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全球化背景下关于国际国内形势的相关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7 次 更新时间:2012-02-24 18:53:02

进入专题: 全球化   国际国内形势  

李慎明 (进入专栏)  

  

  世界正处在大变革大调整之中。胡锦涛同志多次明确指出,当前世界形势正在发生新的深刻而复杂的变化。总的来说,我国的发展正面临新的风险和挑战,但是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一、关于国际形势

  

  首先谈谈对国际形势的总的看法。

  众所周知,资本主义发展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即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和垄断资本主义亦即帝国主义阶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资本主义已经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人类社会也由此进入了帝国主义时代。早在1991年,邓小平同志在一次谈话中就明确指出,列宁所讲的大时代,不要去动它。陈云同志也早在1989年明确指出:“列宁论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和侵略别国、互相争霸的本质,是不是过时了?我看,没有过时。”“那种认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已经过时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非常有害的。这个问题到了大呼特呼的时候了。”

  所以我们说,帝国主义时代还没有结束。对于美国霸权,中国和它之间有合作,但主要是较量。如果因为中美之间有合作就认为当前不是帝国主义时代,资本主义不会没落,就会认不清现在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源,也无法预见危机将带来的巨大破坏性。超级大国处境极端困难时,将做“困兽犹斗”的“垂死挣扎”。在今后一些年内,各种国际力量特别是世界上一些大国和强国,将会围绕金融、能源、粮食、主权直至战争等根本性问题,既有多样的合作与竞争,更有着激烈的博弈和较量。超级大国甚至有可能重复20世纪90年代搞垮苏联、东欧的办法来调动其所有能量搞垮当今世界上的大国或强国,以摆脱自己目前深重的危机。?

  总之,不管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在短期或中期发展的具体结果如何,但目前有一点完全可以肯定,这就是世界已经步入历史的快车道。从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开始直到21世纪前二三十年乃至上半个世纪的世界格局,都可能处于一种激烈动荡甚至跳跃的状态。如果认为我们现在不是处于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我们就不可能认清导致当前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根源,也就无法找到应对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正确措施。

  下面具体分析一下我们面临的国际形势的机遇方面和挑战方面。

  (一)机遇

  目前我国在国际上有三大战略机遇。

  1.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金融危机仍未见底,且在深化。

  当前正在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是推迟多年、推迟多次不得不爆发的金融危机。尽管中间可能会出现一次又一次小的复苏,但整个危机极可能要延续十余年甚至更长。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更广阔的时空来看,从历史学和政治经济学的更广阔的视野来看,这场灾难还没有完,还在演进中,甚至极可能是刚刚开始,世界范围的更深刻更全面的经济社会危机极可能还在后头。

  美国经济从1967年起已经进入长波收缩期中的衰退阶段。从1993年3月至2001年3月,美国经济长达10年的繁荣,仅仅是美国经济进入长波收缩期衰退中出现的特例。美国经济之所以能有长达10年的繁荣,其根本前提,主要并不是其信息经济的作用,而是其搞垮了苏联。除非美国重复上世纪90年代用搞垮苏联东欧的办法来调动其所有能量搞垮当今世界上的大国或强国,否则,美国经济必然会遇到大的麻烦。

  2.美国称霸全球的“雄心”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障碍,其战略重心进一步东移有可能将再次被推迟。

  苏联解体以后,美国接连打了五场战争,前三场打得非常顺利,但是它没有料到在一个小小的伊拉克陷入战争泥潭,直接间接花了3万多亿美元,最后不得不撤军。也可以说叫胜而不利。被迫撤军表明它已经力不从心了。这3万多亿美元的开支也是造成它金融危机的原因之一。奥巴马政府可用的资源已经很有限,但麻烦点却越来越多。

  3.相对于苏东剧变后的低潮而言,世界左翼和社会主义运动以及反资本主义运动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开始有所复兴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导致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为主导、以新自由主义为主要推力的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全球化和金融衍生品市场的高度发达,就导致世界出现了这样一个基本现象:穷国穷人愈来愈穷、愈来愈多,富国富人愈来愈富、愈来愈少,几乎所有国家都愈来愈穷。据2005年联合国的统计,世界上最富有的500人收入总和大于4.16亿最贫穷人口的收入总和。英国《卫报》报道,最富有的225人与最贫穷的27亿人的收入相等。2007年美国最富有的1%的家庭占有了全美家庭43%的金融财富。盖茨和巴菲特,再加上一个保罗·艾伦,三人总资产比世界上最不发达的43个国家的GDP总量还要多。几乎所有国家都愈来愈穷的标志,就是各国主权债务都在急遽增多。

  从一定意义上说,目前这场正在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就是美国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特别是其中金融霸权和新自由主义政策、理论肆意泛滥的结果。贫富差距的拉大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进一步引发着全球社会动荡加剧。从发达国家到发展中国家,从欧洲到中东、北非再到亚洲、拉美,社会不安情绪弥散,广大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广大民众对资本主义普遍不满,大规模街头抗议增多,极端政治事件频发,不少国家政局不稳,全球社会动荡风险明显上升,这些导致出现一个值得关注的亮色,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在全球重新得到重视。各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与本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积极开展对国际金融危机的研究和应对。国外共产党在一定地区、范围内进行着有限的联合活动。

  对这种已经开始复兴的左翼和社会主义思潮,我们一定要高度关注,统筹考虑,各国左翼学者应该运用多种方式和形式进行积极合作与配合,这是世界社会主义能够坚持和发展的极其有利的国际上的机遇。

  总之,我国应充分认识、紧紧抓住、精心运筹这些战略机遇,以尽可能延长我战略机遇期。如果认识不清,抓得不紧,运筹不力,这些战略机遇就会向其反面转化,战略机遇就会变成战略挑战。

  (二)挑战

  下面谈谈我们在国际上面临的四个挑战。

  2009年5月9日,奥巴马通过电视向全世界宣布:如果10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将陷入非常悲惨的境地。美国想要限制中国发展。中国在国际上面临的下述四个方面的挑战,实质上都与奥巴马所说的资源有关。

  1.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西化、分化我国的战略图谋决不会改变。我们与西方强国既有合作又有竞争,但是其背后更有长远、根本的战略较量。这里所谈的西方,是政治概念,不是地理概念。西方世界不是铁板一块,但它们在西化、分化中国上有着紧密的战略合作。

  美国原来是硬实力崇拜者,所以二战以后就在我国周边打了两场最大的局部战争,一场是朝鲜战争,一场是越南战争。为什么?因为搞社会主义对它危害最大。大家都要搞社会主义,都要自主独立,那样它怎么从海外拿利润、拿钱呢?结果是它使用硬实力不行,都打败了。它就更多地想用软实力的办法,并且在前苏联获得成功。软的办法,具有代表性的就是2006年小布什曾经讲过的办法:通过金融、知识产权、信仰自由向中国施压。

  先看通过信仰自由向中国施压,这主要通过如下七种途径实施。

  (1)用传统媒体对我进行全方位的立体式包围。这个传统媒体在苏联解体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改变了人们的价值观念,在我国新疆的“7·5事件”中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美国在阿富汗设立了“自由亚洲之声”,然后煽动南疆的普通群众。

  (2)利用互联网新型媒体。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说:“中国不会拒绝互联网这种技术,因为它要现代化。这是我们的可趁之机。我们要利用互联网把美国的价值观送到中国去。”世界上共有13台根服务器,有10台在美国。美国通过隐秘的筛选和过滤机制控制了互联网上的内容,然后通过读者自己得出它所需要的结论来。

  (3)利用文化市场。我们出口到欧美的图书只相当于它们向中国输出的图书的1%。这么多年,我们的观念已经改变很大了,而美国的历史观始终没有改变,它仍然处于冷战思维中。

  (4)利用各种基金会、非政府组织对我进行渗透。奥巴马2010年5月28日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说,要把美国的价值观通过各种各样的交流渠道,包括企业、非政府组织代表,输送出去。

  (5)重点攻击领袖。苏联解体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把斯大林、乃至列宁都给抹黑了。法国哲学家福柯说:“谁控制了人们的记忆,谁就控制了人们的行为的脉动”,“因此,占有记忆,控制它、管理它,是生死攸关的”。这也就是所谓的话语权问题。1965年,印尼发生了“9·30”事件,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印尼军事当局杀害了50万到100万印尼共产党员及其同情者。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知道,没有报纸报道。美国杀死了3000多万印第安人,也很少有人知道。所谓大跃进饿死了2000万至3000万人,斯大林肃反杀死了2000万至3000万人,这些数字都是虚假的,但是全球很多人却信以为真,这就是媒体的作用,这就是意识形态操纵的结果。

  很长时间以来,西方势力一直在操纵对中国革命历史和领袖历史的造谣和污蔑,对此切不可等闲视之。拿破仑说:一支笔杆子胜过两千条毛瑟枪;艾森豪威尔说:一美元的外宣费用等于五美元的国防费用;尼克松说:三份不友好的报纸比一千把刺刀更可怕。美国为什么打伊拉克,理由就是它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结果其实没有,但是它已经打了,你能怎么办?为什么打南联盟,理由是它搞种族屠杀,有万人坑,事后证明也没有。所以说新闻事实是可以造假的,造假是可以达到目的的。

  (6)在社会主义国家培养亲西方的未来接班人。2010年4月,我们在俄罗斯与苏联原苏维埃最高会议主席卢基扬诺夫会谈时,他逐字逐句地引用了一个讲稿,说撒切尔在苏联解体前的一个多月内就在美国休斯顿讲话中说,苏联再过一个月就要解体了,为什么?因为他们找到了内部代理人,并对这些人进行支持,苏联很快就会解体。

  (7)在软实力即战略上策略上进行博弈。

  2008年5月,我们在英国跟它的战略研究所会谈。它的负责人说,中国要想以硬实力崛起,美国举双手欢迎;中国要想以软实力崛起,中美之间必将发生直接的、全面的冲突。他为什么以说硬实力崛起他们欢迎呢?就是它们企图让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中国负责储蓄,美国负责花钱。如果中国贯彻科学发展观,搞创新型国家,要有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美国人就不干了,那必然发生冲突。这就是战略上策略上的博弈。?

  2.加入WTO后对我国的挑战。加入WTO,中央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利大于弊。但也要看到弊,就是会对中国经济安全产生重大影响。比如,我们的大豆产业非常危险。我国是大豆的原产地,在大豆生产方面已有5000年的文明史,结果现在基本上都被外资控制了。我们的汽车,国际资本是40%的资本,但是70%的利润他们拿走了。

  3.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问题。1999年8月31日,我写了一个报告,判断苏联和华约的解体标志着世界格局开始发生重大变化。21世纪前二三十年甚至上半个世纪,整个世界将极不平静,我国周边安全形势有可能出现较为严峻的局面。自小布什上台以后,美国加强了在我国周边的军事存在,奥巴马仍然继续这个战略。所以兰德公司有一个报告,说用7000亿美元救市不如用7000亿美元发动一场战争效果更好。战争不见得是美国自己打,美国可能通过代理人向中国挑衅,比如在朝鲜半岛、中日之间、南海、中印之间挑起冲突。

  4.输入型恐怖势力的威胁。这种威胁在西藏“3·14”事件和新疆“7·5”事件中已经非常明确地显现出来了。

  下面谈谈国内方面的机遇和挑战。

  

  二、国内形势

  

  (一)机遇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高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取得了全世界瞩目的无可置疑的巨大成就,对这一点我们必须充分地肯定。这些伟大成就包括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法治建设取得长足进步,文化体制改革不断深入,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不断加强,党的建设取得明显成效,军队和国防建设取得新进展等诸多方面。关于这些已经有很多论述,下面主要讲讲我们在国内面临的主要挑战。?

  (二)挑战

  在国内面临的挑战可以主要概括为四大安全问题和七大资源相对匮乏问题。

  “四大安全问题”,即经济安全特别是金融安全,社会安全特别是就业与分配问题,周边安全,以及意识形态安全。这些安全问题都值得我们高度重视。而从一定意义上讲,意识形态安全决定前三个安全。

  ——金融安全。金融是国民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命脉和血液,金融资本是资本最高和最抽象的表现形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慎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全球化   国际国内形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500.html
文章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