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钗宝黛”三首灯谜诗真解——兼谈及蔡义江先生的相关评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94 次 更新时间:2012-02-23 17:45:10

进入专题: 红楼   灯谜  

羽之野 (进入专栏)  

  

  扶桑【真解红楼】系列

  

  在红楼艺术中,拟作“人物诗”——即诗文角色化,是曹雪芹独步古今的小说艺术技巧之一。且有时不仅仅是“角色化”,诗文内涵具多层面潜韵。卷50薛宝钗、贾宝玉、林黛玉的三首以“灯谜”出现的七言绝句,可谓红楼梦中意旨蕴藏量最高的诗文。

  

  1

  

  须先从这三首七言绝句的“前因”谈起:

  ——说此“前因”又须从浅层面和深层面,两步说。

  所谓“浅层面”,是小说情节明确交待的此番做灯谜的“红楼现实”的契机,那就是读众在前理解中可明确的、卷49凤姐向众姐妹传达的“老太太说了,离年又近了,正月里还该做些灯谜儿大家玩笑”。到卷50众姐妹在“芦雪亭”搞“即景联句”后,次日,在李氏三姐妹带动下大家在“暖香坞”开始做灯谜——李纨李纹李绮搞了四个非诗形式的灯谜,接着湘云作《点绛唇》的曲词。这才引出“钗宝黛”三首七言绝句形式的灯谜。

  ——但深层面的“因”就复杂了,且有远近之分,我们先说“远因”。

  那就是红楼作者历经长达50卷(约等于全书近半)的情节铺垫——悲剧故事及人物性格的成形,该对小说主题旨归有一次较凸出的显露了——尽管这一红楼主旨意识始终被作者隐藏,隐藏很深——始终潜匿于细琐情节中,但还是若隐若现地露出些端倪。其中较凸出的是卷36宝玉与袭人“夜话”中的一段对“文死谏,武死战”这一皇统社会公认的人生价值核心的巧妙批判。这作为整部红楼悲剧底色要义或说作者为文的意旨向度,始觉出现。当然,曹翁吊诡的艺术思维并没使这一意旨彰明、后续连连,而是又过了14个章节才将其再度影现——这就是卷51将出台的“薛宝琴十首怀古灯谜诗”。

  这一“红楼现实”,既体现了红楼艺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结构特色,也是曹翁规避达摩克利斯之剑(臭名昭著的康雍乾文字狱)的时代写作必然。而“钗宝黛”这三首灯谜诗,就是在这当儿、在薛宝琴那分量至重的十首怀古诗出现之前,出现的。于是,这三首诗在红楼主题若隐若现的链条上就稍然发光了。这是往昔红学界从未关注过的。

  

  2

  

  如果,按小说字面给出的“灯谜”做阅读前理解,那没啥好说——继续跟周春、徐凤仪等旧红学家猜谜就是。然而这种低智能把戏——在清末的王希廉时代就已解决——宝钗的像“松塔”;宝玉的像“风筝”;黛玉的有点像“走马灯”。可近200年的红学研究,大家在这似像非像的思索中都不遂意乃至不甘心,总觉有啥不对头,只是欲辨又茫然。

  当然也有另辟蹊径者,如蔡义江先生的《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以下称“评注”)中就又说出一些想法。但我看来,这位上世纪中国“十年文化断代”应运而生的“红楼诗词专家”蔡先生,好像没读懂红楼梦,更不太懂红楼诗;他对红楼诗的“评注”不是在人物谶言上转圈圈,就只在情节索隐上打转转,或在“脂评”上加几句不咸不淡的注脚;还时不时地漏泄出些没底气、少自信、自相矛盾、语焉不详之辞,读之令人气短神伤。

  ——这样的红学研究,这样的艺术求索,岂不太煞风景?

  而我认为,要解读这三首诗首先不能脱离小说情节给出的“局部环境”,即此番制灯谜的整体意韵,就是说要把前面李氏三姐妹的“非诗体的四个灯谜”及“史湘云的词《点绛唇》灯谜”与后面的“薛宝琴的十首怀古诗灯谜”结合起来,通盘考量,才能遂达真意。

  ——比照前面所说,我们亦可称此为“近因”。

  先看李氏三姐妹的灯谜。

  从制灯谜顺序上,作者把这“先”让给李大嫂和她妹妹——这一安排,我有三点分析:1-李纨虽文化不高、不会写诗,但她负“管理”姐妹的责任;像制灯谜这类活动,该给她和她妹妹一点面子——这是小说情节需要;反证,跟她妹妹同来的邢岫烟,作者就没让参与此事;而从卷50〈赋得红梅花〉三诗观之,邢岫烟的写诗才情不亚于薛宝琴,而比李纹更强些;2-“李”姓的谐音“里”“理”,暗喻出此番灯谜的“里面”含很多“道理”;3-越是意义重大事件,越须前奏——李氏姐妹四个浅显的灯谜恰是后续的引子——起到“隆重推出”和“意韵补释”的大作用——这在我们下面解析中,将阐释出来。

  看,李纨第一个灯谜“观音未有世家传”,打《四书》一语“虽善无征”。

  这“虽善无征”四字,在红楼里的涵盖面极广。你既可理解为李纨的“守节(寡)之善”是无价值的,也可理解是说众姐妹“纯善之心”的无谓;更可说是指整个贾家(无论贾母的大度明察、王夫人吃斋念佛、贾政治家有法教子有方)是“虽善无征”的。当然,由此也就指向整个皇统社会——这跟通本一个贾(假)字的认识论是呼应的。再看《中庸》上本来就说“上焉者,虽善无征,无征不信,不信民弗从”——作者显然要让读众从“虽善无征”推及这整句话,勿忘“无征不信,不信民弗(不)从”的间接之意。

  李纨第二个灯谜“一池青草青何名”,谜底“蒲芦”。《中庸》中孔子说“夫政也者,蒲芦也”。应该说,孔子这句话极让人钦佩,是最值得后世传颂的——他把“政治”的肤浅性易变性,说得十分明白。而且,孔子在说此话之前还解释“文武之道,布在方策。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也就是说“蒲芦”是形容“人治政治”的短命前景的。伟大的曹翁正是借此典,向读者暗示皇统政治的不稳定,如蒲芦一般。

  李纹的“水向石边流出冷”打一古人名——“山涛”(字:“巨源”)。该说这是前面二灯谜后不可或缺的“第三接力棒”(一个环节一层意思)。“山涛”乃“山洪暴发”,且有“巨大源头”——这“山涛”对于“虽善无征”的“蒲芦”政治,岂不遂成灭顶之灾了吗?

  ——这样做贯通释义,三个灯谜就形成一条完整的直击皇统政治的暗喻链。而这“李氏暗喻链”相当于开宗明义的标题或主题,标示出此番制灯谜——即下面的十四条灯谜(湘云〈点将唇〉曲词、“钗宝黛”的三首七绝、薛宝琴的十首怀古诗)的暗喻向度了。

  然而,作者并没就此打住。下面还有作者要表达的更深一层境界。李绮的灯谜“萤”,谜底“花”——又把社会底层的生命灵魂意义表现出来。用现代话叫“草根精神”。因有《礼记•月令》中“夏秋之月,腐草为萤”的典故依据;当然,这也是不懂科学的古人对“萤”形成的误解。于是,作者借用薛宝琴的嘴说“这个意思却深”——从旁又予“提醒”。你既可以说这是指“女孩们青春生命”的“闪光”;也可说像宝玉黛玉这样有“灵”性人物在皇统社会闪闪发光;更可说曹翁和红楼梦在人类茫茫长夜里闪闪发光。

  此外,“李纹李绮”名字在此也有谐音暗喻,“纹绮”谐音“文奇”,加上“李”的谐音,其暗喻谓之“这些诗文内里都很奇特,里面包含着更奇特的道理”。这涵义何等绝妙。

  再看湘云“点绛唇”的曲牌,谐音“点将存”,其暗喻当是:“点(示)”出那“将(类别)”的“存(在)”。全词:“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

  细解之——

  “溪壑分离”四字是在“悖理中求理”——“溪壑”乃山、水,本不可分离,但作者偏写它“分离”,岂不荒谬——这跟整部红楼对社会认识的“假”的荒谬,约通。当然,你也可解读为“与溪壑分离”,但我认为这比前一种解释勉强些。这样接下来把“红尘”认定为“游戏”就顺理成章——山水都能分开,红尘岂能信靠?“真何趣”的“何”字使用得极妙;作者不用“有趣”“无趣”的字样,而直逼本质意义“何趣”——相当于现代哲学的发问:人活着,有什么意义?下面,是作者总结“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其实这并不是前面问题的答案,而是进一步阐释“红尘游戏”。这里“犹虚”与“终难继”略显含糊和重复,显示出“史”(湘云)的符号意义是难以准确明辨事物本质的。这样,就愈显出下面“钗宝黛”三首诗的具象与细说之重要。同时,作为谜底“被耍的猴”对于这些诗词中表达的“社会与人生的意义”来说也比较恰切——“终难继”指猴尾巴短。

  蔡义江先生“评注”说“湘云这个谜,作者大有深意”。这句笼统之言说得没错。然而他接着说“它句句适用宝玉”并说“大荒山青埂峰的顽石,幻形入世,成了怡红公子”,这就出现错误了。因为,红楼梦是一部“貌似”以一个人(贾宝玉)的经历而写成的小说,其实不然——作者是以一个高于人类的“灵”界之“魂”(志在补天之石)来述说乃至透视人的“存在”的。这须蔡先生先搞搞清楚。为什么贾宝玉出世时身伴一块玉,而不是“身与玉一体”呢?这就形象地标示出宝玉“身”“魂”及“通灵”是两码事。说“顽石幻形成公子”,相当于蔡先生把果皮果核一起吞进肚里。接着,蔡先生说“后事终难继”“正应他(宝玉)‘悬崖撒手’,弃家为僧的结局”;言外之意否定了贾宝玉最后与皇统世界决绝,认为宝玉出家是“难继后事”。这蔡先生又错了——黛玉为失去爱而死和宝玉为失去爱而出家,恰恰是红楼悲剧两大支撑点。蔡先生如此认知,以下之评岂能不谬?

  这里还有一点须补述:

  在曹氏符号学中,“史”的第一形象代言人是贾母,第二形象代言是“史湘云”。因此,前面说此番制灯谜是秉承贾母指示的,也体现其“史学”上的重大意境;同时由“史湘云”来“点将”更具重度。这与卷22由贾元春传旨制灯谜有内质的不同;那次制灯谜虽有皇家(上级命令)的味道,那只有“现时”意义的,遂使制灯谜呈“红楼生活化”。

  而此番由“史”的代言人来指示制灯谜,显然要从作者“恒久的艺术思考”分析。

  ——关于“曹氏符号学”笔者另有著文,这里不详述。

  

  3

  

  下面,我们来细解“钗宝黛”分说这“红尘游戏”的三首灯谜诗。

  宝钗的“镂檀锲梓一层层/岂系良工堆砌成/虽是半天风雨过/何曾闻得梵铃声”。

  对这首诗如果仅就灯谜猜,自然有点像“松塔”(王希廉等人的解读);虽说勉强些也无大错。然而对红楼文本仅停留在“就事论事”,那红学还有什么研究意义?因此,我说这首诗是喻指当时社会惯见的一种生命状态的,是“点将存”中的“将(类别)”之一。

  从“镂檀锲梓一层层”一句的形象描述看,这是说一些兢兢业业的(“镂”“锲”)为皇道统做事的、类似贾政这样的“臣民”。“一层层”既指这类人趋之若骛不绝如缕,也在说皇统官僚网络是由这些人构建的。这样,下面“岂系良工堆砌成”就变成一种反思且带讽刺的问语。当然,也可理解成“那一层层的‘镂檀锲梓’的尊贵楼台,都是这些‘竭尽忠心的臣民’构筑出来的”——这既像感叹句又像嘲讽语,也像肯定语。当然,你若理解成这是宝钗本人的潜意识流露,或说她本人宿命的映照,也可。接下来,作者做假定,设想生活中有“半天风雨过”——这是暗示社会和人生存在许多不稳定因素,即人生与社会一旦出现“风雨”(灾祸);并说“何曾闻得梵铃声”——这句的核心词是“梵铃”——“梵”即“佛”;“铃”同“灵”;就是说“到那时候,你可就听(找)不到一点佛“灵”之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喽”——这后半句自然是此诗的言外潜意。

  ——这首诗既是对社会主流层面大部分士人(智识阶层)的生命状态的写照,也是对人世间所有中规中矩地生活做事之人的生命的一种概括。尤其“何曾闻得梵铃声”的尾句告诫十分恳挚冷静,是说“人只能凭自己去顶生活中的风风雨雨,神灵护佑是没有的”。

  而蔡先生“评注”里说“宝钗的迷,前两句的寓意也许是说她为人处处精细,层层设谋,但能八面玲珑,不留痕迹。后两句当是借用唐明皇与杨贵妃死别后,于风雨之中闻悲感事,来说她与宝玉生离的”。这话中的“好许是”和“当是”已经说明蔡先生是在没话找话了。而且就薛宝钗的为人和什么“与宝玉生离”也不搭界呀。这卷50“玉钗”还没结婚,“生离”个鬼?又攀扯“唐明皇与杨贵妃死别……雨之中闻悲感”,这是哪跟哪?

  当然,这首诗除与“宝钗的生存观”印合外,大有“消极意识”也确实不太像薛宝钗的心理状态,因为宝钗的性格底色是在皇统社会里的“安分守拙”;譬如,无论她哥哥打死人还是被人打,她都能思考得顺情合理(见卷47);再如她常劝宝玉好好读书以求仕途(见卷36),劝黛玉莫在诗文上太下功夫(见卷42)。而此诗里的“清醒”让人意外。

  再看,“点”出的第二类“将”。

  宝玉的“天上人间两渺茫/琅?诠?麝澐�/鸾音鹤信须凝睇/好把唏嘘答上苍”。

  这首诗从灯谜角度猜“风筝”,也蛮像;只是这样理解就低估了曹翁的艺术思维。

  我的理解是:这首诗是喻指一些“已经敏察到社会(皇道统)的虚假、但自己的人生志向又无确度”者,这些人在精神上基本是“天上人间两渺茫”的虚无主义乃至矛盾心理的。接着,作者具体劝诫这些“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   灯谜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46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