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豪:华族历史哲学建构中的生命体、文化形态与三统并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7 次 更新时间:2012-03-12 10:42:03

进入专题: 牟宗三   历史哲学   生命体   文化形态   三统并建  

赵一豪  

  

  摘要:清季民初之时,西学东渐,引发东西文化之重组。同时,西方各国强势崛起,而中华国势衰微。“救亡”与“弘道”同时成为华族儿女面对之两大历史使命。今日,华族之“救亡”已然完成,海峡两岸之繁荣可谓明证,而“弘道”至今未成。中华民族自古历史文化意识浓厚,牟宗三先生作为现代新儒家之最后一位原创性哲学家和归结者,其历史哲学极大程度上地代表了现代学者对华族历史哲学的总结思考。本文基于牟先生之历史哲学,以“生命体、文化形态与三统并建”重新探索了华族历史哲学系统之建构,以敬先贤,以资学思。

  

  清季民初之时,西学东渐,引发东西文化之重组。同时,西方各国强势崛起,而中华国势衰微 。“救亡”与“弘道”同时成为华族儿女面对之两大历史使命。华族文明之危若朝露,华族国家之朝不保夕,一时万难毕集,百病齐发。形而上之文化领域与形而下之现实政治社会领域同时爆发了空前的危机 。

  “人之了悟内容真理,常视其机。机至则甚易知,甚易明而见其不可移。机不至,感不切,心不开,固弊不通,激越反动,则虽舌弊唇焦,亦无益也。虽然,慧命不可断,人道不可熄,固仍存之,以待来者。 ”民国以来,文化之裂变,学说之纷乱,堪称史无前例。但须看到,世局之巨变,亦为我华族文化之新生带来了机遇。自1840年鸦片战争起至于今日,华族历史先后经历1911年的清朝灭亡而前中华民国 建立、1949年的前中华民国灭亡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后中华民国建立这两件大事。百年之间,三变政权,社会秩序剧烈动荡,而文运反而昌明,学者大家辈出,大有春秋之乱而诸子百家起的大好形势。然而历史之局未解,至于今日之世,华族之“救亡”已然完成,海峡两岸之繁荣可谓明证,而“弘道”至今未成。昔年春秋之变,文运成于孔孟诸子,民国至今,有变无成。

  是以,今日之历史使命,在于文明之重铸,而文明之重铸,必有核心之新生。文明之核心者,哲学与史学也。古圣已远去,今世非昨日,先贤之求索,今日之所资。民国新儒家中仁人志士之求索,自熊十力梁漱溟之传承、冯友兰之批判至于牟宗三之回归,传承叛逆而终复归于华族文脉之道统 。诚如牟宗三先生言,“慧命不可断,人道不可熄”,今世融合文明进行重铸,当无愧于先圣,亦无负于华族。

  

  “历史”、“史学”与“历史哲学”的概念界定

  

  “于今日泰西通行诸学科中,为中国所固有者,惟史学。史学者,学问之最博大而最切要者也,国民之明镜也,爱国心之源泉也。” 梁启超此言深得史学意义之鸿博精微。顾炎武有言曰:“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 ”夫哀莫大于心死,而痛莫深于亡群,若历史文化之精神不振,则民族至于亡国灭种而不自知其大悲大恸。史学关联人类客观实践之一举一动,是故历史哲学之开拔于指导华族生命之演化为首当其冲之要务。

  史学之难定义,在于其本无定义。欲界定史学之概念,必先界定历史之概念。历史有狭义、广义之分。而最广义的历史,非独人类族群之生命进程,宇宙万象之起源演化归结,无不可融摄。纵贯时间长河而下,一切兴衰之现象皆可入史。岂独《史记》、《紫阳纲目》、《资治通鉴》、《二十四史》之狭隘。天体之演化、宇宙之演化,可有宇宙史;地质之演化、气候之变迁,可有气候史、地质史。至于人群之领域,如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其史书之丰盈,自不必细表。

  所以,史学只是研究历史的学问,其本身并无一种学科式的定义。而历史无边界之限制,无属性之限制,既不纯是科学,又不纯是艺术,而是兼而有之,无所不包。万象所存,史之所在。历史之融摄包罗,其至大也无外,至小也无内。所以人类文明的历史的定义是:历史是一大生命体,其魂魄为其文化之形态,其肌体为其实践之具形。所不同于人禽鸟兽之生命体的特点在于,其无“生”、“死”之概念,无“他”、“我”之概念。先说无“生”、“死”之概念。以华族史为例,自炎黄甲子年 至于今日之共和国与后民国并存,历代相承,可谓奇迹。但并不能说我们的历史就生着,活着。“生”的概念对于历史这个生命体是不存在的。炎黄之前,有古人类,其族群消亡,亦为此土地上历史之一部分。所谓“华族史”,或叫“中华史”、“中国史”,皆为我们所自我设定的定义也。再看西方,希腊虽亡,而希腊系之西方哲学传统发扬至今而成现代科学。希腊国之灭亡,只能说是希腊国之政治文明史结束,而不能说西方历史“死”了。希腊时期之事,亦衍生中世纪科学之崛起与现代理智之启蒙,此亦历史规律之因果生克也。再说无“他”、“我”的概念。曾有人言,蒙古大帝国的建立,使得世界上第一次有了全球史 。但是何为全球史,如果要定义全世界都算上,那恐怕得到现在信息化时代才算有全球史。如果说东西之交流即算全球史,那么亚历山大帝国、莫卧儿帝国、李唐帝国、罗马帝国皆可算是对全球史的开端,只不过影响之大不及蒙古大帝国之横贯欧亚而已。这个例子表明,历史这个生命是不存在“他”、“我”的问题的,如同蝴蝶效应 ,万事万物之演化发展盈虚消长皆互相联系,互相影响,只不过影响的大小而已。蒙古大帝国之前,亚欧之交流已存 ;蒙古大帝国之后,亚欧之交流更增。所有的变化都是一个“度”的问题,历史之中万事万物皆为一整体,没有“他”“我”之硬性区分。

  研究历史的学问,即为史学。史学之本体任务共有两部分:第一为实践之具形之事实记载;第二为文化之形态之规律探索。春秋之编年体、司马迁之纪传体、国语之国别体、年鉴学派之综合、实证主义之考证、乾嘉学派之考据,皆不过围绕此两任务之历史哲学的认识论。各家各派,各有所终,求其宏观也好,求其微观也罢,终不过对此生命本体的二元的追求和描述。

  《庄子•天下篇》有训诫,后世不知天地之纯,“道术将为天下裂”。历史绵延至于今日,史料之多,历史理论之博杂,若以单人之力,穷数生都不能尽。而万变不离其宗,万法有其源。只有回到历史的生命体本体的研究,才能跳出这“万花渐欲迷人眼”的史料堆积,发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道的纯正。

  但需要强调的是,政治文化史即狭义的历史,仍为人类文明之历史研究之主轴,而人类文明之历史则为各种历史研究之主轴。人文化成,乃天地中开拔智慧、洪荒中荡涤蒙昧之圣事。人类文明之发展,国家社会之形成,其最内核为文化领域,其中间为政治社会制度领域,其外延为经济科技等领域。因此探究政治文化史的史学为第一史学 。

  万学皆由其哲学之根基,史学虽特殊,亦不脱此通例。史学之哲学,即历史哲学也。

  

  “经史”大义

  

  我们先论述哲学和史学在文明中的纲维。

  人类文明有两大核心之学:一为哲学;一为史学。哲学是“万学之学”,史学为“学之万学”。古人修四库图书,经史子集以经史为尊,诚证大道之意义也。经者,哲学也;史者,史学也。哲学为文明之根基,万学之发源;史学为文明之长存,万学之归结。一切学问皆有其哲学之发源,而一切学问又必有其史学之归结。大到政治文化历史,小到吃穿用度,皆同此道。如政治文化,必有政治哲学,亦必有政治文化史;如军事战争,必有兵法等军事哲学,亦必有战争史;如经济发展,必有经济哲学,亦必有经济史。大处如此,小处亦然。如服装文化,必有其设计美学之哲学,亦必有服装设计之发展史;又如饮食文化,必有其保健养生之哲学,亦必有饮食文化之发展史;又如建筑文化,必有建筑哲学,亦必有建筑史。万般现象事实,俱发源自哲学,俱归结于史学。是以,哲学与史学之互补,实为一体也。哲学为历史之理论,历史为哲学之实践。

  自人类有灵光闪现始,即开始发问,开始思考,此“人文化成”之文明开端也。其最初诞生者,即为哲学也。至于今日,文明之大进,知识之膨胀,已非两千年前之轴心时代。然而天不变,道亦不变。哲学和历史始终是人类文明之核心之学,此为常道,不可易。

  我们先论述哲学与历史在人类文明之纲维。

  哲学之发源分为三类:

  一、第一哲学,即纯粹哲学,是对宇宙人生起源演化归结的哲学。

  二、主观实践哲学,即内圣外王之学,是个体之人进学修艺、求知以内圣、实践以外王的哲学。

  三、客观实践哲学,即天下国家社会之学,是群体之人类进行政体之组织、社会各领域之组织、法律之组织、自然生态之治理的哲学。

  历史之归结分为三统 :

  一、道统之正明。肯定道德宗教之价值,护住“道”所发之宇宙人生之本源。

  二、学统之开出。肯定学术之独立,捍卫知识之真理,促进文明之繁荣,以助益文明之实践。

  三、政统之继续。肯定现实之本位,建设时代之政体,治理社会之领域,和谐社会与自然生态之共处。

  中国古时三才所指,天地人也。人居于天地之间,顶天而立地。哲学之三类,历史之三统,俱三才之相应。第一哲学,宇宙人生之起源,此天之道也;主观实践哲学,人之内圣外王之学,此人之道也;客观实践哲学,大地厚土之上的国家社会之组织,自然生态之治理,此地之道也。道统、学统、政统,即三类哲学之精神于历史具形中之实践表现。形而上之道贞定,形而中之人文明,形而下之器发展,此文明纲维之建设,历史之理想形态所存。

  在文明之初,西方哲学即有“哲学家皇帝(哲学王)”的说法,但没有落实过,只出现在理想国 的想象中。而中国在人文之初,文化里就有“以师为吏”的本意,即是有知识的哲学家(即圣人)做天子与做官,来治理天下。古时伏羲画卦,神农始农耕医药,黄帝首造文明,文王演《易》,周公制礼,上古即一直遵循哲学家为皇帝的理想国政治状态,于洪荒中高歌猛进,开拓进取,开启至今之五千年之文明。中国自古还有一个地位极高的职位,仅次于哲学家,叫做“史官 ”,史官独立于政治之外,执笔立于朝堂之上,记录兴衰得失的史实。中国古代自文明起步,史官地位即极高。五千年来中国文化牢牢抓住了“经史”两门根基性的学问,民族生命浩浩荡荡,虽有曲折,必复再进,绵延不绝,生生不息。西方哲学与中国哲学之发达程度尚可匹敌,但若论及史学之发达,历史文化意识之贯彻进民族生命的程度 ,中华民族堪称世界民族之翘楚,千古独步。中国历史五千年不断代,与历史意识之深厚有莫大关联。历代政权更迭,新朝的首要之事即为修前朝之史。先秦之《尧典》等书,秦后之《二十四史》,修史之风直至今日。

  “经”即哲学。经治政,史执笔,万学之起源,万学之归结,斯为华族文明之莫大境界,非独有形而上的超越意义在,亦有形而下的现实实践意义在。华族五千年之历史,每逢危机四起,总有华族儿女继往开来。大道废,圣人出;天地乱,英雄起。大道废,则中华民族之道统,核心之哲学观念必为之激发,则必有圣人再续文运,振开太平;天地乱,则中华民族之救亡振兴、历史之使命意识必为之激发,则必有英雄一统天下,再建国家。

  

  华族之观念形态

  

  历史整体虽无“他”“我”之分,但我们依然要分出个大致的界限来。华族历史传承数千载,其传承性为古今所独步,其自成一体之历史哲学,不可不察。华族之观念形态,即华族史这一生命体之魂魄也。“我华族历史,演变至今,非无因者。若终茫昧不觉,交饮日下,则民族生命、文化生命,势必断绝,而盲爽发狂,靡有底止。是故贯通民族生命、文化生命,以指导华族更生所必由之途径,乃当务之急。故不揣固陋,述大事而窥大体。”

  牟宗三先生在其《历史哲学》自序中声明有五:

  一、“大事之叙述,源自钱穆先生之《国史大纲》 。”“大事”这个概念,虽然具有选择的人为主观性,但是华族历经千年之演化,所共识之大事却可信服无疑。尽管史家在记录历史时,都不可避免地使用科学和虚构的方法,但是主干的基本事实却是通过群体和时间的双重检验。因此,以大事来窥大体的方法是可行的。穷史料之考证,究细节之真假,永无止尽,且永不可能还原真正真相,因此,欲通历史哲学,反而应该避开细节之过度实证 。司马迁之于垓下之围笔补造化,修昔底德之于政治演说虚构情节 ,皆无碍于其作品的伟大史学价值也。

  二、“国史出自史官,而指导吾华族发展之观念形态与文化形态,俱可由古史官在政治运用中之地位得其滋生之线索。此义本于柳诒征先生之《国史要义》 。”史官的特殊地位,是华族文明自古延续的极高境界之传统。三代之前之哲人王理想国社会,与哲学家、史学家的主导政治有密切关联。三代 之上,藏天下于天下;三代之下,藏天下于筐箧 。儒家千年所传之三代盛世,非指物势之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牟宗三   历史哲学   生命体   文化形态   三统并建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1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