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1920年前后中国各政治派别对不同社会主义模式的态度及其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2 次 更新时间:2012-01-09 18:48:09

进入专题: 共产党   国民党   研究系   西欧社会民主主义   苏联共产主义  

张永  

  存在这样一种气氛:我们共产党人加入国民党,却不打算支持它,而只想利用它。” 58恽代英认为:“以中国经济之落后,工人之无团结,或团结而无力量,欲求社会革命之完成诚不易言。吾人取加入民主主义联合战线政策殊有意义。但我视此举只认为我们借此改造民党,借此联合一般真诚热心于民主的人向恶势力奋斗,因以握取政权,为无产阶级专政树立确实根基,如俄国前例。” 59

  

  民主革命和社会革命的思想矛盾势必在实践过程中产生重大后果,中共党人在北伐战争的迅猛发展中往往会突破国民党甚至中共中央的政策限制,大规模推动阶级斗争的展开,这必然会引发民主革命阵营中各阶级矛盾的激化,其中最突出的是两湖农民运动。国共合作框架之下的土地政策只是温和的减租减息,最初只提出地租最高限额为50%,到1927年5月9日武汉国民政府公布《佃农保护法》也只是把地租最高限额降到40%。不少中共党人对这种限制阶级斗争的政策十分不满,在国民党中央土地委员会中的中共委员谭平山、毛泽东在工作报告中愤怒地指出:“在农民争夺土地的斗争即抗租斗争热火朝天的时刻,通过有关地租的法令,不能不被解释位对农民运动的一种限制。农民将有充分的理由把这个法令看作是《地主保护法》”。 60

  

  从中共中央到中共基层(甚至在遥远的莫斯科) 61都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即使冒着民主革命时期的政治联盟破裂的危险,也要深入推动社会革命和阶级斗争。因此,即使国民政府公布了不少限制工农运动的法令,虽然政治顾问鲍罗亭和中共领导人陈独秀为了维持与国民党的联盟发布了不少限制工农运动的指示,工农运动还是日趋激进,阶级斗争随之日益激化。北伐军攻占两湖之后,中共党员放手发动农民群众,困苦中的农民反应也相当热烈,湖南农民纷纷组织农民协会,夺取了农村政权,到1927年夏湖南农协会员已号称四百万。农民起来以后,通过罚款、游街、拘捕甚至处决等激烈方式斗争豪绅地主,整个地主士绅阶级受到巨大的冲击,纷纷逃亡,农民实际上夺取了地主的土地。在两湖农村,“绝大多数大中地主和一部分小地主,从农村逃进了城市”,“佃户们普遍认为,秋季不必交地租了”,“他们认为土地问题已经不存在了”,“留在农村的小地主,往往为了保住性命自愿把土地交给农民协会。” 62这种大规模的残酷阶级斗争势必引起北伐阵营中各阶级的分裂,于是与地主士绅阶层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国民革命军军官们开始昼夜密谋清算共产党、镇压农民运动,而一向主张阶级调和的国民党与强力推动阶级斗争的共产党也就必然走向血腥的分裂。

  

  国民党虽然接受暴力革命和革命党的思想,但坚持阶级调和反对阶级斗争,不愿意从民主革命走到社会革命,对共产党推动的土地革命和剧烈阶级斗争非常不满。1927年4月1日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吴稚晖提出攻击共产党的呈,内称:“总理知共产必不适宜于中国,尤其是阶级斗争之共产主义,故自创三民主义以适合中国,且允许共产党分子之有觉悟者服从国民党主义,使其隐销其逆谋。不料自共产党分子加入国民党后,共产党积渐谋逆,迨总理逝世,尤逐步日肆阴谋。” 63 4月9日监察委员蔡元培、吴稚晖等又发所谓“护党救国”通电,其中有:“农工政策,本为总理所贻留指导农工,组织农工为国民党员之天职,乃自共产分子加入以后,对国民党员之为农工运动者,尽量排斥,偶有组织,动遭摧残,中央对此,不闻有纠正之事,而对于农会工会之幼稚行为,则又视为娇子,绝无指导制裁之权能”。 64 这些不过是舆论铺垫,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政变,武力镇压共产党和工人运动。此时在武汉的国民党左派还和共产党站在一起,到两湖的农民运动高涨起来,动摇了支持武汉的军队,7月15日汪精卫也步蒋介石的后尘实行清党,国共联盟彻底破裂,共产党遭到国民党优势武装力量的血腥镇压。

  

  研究系派等反对暴力革命,但也不同情军阀,对北伐大致持消极反对态度,只有蒋百里、丁文江少数等人一度成为孙传芳的幕僚。这一派更反对阶级斗争,对北伐战争中的工农运动完全是深恶痛绝,梁启超在给儿女的家信中说道,“平心而论,这回初出来的一部分党军,的确是好的”,“但行军以外的一切事情,都被极坏的党人把持,所以党军所至之地,弄得民不聊生”。“受病的总根源,在把社会上最下层的人翻过来握最高的权”,“握权者都是向来最凶恶阴险龌龊的分子,质言之,强盗、小偷、土棍、流氓之类个个得意,善良之人都变了俎上肉”,“所谓工会、农会等等,整天价任意宣告人的死刑,其他没收财产更是家常便饭,而在这种会中主持的人,都是社会上最恶劣分子”,“凡是安分守己的人,简直是不容有生存之余地”。“这种罪恶当然十有九是由共产党主动,但共产党早已成了国民党附骨之疽——或者还可以说是国民党的灵魂——所以国民党也不能不跟着陷在罪恶之海了。” 65

  

  国民革命的主要目标是打倒军阀、打倒列强,在这个前提之下国民党和共产党结成了联盟,甚至与北洋派有较多关联的梁启超派对于军阀也是并不同情。但是,一旦阶级斗争激化,各派政治力量的思想分歧就立刻凸显出来,共产主义思想在当时的中国还没有被广泛接受,工农群众的力量也没有真正组织起来,共产党早就受到军阀和帝国主义的敌视,由于领导工农运动又受到稍有革新思想的国民党和研究系派的敌视,陷于孤立地位,最终遭到各派势力的联合打击,中国共产主义运动遭受重大挫折,分析这一复杂历史过程的思想背景有利于更加深入地理解历史。

  

  

  (作者简介: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副教授, zypku2004@126.com )

  

  (原稿发表于《求索》2006年4期,有较大修改)

  

  

  

  1 李大钊:《新纪元》1919年1月1日,《李大钊全集》第三卷,128-130页。

  

  2 西欧各国虽然后来大都成立了共产党,但社会主义运动的主力还是信仰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

  

  3 梁启超:《欧游心影录·社会革命暗潮》1920年3月7日,《梁启超选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718-719页。

  

  4 梁启超:《欧游心影录·社会主义商榷》1920年3月23日,《梁启超选集》, 729-730页。

  

  5 梁启超:《欧游心影录·社会主义商榷》1920年3月23日,《梁启超选集》, 729-730页。

  

  6 梁启超:《复张东荪书论社会主义运动》1921年2月15日,《梁启超选集》, 748-751页。

  

  7 梁启超:《复张东荪书论社会主义运动》1921年2月15日,《梁启超选集》, 753-758页。

  

  8 梁启超:《给孩子们书》1927年1月18、25日,《梁启超年谱长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1110页。

  

  9 张君劢、张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1920年7月15日,《解放与改造》2卷第14号,2、6、7、8页。

  

  10 张君劢、张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1920年7月15日,《解放与改造》2卷第14号,2、6、7、8页。

  

  11 解放战争期间,张君劢参加国民党伪国大而张东荪没有,1949年张君劢流亡海外,而张东荪留在大陆,都是这种差别的体现。

  

  12 张东荪:《我们为甚么要讲社会主义?》1919年12月1日,《解放与改造》1卷7号,?页(未核对!)。

  

  13 张东荪:《由内地旅行而得之又一教训》,《时事新报》1920年11月6日,?版(未核对)。

  

  14张君劢、张东荪:《中国之前途:德国乎?俄国乎?》1920年7月15日,《解放与改造》第2卷第14号,15-17页。

  

  15 当然,国民党是一个庞杂的政治派别,其中某些顽固右派是反对社会主义的,但毕竟以孙中山为首的“以俄为师”派当时占据主流地位。

  

  16 孙中山:《三民主义》1924年8月,《孙中山全集》第九卷,中华书局1986年,355页。

  

  17 同上,381页。

  

  18 同上,369页。

  

  19 同上,371页。

  

  20 孙中山:《在中国国民党本部特设驻粤办事处的演说》1921年3月6日,《孙中山全集》第五卷,中华书局1985年,476-477页。

  

  21 戴季陶:《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政纲》1919年8月10日,《戴季陶文集》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0年,955-956页。

  

  22 戴季陶:《社会民主化的英国政治》1919年6月29日,《戴季陶文集》,904-905页。

  

  23 邵力子:《贫民性格与民意政治——驳张东荪君》1920年7月23日,《邵力子文集》,中华书局1985年,362页。

  

  24 戴季陶:《访孙先生的谈话——社会教育应该怎样做》1919年6月22日,《戴季陶文集》,891页。

  

  25 邵力子:《再评东荪君的“又一教训”》1920年11月8日,《邵力子文集》, 436-437页。

  

  26 在冯崇义的专著《罗素与中国——西方思想在中国的一次经历》(三联书店1994年)中有较全面的阐述。

  

  27 邵力子:《祝罗素先生不死》1921年3月29日,《邵力子文集》, 540页。

  

  28 罗素:《中国的到自由之路——罗素临别讲演》,姚道洪笔记,《罗素谈中国》,浙江文艺出版社2001年,326-327页。

  

  29 蔡元培:《由欧归国后的言论》1926年2月4日,《蔡元培政治论著》,河北人民出版社1985年,257-258页。

  

  30 陈独秀:《答禇葆衡》1917年1月1日,《陈独秀文章选编》(上),三联书店1984年,170页。

  

  31 张闻天:《无抵抗主义底我见》1921年6月26日,《张闻天早期文集》,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年,73页。

  

  32 李大钊:《大战中欧洲各国之政变》1917年4月1日,《李大钊全集》第二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624页。

  

  33 李大钊:《大战中之民主主义(Democracy) 》1917年4月16日,《李大钊全集》第二卷,656页。

  

  34李大钊:《Bolshevism的胜利》1918年10月15日,《李大钊全集》第三卷,106-110页。

  

  35 李大钊:《由平民政治到工人政治》1921年12月15日——17日,《李大钊全集》第三卷,679-680页。

  

  36 李大钊:《真理之权威》1917年4月17日,《李大钊全集》第二卷,661页。

  

  37 李大钊:《战后之世界潮流——有血的社会革命与无血社会革命》1919年2月7日-9日,《李大钊全集》第三卷,158-159页。

  

  38 张国焘:《我的回忆》第一册,东方出版社1991年,138-139页。

  

  39 蔡和森:《蔡林彬给毛泽东》1920年5月28日,《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28页。

  

  40 李大钊:《中国的社会主义与世界的资本主义》1921年3月20日,《李大钊全集》第三卷,604页。

  

  41 陈独秀:《致罗素先生》1920年12月1日,《陈独秀文章选编》(中),三联书店1984年,52页。

  

  42 陈独秀:《复东荪先生》1920年12月1日,《陈独秀文章选编》(中),三联书店1984年,55页。

  

  43 陈独秀:《立宪政治与政党》1919年6月8日,《陈独秀文章选编》(上),三联书店1984年,422页。

  

  44 李大钊:《平民政治与工人政治》1922年7月1日,《李大钊全集》第四卷,107-108页。

  

  45 李大钊:《社会主义下的经济组织》1923年1月16日,《李大钊全集》第四卷,143页。

  

  46 蔡和森:《中国革命运动与国际之关系》1923年5月2日,《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268页。

  

  47 赵世炎:《世界第一名帝国主义者——英国》1924年7月23、30日,《赵世炎选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年,119-120页。

  

  48 李大钊:《平民政治与工人政治》1922年7月1日,《李大钊全集》第四卷,107-108页。

  

  49 李大钊:《社会主义下的经济组织》1923年1月16日,《李大钊全集》第四卷,143页。

  

  50 李大钊:《在苏俄十月革命纪念会上的讲演》1922年11月7日,《李大钊全集》第四卷,127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共产党   国民党   研究系   西欧社会民主主义   苏联共产主义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02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