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美欧社会动荡、金融战争掠夺与中国应对策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7 次 更新时间:2012-02-08 22:15:59

进入专题: 金融战争  

杨斌  

  我的老师是个大资本家的儿子,他说战后他就参加了日共了,他曾跟他父亲说你以前跟我讲的全都是骗人的,当时人们对资本主义的理念发生了根本性动摇,因为日本挨了两颗原子弹并付出了惨痛代价,资本主义的那套理论根本没法解释这些社会灾难。日本资本家知道就连自己的儿子也不相信资本主义,所以为笼络人心才迫不得已借鉴中国国有企业的做法。二战后社会改良时期日本盛行的是什么?盛行职工终身雇佣制,还有职工“以企业为家”,借鉴中国的鞍钢宪法的“两参一改三结合”,日本农村也进行土改将地主土地分给普通农民,包括日本的学术界都是马克思主义思潮占上风,这些社会改良显然远远超出了凯恩斯主义的范围。由此可见,必须区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美欧模式,社会改良与新自由主义的美欧模式截然不同。尼克松曾在他的著作《不战而胜》一书中明确指出,美国一旦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缓和战略,就会使共产党政府的理论失效,就会无情地推动共产党政府去改革,或者通过追求民族独立来寻找合法性。这就意味着他知道缓和战略将会产生深远影响,诱迫共产党政府放弃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从而丧失国家的凝聚力甚至陷入分裂之中。尼克松深知以前的帝国主义总是不停发动侵略战争掠夺财富,一旦采取不同的缓和战略转向扩大经济文化交流,这种新情况从表面上来看就好象是马列主义过时、失效了,他主张充分利用这种错觉发动动摇马列主义意识形态的攻心战,其实这恰恰是马列主义有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强大生命力的证明,而且迫使自己的敌人被迫为了生存和博弈需要借鉴对手的理论。[10]

  今后中国的改革和发展必须超越已陷入深刻危机的美欧模式,因为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应对国际形势的急剧变化。当前美国面临的政治经济危机的严峻形势,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可以充分反映出来。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日趋深化,正在演变成全面的政治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法、德等欧洲国家的主要银行虽然拥有庞大资产,却已经深深陷入了金融投机坏债和有毒资产的陷阱,对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债务的风险敞口也非常大。欧洲已经出现了类似于雷曼公司破产时发生的资金流动性冻结的严峻形势。许多中国著名经济学家都倡导效仿美欧模式,例如吴敬琏先生前不久还发表了一本著作,称他倡导的改革目标模式实际上就是美欧模式。但是,人们可以看出来现在美欧模式正在走下坡路。当前中国人如果没有信心,不能创造出一个优越于美欧的模式,而是继续主张并实行效仿美欧模式的做法,那么就很可能像美欧一样陷入非常深重的危机深渊。美欧模式危机极其值得中国的国有企业给予高度重视,这昭示着中国国企企业必须深刻思考和谨慎选择改革方向,千万不可像某些著名经济学家倡导的那样以美欧模式作为改革目标模式,中国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也同样不可以美欧模式作为改革目标模式,中国必须正视美欧模式正面临着深刻危机的客观现实,并且勇于发挥首创精神创造出更为优越的新模式。

  当前美国金融动荡还暴露了其民主模式的深刻危机,标准普尔坦率承认其降级决定与其说是依据具体数据,不如说是依据美国国会和政府表现的严重无能,致使人们无法相信他们有能力改善美国中期财政状况。美国国会围绕国债上限的争吵表面上激烈,但是,却仿佛像蓄意制造烟幕弹一样掩盖了真正的实质问题:为何美国投入了史无前例的巨额救市资金却效果不佳?究竟是怎样的巨大金融黑洞能吞噬这些规模庞大的救市资金?为何金融财团拒绝披露救市资金的具体用途?为何广大民众无法分享到富豪所享受的“经济复苏”?为何实体经济和就业状况始终无法得到明显改善?为何当前经济复苏疲软乏力同二战后形成鲜明对比?当前美欧实行凯恩斯主义刺激政策却难以走出经济困境,说明二战后美欧出现危机缓和的“黄金时期”并非凯恩斯主义功劳,而是冷战时期社会主义形成的强大现实压力,迫使西方借鉴马克思主义理论而非凯恩斯主义理论,被迫推行了一系列收敛金融资本贪婪本性的社会改良,当时世界各国盛行的潮流是国有化和金融管制化,同20世纪80年代美欧盛行的新自由主义思潮截然相反,同美国竭力在全世界推广的私有化和金融自由化截然相反。当年西方的民主模式和某些人崇拜的民主社会主义,根本无法避免发生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的灾难,今天也需要有广大民众和社会主义施加强大的压力,迫使金融资本收揽贪婪本性进行深入的政治经济改革,才能挽救这次自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主张凯恩斯主义的某位中间派西方著名学者也承认,二战后西方的社会改良成就来自冷战生存压力,尽管她怀念瑞典模式所体现的温情脉脉的资本主义,却哀叹压力消失后资本主义就不可遏止地向最野蛮的形式堕落。

  中国在同美国进行高层会谈和人权问题交流时,应该明确告诉美国其民主模式存在着金钱操纵政治等诸多弊端,可能诱发国家分裂、社会动荡威胁广大民众的基本生存权,美国企图向中国输出颜色革命严重威胁到中国核心利益,违反了奥巴马访华时作出的不将其政治制度强加中国的承诺。中美双方可以进行民主、人权等领域的积极交流,有利于了解彼此政治制度的优缺点并进行改革,但是,不允许以政治体制改革为借口输出颜色革命并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将依据马克思理论而非西方的普世价值理念,努力建立远远超越美国模式的真正民主制度。中国依据马克思的生产社会化产权理论进行改革,以“民有、民治、民享”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作为经济基础,能够避免出现美国大财团通过垄断经济进而操纵政府、议会的局面,实现“100%的人所有、100%的人治理、100%的人享用”,为实现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奠定坚实的经济民主基础。美国大银行、评级机构、监管部门和国会相互勾结,致使欺诈性次贷有毒债券泛滥酿成严重金融危机,台湾的塑化剂丑闻历经三十多年才被揭露,违法大企业的管理层、技术人员显然早就知晓此事,这说明从外部监管私营企业难以制止其危害社会行为。中国的公有制具备为追求、维护社会利益进行无限的制度创新潜力,这样做不像美国那样存在金融垄断资本狭隘私利的阻碍,但是,中国人需要有决心、耐心、毅力和长期坚持不懈,充分发挥首创精神将这一无限潜力开发出来,通过科学试点探索出各种切实可行的宏观和微观的民主参与制度,如可以让热心公益的普通民众作为全民股代表参与企业监督经营,让孩子母亲直接参与监督奶粉生产企业的质量管理,让普通民众在国家支持下参与设计和建设理想的住宅小区,让普通民众代表直接进入一切关系自身利益的关键的决策领域,直接参与制订并监督一切关系民众利益的关键决策,这样才能排除金钱操纵政治和强势利益集团狭隘私利的干扰,从根本上杜绝毒资产、毒添加剂、毒奶粉、毒玩具泛滥成灾。

  美国所竭力宣扬和输出的“普世价值”和民主模式,正如斯蒂格利茨所抨击的那样是为极少数富人服务的,源自“1%的人所有、1%的人治理、1%的人享用”的经济基础,表面上三权分立的政治架构实际上受极少数超级富豪操纵,涉嫌制造金融危机和巨额有毒资产的金融寡头几乎无人受到法律制裁,相比之下,中国违法的高级官员和富豪被判处严厉徒刑则屡见不鲜,美国如果希望倡导政治廉洁并反对腐败,就应将出逃美国的中国许多腐败分子遣返中国。中国腐败分子将美国视为逃避制裁的天堂,本身就说明那里有纵容、滋生更为严重腐败的土壤。美国民主仿佛是“点厨子不点菜”的不实惠民主,可供民众选择的 “厨子”是靠金钱“包装炒作”出来的,尽管政客选举时能吹得天花乱坠,一旦选举结束后却可以自行其是,并不承担具体的社会责任义务,仿佛是老百姓仅仅“点了厨子”,“真正点菜”的却是幕后游说的金融垄断财团。

  当前金融危机促使美国民主模式受金钱操纵的弱点暴露得淋漓尽致,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正明确谴责虚伪民主的弊端,而中国某些亲美人士及媒体却在利益胁迫下却对此装聋作哑,反而加紧推销美式民主企图将中国拖入金钱操纵政治的陷阱,加紧攻击高速铁路、电信、石油等战略行业的国有企业,企图通过动摇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进而彻底瓦解上层建筑。美国民主模式的弱点绝非无伤大雅而是极为致命,金融寡头通过操纵美联储滥发美元并输出严重通货膨胀,甚至已经威胁到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财富和生存权利,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美国政治模式弊端造成的危害甚至大于沙特阿拉伯的封建君主制,后者虽然限制了本国人民的权力却并未危害别国利益。中国封建时代清朝康乾盛世的人口曾大幅度增长,但是,英国大资本操纵的议会、政府对华发动鸦片战争之后,掠夺了数十亿两白银导致中国封建政府的赈灾能力下降,结果经常爆发惨绝人寰的灾民“易子而食”严重饥荒,导致人口增长比较正常时期减少了一、两亿人。倘若不明确指出西方民主模式的局限和弊端,而仅仅被动地辩解中美两国的历史和国情存在差异,就难以剥夺美国输出虚伪的民主模式的道义优势,美国就会更加理直气壮地输出政治动荡并干涉别国内政。

  --------------------------------------------------------------------------------

  [1] Barry Grey:“February Jobs Report Shows Tepid Growth in US Payrolls”,Global Research,

  March 7, 2011,(http://www.globalresearch.ca/PrintArticle.php?articleId=23551)。

  [2] Martin D. Weiss:“Contagion spreading FAST!”,November 28, 2011,http://www.moneyandmarkets.com/contagion-spreading-fast-no-more-time-to-wait-48174。

  [3] Martin D. Weiss:” Why the Great Greek Tragedy Has Barely Begun”, July 4, 2011, http://www.moneyandmarkets.com/why-the-great-greek-tragedy-has-barely-begun-45660.

  [4] Jack Crooks:“Monti Drives Stake in Euro’s Heart”,December 10, 2011,http://www.moneyandmarkets.com/monti-drives-stake-in-euro%e2%80%99s-heart-%e2%80%94-sends-italy-down-greece-paved-road-48343

  [5] 杨斌:《美国隐蔽经济金融战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11月。

  [6] 新华网:“美联储曾瞒天过海秘密向大银行注资7.77万亿美元”,2011年12月07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12/07/c_122390816.htm)、

  [7] Martin D. Weiss:“Contagion spreading FAST!”,November 28, 2011,http://www.moneyandmarkets.com/contagion-spreading-fast-no-more-time-to-wait-48174。

  [8] 中新社:“希腊全国过半劳动力罢工引发严重骚乱“,2010-05-06, http://www.s1979.com/news/world/201005/063247506.shtml.

  [9] 布鲁斯•克拉姆利:《欧洲版“阿拉伯之春”即将到来》,美国《时代》杂志,2011年6月17日。

  [10] [美] 尼克松:《1999年,不战而胜》,王观声等译,世界知识出版社,1989年版,第158页。

    进入专题: 金融战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824.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