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道晖:三十而立——82宪法回顾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38 次 更新时间:2012-03-01 09:49:01

进入专题: 八二宪法  

郭道晖 (进入专栏)  

  

  燕山大讲堂151期 宪政讲坛之六

  主题:三十而立——82宪法回顾与展望

  主讲人:郭道晖(著名法学家,中国法学会教授)

  评论人:

  王占阳(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政治学教研室主任、教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曲相霏(中国社科院国际法研究所副研究员)

  主持人:张千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人大与议会研究中心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2012年2月23日(周四)19:00——21:30

  地点:希格玛B1小剧场

  

  要点一【82宪法的优点和存在的问题】82宪法的优点在于宪法在民主和法治方面的一些规定所体现的改革开放时期的进步;宪法摆正了作为执政党的宪法地位问题,宪法还特别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社会团体和企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82宪法体现了现代化建设的目标。82宪法最大的缺陷是没有鲜明的明确司法独立,另外是没有建立权力制衡制度,三是违宪审查制度,所以一些明显的违宪行为包括违宪侵权的立法没有得到纠正,没有得到宪法的保障,公民的权利更缺乏宪法的保障。

  要点二【什么是宪政社会主义】 我信奉社会主义,也一直希望实行宪政,所以我也赞成宪政社会主义。但我首先要说明一点,我赞成的宪政社会主义是新的社会主义,我赞成的宪政是新的宪政主义。

  要点三【共产党应该成为宪政党】现在的法律体系肯定不是已经建成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因为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有几个要点,起码一条是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在的法律体系是支撑民主的吗?现在的法律体系是不让选举,形式上走过场的选举,没有选举哪有民主?郭老还讲了很多权利都是乌托邦条款,宪法35条,现在在有些地方讲35条都是属于不合法的。公民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公民权利都虚的时候,就没有社会主义。

  要点四【国家、社会、个人中应该“人权至上”】我觉得和国家主义相对应的基础之上我赞成以社会至上,也就是说在政府、国家、社会的主体中,如果选择一个主体作为至上的地位,我赞成社会主体占至上地位。但如果在国家、政府、社会和个人等几个主体中做选择,我觉得不是社会至上,而可能是个人至上,也就是说组成这个社会的个人在各个价值主体中处于至上的位置,把个人的人权放在最重的位置上,所以与社会主义相比较,我比较赞同“人权至上”。

  要点五【我们现在把党的领导歪曲了】党的事业至上实际上是党的利益至上,而党的事业以人民利益为工具,不代表人民利益还谈什么党的事业。“十三大报告一个字也不能改,改革开放要管一百年或者几百年,党的领导就是政治领导”,而我们现在把党的领导歪曲了,领导变成控制、管辖、支配,这都是错误的,只能提共产党作为领导,只能提出他以政策、政治来领导,而不能凌驾于国家权力之上而发号施令,依法治国、依宪治国是你的任务。

  --------------------------------------------------------------------------------

  

  一、82宪法的优点和存在的问题

  

  张翔:非常感谢各位光临燕山大讲堂,今天很荣幸的请到了四位法学界非常著名的学者,在这里首先感谢张千帆老师把宪政讲堂放在燕山大讲堂举办,今天到场嘉宾有有“法治三老”之一的郭道晖老师,本场的主持人是北京大学的张千帆老师,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的王占阳老师,还有社科院的曲相霏老师,下面我把时间交给张千帆老师。

  张千帆:大家晚上好!宪政讲坛因放假停了几期,很高兴现在又重新开始,并且非常高兴和腾讯燕山大讲堂再次合作。今天非常有幸请来了和江平、李步云齐名的“法治三老”之一郭道晖教授,郭老应该是他们三人中最年长的,今年84岁,但大家看到的还是非常健康、精神矍铄,思维敏捷。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几年前我在北航主持过郭老的讲座,那时候讲的是“公民权利和社会权利”,这也是郭老新作的一个题目,讲座完毕有听众提问,问郭老为什么能够健康长寿。郭老的回答是三个字:讲真话。这听起来非常的令人费解,因为大家知道在中国讲真话讲得太多可能会遇到麻烦,讲真话讲多了不仅不会健康长寿,可能会起到相反的作用,所以在今天大家可以请教郭老就为什么讲真话反而能够健康长寿的原因说一下,这对鼓励我们在一个不是非常讲真话的地方为什么还要讲真话,讲真话可能会付出代价,郭老也付出了代价,但最终他得到了健康长寿。郭老这一生可以用“讲真话”这三个字概括。

  刚才问郭老,为什么当时参加了共产党?那个时候他是一个热血青年,现在是白发青年,网上对他的评语是“白发青年”,郭老年纪大,但思想跟年轻人一样敏捷。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他的特点都是批评执政党,在战火纷飞时,郭老批评当时的执政党,后来换执政党了,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特立独行的风格,1957年郭老反对反右,结果被打成了“右派”。他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大家众所周知的佳话是朱镕基总理的同学,郭老是朱镕基总理的入党介绍人,清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清华执教,直到被打成右派。1979年改革开放刚开始,郭老被调到全国人大,在那儿工作将近十年,亲身经历了中国的法制和宪政的发展。今天邀请他来讲“三十而立——82宪法回顾与展望”,郭老亲身参与了82宪法的制定,去人大已经是50岁了,到60岁去了《中国法学》的编辑部任总编,继续保持着他的风格。他应该是中国法学界国家级刊物最敢言的一个人。我也有幸,我的第一篇文章发表是在郭老任总编时。这么多年以来郭老一直保持着他的本色,非常不容易,已经年过八十,但思想非常敏锐,八十岁后出了好几部专著,不断思考着中国的改革问题,所以今天非常有幸的邀请他来讲82宪法以前取得的成就、存在的问题以及今后发展的方向,尤其请他来讲讲目前炒得相当热的宪政社会主义问题,下面让我们用掌声欢迎郭老给我们讲座!(掌声)

  

  郭道晖:大家晚上好,谢谢主持人张千帆教授的邀请,谢谢腾讯网的邀请。这个题目是张千帆教授拟的,我先就这个题目发表一点感想。“三十而立”,就我个人来讲我是二十而立,二十岁加入共产党,三十岁时就“三十而跑”,参加共产党被咱们共产党整下来。到1979年改革,彭真从监狱里放出来(文革中坐了九年半监狱,解放前坐六年半,文革时还坐自己党的九年半监狱),他出来当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开始没有什么人,想请我过去,所以我50岁出家搞法学。宪法确实是三十而初步立了,1982年制定了82宪法,这可以说是建国以后四个宪法(54宪法、75宪法、78宪法、82宪法)中比较好的一部宪法,建国30多年以后用的一直是这个。这个宪法制定到今年正好是三十周年,在今年恐怕会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我今天就讲讲宪法制定有哪些优点、问题以及今后应该怎么做。

  第一,宪法在民主和法治方面的一些规定所体现的改革开放时期的进步。82宪法于八十年代初制定,那正是思想解放运动热火朝天时,而且出了"实践是真理的唯一标准"并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党的指导思想。另外在1981年党中央通过了《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个决议我有幸参与,而且作为大会组的秘书,我曾发表过决议讨论情况的文章。82宪法是在这么一个背景下制定的,当时我在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就派我去做宪法修改委员会的会议秘书,所以亲身体验了制定过程,现在凭我的记忆就我所了解的、认识的谈一下。

  关于82宪法我认为有三点值得提出,因为至今都闪耀着光辉:一是关于公民的基本权利。这点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82宪法是把公民基本权利摆在总章后面作为第二章,过去是摆在国家机关后面作为第三、第四章,82宪法把公民基本权利义务挪到前面作为第二章,突出了它的宪法地位,而且这个地位要高出国家机关、国家机构,这很有深意。另外公民基本权利里总共立了24条,比54宪法多出5条,比75宪法多出20条,比78宪法多出8条,而且82宪法在37、38、39、41连续几条里关于人身自由、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做了规定,这完全针对的是文化大革命的教训,特别是老干部亲身受侵害而定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住宅不受侵犯。另外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建议、申诉、控告的权利,而且还有检举的权利,这点非常重要,到现在还有不可或缺的针对性,现在公民维权宪法依据就在这里,我要维护权利,我要控告、检举政府的贪污腐败或者上访,现在上访受到打压,而这条是保护上访的,谁打压上访就是违宪的。这一条在82宪法以前已经颁布的刑法就有这些类似的规定。1979年五届二次人大会议一口气通过了7个基本法律,刑法就是其中之一,主要是针对文化大革命那种无法无天、抄家、打家劫舍等,比如专门把侵犯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作为一章,作为刑法很重要的一个罪名,这在过去是没有的。特别是侵犯民主权利是犯罪,而且任何机关或个人侵犯了公民的民主权利、人身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刑事处分。刑法还规定禁止以大字报、小字报诬告、毁坏他人的名誉,严禁诬告革命干部和群众。这都不是法律语言,完全是彭真等人利用他自己深受其苦针对这些而制定的,刑法各方面很直接。宪法是在那个背景下制定的。

  是宪法摆正了作为执政党的宪法地位问题。82宪法纠正了75宪法、78宪法在党权和国家权力之间的关系,75宪法把党权凌驾于国权之上,有一条讲“全国人大代表大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高权力机关",这意味着共产党高于人大权力机关,这显然是把党权凌驾于国权之上,所以82宪法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几个字删掉,这不是否定某个领导,而是否定党政不分、一党治国的观念。75宪法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统率全国武装力量军队”,军队受党的绝对领导,这个提法我认为不是很妥当,把党置于违宪境地,为什么?这个领导者不许还有其他领导,而宪法就中央军事委员会单有一节来谈国家对军委会,它就是领导人民解放军,而且是集体领导。总的宪法恢复了过去54宪法比较正确的做法是把“党的领导”写在序言部分,而不是作为一个规范条文,刚才我念的是作为宪法的条文,带有强制性,写的序言,而且写的序言只是作为表述革命或者建设经验的历史表述,并不是一种规范。有人说,四项基本原则是国家最基本原则,我不同意这个说法,四项原则是党的基本原则,不能作为国家的基本原则,香港实行的不是社会社会主义,宗教徒不信马列主义,假如条文里或宪法里写着作为一种规范强制,那宗教徒不能存在,香港也不能搞一国两制。所以我认为四项基本原则不应该作为全民必须遵守的,而且它也没有办法遵守,因为它不掌握国家权力。党十六届四中全会关于提高党的政策能力有一句很精辟的话,“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也就是说作为领导党,大家心里信任共产党,它不需要经过法律程序,作为执政党就要经过法律程序,即必须由人民来选举,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要成为国家主席、领导干部必须经过选举,我们是通过人大的建构选举,经过全民的选举、确认才能成为执政党。有人说执政党是宪法规定的,宪法没有规定,至少我没有看出某一条法说“我们党是永久的、天然的执政党”,必须经过选举。

  宪法还特别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社会团体和企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而且一切违反宪法的法律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包括共产党)或是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的职权。这一条是我们宪法最大的亮点,而且对现实主义有非常大的针对性,字字千钧,但可惜的是没有得到很好的遵守。

  三是82宪法体现了现代化建设的目标。由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变为经济建设为主体,而且是现代化建设,75宪法、78宪法都把阶级斗争为纲特别是无产阶级全面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原则取消,而强调要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纲领。宪法里规定了要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确认了国营经济和集体经济的自主权,也确认了中外合资企业的宪法地位,可以引进外资。另外,在社会主义法治方面扩大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力,过去常委会只能制定法令,新的宪法可以制定法律,基本法律由全国人大会议制定,法令会由常委会制定,特别是在县以上可以设立人大常委会,加强了人大的运作。

  我讲的这三大方面不一定完全概括了82宪法的优点,它还存在很多不足的地方,所以1982年通过以后,在后来的30年里进行了四次宪法修正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道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八二宪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696.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