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瑞金:中国迫切需要重新凝聚改革共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6 次 更新时间:2012-02-16 10:55:59

进入专题: 改革共识  

周瑞金 (进入专栏)  

  

  原《人民日报》副总编辑、著名理论家周瑞金认为中国的整体全面改革也需要一个“三步走”的路线图。中国改革要分经济体制、社会体制、政治体制三步走(文化体制改革融合其中),目前处于以社会体制改革为重点的阶段。

  吏治腐败、司法腐败、舆论腐败是体制性的腐败,显然比经济领域的腐败更严重,值得引起严重关注。

  与20年前不同的是,目前争论各方的焦点不再是纯粹意识形态的“姓社”、“姓资”之争,而很大比重成了在改革进程中渐次形成的不同利益集团的利益角逐。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邓小平同志到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视察,发表了重要谈话,指明了改革的方向。而随后2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正是这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所取得的伟大成果。回顾历史,就会发现,改革不是一次性的。改革不仅解决问题,还会产生新的问题。而要解决新问题,唯有继续改革。

  日前,原《人民日报》副总编辑、著名理论家周瑞金在接受本报书面访谈时提出,当下的中国,迫切需要重新凝聚改革共识,凝聚深化改革的精神力量。

  

  回顾历史 坚持改革开放是人心所向

  

  广州日报:在南方讲话的前一年,您就组织撰写并发表了“皇甫平”系列评论文章,由此也引发了1991年有关改革开放的思想交锋。当时,您是基于怎样的考虑,作出了这样前瞻性的评论和判断?

  周瑞金:1991年,我国经济已经连续三年下滑,跌到改革开放以来的最低点。与此同时,1990年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发生剧变,1991年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轰然解体,引起全世界震惊。

  就在中国改革开放事业面临“向何处去”的严峻考验时,邓小平同志出来说话了。在1990年年底,上海市委领导让我看了邓小平同志春节期间视察上海的谈话材料,我深感这是邓小平同志关于推进改革开放的最新思想。所以,我组织撰写和发表了署名“皇甫平”的四篇系列评论,在全国引发了一场激烈的思想交锋。

  实践证明,在当代中国,坚持改革开放是人心所向,发展市场经济是大势所趋,加快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众望所归,与时俱进不断解放思想是必走之路。

  

  成败得失:经济成就显着 社会矛盾突出

  

  广州日报:南方讲话二十年来,中国取得了哪些成绩,又有哪些问题?

  周瑞金: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二十年来,我国大力推进市场化改革,扩大开放,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全面融进世界经济与政治,经济发展取得奇迹般成就,国家面貌发生了重大变化。邓小平同志预计到本世纪中叶达到人均4000美元的目标,2010年已经达到,提前了40年。这真是谁都料想不到的。

  与此同时,改革开放推动我国实现了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三大社会经济转型,即从封闭半封闭社会向开放社会转变,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向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走上了现代化、市场化、城市化、全球化的发展轨道。

  然而,社会经济转型期也是矛盾凸显期,市场化改革也积累了许多问题。一是贫富差距拉大,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趋势。二是社会事业严重滞后,民生问题凸显。三是发展方式粗放,生态遭破坏,环境被污染。四是权力和社会腐败严重。吏治腐败、司法腐败、舆论腐败是体制性的腐败,显然比经济领域的腐败更严重,值得引起严重关注。

  我国社会经济转型期积累的这些问题,给社会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一些地方基层权力失控,社会群体性事件增加。矛盾主要集中在农村土地征用和城镇房屋拆迁上,集中在资源开发和环境保护上。但综观这些社会群体事件,没有一件是反对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的,没有一件事是反中央的,绝大多数争利不争权。

  

  展望未来 全面改革仍要分“三步走”

  

  广州日报:接下来的进一步改革,应当重点突破哪些方面?

  周瑞金:当前,急需深化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四位一体的改革与建设。

  上世纪80年代初,邓小平同志提出了分“三步走”,基本实现国家现代化的发展战略。现在看来,中国的整体全面改革也需要一个“三步走”的路线图。中国改革要分经济体制、社会体制、政治体制三步走(文化体制改革融合其中),目前处于以社会体制改革为重点的阶段。

  现阶段的社会体制改革和建设,主要解决三个方面的任务:

  第一,建立一个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从制度层面解决教育、医疗、住房、就业等民生问题。第二,构建一个合理稳定的社会结构。主要是推进城镇化,转移农业剩余人口,壮大中产阶层。第三,要培育一个政府、社会、市场“三元构架”的成熟的社会形态。

  广州日报:总体来看,当今中国改革所面临的各方面形势,与二十年前相比,有哪些异同?

  周瑞金:各种问题交织重叠,导致了现在形成与上世纪90年代初颇为相似的社会背景:曾经整合各方力量包括国际因素形成的改革共识,面临严峻的考验。

  但与当时不同的是,争论各方的焦点不再是纯粹意识形态的“姓社”、“姓资”之争,而很大比重成了在改革进程中渐次形成的不同利益集团的利益角逐,这类博弈的激烈程度甚至超过了当年的意识形态之争。加之国际形势的错综复杂,欧美陷入金融危机、欧债危机,资本主义也同样面临深刻的挑战,中国周边亦危机四伏,时时遭遇不友好的摩擦,远交近邻均对经济高速增长的中国心存疑虑与戒惧。

  

  核心问题 解决社会矛盾化解社会不公

  

  广州日报:目前中国改革已经进入攻坚阶段,南方讲话的精神,对当下的中国有哪些现实意义?

  周瑞金:今天,改革开放走到一个新的拐点。如何解决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比解决发展的问题更复杂更艰难。我们面临的不是新一轮意识形态之争,而是如何实实在在地解决当下中国社会矛盾的纠结。目前,社会上出现了各种深化改革的议论,有各种利益诉求和价值取向,核心问题还是如何破解当前各方都不满意的社会不公,如何寻找社会“最大公约数”。

  胡锦涛总书记2011年三次强调“社会管理创新”。社会管理创新从总体上说,就是深化社会体制改革,形成市场、社会、政府多元的治理结构。在社会矛盾集中的基层,强化民意监督,缓解官民矛盾,维护中央政府和各级公权力的公信、权威。当前关键一点,是公权力的自觉和自省,对日趋尖锐的社会矛盾,对民生的痛苦和民众权益得不到保障,能更敏感,更具有同情心,也更有担当精神,决心冲破特殊利益集团的种种阻力,坚定走市场化、法治化和民主化的道路。(周瑞金,曾主持《解放日报》工作,1993年调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1991年以“皇甫平”的笔名,主持撰写《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等四篇评论文章,引起海内外广泛反响。2006年,再次以“皇甫平”笔名,发表《改革不可动摇一文》,引发关注。) 来源: 广州日报

进入 周瑞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共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129.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