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乡村拍案惊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33 次 更新时间:2012-01-07 00:58:12

进入专题: 乡村  

杜君立 (进入专栏)  

  

  离开乡村20多年了,但乡村的一切早已经渗透进我的精神深处,每每听到来自故乡的事情,总是充满异样的感动。如今的乡村已经失去往日的生动,就如同那个不可再现的童年。青年人都奔向异乡的城市,泥土在他们心中已经成为最肮脏的想象。传统的长幼有序的大家庭早已解体,一种信仰与道德的双重缺失中,家庭与社会一样,沦为弱肉强食的场所。在这种利益交换与博弈中,亲情显得弱不禁风;与儿童相比,老人成为这个现代乡村社会最不幸最无助的弱者。这14个故事几乎都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的事情,平常而又残忍,这大概就是我们的生活。或许可以说,真正的生活更像冯梦龙的《三言两拍》,而不是施耐庵的《水浒》,或者曹雪芹的《红楼梦》,所以,不妨将这篇随意记述的流水账命名为《乡村拍案惊奇》。

  

  第一回 清道夫

  

  王老汉是个五保户,从年轻时候就是个光棍,但人非常勤快,而且急公好施,经常爱干些修桥补路的事情,最典型的是村里的道路一直是他清扫的。村里有个大学生,跟着祖母长大,念书时没有钱,王老汉拿出自己所有的钱来供他;到大学最后一学期,王老汉甚至把自己的棺材都买了,把钱全部给了这个大学生。这个学生参加工作以后,一直要还给王老汉钱,王老汉先是收下,后来又把这些钱给了村里的穷人。这个大学生在城里生活得越来越好,他的祖母也去世了,后来他执意要把王老汉接到城里享福。王老汉推辞不过,就来到了城里。他闲不住,每天就拿着扫帚出去打扫卫生,常常天不亮就出去,先是打扫整个小区,后来扫到了街上,周围几条街几乎都是他打扫。这些就连清洁工都莫名其妙,以为是抢饭碗的,看到是义务打扫,这才释然。王老汉打扫卫生逐渐成为一种劳动习惯,还发生过一次拾金不昧的事情,但一次他沿着马路打扫得太远,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他也不识字,他说不清家的地址,就这样丢了……这个大学生为此找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都没有找见,没提起此事,他就泪如雨下……

  

  第二回 保密

  

  赵老汉和孙老汉是老伙计,都已经没有了老伴,跟儿子分了家,独自生活。他们经常一起打牌赶集喝酒。孙老汉相对比较本分节俭,赵老汉则吃喝嫖赌,胆子比较大。一次赵老汉去县城办事,遇到了一个中年妓女。妓女只要20元。赵老汉玩了一下,觉得不错,就跟妓女商量后,他把妓女偷偷带回家,然后邀请村里的老光棍来玩,玩一次30元,他管吃管住,跟妓女对半分这30元。孙老汉先是舍不得钱,后来又不敢玩。在老赵的怂恿下,孙老汉豁出去玩了一次,结果因为激动突然发病,竟然猝死在床上。老赵吓坏了,赶紧打发妓女走人。然后跑到孙老汉的儿子那里报丧。孙老汉的儿子一听父亲死在老赵家,就要老赵陪人命赔钱。老赵虎着脸说:你父亲是快乐地死去的,这死法多少钱都买不来,一死又省了多少医疗费?你们感谢我才是。孙老汉的儿子一听也对,就给了老赵200元。趁着黑夜,老孙儿子拉走了父亲的遗体,开始办丧事。老赵发了一笔大财,非常高兴,跑到镇上喝酒,点了一桌好菜,众人奇怪,就问他,他酒后话多,就说老孙死了,老孙的儿子孝敬的。老孙的儿子听说后非常生气,找到老孙。老孙以保密为由,又要到了200元钱。

  

  第三回 一个人

  

  老刘因为出身富农,加上性格木讷,未能结婚成家。直到50岁以后,邻村有个女人死了男人,又与家族发生矛盾,就来投奔老刘,随身带着一个5岁的儿子。老刘对这一双母子非常好,对这个男孩視若己出。含辛茹苦总算把这个男孩拉扯大,变成一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并没有跟老刘姓,仍然姓原来的张姓。老刘也没有介意,用毕生的积蓄给这个小张娶了媳妇。结婚时,张家原来家族来了很多人,老刘倒像个外人。不出两年,小张和媳妇将户口迁回了原先的村子,离开了老刘,只有小张的母亲不愿回去。小张也就不再来看老刘。为此他与母亲翻了脸。几年后,小张的母亲去世,小张来拉走了母亲的遗体,安葬在他们村,老刘重新又回到了一个人生活,而他已经70多岁了。几年后,他一个人死在破屋里,几天后才被发现,村里人凑钱安葬了他。

  

  第四回 出走

  

  老李今年70岁,年轻时做过很多年村长,他是一个很干练而又温和的人,或者说他自制力非常强。这些年他给4个儿子陆续都盖了房子且娶了媳妇,孙子也一个一个上了学,他就打算好好休息下。正在这个时候,他老伴却生病去世了。安葬完毕,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在儿子的陪伴下,老李去到医院检查了身体。检查完毕后,医生态度神秘,儿子被拉到一边窃窃私语。回来路上,老李逼问儿子,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儿子说只是一般的肺炎,吃几副药就好了。老李就不再吭气。在接下的日子里,老李将院子里的树重新修剪了一遍,把房屋重新修了一遍……一天早晨,孙子们去找爷爷,发现屋里没人,大家也没有在意,以为他出去赶集去了。到了晚上,还不见老李回来,儿子们就急了,四处去打听,都说没有见到老李来过。一连找了半个多月,都没有老李的踪影,老李就这样离开了,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第五回 和好

  

  老万曾是个干部,退休以后,极为不习惯,经常一个人发呆,动不动就发脾气。一年时间对他来说度日如年。虽然他才刚刚60多岁,看起来猛然老了20岁似的,他每天都跟自己的老伴生气,嫌做的饭不好吃,战火不断,老伴忍气吞声。他骂完老伴,就骂两个女儿,骂两个女婿。大女儿在本市,经常和女婿一起过来看望父母。小女儿在深圳,很少回来,只是打打电话。大女儿新买了大房子,想把父母接过去一起住,老伴很高兴,但老万坚决不同意,他认为这是寄人篱下。老俩口为此再一次反目,老万终于没忍住,冲动之下打了老伴一个耳光。老伴哭着去了女儿家。大女儿过来批评劝说了老万半天,但老万还是不愿去女儿家,一时之间,也抹不开脸向老伴道歉。大女儿打电话告诉了小女儿,小女儿跟老公商量,因为当初父亲极为反对他们的婚事,老公与岳父关系势同水火。老公看到妻子忧心忡忡,就劝她请父亲过来换换心情。在大女儿的劝说下,老万又不会做饭,只好坐飞机来到深圳,女儿女婿在机场接了他,直接就安排他住进了一家高级饭店。晚上女儿女婿给他接风,宴席丰盛。晚上他睡得很好,早上有人敲门,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说是女婿的助手,因为女婿工作繁忙,实在走不开,就由她来陪伴老万。这个女人领着老万吃完早餐,就带他去世界之窗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每天都陪着老万旅游购物。老万也换了一身行头,重新恢复了精神,谈笑间神采飞扬,对女婿也没有了成见。他给老伴也买了很多礼物。几天后,他提出要回家,女儿和女婿来送行,他拉着女婿的手说:“谢谢你!”老万与老伴又和好了,而且性格也变好了。

  

  第六回 厚葬

  

  孬蛋有4个儿子,他给4个儿子都娶了媳妇。儿子一个个都分家另过,他和老伴最后分到了一间破旧的柴房。孙子们都慢慢长大了,孬蛋已经很老了,甚至已经提不动一桶水。他的老伴也死了,只剩下他。他不会做饭,只好去儿子家里吃饭。经过4个儿子商量,一个儿子管一星期饭,轮流管饭。每到吃饭的时候,孬蛋就拿着饭碗到了儿子家门口。他常常走错门,本来轮到老二家管饭,他却走得老三家,就被老三媳妇一顿臭骂。挨过骂,孬蛋就知道该到谁家吃饭了。孬蛋不仅记性越来越坏,而且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他最不幸的是大小便失禁,常常遗在裤子里,老远就臭不可闻。夏天引得苍蝇追他,冬天冻得他浑身发抖。他在村里一走,乡亲们就动了恻隐之心,有人给他饭,有人给衣服,大家都谴责他的儿子。4个儿子一商量,就把孬蛋反锁在柴房里,这样他就不出去“丢人”了,由4个儿子轮流送饭。每天两顿饭,快到吃饭时,孬蛋饿得在柴房里大呼小叫。一次在轮流中发生差错,老二以为是老三管饭,老三以为是老二管饭,孬蛋叫唤也没人在意。人们已经习惯了孬蛋交换,一连几天听不到孬蛋叫,人们就问孬蛋的儿子们。结果才知道几天没有送饭了。儿子们来到柴房,砸开生锈的锁子,发现孬蛋已经人事不醒。村里医生来了,赶紧抢救孬蛋。大家一起谴责4个儿子,儿子们就骂媳妇,媳妇们回家赶紧做了很多好饭端过来。

  看到孬蛋醒了,医生和乡亲们都离开了,因为这里比猪圈还脏。孬蛋睁眼看见这么多好吃的,风卷残云般吃起来……最后就撑死了。4个儿子为了攀比各自的孝心,给孬蛋举行了一场厚葬。

  

  第七回 养女

  

  惠英是一个养女,她生下来没有多久就被抱养给了王师傅,王师傅是铁路工人,家属在农村,家庭条件还可以。惠英长大以后,她接王师傅的班,也成为一名铁路职工,王师傅则退休回家。几年后,惠英结婚成家,生活很美满,经常大包小包地回来看自己的养父母。王师傅老俩口生活得很幸福。就在这时候,惠英的养父母突然冒了出来,要求见见惠英。王师傅俩口勉强答应了这个请求,等下次惠英回来,王师傅就给惠英说了,惠英说不见也罢。但不久之后,惠英的生父生母还是找到了惠英在城里的家,惠英客气了一下就送她们出来,并说以后还是不见的好。她的生父生母很失望。几年以后,养父母去世,惠英悉心操办葬礼,哭得死去活来。她是生父生母闻听,又来找惠英,惠英拒绝见他们。

  

  第八回 煤油

  

  这个是我听来的:我们村里有一对夫妻,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家里有重男轻女的习俗,所以对最后添的这个小子像宝贝蛋子一样。不过养老也是靠儿子。辛辛苦苦的把三个女儿打发嫁人了,小儿子也给娶了媳妇。老两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老头子有个毛病喜欢喝酒,喝点酒就说啊唱的,儿子嫌丢人就总过去说他,不给他买酒。有时候还会打。那时候可能就有点老年痴呆了吧。有一天老头子犯了酒瘾,看到屋子里有个瓶子就拿起来就喝,谁知道里面是煤油,发现后没抢救过来,死掉了。丧事办的还算凑合。儿子女儿都拿了一部分钱出来。只剩一个老太婆还半身不遂,不能走路。每天要儿子送饭吃。因为她自己住一个小房子里,偶尔女儿回来给她洗洗衣服被罩之类的,儿媳不管这些事。时间长了女儿回来的也没那么勤了,她的小房子就没人敢进去了了。因为臭不可闻。再后来,儿媳不满意了,说:每天吃那么多,这么老了,还不死,就叫她“老不死”。送饭也就没那么准时,有时候还不送。别人有时候给她拿点吃的,她就骂,说我们不让她吃饭吗?就这么断断续续的,没要一个月,老婆子也死了。村里人说纯粹是给饿死的。

  

  第九回 火车

  

  爱国是我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父母都不识字,供他上了几年大学,家里几乎倾家荡产。父母起早贪黑,后来为了省一点点钱,让妹妹爱民从初中退学了,爱民学习还不错,哭了很久,之后就去放羊割草帮着家里挣钱,寄给哥哥读大学。爱国大学毕业后,南下去深圳打工,在一家外企。每月工资除过基本的生活费,其余都寄回家里。家里终于盖楼变了样,村里人都很羡慕,夸爱国是个有出息的孩子。两年以后,爱国已经成为部门经理,一家人都很高兴。不久,爱国写信回来,邀请父母和妹妹去深圳住一段时间,享享福。一家人商量半天,虽然地里暂时没活干,但因为有鸡有猪,需要人喂养,家里也要看门,最后就决定由父亲去,母亲在家看门。但父亲不识字,就由爱民陪着。父女俩上了火车……几天后,爱国还是没有接到父亲和妹妹,打电话一问,就急了,母亲几乎哭疯了。爱国沿着铁路各站各城市贴寻人启事,始终没有再找到父亲和妹妹。不久他母亲就去世了,爱国从那时就回到村里,再也没有出去过。他最悔恨的是上大学。

  

  第十回 洗澡

  

  老张重男轻女,接连生了两个女儿之后又生了一个女儿,没办法就送给自己的大舅哥。后来又生了第四个女儿,这个女儿也送人了。最后终于生了个儿子。算是消停了。等到这个孩子长到7岁,他和几个孩子要去河里洗澡。以前父母一直管着不让去,刚好这天父母有事外出,让爷爷奶奶看着。爷爷知道孩子去洗澡之后马上就去找,但孩子已经淹死了,可能是不会水,也可能是管的严,反正下去时候就没再上来,等老人赶去之后已经晚了。老人没等他父母回来就喝农药死了。可能是心里内疚,或者是别的。反正老人也死了。

  

  第十一回 麻将

  

  吴老六两口子有3个孩子,都在南方打工。大儿子在南方打工结的婚,把孩子送回来;二儿子初中毕业后也去了南方,从此就没有下落,再也没有回来过,请算命先生算卦说是遇害了。本来不让女儿出去,结果还是偷着跑去广州打工。吴老六只要得到女儿的下落,就去南方寻找。最后一次终于见到女儿了,女儿坚决不回家,当着他面跟一个外省男人跑了。吴老六只好一个人回家,两口子照顾孙子。老两口说起儿女来就互相指责,老伴经常去打麻将,吴老六有时去地里干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乡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921.html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