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病人”资本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5 次 更新时间:2012-02-14 15:42:57

进入专题: 资本主义  

新华国际  

  

  核心提示:2012年伊始,面对步履蹒跚的世界经济复苏,资本主义制度缺陷再次成为国际社会的众矢之的。上个月月底落下帷幕的第42届达沃斯论坛中,反思资本主义制度就是贯穿论坛议题的灵魂。

  

  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制度不再适合世界”、“陷入危机的资本主义”,这类此前西方主流舆论中绝少出现的“政治不正确”语句,近来也突然涌现在美欧各主流媒体中。英国《金融时报》日前甚至以 “危机中的资本主义”为主题,发表了一系列评论文章。种种迹象表明,西方主流社会终于开始直面资本主义的“病人身份”,“资本主义病了”已经是欧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从最底层到决策层的共识。

  鉴于美国经济依然陷于停滞,欧元大厦摇摇欲坠,资本主义经济确实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但资本主义仅仅是经济出了大问题?当然不止如此,资本主义政治也出了大毛病,泛滥美欧的“占领运动”与城市骚乱就是明证。

  但凡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病人最大的忌讳就是自欺欺人,不承认自己得病,不配合医生的治疗工作,这样下去最后遭罪的还是其个人。然而,在资本主义“患病”的事实面前,西方国家有些人还是不甘于承认资本主义制度设计的缺陷,反倒是归咎于其他正在蓬勃发展的新兴经济体。由此看来,“病人”资本主义距离“认清事件本质”,彻底“洗心革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资本主义真病了?

  

  资本主义病了。看来,这不是一个旁观者的幸灾乐祸,而是欧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从最底层到决策层的共识。资本主义之疾最戏剧化的呈现是一度风起云涌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其后欧美各界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探讨始终没有停止。《金融时报》日前甚至以 “危机中的资本主义”为主题,发表了一系列评论文章。

  今日资本主义的病症之一是贫富分化加剧。金融行业在过去二三十年迅速膨胀,出现“赢者皆得”的经济模式。华尔街攫取了大量社会资源,1970年银行高管收入是普通工人的40倍,现在则是400倍。经合组织在最近的一篇研究报告中宣称,美国最富有人群 “获得了过去30年收入增长的大部分”。大约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全美穷富之间存在“强烈冲突”。美联社说,美国贫富阶层处于24年来最紧张状态。

  资本主义的另一病症是经济持续低迷。自2008年以来,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继而引发欧债危机和全球范围的金融危机和市场崩溃。美国政府虽然数度采取财政及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但收效并不明显,失业率长期在9%左右的高位徘徊。在欧洲,过去的2011年,多国经济陷入低迷,而经济不振则导致大规模失业和社会福利削减。

  在对资本主义制度病因的诊断书里,很多分析者提到了“道德”二字,或者说“利己心”过分膨胀。不可否认,“利己心”这只看不见的手通过市场促进竞争、分配资源、引导创新,但“利己心”并非始终符合社会利益,它同样诱发市场垄断、社会不公、资源过度消耗……成功的资本主义不仅需要“利己心”,还需要更广泛的道德观念。

  现代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凯恩斯说:“企业家蜕变成为奸商,对资本主义制度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企业家的收益只有在与他的活动对社会大致上且在某种意义上做出的贡献有所联系时,才能得到容忍。”英国首相卡梅伦日前发表讲话,呼吁创造“负责任的资本主义”,他对新型资本主义的首要构想就是“社会责任”。卡梅伦说:“人不是原子化的个体,企业也有责任。”

  

  资本主义哪里出了毛病?

  

  英国《金融时报》征集一组以“危机中的资本主义”(Capitalism in Crisis)为主题的文章,这在5年前简直不可想象。现在FT这么做,反映了两点:一是舆论的恶化程度,二是大部分工业国家的实际状况都令人苦恼。

  美国人向来是资本主义最热切的拥护者。然而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目前仅有50%的美国人对资本主义持肯定看法,而40%的人则不然。这种幻灭感在18至29岁的年轻人、非裔和拉美裔美国人、年收入3万美元以下的低收入人群、以及自诩的民主党人士中间表现得尤其明显。

  按照新近的标准,在美国前三次选举中,获胜者都经过了浴血奋战。2006年和2008年的选举中,左翼胜出;2010年选举中,右翼全面获胜。然而,鉴于右翼中间兴起了“茶党”,而左翼出现了“占领运动”,在今年的选举中,候选人们必须比往年更加奋力拼搏。

  那么,对市场资本主义的幻灭是否有其道理呢?这取决于对两个关键问题的回答:我们眼下的问题是当前形式的市场资本主义所固有的,还是有更加直接的解决方法?能够想到更好的选择吗?

  

  西方资本主义的三宗罪

  

  英国《金融时报》刊载了一篇题为《西方资本主义的三宗罪》的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西方资本主义陷入危机,这是因为西方犯了三点错误。

  第一是把资本主义视作一种意识形态概念,而不是用来改善人类福祉的实用工具。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大概是以下思想观念的最大受害者:市场总是知道得最清楚,因此没有必要对它们严加监管。这种信条在全世界造成了巨大破坏。不过没有一个亚洲社会深受其害。相反,亚洲人认为,缺乏良好的治理,没有一个社会能够繁荣发展。

  要使资本主义良好运转,政府必须扮演监管的角色。许多西方政府都忽视了这一点。雪上加霜的是,西方还孕育出了一个庞大的、被广泛认为创造了大量“价值”的金融服务业。在一段时期内,就像所有完美的庞氏骗局一样,情况看起来的确如此。但现在水落石出,这个行业并没有创造任何实际价值。

  

  病了的西方:各界名流开始反思资本主义

  

  在那本著名杂志《经济学人》的最近一期封面上,不再是某个诺奖获得者或企业领袖的头像,而是令人惊讶地换上了被称作共产主义者代表的列宁。在《金融时报》这份著名的报纸上,各界名流也开始反思资本主义,当然,少不了像格林斯潘一样的人写文章为资本主义申辩。

  鉴于美国经济依然陷于停滞,欧元大厦摇摇欲坠,资本主义确实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而比这场现实危机更深入的,是西方有些人面临的精神危机:思维混乱、胡言乱语,还时不时地对着周围的人大声骂上两句。这不是典型的精神病,又是什么?

  韦伯在那本影响持久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从精神层面对资本主义作了很好的注解。他所谓的资本主义精神,把个人努力增加自己的资本当成一种尽职尽责的行动,视为一种美德和能力的表现。但这种增加财富的方法不是通过抢劫、掠夺等暴力手段获得的,而是以合理地计算收支、有条理地安排生产经营活动为特征。而新教的禁欲主义伦理为资本主义企业家提供了一种心理驱动力和道德能力。

  但随着技术创新和获取财富的手段增加,资本主义精神逐步退化到只知“赚钱”、不顾“道德”的一种境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过去30年里,美国的贫富差距逐步扩大:1974年,美国最富有的1%的家庭拥有的财富数量占GDP的9%,而到了2007年,这个比例已经扩大了23.5%。

  曾经鼓吹资本主义是“历史终结”的福山,转而意识到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对资本主义的基础构成了挑战,否则,占领华尔街运动也不会来得这么猛烈。但也有论者指出,他的思维也只是局限在美国国内,他没有意识到,美国中产阶级之所以能保持现有的生活水平,很大程度上依赖的正是现行经济体制所维系的全球不平等状态。

  病了的西方,在事实面前,还是不甘于承认资本主义制度设计的缺陷,反而对亚洲和世界其他经济体大加嘲讽,认为没有一个国家能提出一个前后连贯的制度来取代资本主义,也没必要为西方的危机欢呼跳跃,因为大家都在一条船上。

  但这只是失败者自欺欺人的恫吓。两相对比之下,亚洲和其他国家正展现出欣欣向荣的活力。人有病,尚不知,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质疑资本主义在西方集中爆发 争论哪种模式可取

  

  “资本主义制度不再适合世界”、“陷入危机的资本主义”,这类此前西方主流舆论中绝少出现的“政治不正确”语句近来突然涌现在美欧各主流媒体中。在被称为“全球资本家俱乐部”的达沃斯论坛中,第一场活动就是“资本主义大辩论”。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资本主义被奉为“神话”:它等同于自由、民主,所有人都能在这一制度下致富,但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和经济危机正在打破这一“神话”。在最富裕的美国和西欧,“为吃饭问题发愁”成了相当一部分人的最大问题;在被称为“世界最大民主国家”的印度,最富有的100名印度人拥有的资产相当于印度GDP的1/4。

  面对着这场制度性的危机,西方舆论纷纷提出用各种模式来修补“漏洞”,最热门的要数中国模式。尽管多数西方学者和政客认为绝不可能“学习中国”,但法新社援引西方一跨国公司老板的话说道:“如果西方不在三四年内马上改变,我们一生所经历并认为最佳形式的资本主义就玩完了。”

  

  【美国《时代》周刊1月30日一期文章】题:如何拯救资本主义

  

  随着全球经济危机进入第四个痛苦的年头,几乎所有能为衰退承担罪责的人都没能幸免。这场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灾难爆发后,诋毁贬损之声不绝于耳。鉴于今年很可能又是惨淡的一年,而且缺少现成的解决办法,所以大家瞄准了一个新目标:资本主义本身。

  

  引发公众不满

  

  原因显而易见。由于就业岗位仍然稀缺,欧美中产阶级家庭的福利吃紧,按照目前的运转方式,资本主义显然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为所有人创造经济机遇和更美好的未来。我们在学校里学到,资本主义是一种奖励勤劳者和能人的精英模式。然而,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后,得益于资本主义的往往都是有背景和有特权的人。

  目前仍在美国就业的人们无法像他们的老板那样从资本主义当中获取大量好处。作为华盛顿的智库,政策研究所最近发表报告指出,平均来看,美国大企业CEO在2010年的收入为1080万美元,比前一年增加了28%。普通工人的工资则为33121美元,只增加了3%。按照这种水平,CEO的收入比雇员高出325倍。

  当然,资本主义以往也曾多次遭到批评。卡尔·马克思的名言是,压迫是资本主义运作方式的固有组成部分,但资本主义大范围地消除了贫困;促进了医药、信息和交通领域的创新;通过贸易和金融把国际社会结合在了一起。

  资本主义能取得如此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它 “从不会墨守成规。它之所以能得以维系并繁荣发展,是因为它在困境中一次又一次地改革。 “大萧条”的苦难引发了一场促使资本主义实现平等与稳定的运动,从而加强了政府保护和管理—— 就是新政和欧洲福利国家。后来,为了摆脱20世纪70年代的滞涨,资本主义不得不提高效率和创新能力。里根和撒切尔夫人开创了解除管制、自由贸易和资本自由流动的时代,催生了全球经济繁荣。如今,在旷日持久的衰退中,资本主义面临着又一个拐点。全球金融部门仍然境况不佳,普通百姓遭受着奠大痛苦,资本主义再次需要变革,要更加具有包容性,更加平衡,减少反复爆发的灾难。问题不在于资本主义是否必须改革,而在于如何改革。

  

  面临改革难题

  

  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一致意见。答案在于政府与市场之间无休止的关系变化,而这种变化决定了资本主义在历史上的多次迂回转折。“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组织者之一马克·布雷说,优先重点是应该加强对银行业者的管理。政策研究所的收入不平等问题专家查克·科林斯呼吁实施税改,增加向最富有的人征税,阻止他们钻避税天堂的空子:实施新的企业规定,加强劳工和社团对公司管理的影响力;限制大企业向政界人士捐款和展开游说的能力。科林斯认为,“如果不能对财富和权力加以制约,资本主义会自然而然地出现”不平等。

  

  不过,可供政府采取的手段也许并不多。由于债务和赤字急剧增加,工业化世界的各国政府被迫削减保护穷人的社会福利开支。债务还迫使政界人士进一步放宽资本主义的自由度,取消创业限制,放松受保护的劳动力市场,以加强本国经济的竞争力。西方各国政府没有采取拯救措施,而是发出了撤退的信号。

  

  英报文章:只有市场能解资本主义之毒

  

  金融业因准入门槛高而不会面临突如其来的竞争,它负责处理通过政府指令来定价的一种特殊商品的供求,那就是金钱。甚至在它准备用发行债券的方式来为自己获得救助埋单的时候,它仍在将巨额奖金装进自己的腰包。这就是资本主义,但不是自由市场。

  我们必须区分“市场”这个词的两层含义:一是指“商业”,人们可以通过这个平台交流商品与服务,进行消费,而且可以自由竞争。这样做的结果是创新、高效以及质量与价格的全面改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资本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05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