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彬华:金正恩遇到了幸运之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80 次 更新时间:2012-01-06 09:32:43

进入专题: 金正日逝世   朝鲜问题  

黄彬华  

  

   2012年原本是所谓“全球领导人大换血之年”。不料在2011年结束前,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突然去世,不仅让平壤夺得世界“换血”的头筹,还凭空增添了区域政治稳定的不确定性因素,特别是让火药库的东北亚局势因此再度紧张起来。

   预定今年将改选领导人的主要国家或区域,1月是台湾,3月是俄罗斯、4月是法国、10月是中国大陆、11月是美国、12月韩国,大约有20多个。日本虽然没有预定举行的大选,但现任首相野田佳彦还是坐不稳宝座,再换人坐庄也不足为奇。如果是一堆新手上阵,要尝试、要磨合,甚至要在职培训,要世界人民陪他们乘过山车,人们当然忧心忡忡,因此期待结果能够有惊无险。

   朝鲜只有人口3000万,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区区500美元左右,由于它是个民族分裂国家,又推行极端的政治制度,包括家天下的世袭制度、党政军一体的先军政治、无视民生福利的极权政府。从区域稳定、世界和平的角度来看,周遭国家就担忧平壤随时会有巨变,会带来海啸式难民潮淹没整个东北亚。但从有危机就有机遇的逻辑来看,这也许就是他们期盼的半岛统一、人民获得解放和新生的绝佳机会。

  

   东北亚稳定不能崩溃

  

   但是,现实是朝鲜半岛身处东北亚的心脏地带,历史上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蒙古曾试图利用它征服日本,日本又一直将它视为向大陆扩张的西进通道,外来势力的美国更长期在韩国驻扎大军,因此目前都不希望有南北统一之类的巨变。

   与此同时,中国更不希望因朝鲜半岛的动乱带来东北亚势力均衡的崩溃,让外来势力有机可乘,制造民族纠纷,破坏东北亚国与国的和谐关系,包括难民潮的涌现、外来势力的兵临城下、民族问题和疆界纷争的丛生。因为在中国东北地区原本就有大量朝鲜族的少数民族,加上韩国曾有人借高句丽等历史问题,提出向中国索取领土的要求,如果不“维持现状”不仅会局势混乱,也不能维持目前东北亚的繁荣与稳定。长期混乱可能带来的破坏性作用,显然远比一时性的难民问题更为严重,更具彻底破坏力。

  

   日本更恐惧朝鲜统一

  

   因恐惧“难民潮”的发生而极力反对朝鲜半岛产生变革,也许是因噎废食。日本恐惧“难民潮”同样只是借口。日本人鄙视广义的朝鲜人(包括韩国人),原因如下:一、日本曾对它进行野蛮的殖民统治;二、曾经强制朝鲜人“创氏改名”;三、曾把朝鲜人当奴隶驱使,包括慰安妇。朝鲜半岛重新独立,虽然分裂成朝鲜(北)和韩国(南)两个国家,但统一之后,以目前韩国的经济实力作基础,综合国力可能超越日本,加上朝鲜人有绝对不对日本服输的民族性,一旦结合南方的经济力量和北方的核武力量,日本当然会有芒刺在背的惶恐感。

   对于血浓于水的南北朝鲜半岛人民来说,统一本来是民族的义务和使命,但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分割统治,不同政治和经济体制的影响下,矛盾和差异不能避免,加上复杂的国际关系,特别是在中国、美国、俄罗斯三大世界强国的直接和间接影响下,重新统一显然不是韩朝有能力或能够自主决定的课题。

   事实上,韩国内外的形势也在变。2010年6月,首尔《朝鲜日报》为纪念韩战60周年曾进行一次舆论调查,有65.1%的韩国人表示“统一需要充分时间来准备”,只有21.8%的人回答说“即使有经济负担也必须统一”,显示现在韩国大部分人已经不再把统一看成是“现在韩国人必须完成的使命”,不再把“马上统一”,作为他们最优先的诉求。结论是,现在有近八成的韩国人认为,“维持现状”是他们最佳的选择。

   另一方面,“维持现状”也成了金正日突然逝世后,韩朝背后各大国的“共识”,意外为朝鲜提供了保护盾。即使一向与平壤势不两立,针锋相对的国家,如美国、韩国、日本,这次能按兵不动,又基本上保持了友善的沉默,这使到东北亚形势不仅没有异变,还让金正恩和平壤上层顿时松了口气。昔日牵肠挂肚,甚至劳碌过度,日夜为打造“金氏王朝”呕心沥血的的金正日,现在似乎可证明是杞人忧天,而他也可以彻底安息了。

   但金正恩上台还是如履薄冰,不敢丝毫松懈。新年第一天,他就巡视了陆军坦克师,除了表明他将继承“先军政治”,倾全力争取军人的支持之外,就是对外展示他拥有强大武装力量支持的事实。

  

   “维持现状”成幸运之神

  

   其实,这些都说明金正恩非常幸运。一是遇上“亚洲时代”这一新潮流,使他能转危为安;二是背后继续有中国在撑腰;三是美、韩、日的情报组织失灵,摸不透平壤的实际状况,不敢轻举妄动;四是俄罗斯正赶来搭亚洲快车,增加了东北亚的重要性和复杂性;五是世界三强的中、美、俄,意外一致喊出了“维持现状”的口号,让金正恩及时赶上这趟列车,又顺利过了关。

   韩国《中央日报》一篇标题《朝鲜的造血,中国的输血》的报道,引用中国北京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金泉一教授的谈话,说明朝鲜问题的特质。他说:“如果金正日逝世后发生混乱,有哪个国家会得到好处呢?受到最大损害的将会是韩国。周围国家都不希望朝鲜发生混乱。这是现实性的选择。”金泉一还预测:“在朝鲜稳定之后,它会主动寻求变化,那时韩朝统一就有可能性了。”

   该记者还引用一句中国话做结论,即朝鲜的前途,要“中国的输血,朝鲜的造血”才会有效。因为,全靠外部输血,有机体的生存就存在局限。只有自己努力造血,才能够长期存活下来。

   金正恩不应忘记,他继承的不是顺理成章的“皇位”,不努力是会被别人随时取代的。他也许真是个幸运的人,但幸运之神是不会永远陪伴在他左右的,他必须学会自己走路。

    进入专题: 金正日逝世   朝鲜问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901.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