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刚:与方绍伟先生谈犬儒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7 次 更新时间:2012-01-08 13:18:37

进入专题: 方绍伟   犬儒主义  

杨晓刚  

  

  话题缘起:今天极偶然的看到方先生发表日期为2012-1-1的文章 ——《韩寒“说的正是阁下的那点事情》,文章中提到了笔者的名字,不抽出一点闲暇回应一下方先生,似乎不大礼貌。

  我不大喜欢在文章中提别人的名字的,比如,《犬儒不是儒》那篇文章,虽然说的是韩寒,但一次也没提韩的名字,也算是一种礼貌。笔者的理念是这样子的:重要的是对文本及文本背后的思想现象思考、判断,至于他是谁?他的背景?并不重要,如再由此而探求他的动机,那就太左派思维了。

  ㊣最近,我不大喜欢与人辩论什么了。好像心态有点老了,不像方先生那么童心。在我眼里感觉方先生像一个小顽童,自己满身泥土,喜欢扬人一身土,然后,哈哈的笑人脏。看到方先生在这种恶作剧中找到快乐,让我找到自己从前的影子。在对方先生会心一笑的时候,又感觉太遥远了。现在的我在下意识中有一种穿新鞋莫踩脏东西的感觉,实在说如不是先生的文章提到我的名字,我真的不想回先生的文章。人的心态一老,少了很多乐趣。

  看先生的文章,像到处都是孔洞的百衲衣,充满了逻辑漏洞。先生总是喜欢用自创的词汇,莫名其妙地声称别人逻辑错误,然后用曲里拐弯的述事方式,宣讲自己的荒唐观念。先生充分利用人们在不懂的事物面前心存敬畏的心理特征,在网络上百战不倒。方先生开创了一个新的学术门派——新“野狐禅”派。当年那种是是而非、玄而又玄的“野狐禅”的发生机理就是这个样子。

  现在儿童影视剧里不再是“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而是“超时空转换机”。新神话就要有新包装、新发展,“野狐禅”也需要新包装新发展,方先生抓住了这个契机。但“野狐禅”也有个毛病,让人敬畏的同时,也易让人远之,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以我的感觉来说,读方先生文章就没有读钱文军先生的文章快意。希望先生在发展“新野狐禅”的时候,注意这个问题。

  ㊣方先生认为,【文化素质不是中国“不革命,慢民主”的根本理由】【人性普遍相同论”是错的,中国人与西方人非常不一样】。也就是说:方先生认为中国不可民主的原因是人种问题的而不是文化素质的问题。方先生分析的结论,人种之所以有问题是儒家思想的文化惯性有造成“书面道德”,也就是说是中国人的文化素质有问题。方先生说了好几天,发了好几篇大文的结论就是说:中国民主不可行的根本原因是中国人的文化素质有问题,而不是文化素质有问题,其实是人种有问题,但不是人种有问题。如八卦阵一样,实在让人找不到先生的逻辑漏洞。笔者只能通过方先生“中国民主不可行”这一实质结论,并结合方先生反对毛泽东思想的已有文章,综合判断方先生是个反专制主义也反民主、反革命的犬儒。

  其实,这一结论无需求证方先生本人,方先生自己早就认可。方先生说:【大家都是现实犬儒的网上激愤】也就是说方先生认为大家都是犬儒,但这种“泛犬儒论”是不符合事实的。大家不会因为方先生舍身自辱,就认可方先生对自己的侮辱。方先生规定包含自己在内的大家都是犬儒,实际可以分述为方先生认为自己是犬儒和方先生认为大家(除方先生以外的全中国人)是犬儒。后者无疑是错误的,但前者的正确性无疑是不容反对的。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确认方先生是犬儒,因为这得到了方先生的授权,且方先生的政治态度也完全符合犬儒概念的政治特征。方先生与小儒犬韩寒先生的不同在于,韩寒反民主、反革命的同时嘲笑的是专制制度和社会,而方犬儒先生嘲笑的只是毛的思想。这种死了的且被党中央事实上否定了的事物,嘲笑起来比寒韩还安全。从这里可以看出方犬儒先生比寒犬儒要聪明。另外,现在的左派毛主义运动实则是反专制社会的专制主义运动,打击这种运动是有利于稳定大局的,方先生的政治态度简直是与中央同心同德呀。我认为,您是党中央肚子里的蛔虫,但我不赞成有人说方先生是有特殊文化使命的人士,因为没有证据嘛,只能说方先生有嫌疑,可嫌罪应从无的呀。如果方先生真的是有特殊文化使命的人士,那倒不能说方先生是犬儒,因为工作就是工作,工作中的人是美丽的,怎么可能是犬儒?但在方先生没有声明自己的言论是基于工作的时候,我们只能认为方先生在说的是自己的心里话,那我们也就只能依循学术常识及其自我授权而认定方先生是犬儒。

  方先生说【杨晓刚先生说“犬儒是犬,不是儒”。我的看法正好相反,犬儒就是儒,是犬一样的儒,是观念象儒、行为象犬的儒,是意识象儒、潜意识象犬的儒。】九年义务教育的课本下注释:儒,学者的意思。百度一下:儒,汉以来称文化人。笔者说“犬儒是犬,不是儒”。否定了如方先生的学者身份,也否定了如韩寒的文化人身份。方先生的纠正是正确的。是笔者读书读呆了,照着犬儒主义的哲学解释,以为这样的人是不要脸的呢,没有顾及有尊严的新一代犬儒的尊严。特此声明:犬儒不是犬,犬儒就是犬儒。

  ㊣有件事情很感兴趣。在《刘瑜的“要民主”与韩寒的“不革命”》一文中,方先生否定刘瑜的2020年民主成功的说法。其实,依照民主发生学的说法,这种事是不可预测的。刘瑜犯了一个不可说而说的错误,但也给否定者造成了一个难题,因为又怎么能在她所说的那个时间到来前,绝对肯定哪年哪月的哪一天绝不会发生什么事呢?那你不就成“神汉”了吗?

  如果,这种论调出自犬儒易中天先生之口,倒可以理解,必定人家是说书的,说不定会《周易》什么的。难道方先生你也研究《周易》术数?我觉得你要是研究什么一定比那个说书的研究的深。我对不可测的命运一直有敬畏心。不敢让你给我算命,只求你给我算算下期双色球开什么号。中奖之后,一半奖金做酬劳。

    进入专题: 方绍伟   犬儒主义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98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