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圣:为“方舟子妻”殉葬——评“清华美学教授”肖鹰的有关言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84 次 更新时间:2012-03-06 16:11:07

进入专题: 学术规范   刘菊花涉嫌抄袭案    

杨玉圣 (进入专栏)  

  

  最近一段时间,肖鹰先生大概是在网络上最为活跃、曝光率最高的名牌大学的知名教授之一。肖先生目前最看重的他本人的称号,大概有以下四个:一是“清华”;二是“美学教授”;三是“学者”;四是“男人”(若归纳得不准确,请肖先生批评指正)。

  肖先生之所以近来如此忙活,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开始时是为方某帮腔,连篇累牍地捅扁作家韩寒,同时和易中天教授死磕。待吴稼祥先生的微博首先透露他在《关于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抄袭问题的公开信》签名后,即迫不及待地写了比该《公开信》还长的“公开信”[1]。大概肖先生觉得还不过瘾,又写了篇针对该《公开信》首批签名学人的“惊世之作”。[2]在此日理万机之余,可爱的肖先生还通过披露私下交流的短信、一本正经地公开教训他曾经的学生、现任深圳大学副教授孙海峰博士,并且大义凛然地举报《南都周刊》著名评论员李铁先生“涉嫌学位造假”[3]。人到中年的肖先生,真可谓精力过人、宝刀不老(因为一个名牌大学的教授既要讲课、带研究生,还有著书立说,竟然如此四面出击,确乎让吾等同为大学混饭吃的人,自愧不如,目瞪口呆),为了“方舟子妻”这个女记者,无所不用其极。

  出于这种发自肺腑的崇敬之感情,加之肖先生不止一次专门在鸿文中专门提到鄙人的名字,故不好再继续装聋作哑了。即日起,暂且搁置正在校对《野老丹心一放翁——庆祝刘绪贻教授百岁华诞文集》清样这一当务之急,试作本稿,略抒不才对“清华美学教授”肖鹰先生的一些观感。

  我至今不能确切地知道这位“清华美学教授”和“方舟子妻”即著名的刘菊华女记者是什么关系,但从肖先生几篇来势凶猛、霸气十足、杀气腾腾的博文看,也许不是一般的男女朋友关系。据说,“铁丝方粉”对菊花的称谓有“方嫂”(如著名的吴法天副教授),但肖教授老大不小了,估计尚不至于如此肉麻、如此下位。不过,这个称谓问题,涉及个人隐私,亦无伤大雅,暂且不表。

  我的感慨是来自“肖鹰_清华美学教授的博客 ”最新修订发布的大作《绝不签署关于方舟子夫人的<公开信>》(又名《绝不会签署<关于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问题的公开信>》,见http://t.cn/zO5b0Ef)。大概肖先生特别看重这篇稿子,所以,他特地通过其微博发送给 @方舟子 @染香 @阎延文 @仙人指路010@刘仰 @笑蜀 @莱茵兰 @彭晓芸 @三思柯南 @虚逐子 @不加v @染香 @薛涌微博 @刘仰 @刘戈 @石述思 @吴稼祥 @北京崔卫平 @上海赵长天 @老沉 @周晓鹏 @李剑芒 @戴建业微博。

  首先,这里就其标题先吹毛求疵一下子:肖教授大作标题中的“绝不签署”、“绝不会签署”,从美学审美的视角看,既不“美学”,也不准确。因为您这位“清华美学教授”无非就是为了表白自己“不签署”《公开信》的决心,凡是认识方块字的人都不会产生错觉。那么,为什么还要加上莫名其妙的修饰词“绝不”、“绝不会”呢?再说了,如果肖教授是为了表达强调之本心,那也至少也应该用“绝对不”或者“绝对不会”吧?

  其次,从标题到正文,自我感觉极其良好的这位“清华美学教授”似乎觉得有人非要拉他在《公开信》签名似的。为此,我专门找《公开信》征集签名小组的朋友反复核对,至今绝对没有任何人向肖氏征求过其签名的信件、短信或电话。何况,用脚丫子想一下也会明白如下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既然《公开信》是针对“方舟子妻”硕士论文涉嫌抄袭的,有谁又会愚蠢透顶地把它发给铁杆“菊花粉”肖教授征集签名呢?所以,不客气地说,肖教授一再表白“绝不签署关于方舟子夫人的《公开信》”或者“绝不会签署<关于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问题的《公开信》”。这种说词本身就是莫名其妙的,至少是有严重的自我中心主义的虚骄之气和自作多情之嫌。

  再次,以上问题其实都是细枝末节。更重要的是,这位“清华美学教授”公然信口雌黄,辱骂《公开信》首批签名学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一,关于天津两位律师的“被签名”问题。可爱的肖教授似乎对此特别幸灾乐祸,故而这位“清华美学教授”在“肖鹰按”中得意洋洋地宣称:“《公开信》发布的‘海内外156位学人’名单中,3月2日已有天津刘利祥(@欢乐使者律师 )和廉立(@天津廉律师)两人公开发表(微博)声明称他们是‘被签名’……”故,下文只称‘海内外154位学人’。〕好像这样一来,肖先生就捞到一个救命稻草。

  可是,我注意到,连“方舟子妻”之夫都没有在其微博上叨唠,未料“皇帝不急太监急”,堂堂的“清华美学教授”居然摸不透主子的心思,没话找话,没事挑事。

  事实上,关于这两位律师朋友签名的失误,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对此失误,《公开信》征集签名小组已做了正式说明和道歉。[4]

  截至3月4日凌晨,加上后续签名的学人,不包括那两位律师,在《公开信》联署的海内外各界学人已达到203位,而且这一数字还在继续增加中。所以,我想提醒聪明如肖鹰教授者,若拿签名人数作文章,可谓“哪壶不开提哪壶”,阁下很可能会因此惹得“方舟子妻”相当郁闷、甚至要暴跳如雷、大发脾气的。肖教授能不慎之乎?

  第二,肖教授理不直但相当气壮地指责:“《公开信》缺少学术举报的学术性。作为一封‘海内外154位学人’联署的公开信,指控被举报人‘涉嫌严重抄袭’,它首先应当呈示确凿证据,表现出学术的严谨……请看,签名的‘海内外154位学人’没有一位表明自己对刘菊花硕士论文做过实证考察,所谓依据只是其‘答辩委员会主席认为得算’和‘阅读网上材料’。这‘海内外154位学人’就这样轻易把自己的独立判断和学术声誉抵押在这两条有待证实的依据上。这样的举报,是基于这‘海内外154位学人’的学术判断,还是基于打群架示威?”

  古人云:“近墨则黑,近朱则赤”。或许是这位“清华美学教授”和“方舟子妻”及夫混久了,把这对“剩人夫妇”造谣生非的手段[5]也学了不止一招,而且颇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甚至有所“发扬光大”。我这么论断,是基于以下理由:

  (1)如何体现《公开信》的“学术性”和“学术的严谨”?

  首先,把一封言简意赅的《公开信》与所谓的“学术性”和“学术的严谨”硬性挂钩,大概也只有高智商的这位“清华美学教授”才能如此情不自禁地浮想联翩。

  其次,《公开信》“没有一位表明自己对刘菊花硕士论文做过实证考察”吗?错!大错特错!别的不敢说,至少肖教授雄文中特意提到的“杨玉圣、亦明等人”是实实在在地“对刘菊花硕士论文做过实证考察”的。肖先生乃百年名校清华大学的“美学教授”,怎么可以堂而皇之地在白纸黑字中如此轻率地断定“没有一位……”呢?

  最后,《公开信》尽管篇幅有限,但还是特别强调了如下事实:“据媒体报道,刘菊花硕士学位答辩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陈力丹教授(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研究员),在阅过有关举报材料后,业已指出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得算抄袭’。根据对网上公布的‘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资料大全’的仔细阅读和认真分析,我们完全同意陈力丹教授的上述判断,即该硕士学位论文涉嫌严重抄袭。”

  可是,从照片上看眼睛并不小、也不色盲、更未失明的这位“清华美学教授”,竟然把《公开信》中“根据对网上公布的‘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资料大全’的仔细阅读和认真分析”恶意篡改为“所谓依据只是其‘答辩委员会主席认为得算’和‘阅读网上材料’。”请问肖教授:阁下这不是故意作假、恶意欺骗,又是什么?

  请肖教授放心,吾等在3月15日向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局、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学位教育与管理司、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学风建设委员会、新华通讯社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教育部部长、新华通讯社社长寄发《公开信》时,一定会遵循您的教导,即保证《公开信》的“学术性”和“学术的严谨”,把上述《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资料大全》悉数附上。

  这下您该满意了吧?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瞎操心、为这位“清华美学教授”捏一把冷汗:阁下这不是帮了菊花的倒忙吗?“方舟子妻”及其夫会饶过您这位“清华美学教授”否?

  第二,肖教授还同样理不直但相当气壮地批评:“《公开信》表现了夸大事实、混淆视听的恶劣文风”。

  据这位“清华美学教授”说:“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并没有报道此事”,故相当得意、言之凿凿地断言:“公开信》称:‘据不完全统计,包括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在内的多家权威媒体报道了该事件,网络媒体对此事件的转载和传播更是不计其数。不仅如此,《中国日报》对该事件的英文报道还将这一丑闻传遍了全世界。’此言有谎”。请问肖先生:《中国日报》难道没有报道吗?“此言有谎”之谎,不是不打自招吗?

  至于肖教授说《公开信》“一定是在火星上写的”,那简直是神经出问题了。不然的话,假设肖教授真的是“男人”和“学者”,那就请阁下到“火星上”上给我弄篇东东出来试试?

  第四,我们这位牛逼哄哄的“清华美学教授”,还无限上纲地叫嚣:“《公开信》表现了对被举报人自行定罪设刑的文革斗争意识。”还煞有其事地唱起高调无比的“阴谋论”:“如果‘海内外154位学人’不是……就是将某些被打假人过去对方舟子的回应方式移栽给刘菊花女士了。”对于此等“阴谋论”的陈词滥调,早就有无数网友加以驳斥。

  第五,这位“清华美学教授”还号称:“我阅读了签名《公开信》的‘海内外156位学人’名单(已有两位声明‘被签名’),我知道,其中为数不少的‘学人’是被方舟子打过假的,还有多数是这次南方系‘保卫韩寒’的中坚――坦率讲,《公开信》就是江湖所谓‘方黑’和‘挺韩’的大联动……以《公开信》现在‘海内外154位学人’展示给公众的面目,尤其是与方舟子今天在对“人造韩寒”中进行的打假行为相比,恐怕得到的不是‘打假’,而是‘假打’的看法。”

  此段文字虽短,但指鹿为马,谎言连篇。这里试请目前如日中天的这位“清华美学教授”简要回答以下四个幼稚的小儿科问题,也权当是测试一下居然混迹清华教授之列的肖先生的智商:

  (1)肖教授号称“为数不少的‘学人’是被方舟子打过假的”。那么,请肖教授具体指出究竟有哪些《公开信》的签名学人是“被方舟子打过假的”?

  (2)肖教授号称“‘海内外156位学人’……其中为数不少的‘学人’是被方舟子打过假的,还有多数是这次南方系‘保卫韩寒’的中坚”。那么,请问肖教授在目前已有的二百多位实名签署的学人中,究竟有哪些人是属于“这次南方系‘保卫韩寒’的中坚”?

  (3)肖教授号称“坦率讲,《公开信》就是江湖所谓‘方黑’和‘挺韩’的大联动”。那么,请肖教授拿出具体的事实或例证,究竟有何依据来个“《公开信》就是江湖所谓‘方黑’和‘挺韩’的大联动”的荒诞结论?

  (4)肖教授所谓《公开信》“不是‘打假’,而是‘假打’的看法”,究竟有何让人信服的真凭实据?

  不过,一味抱菊花大腿的这位“清华美学教授”,当然也并非完全没有一点诚实之处,比如,他终于还是一不小心泄露了天机:“刘菊花的硕士论文是有问题”;但他所谓的“这一点,她本人和方舟子都有一定程度的说明、承认”,则完全是彻头彻尾地说谎了。

  请问肖教授:对于菊花硕士论文涉嫌严重抄袭的问题,无论是菊花本人还是方某,究竟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什么文章中“都有一定程度的说明、承认”?除了方某赤裸裸地威胁对举报者要“血溅一身”、发狠要疯狂报复《公开信》签名学人及其学生外,哪里还有哪怕一点点儿“一定程度的说明、承认”?

  也正是基于此点,网友redox 2012-03-01 13:00:30在中国学术评价网的帖子中针对“不少人说打方舟子的老婆不地道”指出:“(刘菊花)几乎全文抄袭骗来硕士学位,被揭发后不但无一丝悔过之意,反而叫嚣‘问心无愧’,且对揭发者进行谩骂攻击,其丈夫更以‘不惜血溅一身’‘一个都不放过’对检举者和调查者进行名目仗胆的人身威胁。有谁见过这么嚣张的学术造假案例?“

  特别滑稽可笑亦复可叹的是,这位堂堂的“清华美学教授”居然道貌岸然地声称:“方舟子自去年面对妻子被众多人士动用多家媒体‘集体打假’以来,多次悲愤地声称‘我连累了妻子’。‘海内外154位学人’,如果诚如你们的《公开信》宣称的以‘打假’为匡扶学术正义的必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玉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学术规范   刘菊花涉嫌抄袭案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950.html
文章来源:学术批评网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