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均心 赵辉:经济全球化与有组织犯罪成因初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8 次 更新时间:2012-01-14 08:29:26

进入专题: 经济全球化   有组织犯罪  

康均心   赵辉  

  

  冷战结束以后,世界向多极化方向发展,国际形势总体上趋向缓和,经济全球化作为人类进步的历史潮流和必然趋势不断加剧。在这样的大背景、大格局、大趋势下,作为发展中国家,继续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我们应当看到,全球化在推进各国经济发展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会造成边缘化问题,加剧人类社会的不安全。我国现今正处在新旧体制转轨的重要历史时期,各类社会矛盾不断滋生,诱发犯罪的因素大量增多,这些构成了我国21世纪初发展所面临的最大挑战。面对这种复杂严峻的形势,我们必须进行深入研究,从而采取得力的措施,有效地解决危害我国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的突出问题。

  有组织犯罪作为社会文明发展的矛盾的产物,是社会、经济、文化、心理综合动因等因素聚合而成的复杂社会现象。随着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加剧,近年来,世界范围内的有组织犯罪愈演愈烈。因其特有的组织结构、犯罪方式和社会危害,有组织犯罪的能量决非自然人个人犯罪的简单相加,而是有着单独犯罪不可比拟的破坏力,因而作为国际社会的严重问题而受到普遍关注,也是我国在新世纪面临的社会难题之一,是新刑法的打击重点。探讨经济全球化下有组织犯罪的成因,不仅具有犯罪学的意义,更具有深远的社会意义。

  

  一、经济全球化及其影响

  

  (一)经济全球化的内涵

  经济全球化是指这样一种状况和进程:经济资源愈益在全球范围内自由、全面、大量结合地流动,使得世界各国经济愈益相互融合,各国经济的发展与整个世界经济的变动愈益相互影响和制约。[1]

  早在20世纪40年代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就曾经明确指出:“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物质的生产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电子计算机为核心的新的科技革命的到来,使经济国际化又有了重大的新发展:世界商品贸易迅速增长,规模不断扩大;国际分工以水平型分工为主,并不断深化;金融国际化、自由化的步伐加快;对外经济关系呈现多元化;发展中国家成为独立的经济实体,积极参与世界经济活动;跨国公司发展迅猛。世界经济活动出现一系列新的特点,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即全球化阶段。当前,世界各国的经济关系越来越紧密,各国经济互相依存、互相补充、利益相关的特点日益明显。

  (二)经济全球化的影响

  “全球化”这一术语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加拿大的电子通讯理论家H·M·麦克卢汉(1911-1980)。20世纪60年代初,他提出电视等现代电子媒体将造就出所谓的“地球村”的看法。80年代,世界资本主义经历了一番结构性的调整和发展,在以信息技术为龙头的当代科学技术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之后,商业资本的跨国运作,大型金融集团、企业集团和经贸集团的不断兼并,尤其是信息高速公路的开通,经济、金融、科技的“全球化”在物资技术的层面上不仅成为可能,而且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一种社会现实。可是,“全球化”在西方思想理论界真正强音高奏却是在进入90年代以后。这背后的政治原因是耐人寻味的:苏联东欧“实存社会主义”的解体令许多西方知识精英欢欣鼓舞,在这一背景中用“全球化”去描述世界现状显然带有某种造势成分,这一口号反映了提出者把西方国家的结构体制、价值取向推向全世界的勃勃雄心。因此,当前经济全球化趋势事实上只是市场经济发展的一个新阶段,它最终会导致制度、文化和价值观的协同互动,从而形成全方位的全球化趋势。这就是说,经济实为全球化的先导,它将带动以价值观为核心、以政治为辅成、以广义的文化为主体的全球化浪潮。

  所以,经济全球化在给各国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带来机遇的同时,也给这些国家的经济、政治、社会环境、文化传统等方面带来了冲击和挑战。

  

  二、经济全球化与我国有组织犯罪成因

  

  正如龙勃罗梭在《犯罪的原因及犯罪的消灭》一书中所指出的:犯罪不只是由于犯罪人的体质而发生,气候的影响、文化、人口的繁殖、宗教、教育、遗传、经济状况等都可以成为发生犯罪的原因和诱因。“有组织犯罪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在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影响下,各国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政治、社会环境、文化受到了强有力的冲击和挑战,随之而来的是各种社会矛盾不断滋生,诱发有组织犯罪的因素也相应大量增多。

  (一)经济全球化下有组织犯罪的经济原因

  按照唯物主义历史观,社会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态是由生产关系决定的,而生产关系又是由生产力决定的。马克思曾经指出: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2],追本溯源,犯罪现象的出现和存在,是同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生产方式变革以及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历史进程联系在一起的。因此,经济增长速度的快慢对犯罪率升降具有直接影响。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我国改革开放日渐深入,经济快速发展,同时犯罪特别是有组织犯罪数量大幅上涨。

  l、跨国金融、贸易的发展为有组织犯罪创造了更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经济全球化下,商品以及劳务、资本、信息等生产要素跨越国界,在全球范围内自由流动,其规模和形式不断增加,通过国际分工,在世界市场范围内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从而使各国家经济相互依赖程度日益加深。跨国金融、贸易的发展为有组织犯罪创造了条件。

  任何一个有组织犯罪集团从事犯罪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取巨额的非法收益,所以追求犯罪收益并使之合法化是犯罪组织的主要动机和最终目标。由于跨国洗钱便于更有效地隐瞒和掩饰犯罪所得,因而跨国洗钱往往也与有组织犯罪交织在一起,并成为销毁罪证、逃避法律制裁、维持有组织犯罪的生命线。跨国金融的飞速发展,尤其是各国银行国际结算系统的电子化,使得有组织犯罪积聚的大量违法资金能够以更快捷、更隐蔽的方式进行跨国转移。而贸易全球化、金融一体化带来的跨国贸易的发展以及跨国公司的繁荣,不仅为有组织犯罪转移资金、逃避制裁提供了多种方式(如,利用国内外屏幕公司之间的”国际贸易“,利用国际汇兑业务,假借国际直接投资等),而且还为有组织犯罪的非犯罪化(所谓有组织犯罪的非犯罪化,是指其利用合法的形式进行犯罪活动,以达到获取非法利益的目的,这是当前有组织犯罪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发展提供了多种形式和渠道,这就为有组织犯罪提供了广阔的生存发展空间。

  目前我国正处于经济发展起步阶段,最缺乏的是启动资金,因而大力引进外资,鼓励外商投资。这使得境外犯罪组织可以将其黑钱以国际直接投资的方式投到境内一些急需启动资金的地区,从而使犯罪组织的活动由境外转到我国境内,并带动境内犯罪组织的发展。这是国外犯罪组织对我国的渗透。我国的犯罪组织不但能采取同样措施逃避制裁、拓宽发展空间,还有可能得到国外犯罪组织的强力支持。

  2、经济体制转型为有组织犯罪提供了依附形式和组织成员基础

  当前的经济全球化,也可以说是市场经济全球化。各类性质和不同发展程度的市场经济都属于市场经济的范畴,都是全球市场经济不可或缺的部分。孕育着全球市场经济的经济全球化是要适应生产力迅猛发展,实现生产要素在全世界不受阻拦地自由流通,实现世界资源的跨国优化配置。它有助于并促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发展。我国正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经济全球化大力推动了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初步确立,与此同时也促进了有组织犯罪的形成和发展。

  市场经济体制的初步确立创造了犯罪组织的依附形式。目前,中国进行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从未有过的探索。在经济全球化的推动下,在计划经济逐步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新旧体制的交替出现了暂时的空缺和混乱,从而导致了经济活动的无序性。加之市场经济体制使我国建立起了多种成分并存的所有制结构,特别是最近几年个体及私营经济空前发展,这都对有组织犯罪的复萌和发展产生了影响。多种成分并存的所有制结构,促进了我国个体及私营经济的发展,但也使一部分不法之徒乘机渔利。一些犯罪组织以非公有制经济实体为其存在形式,表面上是依法注册的公司,实质上是犯罪组织的大本营;表面上是公司经理、保安及其雇员,实质上是犯罪组织的首领和骨干;表面上是从事合法经营活动,实质上是进行各种罪恶的勾当。

  市场经济的价值导向是利益,提倡自由竞争,必将导致优胜劣汰,从而使劳动力供求矛盾突出,这为有组织犯罪提供了组织成员基础。市场关系的实质是竞争与合作并存。市场经济条件下,买方、卖方、买卖双方、部门内部与部门之间都是竞争的关系。竞争形式多样、复杂、激烈。因此人们常把市场经济称为竞争经济。优胜劣汰是竞争的唯一法则。尤其在加入经济全球化的开放大环境后,我国企业更是直接面对着世界市场和国际竞争。这都造成了缺乏竞争力的企业被淘汰,失业人口也随之增加;同时有部分人因缺乏适应竞争经济的素质,很难满足用人单位的条件,而无法就业。其中某些人或因维持生计,或出于仇视社会的心理而犯罪包括加入犯罪组织。

  3、产业结构的调整为有组织犯罪提供了组织成员基础

  现今国际竞争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国际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国际分工不断细化,新的全球经济发展格局正在形成,从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济全球化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世界各国产业结构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大调整的过程。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大力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而经济全球化浪潮,加快了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但我国目前的产业结构调整,同样也为有组织犯罪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组织成员基础。

  我国长期以来形成的城市和农村二元户籍制度,造成农民长期只能固守在农村从事简单的农业再生产。从经济结构上说,占我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从事着以手工劳作为主的传统的第一产业,而第二、第三产业主要集中在人口占绝对少数的城市。现今,农村经济结构调整步伐加快,有限的经济容量无法满足大量农业人口的就业需要,在农村发展第二、三产业也难以就地消化农村剩余劳动力,这造成大量农业人口涌向城市,形成所谓的”民工潮“。而城市并未做好接纳这些流入人口的就业、居住、交通等准备,且由于户籍管理和文化差异等原因,民工很难真正融入城市社会之中,从而成为城市中的一种边缘化群体。他们为所谓的”城里人“所轻视和排斥,而其自身又因这种社会历史造成的不公正待遇而产生对”城里人“本能的不满甚至敌视心理。这些人中的相当部分流落到城市,其中大多数人找不到工作。面对极富刺激的花花世界,为了寻找心理平衡,他们就可能去从事盗窃、抢劫、甚至绑架、贩毒等犯罪活动,部分人因此加入犯罪组织,以求得生存和保护。这是犯罪组织得以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伴随经济全球化趋势日益增强及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国着力优化产业结构,调整工业结构和布局,推动第三产业发展,导致大量国有企业和中小型企业倒闭,产生为数众多的”下岗工人“,失业人口急剧增加。其中的一部分人因难以找到工作而只能靠不正当的手段来维持生计。又有大批劳改释放、劳教解教人员重返社会,社会闲散人员增多。正值待业、下岗高峰,大量劳改释放、劳教解教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无法安置,疏于管理。其中一些人员或出于非法牟取暴利的目的,或出于仇视社会的心理,有可能网罗不法分子组成犯罪组织。

  这几类人的存在,是目前我国产生犯罪组织的人力资源基础。当没有改造好、教育不彻底的劳改释放和解除劳教等具有违法犯罪前科的人员加入犯罪团伙,并成为其核心,把持和操纵犯罪团伙时,犯罪团伙的演变过程就会加速。因为这些不法之徒不仅犯罪恶意深,惯做大案要案及恶性案件,而且由于被政法机关打击处理过,积累了一整套反侦查、反审讯的经验,在他们的控制、指挥、驱使下,犯罪团伙的犯罪性质会日益严重,迅速向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演变。同时,由于社会管理疏松,使得大量非法枪支流散社会,一些犯罪组织获取暴力工具的机会增多,能量加大,这为其向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发展提供了另一种条件。

  (二)经济全球化下有组织犯罪的社会原因

  经济全球化的高速发展,促成现代化进程加快,我国社会进入了转型加速期。随着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的巨大转变,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也发生结构性的变化。社会运行呈现出无规范、无秩序,表现出失衡、失当和失控现象。这为有组织犯罪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便利。

  1、在经济全球化大背景下的转型加速期内,体制的转轨和生活方式的变迁打破了原有社会的相对静止、相对封闭、相对有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经济全球化   有组织犯罪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22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