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才天:倒退没有出路:对张宏良的17个批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55 次 更新时间:2011-12-22 12:41:20

进入专题: 张宏良   左派  

陈才天  

  

  据了解,张宏良先生在2006年以一篇《当前中国左派和右派的斗争》博文,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经过历时5年的打拼,张先生已经成为一位左派旗手,雄踞《乌有之乡》网坛之上。游说各地,博得不少赞美的辞藻和一些掌声。应当说,张先生是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一位教授,在学术造假、名物横流的学界,难得有强烈的忧国忧民之心和直诉时弊的胆识。然而,笔者对张先生鼓吹喧嚣某些论理、观点,不可苟同。今日指尖发痒打出如下文字,献给读者和张先生。

  

  一、对张宏良:《风雨来临蚁上树,大船将沉鼠先逃》(2011年12月7日,《爱思想》网)一文1个批判

  

  1、张先生说:“最近,我们在三评围剿孔庆东事件中就曾经指出了“风雨来临蚁上树,大船将沉鼠先逃”的灾难征兆,在改革开放中率先富起来的那些“先知先觉”者,再次“先知先觉”地把财产和亲属向国外转移。据美国移民局透露,2001年到2009年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是59万多人,而2011年也就是今年一年,移民美国的数量就超过100万人,2012年符合条件的移民人数至少将达到130万人。另据福布斯排行榜调查,目前中国大约六分之一的千万富豪已经或正在移民国外,三分之一的千万富豪已经拥有海外资产,另外三分之二中的大部分也表示将有可能把财产转移海外,而中国千万富豪约100万人,拥有财富至少在50万亿以上。这些数字意味着目前中国至少有十几万亿财富已经被席卷而去,还有几十万亿财富即将被席卷而去,//而这些已经被席卷而去或者即将被席卷而去的几十万亿财富,如同股权分置改革中那十几万亿金额的“大小非股票”一样,完全是凭借国家政策和国家机器,强制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强制掠夺普通民众的结果。”

  批判-1:这段话较长,笔者用“//”把它划出2个部分。前部分是张先生列举中国富人移民外国的数据来证明“骇人听闻”的题目。很好。但是,张先生并未搞清富人移民的原因是什么,而是归罪于“完全是凭借国家政策和国家机器,强制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强制掠夺普通民众的结果。” 其实,张先生是在加祸于人。富人移民完全是你们左派的政治主张和一系列言论及其行为造成的。你们只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罢了。试分析如下:

  中国富人移民国外情况,比较复杂。首先,应区分三种富人:1、政权阶级本不应有的“富人”即贪官;2、资本阶级富人;3、国资阶级富人。其次,分析原因:这三种人移民心态,在本质上是有区别的。 对第一种“富人”采取若干行政法措施即可解决。 后二种富人有两怕,一怕二次革命,二怕增设遗产税(高税率变相共产)。这二种人以不同方式说明移民理由,都是掩盖。宪法序言和总纲中某些规定是造成富人移民的主要原因。比如,宪法序言中规定, “消灭剥削”,要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主义是什么?就是共产主义。总纲中规定,“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与“公民合法财产不受侵犯”,二者明显区别。后两种富人都是经济精英,对政治动向也是十分敏锐。他们十分清楚宪法规定的这种表述的含义。因此就采取了逃避的方式。由于《宪法》这些规定,加上左派势力不断上升,活动量日益强盛,所以正如张先生所言“在改革开放中率先富起来的那些“先知先觉”者,再次“先知先觉”地把财产和亲属向国外转移。”由此可见,张先生对富人移民问题的看法和归责的对象都是错误的。如果以富人移民的现象来证明中国这座大船将沉、大厦将倾的话,那么造成恶果的原因及其责任,应由左派来承担。或者说,张先生作为左派旗手,应承担主要责任才对。

  

  二、对张宏良(《国有企业与世界未来发展》(2011年11月15日,《民声》网)4个批判。

  

  1、张宏良说:“正是因为新自由主义私有化改革把人类带入了危机死路,所以目前全球才掀起了反对私有化改革的政治浪潮,就在我们现在论坛举办的此时此刻,全球爆发了席卷整个美欧、波及80多个国家、1千多座城市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当今世界反对新自由主义私有化改革、要求共同富裕的大众民主运动。”

  批判-2:这是张先生以“华尔街革命”一叶障目,错误地将其视为是“私有化改革把人类带入了危机死路”的观点。

  首先,“华尔街革命”的目标,并没有直接指向资本主义制度,只不过是对虚拟经济体制中那些恣意妄为,贪婪成性,造成严重金融危机而提出抗议。示威者并未提出“共同富裕”这个抽象的口号。示威游行者大多数人是失者,而且她们只不过是“99﹪”中的极少部分,资本主义国家经济运行处在正常状态。“华尔街革命”对于美国政治经济制度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或警告的信号。把它与资本主义制度存废的危机联系起来,有失一位经济学者的职业素养。

  其次,美国次贷危机,尽管后果严重,但并不能足够证明“资本主义已经走到了历史尽头,把人类社会带入了难以摆脱的危机死路。”作为经济学者不应忘记了资本主义国家历史基本的常识,次贷危机损害了虚拟经济,美国的实体经济并没有垮。况且,张先生在后文还主张公民持有股票的共同占有国家财富的方式。这是违背理论逻辑的。

  第三,欧盟主权债务危机的直接原因,并不是私有制造成的结果,而是西方政治民主方式导致的后果。众所周知,西式政治民主的竞选方式,导致候选人为了拉选票,不得已向选举人许诺更多的社会福利。几十年的积累,形成了发达国家高福利的财政预算(希腊主权债务危机还与2004奥运会投资过大欠债有关)。因此,政府不得不借债,甚至隐蔽债务。所以“欧债危机”与“次贷危机”是两种不同根源、不同性质的经济危机。然而,西式政治民主的竞选方式,并不以私有制为转移。

  最后,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周期性产生的弊病,但没有根据证明“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已经显示出资本主义制度的末日来临了。这应是经济学界的常识。张先生说“这个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决定了美欧等西方国家,在现有资本主义制度的框架内,根本不可能解决目前的危机。”好了,张先生不要再说了,难道美国就要亡国了吗?那你就等着美国和欧洲国家给你送聘书吧。一美元一个月薪金,你可千万要去赴任就职。作为经济学者,张先生应具备一点起码的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常识。

  2、张宏良说: “……。最近广东省一个小女孩先后被两辆汽车碾压,周围路人不管不问,就是人性堕落的表现。有人总是说是中国人道德堕落了,其实不是,中国人道德并没有堕落,而是兽性化管理法则逼迫的结果,按照兽性化竞争法则形成的法律法规,打击人性、保护兽性,造成做好人的风险成本越来越高,一般老百姓根本承受不起做好人的风险成本,于是大家都越来越越不敢做好人,整个社会陷入了人性危机。”

  批判-3:这种论证,已经超出了经济学论坛的范畴。并不是说经济学者不应讨论社会道德和人性问题,相反,在中国经济学界应提倡将经济理论与人性联系起来。但是,张先生以一个被网络媒体极度放大了“小悦悦”事件,来证明私有制的罪恶。是不是有些荒唐呢?在中华大地上发生了数以万计的富人捐赠、公民见义勇为的事件,难道张先生一点儿也不知道吗?一二件不快的事件,怎么能够作为“当今资本主义已经把人类社会带入了死路,并且带入死路的根源是西方资本主义文化,主要是根源于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的两个根本特点:……”的论据呢?

  从内容看,张先生发言已经不是一篇经济学文稿,倒象似是一部政治人权宣言,涉及法律、文化、道德诸多方面的问题。但显露出张先生对各学科的功底十分浅薄,逻辑混乱,漏洞百出。比如,张先生能够举出我国那部法律法规是“按照兽性化竞争法则形成的法律法规,打击人性、保护兽性”制定出来的?它使中国“整个社会陷入了人性危机。”有吗?你拿出这样的一个法律文件给大家看一看。如果张先生是说股市交易法律规则就是的话,那么,张先生在本文中不就是把虚拟经济看成是现代经济样式吗。并鼓吹美国民众通过虚拟经济形式已经实际占有了全美国财富吗?

  应当说,在现代学术界或政坛,骂街的游戏,已经一去不复回了。张先生说:“这是就整个社会而言,世界一体化发展要求必须用人性法则取代兽性法则。”用所谓“人性法则取代兽性法则”的说词,即便在网络论坛上,也不过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哗众取宠的、稍有韵味的低水准。在国内学术界就难以立足,更不用说它出口创汇了。

  3、张宏良说: “未来国家之间的竞争,东西方之间的竞争,主要是文化的竞争,目前中国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次中央六中全会提出文化强国的思想,提出要实现文化发展和物质发展相平衡,提出要实现文化自觉、文化自强的任务,就说明当今中国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批判-4:张先生为了证明自己的理论正确,打起了党的主意。不过,张教授暴露了只不过是初等文化素养的破绽。党中央是不会被你糊弄的。文化强国并不是“未来国家之间的竞争,东西方之间的竞争,主要是文化的竞争”这种谬论。六中全会的决定是你说的这个意思吗?你不是说,美国已经把中国包围了吗?难道“文化”就能够冲破美帝的航母、导弹、星际武器的包围圈。无稽之谈,可笑之极。

  4、张宏良说:“单靠孔子学院推动东方文化的传播和复兴,显然是不够的,……,一条腿是孔子学院,另一条腿是国有企业。……,因为资本无祖国,私人企业的老板和资本随时都会转移到国外,与中国完全脱离联系,如同现在中国富豪外流大潮一样,老板人走了,财富也带走了,中国老百姓辛辛苦苦几十年白干了。所以,中华民族复兴的任务只能由国有企业来完成”

  批判-5:如果说文化随着资本走,还有一点逻辑的话;那么,中华文化离开了中国就不是东方文化,就完全没有逻辑可言了。张先生不是要用东方文化代替西方文化吗?你的中国文化不到西方去,你怎么“取代”人家呢?

  至于,“如同现在中国富豪外流大潮一样,老板人走了,财富也带走了,中国老百姓辛辛苦苦几十年白干了。”这个问题要问一问你自己了。外国资本家多的是,人家为什么不移民到中国。相反,中国资本家要往外跑呢?你的文化不是要取代西方文化吗?怎么啦,张先生,你还有招数吗?

  

  三、对张宏良《重庆模式成败与中国政治前景》(江南红色文化大讲堂讲座大纲,2011年7月23日,《乌有之乡》网。)3个批判

  

  1、张宏良说:“我们暂且不去讨论广东模式,因为广东模式无非就是30多年旧有道路更加疯狂的继续,今天我们所要讨论的,是为什么重庆模式会成为当今中国各派政治力量角斗的中心,重庆模式的成败,会牵动中国亿万民众的目光,会影响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命运。”

  批判-6: “广东模式无非就是30多年旧有道路更加疯狂的继续。” 此语表明,张先生对3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及成就,怀有仇视的心理。在这个基点上,张先生以任何一种方式谈“重庆模式”,就不能不被怀疑是别有用心的了。因为不论在形式上还是实质上,我们是不应将它们划分出两种不同的模式。当然,我们不否认各地区间存在种种差异,有的地区可能在某个领域优势更大。比如,薄熙来任职重庆期间,只不过是搞了一个“唱红打黑”的活动。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而且薄熙来一再重申“打黑”完全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薄熙来并未在重庆搞共产主义,也没有过否认邓小平理论;薄熙来从未有过放弃或改变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和路线的做法。只不过是在民生工程方面比其他地区力度较大。笔者多次看到薄熙来对所谓“重庆模式”说法和赞美,并不领情的话语。然而,张先生却大放厥词,把所谓对待“重庆模式”的态度,提高到“会影响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命运”的高度;叫嚷这是“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再次摆到了中国人民面前。”等等。这在许多人看起来,不过是张先生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罢了。

  2、张宏良说:“完全作茧自缚于一套打击良善、保护邪恶的法律体系。历史将会证明,中国共产党最冤枉最愚蠢的历史举措,就是让那些坚决要打倒和推翻共产党的法学精英,帮助起草和建立了一整套法律体系。”

  批判-7:中国经历30年的努力,建构起完整的法律体系,这无疑是具有历史性进步。至于,人们给它冠以什么样的名头如“现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等等,并不重要。我国完善的法律体系,不仅在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公民合法权益等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而且有效地保证了在WTO体系中进行有秩序的经贸活动。我国已经成为举世瞩目的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中国取得这些成就无一不与完整法律体系相关。只有张先生这样的人物才有这样的感知:“现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张宏良   左派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47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