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楠:跨国公司:全球化时代的“世界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4 次 更新时间:2012-02-25 10:46:37

进入专题: 跨国公司   全球化  

鲁楠  

  

  新“世界精神”的成长史

  

  1821年,黑格尔在其《法哲学原理》中用诗一般的语言写道:“各种具体理念,即各种民族精神,在绝对的普遍性这一具体理念中,即在世界精神中,具有它们的真理和规定;它们侍立在世界精神王座的周围,作为它的现实化的执行者和它庄严的见证和饰物出现。”黑格尔寄希望于民族精神的承担者——民族国家通过在世界舞台上持续不断的争斗和自我展现来丰富世界精神的内涵,诠释世界精神的内蕴,推动人类历史向绝对精神的光辉顶点迈进。然而,20世纪后半叶以降,汹涌澎湃的经济全球化浪潮正在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改变着人类对于世界历史的理解。

  如今“世界精神王座”周围的侍立者正在悄然改变,经济全球化时代舞台的主角既不是号称“新罗马帝国”的美国,也未必是任何一个正待崛起的大国——“大国崛起”的政治传奇正悄然被“资本疯狂的逻辑”取代!跨国金融集团的圆桌会议与联合国巨大的议事厅究竟哪个在主宰着世界,这是颇费踌躇的选择;而资本曼陀罗上的舞者跨国公司更是长袖善舞,它们以惊人的资源调配能力,巨大的资本运作和全新的塑造认同的机制重新书写着历史。

  跨国公司的历史可以远溯到中世纪在佛罗伦萨设立的像佩鲁齐(Peruzzi)这样的“超级公司”。这类公司遍及欧洲,它不仅从事贸易,而且还将从佛兰德进口的布料在佛罗伦萨制成成品。其内部组织体现为合作伙伴分散在欧洲主要城市,并维持一个遍及各地的通信网。然而,这种“超级公司”不论在规模上还是在组织形式上都无法与现代跨国公司媲美,只能算作跨国公司的萌芽形态。随着世界经济体系的逐步形成,在16~18世纪形成了一系列跨洲的大贸易公司,著名的是设立在欧亚之间的东印度公司、北美和哈德逊湾公司及大英皇家非洲公司。这些公司是受到国家资助,具有半政府、半商业性的特许股份公司,它们从国家那里获得特定地域和特定领域的经营特许权,在商业运营的同时承担起行政管理甚至军事征服的职能。“一边是欧洲使用和控制暴力的先进技术,一边是当地人力资源的大规模利用,公司把这两者结合在了一起”。荷兰、英国与法国的特许股份公司之间旷日持久的争斗,是世界经济体系形成初期诸国为争取进入核心区进行斗争的一个历史缩影。但是,与国家主义相伴生的这种公司模式也带来了资源过度利用以及公司治理方面的种种问题,“仗剑经商”者往往依靠“仗剑”的特权来加重自身的腐败,结果“胜利和获取胜利的手段都成为烦恼的源泉”,这导致特许股份公司体系最终被自由贸易体系所取代。

  在19世纪,代替特许股份公司体系而兴起的是家族商业体系,它们以“利润”和“生计”关系的转换为基础,逐步摆脱国家权力对商业运作的控制,转而借助社会权力基础来维持商业的大规模扩张。但英国式的家族商业体系很快便面临激烈的竞争,“需求的真空被不断地填满,资本主义企业最终暴露在竞争的寒风中”。1873~1896年的大萧条成为企业间关系的转折点,它使19世纪的家族资本主义向三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第一个方向是受自由贸易理念影响的英国式的家族资本主义,这种家族资本主义为了适应世界经济体系所带来的激烈竞争,逐步转向为纵向合并、官僚化管理的多国公司体系。但既有经营模式的限制以及国家力量的消长,使这种企业转型很快为德美所超越;第二个方向是德国以横向合并为主要方式的法人资本主义,即通过联合或兼并企业进行聚变,用同样的投入来为同样的市场制造同样的产出,这种组织模式的好处在于能够克服市场竞争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提高公司本身的规模和组织能力,但坏处是一方面造成巨大的行业垄断,窒息行业内部的竞争,一方面推行横向合并不容易,尤其是在跨国交易上;第三个方向是美国以纵向一体为主要方式的法人资本主义,即企业运作与其供应者和消费者的聚变,以便确保“上游”的初级产品供应和“下游”最终消费品的出口,这意味着在全球形成紧密的劳动分工和巨大的生产链条,它克服了横向合并所带来的巨大阻力和组织负担,而是将生产和销售的各个环节整合进入了一个有秩序的公司网络之中,在资源的移动中削减交易成本,降低交易风险,消除交易不确定性。这种巨大的优势使美国式的法人资本主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迅速兴起,而现代跨国公司的时代也就到来了。

  现代跨国公司是功能分化社会的产物,它与欧洲中世纪晚期的“超级公司”、16~18世纪的特许股份公司、19世纪英国式的家族资本主义企业、20世纪德国横向合并的法人资本主义企业模式有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在于它既不像欧洲中世纪晚期的“超级公司”那样建立在商人行会作为身份纽带的基础上,也不像16~18世纪的特许股份公司那样与国家权力紧密结合在一起;它与19世纪英国式的家族资本主义企业的差别在于,19世纪的家族资本主义企业,亲属关系是商业的基础,而跨国公司则是建立在一系列的股权关系基础之上;它与20世纪那种横向兼并的企业模式也有所区别,其区别在于这种横向合并旨在培育一个垄断的、巨型的商业主体,而现代跨国公司则在于将自己转变为由多个公司组成的巨大商业网络。现代跨国公司的兴起本身便是现代性趋势的重要隐喻——去政治化、去中心化和去主体化,而它正是与现代大型社会功能分化的现实结合在一起的。

  

  跨国公司的两种描述

  

  在对现代跨国公司现象进行分析的诸多理论中,有两个理论最具代表性,一个是公司的经济理论,一个是私人政府的政治理论。经济理论倾向于以一种资源持有者的契约系列连结(contractual nexus)的观点看待公司,并且使公司管理的参与依赖于交易成本的考虑。这种经济学视野下的跨国公司理论,彰显了跨国公司不同于民族国家的运行机理。经济学家科斯即认为,公司的形成是因为“市场的运行是有成本的,通过形成一个组织,并允许某个权威(一个‘企业家’)来支配资源,就能节约某些市场运行成本”,而且由于“有管制力量的政府或其他机构常常对市场交易和在企业内部组织同样的交易区别对待”,故而,公司必然产生以降低政府或其他机构管制所造成的附加成本的内部安排。从科斯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公司这种现象的产生本身便是经济系统自身运作的结果,这种运作与政治系统的逻辑是彼此分化的。但公司的经济理论将跨国公司的存在理解为一系列的契约安排抑或背后的股权结构,则忽略了跨国公司内部运作的复杂性,将跨国公司的组织看得过于分散了,它难以解释为什么跨国公司内部要发展出稳定期待的规则体系——如果公司内部复杂网络的运作本身要维持在稳定的水平上,就必然要发展出这样的规则体系。

  与公司的经济理论不同,关于私人政府的政治理论,则聚焦到经济组织中的权力关系上。它认为跨国公司可以被解释为一种经济权力的现象,“在内部,他们似乎运用公司法建构工业帝国内的特大等级制。在外部,他们似乎构筑市场中和政治角力场中的权力”。在这种理论看来,同样作为权力结构,公司与政府没有本质性的差别,它将跨国公司类比成“私人政府”,将跨国公司的支配力类比成所谓的“工业主权”。但这种分析过分夸大了政治权力运作与经济权力运作之间的相似性,忽略了二者之间的根本差异:同样作为权力形式,政治权力是可以民主化的,而经济权力却不可能民主化,政治权力可以填充入交往理性的内涵,而经济权力则是彻底的目的理性。德国社会学家托依布纳也认为,货币与权力毕竟属于不同的媒介,在经济系统内部,货币而不是权力扮演着沟通媒介的角色。但是,私人政府理论为公司的研究提供了一种社会学的分析方式,将其看作社会组织的一种,并以组织理论为视角来观察公司组织的权力结构——这使我们能够转换视角,将跨国公司看作法律的创制者。

  托依布纳看到两种代表性的公司理论各自的长短之处。他认为,不妨将跨国公司看作是一个“独立、自治的行动系统”,跨国公司组织和那些铺设在全球网络中的各种契约交易都是这个系统的某种外化而已。这就好比物理学中关于光的波粒二象性,从一个视角看来,光是粒子的构成物,从另一个视角看来,光却是一种能量波。但从最晚近的弦论看来,二者是完全可以统一的,新的理论范式可以同时解释两种看似背反的描述。依照这样的类比,我们可以这样说,契约和股权之网是跨国公司“波”的形式,它处于不断的变动和分化整合过程中;而组织和权力金字塔是跨国公司“粒子”的形式,它凝结成固定的结构和稳定的支配,从而能够实现全球范围内的指令和资源调配。

  这种跨国公司的“波粒二象性”使它具有无与伦比的优势。从经济上讲,契约和股权之网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小人物联合在一起,使他们在不知不觉间将原本分隔的世界联合在一起,当全球股市出现涨落的时候,全世界的人类像仰望海上明月一样关注着跨国公司的数字抽象物;契约和股权似乎抹除了一切的身份差别,创造了迄今为止最有说服力的“普适性”,而这种普适性的代言人既不是奥巴马,也不是获得诺奖的利比里亚女总统瑟利夫,而是乔布斯和索罗斯。它因特别符合英国法学家梅因的那句福音:“从身份到契约”,从而迎合了现代法律的偏好,从而在各个国家畅通无阻。各个国家的法律体系所能识别的,只不过是一条一条契约和股权的网络所编制起来的经纬线,而每条经纬都闪烁着契约自由的神圣光彩。而且,民族国家法律所能够照亮的,仅仅是这条熠熠生辉的契约和股权之网的一小部分。而另一方面,从权力的角度看,跨国公司庞大的权力结构在国家法律框架之内几乎是隐身的。由于受到自身管辖权和力量的限制,任何一个民族国家法律都无法一窥这个庞然大物的全貌,它只能看到跨国公司驻在本地的分公司、子公司、连锁店中的分店,或者代工厂等。而即使对于母公司所在地的国家而言,擒贼擒王式的监管也是效果不佳,因为资本、信息和知识以极快的速度在公司的帝国内部流动,来无影去无踪。这就造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即这个庞然大物隐藏在与民族国家世界截然不同的另一个维度。我们知道它的存在,却看不到它,不了解它,管不了它。

  

  跨国公司的三个特点

  

  当我们依照托依布纳式的分析,将跨国公司看作一个“独立的、自治的行动系统”,用一种升级版本的公司理论来审视这个新世界精神,它所具有的一些特征便呼之欲出,这些特征折射出我们所身处其中的这个时代的种种离奇诡异的特点。

  首先,跨国公司具有“去政治化”的特征。熟悉近代公司历史的学者,往往有着克劳塞维茨式的论述,认为经济与军事一样,是政治的延伸,商战从某种程度上说便是大国之争。如果说,在国家统制主义兴盛的时代,事实确实如此的话,那么现在情势有着很大的不同,我们很难识别某跨国公司是为哪个国家的利益服务的。如法国的家乐福公司,我们便很难确认它是为法国的国家利益服务的经济组织。它是一个巨大的销售网络,将来自世界各地的资本和资源整合在一起,它有着自己的利益考量,有着自己的运作机理,而不能够与国家权力的运作逻辑混为一谈。现代跨国公司的这种去政治化的特征,也使它具有了在全球范围内操纵、控制、驾驭甚至摧毁主权国家政治控制的能力。即使在发达国家如美国,大财团和跨国公司通过各种方式来影响甚至操纵民主的政治过程,美国总统拉瑟福德·海斯(Rutherford B. Hayes, 1822-1893)甚至提出警告:“这不再是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体,而是一个为公司所有、公司所治、公司所享的政体!”在发展中国家,跨国公司凭借其资本力量左右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决策,争取有利于本公司发展的环境和条件更是屡见不鲜。更有甚者,在跨国公司业务扩张的早期,它们甚至会扶植反政府武装,收买贪官污吏,培养“御用”学术团体,资助院外集团为本公司获取巨额利润铺路。

  以此言之,跨国公司不是任何民族国家主权的附庸,它们或许会出于现实考虑荫蔽在强大国家的羽翼之下,或许在特定时期借助国家的政治和军事实力为资本扩张提供支持,但跨国公司不会唯国家马首是瞻。在支离破碎的地表之下是暗潮涌动的河流,当我们以国民经济学的陈旧眼光来打量跨国公司,会惊愕于跨国公司整合资源和穿透民族国家壁垒的巨大能力,而将跨国公司现象放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来观察,则可以对跨国公司的兴起一目了然。它不过是经济系统自身全球化的一个表现而已。跨国公司作为经济全球化时代的新“利维坦”,其支配力的增长,来自于资本逻辑在全世界的伸展,从更深层次的意义上说,来自于目的理性对现代社会的主宰。当然,有不少学者认为,至少在现代世界体系的中心,美国与多数跨国公司是绑定在一起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跨国公司   全球化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经济与组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53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