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帝国的崛起与崩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87 次 更新时间:2012-01-09 19:28:20

进入专题: 帝国  

杜君立 (进入专栏)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左传》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张养浩

  1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的历史就是身体的历史。直立行走解放了双手,火解放了肠胃,轮子解放了双脚……能源对肌肉的解放,使人类进入现代社会;而电脑对大脑的解放,则标志着一个后现代社会的大门已经打开。飞行器解放了重力,电子化解放了物质。对今天的人们来说,这种身体的革命还在继续,比如乳罩解放了乳房,奶粉、避孕和堕胎解放了女人。

  汉字是最为古老的象形字,很多汉字都来自人的身体,或者说,字形是对身体的摹画。在汉字中,“帝”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会意文字,它的上部“立”意为女人的子宫,下部“巾”意为女人的阴道,因此,“帝”指的是母性始祖,比如女娲。当父系社会代替母系社会后,帝仍然继续沿用,如黄帝、炎帝、帝丁。“帝”的另一重意思是繁殖和继承,秦嬴政将自己命名为“始皇帝”,就为了让以后他的子孙继承:二世、三世,子又有孙,孙又有子,直到无穷已。因此秦始皇建立的秦国是中国第一个帝国,以后2000多年来,中国都萧规曹随地延续了这种“秦制”帝国。

  《商君书》中说:“古者未有君臣、上下之时,民乱而不治。是以圣人列贵贱,制爵位,立名号,以别君臣上下之义。地广,民众,万物多,故分五官而守之。民众而奸邪生;故立法制、为度量以禁之。是故有君臣之义、五官之分、法制之禁,不可不慎也。”帝国的起源决定了其政治属性。身体无疑是帝国最贴切的隐喻。如果把帝国看作身体,那么胼手砥足的劳动者就是手足,而哲人学者和科学家就是大脑,士兵就是守卫身体的皮肤,社会的各行各业就是功能各异的脏器,媒体是眼睛和喉舌,社会是一个帝国的面孔。

  毫无疑问,皇帝居住的宫廷就是帝国的阴部,这里就是政治的中心。政治是重要的,如果说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是阴部的出现,那么人类走出蒙昧的标志就是政治的诞生。政治从诞生那一天起就伴随着不祥,因为只有政治见不得人,见不得阳光。如果说人类的文明源自羞耻心,那么帝国的出现同样源自政治。

  “利出一孔则国多物,出十孔则国少物。守一者治,守十者乱。”阴部的基本作用是排泄。弗洛伊德认为自我的觉醒就是先从排泄开始,最后到达性欲。政治这个阴部第一功能就是排泄,它从不创造什么财富,而只是消耗财富。阴部是重要的,但它也只是和身体的其它器官一样重要,只是功能不同罢了。

  阴部是人类最感到羞耻的地方,所以帝国的宫廷也叫禁宫,它相当于“子宫”,以保证帝国的繁殖和延续为天职。在帝国传统中,政治意味着严厉的敏感和禁忌,“非礼勿视”、“莫谈国事”。在人的身体中,阴部是最为容易藏污纳垢之所在,虱子跳蚤和各种病菌最容易在此繁殖增生,每个人的阴部都难免这样那样的不洁。以宫廷为中心的权力体系构成帝国神秘的阴部,这里是政治寡头专享之禁脔。同时,不洁和腐败也是帝国阴部的基本病变。

  在身体的阴部,阴茎无疑是最显眼的器官,其它的还包括阴囊、肛门和阴毛。阴茎无疑代表着最高权力。在帝国宫廷体制下,皇帝和政治寡头就是阴茎。他们身后往往还有一群奴才团队,这就是帝国的阴囊。肛门就是帝国的权力机构,叫作衙门,花钱如腹泻,每年几千亿。阴毛藏污纳垢良莠不齐,它们就是帝国精英的家眷,看似无足轻重,“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牵一发而动全身,“我爸爸是李刚”,阴毛与阴茎一样不可撼动。

  帝国体制也离不开那些永远也数不清的冗员酷吏,这些人组成庞大的寄生群体。他们就如同身体之外的阴虱跳蚤,已经与帝国形成唇齿相依荣辱与共的鱼水之情,他们依靠从帝国的阴部不停喝血吸血“先富起来”,活得极其“幸福美满”。

  2

  现代社会的最明显标志就是人类跳出“帝国”陷阱,从而跃入“国家”时代。在国家时代,一切暴力和权力都实现了“国家化”和“法治化”。与帝国相比,国家首先意味着公开和裸体,作为政治的阴部要常常接受定期洗澡和消毒,还要被暴露在公众的阳光之下吹毛求疵,任何藏污纳垢的事情都被小心的提放着。在国家时代,社会的面孔完全摆脱帝国时代的阴霾,从而健康祥和,充满阳光和自信。国家的阴部遭到法律的制约,仅限于正常的高效率的排泄,暴力和战争作为一种冲动性破坏性的阴茎勃起,被来自大脑的理性限制在最低程度。

  讳疾忌医的帝国最常见的“寡人之疾”就是“阴部”异常,因此政治变成层层铁幕。帝国的阴部被各种各样五彩缤纷的遮羞布严严实实的遮盖起来。帝国的阴部不仅过分敏感,而且非常危险。阴部,也就是裆部,里面的阴茎、阴囊、肛门、阴毛和阴虱逐渐结成一个组织严密的利益团体,以阴茎代替大脑来思想,裆里其他所有的阴囊阴毛阴虱肛门都围绕在阴茎周围,形成一个由阴茎领导的帝国中心。

  在中国历史中,2000多年最具中国特色的帝国政治就是阉割术——太监是帝国思想之集大成者。一种被切除了阴部的“非人类”构成了帝国传统政治不可分割一部分,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大公无私”的太监主导了中华帝国政治的历史步伐。帝国的皇权政治以幕帏重重的宫廷阴谋控制着无数行尸走肉,所有的人都处于阴暗污秽的权力奴役之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帝国讳莫如深的宫廷之中,皇帝是唯一的阴茎。对专制权力来说,阴茎就是权力,权力就是阴茎。权力成为帝国的唯一存在理由,阴茎也是帝国臣民唯一活着的理由。据说作为皇权象征的华表其实就是一根阴茎。世袭制是帝国皇权政治的基本特色,这体现了阴部政治的唯一历史价值。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笑了。阴茎一思考,人就笑了。韩寒先生曾经这样猛赞官媒:“这种发行量大的报纸又没人看,还是上头强要摊派订阅的,为官的只有在上厕所时看,然后草纸省下许多——不过正好,狗屁报纸擦狗屁股,也算门当户对。”在帝国体系下,阴茎常常神采奕奕红光满面,将裆部标榜为身体的核心,“会阴”更名为“人中”;阴茎、阴囊、肛门成为身体的3个代表,身体的其它器官和部位为必须为裆部服务;大脑被禁止思考,一切思想都来自阴茎,只有阴茎的思想才是唯一正确的,一切利益都为了裆部。

  在《红楼梦》第十二回中,跛足道人送给贾瑞一面风月宝鉴,说这镜子是专给那些“聪明杰俊风雅王孙”看的。在风月宝鉴中,一面是白骨累累的真实历史,一面是莺歌燕舞的虚幻盛世。贾瑞自然厌恶白骨,最后他在美妙的幻境中,留下不可一世的阴茎和淹没裆部的秽物,一命呜乎。

  对帝国来说,专制和腐败就是左右不离的哼哈二将。官吏集团实际上垄断了帝国所有的权力、信息和财富。官吏集团内部狗咬狗的分赃斗争保持了统治组织的洗牌淘汰,落败者以腐败的罪名被“罢官”,但这丝毫无损于整个帝国的伟大和正确。这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官场丛林使帝国保持着新陈代谢延长寿命的正常排泄功能。只有这个下台那个才能上去,你方唱罢我登场。对寄生于帝国阴部的官吏集团来说,他们如同虱子跳蚤一样只能靠喝血谋取生存。为了更好的生存,这个庞大的寄生集团依靠强大的自我复制和自我修复的功能,2000多年来日益坐大。任何以腐败之名的个体消灭和剔除对整个组织和社团没有丝毫损伤,对帝国体制更是不可撼动。

  3

  “民弱国强,国强民弱。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帝国”的本质就是喝血,尽管这种喝血常常以道貌岸然的“爱民如子”“以民为本”来妆点,但并不会因此而不是喝血。作为寄生在帝国躯体上的喝血动物,帝国的统治集团不喝血就一天也无法存活。之所以说是“寄生”,是因为帝国在收了赋税之后,并不像“国家”那样为纳税人提供相应的服务,而是用于满足自己的权力腐败和穷奢极欲,包括修建阿房宫之类形象工程的好大喜功。

  顾颉刚在《秦汉的方士与儒生》中说:“秦始皇的统一思想是不要人民读书,他的手段是刑罚的裁制;汉武帝的统一思想是要人民只读一种书,他的手段是利禄的诱引。结果,始皇失败了,武帝成功了。”儒家思想的最高境界就是尊卑和谐,长幼有序,这也是帝国的理想——稳定而有序,统治者颐指气使,被统治者老实听话。儒学因此被提升为帝国的意识形态。帝国统治者可以用儒教来治国,也可以用儒教来杀人,更可以用来谋杀其他思想。儒生向帝国出卖才干和良知,帝国向儒生提供权力和金钱。所谓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其实是“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

  对秦帝国来说,秦始皇是所有人的代表;对中华民国来说,国民党是所有人的代表。2000多年的进步不过是由一人独裁变成了一党独裁,这种寡头政治依然没有跳出帝国的陷阱。所谓共和,就是经由全体公民(国民)同意、向全社会开放并受宪法制约的政治。共和的本质是契约与和平,而帝国信奉的只有暴力和权力,信奉“老子打江山,儿孙坐天下”。

  从历史进步的角度来说,帝国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所以它在2000多年没有任何成长和变化。帝国从里到外完全是一个尸位素餐的木乃伊体制,或者说只是一具没有灵魂没有思想没有活力的行尸走肉。对帝国来说,维持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成功,因此,它对未来从不抱任何责任和理想。至少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中华帝国就如同一具身着金缕玉衣的丑陋僵尸,早已失去了人的灵魂;虽然身着一袭华丽的锦袍,但掩藏在里面只不过是一群寄生喝血的虱子,这具冰冷的骷髅已不再具有丝毫的创造力和生命力。

  “君尊则令行,官修则有常事,法制明则民畏刑。”帝国以阳儒阴法实行“以法治国”,帝国的法律并非约法,而是王法,即帝王进行专政的法。它的作用是对官民人等作奸犯科的惩罚,也包括民事纠纷方案。王法中没有公民概念,因此也就不存在人的权利。“朕即国家”就是“权力即法律”,帝国的法律不过只是一张贴在门口的钟馗,主要用来吓唬和收拾没有任何权利的“老百姓”,或者糊弄迂腐的书呆子。帝国依靠的是权力而不是什么法律。帝国的所谓“法律”只是为了保证权力为所欲为地行使。

  在一个完美的帝国中,从来只有两种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统治者只有权利没有义务,而被统治者只有义务没有权利。官吏集团就是帝国的统治者,他们常常嘴上假装为了“服务”,而他们内心却认为,民众不过是像羊群一样可以轻易操纵欺骗的蠢货(愚民),像牛马一样可以驱使奴役的劳力(奴一代),像小草一样可以容易践踏焚烧的东西(草民),或者像蝼蚁一样可以随意虐待处决的东西(蚁民),甚至像屁一样无用的垃圾(屁民)。

  4

  帝国的“天性”就是敲骨吸髓的聚敛喝血和无所不包的垄断集权。对专制主义的帝国来说,思想自由是它最危险的死敌。因为思想一旦失去自由,那它就不再是什么思想。对思想的禁锢不过是为了消灭自由——自由就是自己掌握自己。帝国常常并不直接禁止思想,它采用的只是技术上和行政上的暗箱手段,以此来惩治知识分子。用杀一儆百的手段引发恐怖的联想和蔓延,从而暗示怯懦的人们:自由思想极其危险,甚至带来杀身之祸。

  帝国不是人治,因为大多数人说了都不算;更不是法治,因为法律说了也不算;当然也不是德治,因为就连帝国的官吏都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帝国只有“权治”,一切都是权力说了才算。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说你对你就对不对也对,说你不对就是不对对也不对。皇帝奉天承运替天行道,皇帝是上天的代表,官僚是皇帝的代表,酷吏是官僚的代表,三个代表就是统治帝国的权力。“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权力是帝国的生命线,是帝国的总指挥和总导演。对帝国来说,一切权力都来自于暴力,因为这里没有契约和授权,只有服从和不服从。

  帝国的政治规则规定了任何资源财富和生命都可以根据权力的大小来剥夺和占用,这种基本原则因为完善的集权制度而得到不断的强化。财产上的专制就是官方垄断,权力上的垄断就是官吏专制。

  2000多年来,中华帝国换汤不换药,帝国是始终如一的中国处方。在帝国体制下,历代王朝的执政权从不需要草民授予,都是执政者自己巧取豪夺来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所谓执政者就是帝国的牧羊人,帝国的“群众”在“牧羊人”管制下奉献出羊毛羊奶甚至羊肉。“群”字为上“君”下“羊”或左“君”右“羊”,意即尊贵的君主统御着羊一般的臣民。如果用现代管理学来说,帝国就是一个没有股东和股权的家族公司,虽然它依靠榨取赋税来维持帝国运行,却不承认纳税人的主体地位。明明要靠血腥暴力来勉强维持专制政权统治,却偏偏要说成皇恩浩荡群众爱戴,让人们高歌“感恩的心”。

  对我们身处的这个诡异世界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你看见的东西,而是你的目光。《满城尽带黄金甲》无疑是张艺谋最具思想和野心的颠峰之作,他用帝国时代常用的隐喻手法,撕下了帝国那美轮美奂的盛世画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帝国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0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