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特权资本是强盗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24 次 更新时间:2012-01-10 17:46:38

进入专题: 特权资本  

张维迎 (进入专栏)  

  

  让我们从人的基本问题开始。人都是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我们做每一件事都有关于自我的考量,但人类的进步都来自合作,那么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是怎么彼此达成合作的呢?

  人的一个基本特点就是无知。我们知道的东西非常有限,今天认为对的东西,也许过了若干年就被认为是荒谬的。但尽管无知,人们却必须每时每刻进行决策,特别是在资本市场上。所以,如何减少由于人类无知而导致的决策失误,就是人类面临的一项重要挑战。逐渐地,追求个人利益推动了人类互相合作共赢局面的产生,所以就有了市场制度,就有了利润制度。

  我们必须理解“利润”的本质。利润第一可以理解为企业创造价值的能力,第二可以理解为企业承担责任的能力。

  

  回到利润本质

  

  人类从古到今都有交换,但是真正为交换而生产是近代才有的事。古代虽然有劳动交换,有剩余产品,但只是一小部分人在专门为交换而从事生产。只有到了现代社会,才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生产的东西是为了自己消费,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自己消费的东西是自己生产的。

  那么,用什么来衡量一种产品是否被他人所需要?就是用它的价值。价值是消费者对某件物品或是某种服务的评价(这些都是人的主观评价)。我要特别强调这一点,因为如果认识不到价值是主观评价出的东西,就没有办法理解整个市场,也更没有办法理解金融市场。

  企业家从事的活动就是伺候人的活动,具体点说是伺候消费者,明白这一点很重要。在过去的历朝历代中,往往是普通人伺候聪明人,只有到了资本主义,才颠倒过来,变成聪明的人伺候普通人。

  但伺候得是不是让人满意,关键看消费者评价,消费者每时每刻都在投票,决定谁输谁赢——这是消费者主权。这与政治过程大不相同,政治家可以有几年任期,但企业家随时都可能被拉下来。消费者的特点,说通俗一点就是没有良心,他不会因为你过去的服务非常好就继续买你的服务,他随时可能离你而去。

  市场经济是普惠大众的经济制度。所有资产价值都来自最终消费,资产就是为消费者创造剩余价值,谁能够为消费者创造更多的利益,谁就能够赢得市场。

  我们可以比较这样两个企业:A企业的资产总价是9,B企业的资产总价是8,但是A的成本是6,B的成本是4。此时A就无法与B竞争,因为A的消费者剩余最多是3,而B最多是4,由于B给予消费者的价值更多,所以B最终能打垮A(见右图)。

  这就是中国产品在过去30年中为何能挤占国际市场的原因。中国生产的很多东西并不是因为中国产品的总价值高于美国,而是中国产品给予消费者的部分更多,让消费者更幸福。

  

  企业家三类型

  

  理解消费者对产品和服务的价值评判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金融企业还是制造企业,要想在竞争中为消费者留下更多利益,就要不断创新。

  目前来讲,企业的生存发展之道无非是要关注以下这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如何提高总价值,二是如何降低成本。

  就第一个问题而言,正如我开头所说,消费者就是老板,但这个老板并不明白自己需要什么,如果消费者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他们就不需要企业家了。正因如此,企业家如何理解消费者评价,才成为企业家所能达到的层次的关键问题。

  我这样说,其实已经把企业家分成了三类:第一类企业家能够识别出消费者自己都尚未意识到的需求,这是最伟大的企业家,如比尔?盖茨。他着手开发软件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软件这种东西,他设计生产产品的时候不是从产品调研开始的,而是依靠对人性的理解来开发产品。他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能想象出一种全新的东西,这种东西让消费者有非常满意的体验。

  第二类企业家更好地满足市场上已经表现出来的需求。简单地说,大家都要吃饭,这类企业家能做得更可口一些,这类企业做得好就是行业的领军者。

  第三类企业家比较简单,就是按照客户订单来按部就班地生产。

  依照这三种不同的风格,我们可以判定,大多数企业家都在第二类和第三类之内。那么有没有第一类企业家呢?答案是“有”,乔布斯就属于这样的异类——他创造了我们没有的需求,因此赢得了巨大的市场。这再次说明,理解人性对企业家非常重要,由此激发的创新会大大提升资产的总价值。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降低成本。降低成本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比别人更少的资源去生产同样的东西。中国企业经常采用的办法是克扣员工和供应商,但这不是一个长远的真正创造价值的方式。

  在此需要注意的是,成本并非都是客观的,成本有主观的成分。比如在劳动力市场上,成本的主观性就是巨大的,不然为何十年前,那么多博士生刚毕业就能拿十几万块钱的年薪?因为企业主对员工能创造出的价值抱有过于乐观的预期,最后所有员工都赚钱,就企业家不赚钱。

  

  承担责任的能力

  

  除了创造价值的能力,利润另一个特别需要强调的能力是承担责任的能力。

  企业家赚取利润的同时要为所有员工承担连带责任。以饭馆老板为例,假如客人吃饭时发生食物中毒,经查是饭馆没把菜洗干净,这时候出来承担责任的首先是饭馆老板而不是洗菜工。

  什么叫老板?找不到别人的毛病,就都是你的毛病,这就是老板。什么叫员工?找不到自己的毛病就都是别人的毛病,这就是员工。所以对老板而言,只要企业出问题了,责任就全是你的,这就是利润承担连带责任的第一个含义。

  第二个含义是,老板不仅要对本企业品牌承担责任,还要为所有上游企业承担责任。比如一辆宝马车在高速公路上出事故了,经查是原材料的问题,在供应链上还有相当长的链条,那么谁来承担责任?就是宝马公司自己——大企业才能够承担这样的责任。所以企业能做多大,依赖于企业家承担的责任有多大,做到这一点要建立制度。

  举一个例子,三年前,中国乳制品行业爆发“三聚氰胺”事件,但始终没有找到很合适的责任人,最终抓起来的是没有能力为奶牛和奶站承担责任的人,因为他没有能力控制企业的行为。再比如阿里巴巴,其CEO马云应该能为几千员工承担责任,这需要阿里巴巴有全面的内部管理制度,可以更好地完成对员工行为的监管。

  需要说明的是,利润的两个基本含义——创造价值和承担风险,二者是相互关联的。

  

  重新认识“垄断”

  

  我们看到,企业资产越庞大,分工就越细,技术更新速度也就越快,财富增长也越快。但是买者与卖者互不相识,资产再庞大也需要找到一种建立信任的机制,那么我们该如何维护声誉?

  以麦当劳为例,我们没有办法认识在麦当劳工作的每个人,但我们只需要认识麦当劳的产品就可以了。因为麦当劳在内部建立员工的行为规范,通过大企业的内部控制机制,我们就更容易对它形成信任。

  为什么大企业往往更成功?因为小企业的内控机制是很难在市场上建立起信任的。就像我们难以想象,假如13亿人每人都有自己的企业和品牌,我们最后能够信任谁。所以,对任何一个行业而言,类似于寡头竞争的市场格局才更容易建立信任。不论是哪一行业,最后总是大企业能够实现更多利润,这一道理是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我讲大企业,并不是说垄断才能达成责任。我认为只有政府的强权才算真正垄断,除此以外不存在其他任何形式的垄断。在我看来,现在从经济角度定义的“垄断”是完全错误的,不能把竞争带来的东西当作垄断。由于我们把这一概念理解错了,因此经常盯着这些大企业找“垄断”的毛病,找定价的毛病。其实只要大企业给消费者带来了新的价值就可以,不需要政府参与过多,在这里面花时间没有意义。

  关键的问题是,政府自己不能垄断,不能自己去搞“特许”(真正的垄断其实就是“特许”的意思)由于大企业承担着很多连带责任,实际上没有一个行业最后能变成一个企业。当某个企业的资产规模不断扩大,甚至扩张到全球的时候,死气沉沉的垄断肯定让企业走上死路。这就是资本的魅力,它促使你不断创新,不断带来新的消费体验。

  因此,看待这一问题,从它给社会带来多大价值的角度出发才是较为恰当的,因为每个人赚的钱不会大于你对社会所做出的贡献,如果对社会有损害的话,你就更不可能赚到钱。

  当然真实情况未必如此,原因就是开篇讲到的重要现实:人类会犯错误。错误无非来自于两个原因:一个是“无知”,我们必须承认人类是非常无知的,但不要归结于某个人干了坏事就是心坏;第二是“无耻”,明知道做有些事是在害人但还是做了就是无耻。应当注意区分这两种情况,这样才能让我们能更好地看清问题。比如制造假冒伪劣产品,它来自于“无知”,同时也来自于“无耻”。

  

  市场逻辑与强盗逻辑

  

  为什么我们仍然需要市场?因为只有市场才能尽量减少“无耻”行为。市场要求你,不管处境如何都要首先给别人创造价值。

  资本是一个媒介,也是约束人的一种方式。当然每个人都想该怎么赚钱,这并非什么坏事,人类所有的进步就是因为人类有动机,推动我们不断做得好一点,而不断发掘人性需要的伟大企业家,在这一过程中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如今,中国企业正面临诸多问题。第一,竞争越来越激烈,意味着消费者剩余越来越多。第二,成本,尤其是劳动力的成本正在快速上升,这意味着利润的空间不断被挤压。企业要想生存,就得靠信任和创新。企业得到多少信任,企业家在责任系统中承担多大责任,企业才能赚多少钱。

  就资本市场而言,资本市场是实体经济的延伸,所有资本市场的价值都来自于产品的价值。投资资本要想赚钱,只有帮助企业创造价值。很多企业引进资本不是为了要钱,更重要的是为了引入优秀团队的先进经验。

  当然资本市场比产品市场更复杂,在判断一个东西未来价值的时候,不同人的认识差异是非常大的。虽然我们经常看到有风险投资赚了大钱,但其实失败案例也是很多的。

  作为投资者,他的责任是什么?就是选择企业家。我经常会被问到哪个行业最赚钱,这是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所有人认为赚钱的行业才不是赚钱的行业,只有少数人赚钱的行业才是赚钱的,识别出未来的朝阳行业,这就是企业家的本职所在。

  需要强调的是,前面讲的都是基于一种市场逻辑,市场逻辑是不断追求自己的幸福而不伤害别人,人类通过发明市场经济制度来实现这种对人最有利的目的。但实际上还存在着强盗逻辑。强盗逻辑不是让企业创造价值,而是筹谋怎么去掠夺别人创造出的价值。比如今天经常被讲到的“特权资本”,这是一种依靠特权关系强迫你卖股票给他,或强迫你低价把企业转让给他的行为。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民营企业就是既接受着市场逻辑,也受着强盗逻辑的左右。

  未来,我们应该努力使强盗般的强迫和掠夺越来越少。这样,资本是不是邪恶的问题才能够不存在。邪恶在于人,解决邪恶的关键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正确地面向市场。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特权资本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087.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