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兴云:从广州至上海——鲁迅如何过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32 次 更新时间:2012-01-08 09:17:12

进入专题: 鲁迅   过年  

谷兴云  

  因而注意到只有春节是百姓“自家的东西”,是“悲愤者和劳作者”可以“休息和高兴”【62】的日子。

  三、在上海组建新的家庭,有了海婴,尤其经历了在避难中过年之后,深深感受到春节在促进家庭、亲族和谐,关爱、教育后代,以及增进友情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四、以发表言论,肯定春节的意义,过好年,来回击反动当局的某些倒行逆施:不许过旧年,倡导“新生活运动”【63】,等等。

  鲁迅认为,“过年本来没有什么深意义,随便那天都好,明年的元旦,决不会和今年的除夕就不同”【64】;对“社会上所珍重的‘夏历’过年”“必须大放爆竹”,【65】其看法曾有所保留。还对友人说过:“中国尊重旧历(按,指旧历新年)也尊重新历,??我对两者都相应不理。”【66】这些都是对其过年观的表述。具体说来,他从广州到上海的前三年,春节均为“随随便便的度过”,即包括在“不过旧历年已经二十三年”(按,此处“二十三年”,指从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帝制时起,至1934年写《过年》时止)之中。晚年对过年习俗的认同,更多的是认同其意义,回归的只是某些过年方式和活动,如“烹酒煮肉,且买花炮,夜则放之”之类。即使吃年夜饭,也是“治少许肴”,并不像一些人家,大操大办,大吃大喝。

  总之,他的过年,以及他的日常安排,是为了“休息和高兴”,为了正常生活,服从于事业和工作,服务于家庭和亲友。这就是鲁迅对过年所持的态度和选择的方式。研究鲁迅如何过年,可使对其人格的认识,更加丰富,更加全面;从而深深感悟到:他的日常生活,亦有可歌可泣之处。同时,对于今人如何看待传统节日,以及用何种方式过年(如要不要燃放烟花爆竹之类)过节,亦可从中获得启迪。其所提对于“风俗习惯,加以研究,解剖,分别好坏,立存废的标准”,这一见解,至今仍具有指导意义。

  

  

  注释:

  【1】《鲁迅全集》(以下省作《全集》)第6卷603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2】孙伏园:《第一个阳历元旦》,据《孙伏园散文选集)181页,百花文艺出版社1991年版。

  【3】【17】《全集》第4卷224、481页。

  【4】【5】【6】《270126致韦素园》、《270129致许寿裳》、《270221致李霁野》,《全集》第11卷527、528、531页。

  【7】清水:《我怀念到鲁迅先生》,据薛绥之主编《鲁迅生平史料汇编》第4辑276页,天津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8】《鲁迅日记》1926年1月31日:“夜同伏园、广平观市上。”此处所记“夜……观”的“市上”是何处?鲁迅未明说。试比较同月19日“午后晴,阅市”、21日“下午游小北”、26日午后“至东郊花园小坐”、27日下午“游海珠公园”等处所记的时间(均为午后或下午)和用词(阅、游、小坐),可推知:鲁迅1月31日(除夕前一日,花市已开市两天)之“夜”(夜晚)所“观”(观赏)的“市上”,应为经许广平推荐(并导游)的年宵花市。因为只有花市适宜夜晚观赏。又,《在钟楼上》所述对广州印象——“奇异的花果,特别的语言,可以淆乱游子的耳目”(《全集》第4卷33页),应主要是(至少包括)游览、观赏花市的感受。

  【9】鲁迅日记1927年2月4日:“上午同廖立峨等游毓秀山……”文中“等”字略去了什么人?四卷本《鲁迅年谱》的此日谱文说:“与许广平、廖立峨登越秀山,从高处跃下伤足。”(鲁迅博物馆、鲁迅研究室编《鲁迅年谱(增订本)》第2卷370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版)即认为日记中的“等”字,只略去许广平一人。实则略去的还应有孙伏园。根据是:孙伏园早于鲁迅一个月从厦门到广州,为鲁迅的到来做准备工作。从1月19日“晨伏园、广平来访,助为移入中山大学”(鲁迅日记1927年1月19日,《全集》第14卷639页)后,孙伏园即与鲁迅在大钟楼相邻而居,几乎每日生活在一起。鲁迅日记中连日记载着“同伏园、广平”夜餐、饮茗、观电影、观市上之类,三人多半形影不离。还有,23日夜单独“同伏园观电影”、29日晚单独“同伏园至大兴公司浴”并夜餐。由此可见,鲁迅年初三游越秀山,应包括有孙伏园随行作伴。又,《年谱》作“与许广平、廖立峨登越秀山”云云,记述二人的先后次序而以许广平居前,亦与日记以廖为主的文意不合。因此,似应说:“与廖立峨、许广平、孙伏园游越秀山……”

  【10】许广平:《元旦忆感》,《欣慰的纪念》174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11】【13】【14】【16】【20】【21】【22】【23】【27】【57】《全集》第14卷699、753、781、753、807、809、866、869、869、447页。

  【12】许广平:《鲁迅的生活之二》,同【10】155页。

  【15】【18】《柔石日记》,北京鲁迅博物馆编《鲁迅研究资料》第7辑54、55页。

  【19】许广平:《献词》,同【10】卷首插页。

  【24】《360918致许杰》,《全集》第13卷427页。

  【25】另据冯雪峰的《回忆鲁迅》,冯雪峰也曾不止一次到花园庄,与鲁迅会晤。见该书88、89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26】【28】长尾景和:《在上海“花园庄”我认识了鲁迅》,沈尹默等著《回忆伟大的鲁迅》210、217页,新文艺出版社1958年版。

  【29】《320222致许寿裳》,《全集》第12卷68页。

  【30】【32】【35】【39】【40】【50】【51】《全集》第15卷4、4、60、61、45、279、280页。

  【31】许广平:《鲁迅回忆录》93页,作家出版社1962年版。

  【33】《320229致李秉中》,《全集》第12卷68页。

  【34】【45】《350204致杨霁云》,《全集》第13卷43页。

  【36】【37】【56】《全集》第2卷261、244、5页。

  【38】【65】《全集》第7卷439、179页。

  【41】【52】【62】《全集》第5卷441、440、15页。

  【42】【43】【44】《350104致母亲》、《350106致曹靖华》、《350203致黄源》,《全集》第13卷6、9、41页。

  【46】【47】【48】【49】《360105致曹靖华》、《360121致曹靖华》、《360121致母亲》、(360114致萧军》,《全集》第13卷283、293、294、289页。

  【53】【54】【55】《全集》第3卷10、247、185页。

  【58】《全集》第11卷149页。

  【59】许广平:《鲁迅回忆录》66页,作家出版社1962年版。

  【60】周海婴:《鲁迅和我七十年》43页,南海出版公司2001年版。

  【61】周晔:《伯父的最后岁月——鲁迅在上海》272页,福建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63】《350204致杨霁云》:“况且新生活自有有力之政府主持,我辈小百姓,大可不必凑趣,自寻枯槁之道也……。”《全集》第13卷43——44页。

  【64】《全集》第6卷217页。

  【66】《340108致增田涉》,《全集》第13卷553页。

  原载《鲁迅研究月刊》2008年第5期

    进入专题: 鲁迅   过年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96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