷里倾向于比较的是哪两种生活。他可能是在比较(a)一种纯粹的思辨生活(如不在道德德性上附加独立价值观的生活)与一种不包括思辨的纯粹道德、政治的生活;(b)两种混合的生活,它们中的每一种都既含思辨又含道德德性;(c)一种包括了道德德性但也与思辨有关的混合生活,与一种由于不具思辨而是狭义的德性生活;或者是(d)不受道德德性限制的纯粹思辨生活,与一种包括思辨、但所含思辨不及纯粹思辨生活的混合生活”(Whiting,1986)。她自己的看法是:“在我们可确定这一问题方面亚里士多德说的并不够多”(《亚里士多德的人类本性与理智论》,载于《哲学史杂志》1986年总68期,第70-71页注释3)。如之前提到过的,布拉迪声称幸福既是整个生活、也在于一种活动,而里夫认为幸福等同于活动。但他们都相信bios只能为整体生活。结果是,布拉迪相信层级在于两种具有数量性差异的生活之中,且表现nous的生活“指的是既具有本质性方面实践化的、又具有特殊性方面理论化的具体存在”(布拉迪,Ethics with Aristotle,1991,p.429)。而里夫主张,“表现nous的生活不是只表现此性质的生活”,虽然他更为谨慎地说被比较的是“一个人生活中仅表现在他之内作为一个人的部分、以及在他之内表现神圣事物的部分”。(Practice of Reason 1992,p.159)

  (25)戴维·凯特:《亚里士多德的理智论》,载于《教育》(Paideia),1978年第2期,第145-146页。

  (26)戴维·凯特:《亚里士多德的理智论》,第145页。

  (27)实际上,亚里士多德提及了正义、勇气、节制作为其例子。(《尼各马可伦理学》,1177a30-32,1178a9-14,a28-34)

  (28)玻斯托克也相信亚里士多德所比较的是两种活动,但他坚持认为亚里士多德此处有所混淆,因为亚氏“以幸福作为目的而作比较考察的是何种生活是最幸福的,但其比较却完全关注于它们各自的主要活动上面”。(《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201页)这里,混淆的一个根源在于,亚里士多德也用理智与人的构成部分的对立来描述这一层级(《尼各马可伦理学》,1177b29,1178a20-21;亦可见1178a10)。由于一个“人的构成部分”通常被认为就是整个生活(理智也在其中),“一个具有灵魂的身体包括了理性、感情、感知、以及行为的相互作用”,所以,我们更容易会得出下述结论,认为一个人的生活之组成也就是一个人的总体生活。结果,如许多解释者作出的那样,幸福的层级成了介于超越人的幸福与属人的幸福之间的等级。例如,斯蒂芬·艾弗森评论道:“亚里士多德宣称道德价值是第二位的,是由于他们是人类。从人的角度来说这是最佳的。据此,就算teleion是最好的,它也不是对于人而言最好的”(Everson,ed.1998,p.98)。如果这一读解是正确的,则亚里士多德的问题就不只在于他给我们的是种不具实践重要性的最高善,而在于,该最高善并不是人之特性的实现。然而,仔细的研读将表明,此处与“人的组合”相关的是“其它种类德性的生活”。理智(Nous)没有被包括在内。换句话说,亚里士多德说“人的构成部分”的意思只包括了非理性部分与实践智慧之联合的狭义含义,理智被排除在外。

  (29)如安东尼·肯尼指出的,“解释者之所以起而来拒斥这一理智论立场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没能寻找到令人信服的哲学立场,而作为亚里士多德的仰慕者,他们也不愿意承认亚氏的成熟伦理学作品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学说。尤其是他们发现,《尼各马可伦理学》第十卷的思辨主人公是个怪异和令人生厌的人”。(《亚里士多德论完美的生活》,第89页)

  (30)引自《欧台谟伦理学》,1249b9-21;《大伦理学》,1198b18-20。

  (31)玻斯托克:《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第203页。

  (32)参见:《尼各马可伦理学》,1130b26-29;《政治学》,1276b20。

  (33)不幸的是,此一冲突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亚里士多德告诉我们,在一个好人和一个好的公民之间存在着某种紧张。(参见:《尼各马可伦理学》,1130b26-29,《政治学》第三卷第四章,1276b20

  

  余纪元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New York

    进入专题: 幸福   亚里士多德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183.html
文章来源:《世界哲学》2011年2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