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美欧社会动荡、金融战争掠夺与中国应对策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7 次 更新时间:2012-02-08 22:15:59

进入专题: 金融战争  

杨斌  

  [2]显而易见,美国维持弱势群体基本生存的社会福利保障,不可能是财政赤字两年内增长九倍多的主要原因。美国民众不仅被迫承担了挽救华尔街的巨大纳税负担,背上了未来子孙数代人都难以偿还的沉重债务包袱,还被指责为享受过高的社会福利保障导致了财政危机,恰恰在忍受危机剧痛时被迫削减维持生存的社会保障权益,难怪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纷纷打出的标语,强烈谴责美国政府用纳税人金钱挽救华尔街而出卖民众利益。美国政府救市实际上是以挽救危机为借口掠夺民众财富的金融战争,而以财政危机为借口削减社会保障则是发动新一轮掠夺攻势。

  2011年中东国家发生的政局动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有些人认为发展中国家专制、贫穷且容易发生动荡,美国政治民主、经济富裕因而容易保持社会稳定,其实,美国陷入经济危机后也面临着社会动荡风险,包括紧缩财政削减社会保障不断引发的各州示威、罢工活动,特别是倘若压制占领华尔街运动堵塞和平的改革途径,美国一旦经济危机升级时将面临全面动荡和暴力革命危险。美国为了避免本国动荡并转嫁经济危机损失,正在竭力向全世界输出通货膨胀和政治动荡,蓄意加剧国际紧张局势甚至酝酿进行战争冒险。美国许多州面临着比希腊等欧洲国家更为严重的债务危机,如加利福尼亚、弗罗里达、伊利诺伊、俄亥俄、新泽西等等,这些州财政债台高筑濒临破产被迫在公共服务领域大量裁员,如密执根州的不少城市裁减了高达三分之一的警察,加剧了失业危机导致就业不足率高达15%以上,地方财政还被迫大举借债来筹集失业救济资金,而地方市政债券信誉下降面临着严重市场抛售压力,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件城市破产案件中投资者损失了80%的资金,地方财政缺口与筹资困难相互作用不断扩大加剧了经济恶性循环。美国政府不断膨胀的国债泡沫达到了惊人规模, 2011年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高达1.6万亿美元,美国政府维持运转需要筹集3万亿美元资金,而美国一年国内的全部储蓄总额仅为6千亿美元,将会反复突破国会允许的最高借债比重上限,意味着美国迟早将像希腊一样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丹尼斯·布莱尔曾表示,经济危机已取代恐怖主义成为对美国安全的最大挑战,他称“美国现时面临的最大安全威胁是,全球金融危机和它将带来的地缘政治后果”。突尼斯发生动荡诱因之一是警察羞辱导致一名小贩自杀,美国某州的财政危机导致大量裁减警察、消防员、教师,甚至维持社会稳定的警察也自身难保发生了自杀悲剧。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经济规模在全世界排名第七,多次因财政危机入不敷出被迫打白条支付公务员工资,甚至因财政危机被迫让五万多名监狱囚犯流入社会,成为严重威胁社会公众人身安全的不稳定因素。

  当前欧洲经济正面临着同美国经济一样的危险形势,欧洲深陷债务危机的深层原因其实是遭到了美国金融战争的攻击。法国、德国曾强烈抵制美国的单边政策和经济政策,因而受到2001年美国网络泡沫破裂危机的冲击较小。美国高官切尼等人曾扬言惩罚老欧洲国家反对伊拉克战争,后来美国在法国、德国大选中进行了大量公关活动,成功扶植亲美政客萨科奇、默克尔等人上台执政,放弃了以前欧洲模式的长处转而推行新自由主义,放弃了严格的政府监管转而推行金融自由化政策,美国趁机向欧洲输出有毒资产转嫁即将爆发的次贷危机,结果欧洲购买的次贷衍生有毒资产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美国并不因萨科奇、默克尔转向亲美而善待欧洲国家,反而趁机发动了凶狠的金融战争将欧洲拖入有毒资产泥潭。据英国某媒体披露欧盟区银行体系的有毒资产已远远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政府注入巨资挽救银行破产后又陷入了主权债务危机。这启示中国不可幻想奉行亲美政策就能受到美国善待,中国一旦屈从美国施压推行新自由主义的金融自由化,就会像欧洲国家一样深陷金融危机的泥潭难以自拔,就会像日本、欧洲那样沦为金融战争的战败国并横遭劫掠。这次国际金融和经济危机的起因是美国次贷危机,但是,欧洲遭受危机冲击的程度反而超过了危机发源地美国,2009年末美元遭遇信誉危机出现大幅度贬值之时,美国金融垄断财团不失时机发动了金融战争攻势,大肆炒作自己参与孕育的迪拜和希腊债务泡沫,美国权威金融评级机构也骤然调高了迪拜和希腊的风险评级,促使迪拜和希腊借贷成本大幅度上升并引爆了债务危机,扭转了美元大幅度贬值的势头并出现了强劲反弹,美国虽然是金融危机的发源地但经济形势反而好于欧洲,将一度威胁美元霸权的欧元经济拖到了分崩离析边缘,显示了美国有能力通过金融战争向别国转嫁巨大危机损失。

  当前美欧媒体纷纷将美欧债务危机归咎于高社会福利,指责民众懒惰、过度消费并享受了超出能力的生活水平,只能实行紧缩政策、大规模裁员并削减工资和福利,却不谈高盛和德、法等国银行曾通过推销金融衍生品和银行信贷,引诱希腊等国隐藏债务、落入陷阱并选择时机引爆危机,进而借口挽救危机用纳税人金钱向金融资本输送利益,各国援助希腊等国贷款转眼就会落入跨国金融资本腰包,希腊等国虽屡次接受援助但债务包袱却不断膨胀。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经历短暂缓和后再次升级,引发了全球投资者恐慌和美欧股市的大幅度下跌。2011年秋季在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的强大压力下,希腊议会通过财政紧缩方案并为新一轮国际救援铺平道路,美欧国家政府官员为安抚恐慌情绪纷纷发表乐观言论,但实际上国际投资者的判断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悲观,这反映在希腊主权债务的违约保险价格出现惊人飙升。为希腊一千万美元国家债券购买违约保险的价格,同2010年5月欧盟实施第一轮援救计划时相比,已从54万美元上升到了230万美元,短短一年中增长了430%,同2008年雷曼公司破产引发国际金融危机时相比,更是令人难以置信地飙升了4500%,这意味着国际投资者基本上不相信希腊危机能得到挽救。美国高盛等华尔街投行事先设局大量购买的希腊等国的债务违约保险也随之暴涨,如今正趁火打劫为欧洲债务危机推波助澜大发横财。[3]

  希腊政府在美欧压力下强行采取严厉财政紧缩,包括大幅度削减财政福利开支和裁减20%公务员,大举抛售公共财产并推行公用事业领域的私有化,计划出售国有银行和电力、供水、港口等领域公共财产还债,不仅不会改善希腊的经济状况还会导致长期偿债能力恶化,就仿佛逼迫债务缠身的企业拆掉机器设备变卖还债,这种杀鸡取卵的办法只能促使企业加速破产并丧失偿债能力。希腊对自然垄断和公益事业领域的国企推行私有化,跨国公司将趁机垄断寻租导致电力、供水价格暴涨,失业增加、财政收入下降和生产、生活成本上涨,不可避免导致希腊的经济形势恶化并陷入恶性循环。正因如此,希腊接受欧盟第一轮1100亿欧元援救计划仅仅一年,就因财政状况恶化和无法偿还欧美金融垄断财团的债务,被迫再次进行财政紧缩并接受新一轮所谓外部援救计划。2010年希腊的主权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20%,但是,尽管希腊采取了一系列严厉的财政紧缩政策,削减工资、提高征税的幅度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3.5%,希腊的经济和财政状况非但没有改善反而严重恶化,2011年希腊经济已经陷入深度经济衰退,国内生产总值大约萎缩了5.5%,财政收入非但没有随着提高税率增长反而随着经济萎缩大幅下滑,希腊主权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也上升到了180%。希腊民众面对经济衰退和失业的巨大压力,被迫接受甚至低于法定最低工资的收入,普遍挣扎在入不敷出边缘根本谈不上生活奢侈。尽管国际货币基金强加希腊的紧缩政策毫无成效,但是,现在希腊正被迫接受完全相同的新一轮紧缩,显然其目的根本不是帮助希腊摆脱债务危机,而是以挽救债务危机为借口掠夺希腊民众财富。希腊10年期债券的利率已从8%飙升至30%,两年期债券的利率更是飙升至惊人的80%,高利贷枷锁正迅速将希腊民众变成无法赎身的债务奴隶。[4]希腊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的原因根本不是高社会福利,而是高盛策划金融战争蓄意引发的危机连锁反应,只有从金融战争角度才能理解为何挽救危机措施毫无成效,而美欧金融财团操控的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却顽固拒绝修改政策并乐此不疲反复推行同一政策,因为债务危机实际上是被当做金融战争的掠夺武器,民众痛苦和危机破坏越大金融寡头掠夺的财富越多。

  当前从美欧的严重股灾和金融动荡之中,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意识美欧并未进入平稳复苏,这次金融动荡其实就是上次危机的延续和发展。我的著作《美国隐蔽经济金融战争》对此有独特见解,认为当前西方经济危机出呈现与以往不同的新特点,美国官方宣扬的经济复苏也与以往复苏截然不同,其实只是金融财团操控政府制造的“危机压抑状态”,表现为政府注资救市的规模空前庞大,定向挽救虚拟金融而忽视实体经济,金融财团和富豪利用政府救市大发横财,广大民众却生活艰难而贫富差距扩大,经济病人无法摆脱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的输血治疗,病人输血维持代价越来越大而效果却越来越差,美国还蓄意通过隐蔽经济金融战争转嫁危机,企图将世界各国拖入长期政治经济动荡。尽管根据美国国会的调查报告,美国财政部、美联储至少投入了8.5万亿美元救市,这一数字超过了美国参与历次战争费用的总和,包括两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但是,美国第二轮量化宽松结束时经济状况反而更糟,经济增长几乎停滞而通货膨胀却日趋严重,其原因是高于历次战争经费总和的救市资金,并为被真正用于挽救经济而是被用于挽救金融投机赌债,当作金融战争的战利品落入了华尔街的腰包,难怪华尔街高管接受政府援救后毫不愧疚反而到海滨度假狂欢。美国国债争吵、标准普尔降级和金融剧烈动荡,致使越来越多的人们已不再相信官方乐观宣传,而是实际上赞同《美国隐蔽经济金融战争》一书的判断,即美欧国家靠国债泡沫膨胀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只能促使经济危机从‘自然发作状态’转变成‘人为压抑状态’,就仿佛将沸腾的水装入密封容器一样变得更加危险,最终无法压抑利滚利形成的巨大债务泡沫更加猛烈地爆发”。[5]

  美国显然无法容忍滥发货币政策导致美元霸权衰落,因为这将从根本上动摇美国全球经济军事霸权的基础,同时也不愿意看到中国凭借拥有强大国家调控能力的优势,较好克服危机冲击恢复增长与美国衰落形成鲜明对比,在奥巴马访华后随即采取一系列措施挑战中国核心利益,包括为朝韩冲突、钓鱼岛争端、南海争端等推波助澜,甚至派遣航空母舰到黄海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蓄意加剧中国周边地区紧张局势以遏制中国崛起。当前美国又宣布将战略重心重新转移到亚太地区,并将三分之一的战舰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企图软硬兼施向中国施加战略压力并输出政治动荡,通过搞垮中国来转嫁危机、掠夺财富并维护美国霸权。2001年美国陷入网络泡沫破灭后的经济衰退,曾通过伊拉克战争实施军事凯恩斯主义措施挽救危机,这次美国经济危机的严重程度远远超过网络泡沫后的衰退,美国将转嫁经济危机的目标瞄准中国及其周边地区,意味着将对中国的经济金融安全和国防安全构成全面挑战。

  

  如何看待美欧深陷债务危机并呼吁中国援助

  

  美欧媒体纷纷制造舆论声称对中国援救寄予很大希望,称中国正在筹建数千亿美元的基金准备援救美欧债务危机。中国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依照美欧奉行的错误政策,无论投入多少资金挽救美欧债务危机都是毫无希望的,因为美欧借口挽救危机四处举借各国的公共资金,实际上是掠夺各国民众财富并转嫁危机损失的金融战争,这些资金将落入金融垄断财团腰包而不是用于挽救经济,虽然能暂时换来美欧称赞但长期将会刺激更多的欲壑难填,一旦无法持续满足贪欲就会翻脸导致关系更加恶化,就像善良的人借钱给有暴力倾向的贪婪黑社会老大,往往不是无法收回借款就是遭到黑社会老大的杀害。中国应敢于指出美欧关于债务危机性质判断和援救办法的错误,这些错误将会对各国民众财富和外汇储备产的不利的影响,美欧应该怎样纠正对危机走势判断和反危机政策的错误,将反危机措施重点从挽救虚拟金融部门转向扶植实体经济。中国应坚持马克思主义更加深刻认识美欧债务危机的本质,提出更好维护世界各国人民利益的解决危机政策主张。随着全球经济形势的发展验证了中国的分析、判断,中国将赢得广泛的国际尊重和来自各国民众的积极支持。

  2011年12月全球最大的财经通讯社彭博新闻社披露的信息,对于中国考虑是否援助美欧债务危机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彭博新闻社对美联储公开的2.9万页文件进行了系统的分析,惊人地发现早在2008年秋季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之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金融战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824.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