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键一:当前朝鲜半岛安全危机的根源和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8 次 更新时间:2011-12-20 16:54:01

进入专题: 金正日   朝鲜  

朴键一  

  

  刚刚过去的2010年,朝鲜半岛发生了两起严重的军事安全事件。3月26日,在美国和韩国海军针对朝鲜进行的联合军事演习期间,韩国海军“天安号”巡逻舰发生爆炸沉没,数十名韩国海军士兵葬身海底。11月23日,又是在针对朝鲜进行的韩国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演习中,韩国和朝鲜海岸炮兵相互炮击,造成数名韩国军人和平民伤亡。

  对于“天安号”巡逻舰爆炸沉没事件,韩国政府认定为朝鲜海军潜艇发射鱼雷所致,朝鲜政府则坚称此事件与己无关。时至今日,包括韩国国内舆论在内,认为韩国政府的主张缺乏足够证据的声音不绝于耳;即便此事为朝鲜所为,也难以说明朝鲜的动机和条件何在。对于相互炮击事件,韩国政府主张这是朝鲜蓄意首先发起挑衅所致,而朝鲜政府声言这是对韩国军队率先向己方领海炮击的回应。双方的争论表明,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何方率先实施了炮击,而在于朝韩各自主张的领海范围大面积重叠。

  这两起严重的军事安全事件发生在同一年,这在1953年7月朝鲜军事停战后57年间从未有过。不仅如此,美国和日本不顾中国和俄罗斯的多次劝告,利用这两起事件迅速介入,以遏制朝鲜的军事挑衅为名,在朝鲜半岛西部和东部两个海域,相继进行了包括航母集群在内的美韩和美日联合军事演习。美国和日本的所作所为,进一步加剧了朝韩之间的紧张关系,给中国和俄罗斯带来了安全威胁,致使中国和俄罗斯不得不分别以军事演习应对。结果,朝鲜半岛局势急剧地恶化到极点,出现了朝鲜军事停战以来最严重的安全危机。

  韩国和朝鲜海岸炮兵相互炮击事件发生后,美国分别与韩国和日本决定大搞针对朝鲜的军事演习,中国认为朝鲜半岛局势处于“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刻[“外交部副部长称朝鲜半岛局势千钧一发”,中央政府门户网站(http://www.gov.cn),2010年12月19日。]。于是,中国政府迅速向朝韩双方派遣高级特使,并与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各方积极沟通,劝和促谈,提议举行“六方会谈团长紧急磋商”,努力通过多边和平对话平息事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中方建议12月上旬在京举行六方会谈团长紧急磋商”,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0年11月28日。]。中国政府之所以如此非常严重地看待朝鲜半岛局势,自有对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政策考虑。而中国人民目睹美国航母集群在朝鲜半岛西部海域即黄海水域耀武扬威,不禁勾起了对近代史上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的痛苦回忆。从朝鲜半岛局势的演变机制看,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这种判断和心态不是没有根据的。

  

  一、 朝鲜半岛局势的演变机制

  

  (一)朝鲜半岛局势演变的六个层面

  朝鲜半岛局势的演变是所谓朝鲜半岛问题演进的综合性表现。冷战后,各种具体的朝鲜半岛问题层出不穷,但它们都是围绕着适应冷战结束后的世界走势,结束朝鲜半岛南北分裂状态、实现双方统一这一根本议题出现的。研究结果表明,冷战后层出不穷的各种具体的朝鲜半岛问题,都可以归结到以下六大类问题。

  第一大类是朝鲜半岛南北关系问题。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都拒绝承认对方为主权独立国家,但双方又都是联合国的正式成员国。因此,朝鲜半岛南北关系首先是同一民族内部的关系,然后才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换句话说,朝韩关系既是同一民族内部的关系也是国家之间的关系,因而仅仅站在国际关系学视角,试图套用“民族国家”的概念,是无法全面地把握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这一特性,决定了周边大国和国际社会认识和应对朝鲜半岛南北关系演变的复杂性和艰巨性。

  第二大类是朝鲜和韩国的内政和整个外交走向问题。朝韩双方对对方内政和整个外交走向的判断,决定了各自对对方的政策取向和双方之间的关系形态。也就是说,无论朝韩双方各自的内政和整个外交走向的实际状况如何,双方对对方的政策取向和关系形态首先取决于自己的主观判断。而对于周边大国和国际社会来讲,如何判断朝韩两国的内政和整个外交走向,则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取决于它们同朝鲜和韩国接触和交往程度。

  第三大类是周边大国与朝鲜半岛的关系问题。从地缘上看,朝鲜半岛的周边国家为中国、日本和俄罗斯三个大国;但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其中还有在韩国和日本驻扎有大批常备军队、地理上与日本和俄罗斯有共同海上边界的美国。然而,与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美国和日本还没有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因而这些周边大国与朝鲜半岛的关系是不对称的。这就使得上述第一大类的朝鲜半岛南北关系问题、第二大类的朝鲜和韩国的内政和整个外交走向问题,变得更为纷繁复杂。

  第四大类是周边大国围绕朝鲜半岛相互竞争与合作的关系问题。冷战后,以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演变为主要线索,这一大类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朝鲜半岛核问题六方会谈堪称为这一极其复杂问题的集中表现。同时,这些大国都是对当今世界政治、经济、军事体系举足轻重的国家,因而它们之间围绕朝鲜半岛的相互竞争与合作,不仅对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具有决定性意义,而且也具有影响世界发展前景的全球性意义。

  第五大类是各种政府间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与朝鲜半岛的关系问题。在各种政府间国际组织中,联合国安理会最具有典型性。在20世纪40年代后半期朝鲜半岛南北分裂的过程中,联合国安理会在美国的操纵下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更有甚者,在安理会首肯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不仅武装干涉了1950年6月爆发的朝鲜战争,最终成为签订朝鲜军事停战协定的一方,而且至今仍驻扎在韩国,成为影响朝鲜半岛局势演变的一个主要行为者。冷战后,越来越多的非政府组织开始介入甚至挑起一些新的、具体的朝鲜半岛问题,成为朝鲜半岛局势演变中不可忽视的行为体。

  第六大类是各国新闻媒体与朝鲜半岛的关系问题。这一问题贯穿于前述所有五大类问题,但在冷战后的朝鲜半岛问题中,新闻媒体已经不再局限于提供对事实的客观报道,而是自觉或不自觉地介入,或被利用于敌对国家之间愈演愈烈的宣传战和心理战。特别是,冷战后20多年来,随着朝韩之间经济实力对比出现失衡,韩国的新闻媒体占据了对朝鲜半岛问题的主要话语权。韩国新闻媒体对朝鲜和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报道,不加辨别真伪地被其他国家的新闻媒体转述,影响了各国公众正确地认识和把握朝鲜半岛局势演变的真相。

  冷战后朝鲜半岛局势演变的历史过程清楚地表明,在上述整个朝鲜半岛问题的六大类问题中,第一大类的朝鲜半岛南北关系问题是朝鲜半岛问题演化的主要推动力,因而具有决定整个朝鲜半岛局势走向的全局性意义。其它第二至第六大类问题,诸如周边大国特别是美国与朝鲜半岛的关系问题、周边大国围绕朝鲜半岛相互竞争与合作的关系问题等当然也非常重要,但在朝鲜半岛南北关系持续地走向和解合作与自主和平统一之时,它们只能退居被动和次要的位置。

  (二)朝鲜半岛局势的周期性演变

  冷战后,朝鲜半岛局势在缓和与紧张两个相反的方向上持续地波动,明显地表现出一些周期性演变现象。这些周期通常表现为2.5年小周期、5年中周期、10年大周期、20年长周期等四种。之所以表现出这四种周期性波动现象,主要是因为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和周边大国的国内政治周期,即这些国家的政府任期不一、更迭时间不同。

  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以5年为周期换届并组成政府新内阁,但朝鲜的统一、外交和国防政策始终遵循着既定的路线。韩国总统也以5年为周期更迭,但不得连任,统一、外交和国防政策因总统而有明显差异。美国总统则以4年为一届,可连任一届,总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决定着美国对朝鲜半岛的政策。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国务院以5年为一届,但冷战后中国对朝鲜半岛的基本政策长期不变。俄罗斯总统任期为4年,不得两次连任[ 2008年12月,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法令,将俄罗斯总统任期由4年延长为6年。],但最近十年俄罗斯对朝鲜半岛的政策基本稳定。只有日本首相的任期在冷战后一直飘忽不定,使得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政策更容易受到朝韩关系、美国对朝鲜半岛政策变化的影响。结果,以韩国和美国为主要因素,这些国家的政治周期在朝鲜半岛叠加成为以2.5年小周期、5年中周期、10年大周期、20年长周期的局势演变机制。

  更为重要的是,朝鲜半岛局势往往在这些周期的拐点年度发生显著的变化,而且在这些周期进入拐点之前1~2年内就开始波动,直至通过拐点后的1~2年也内难以稳定下来,尤其是在这些周期的拐点彼此交汇于某一年度之时。因此,值得非常注意的是朝鲜半岛局势演变的上述各周期拐点都将相互交汇的2012年。这一年,朝鲜有望“打开强盛大国之门”,韩国、美国、中国、俄罗斯等国家将选举新的国家最高领导人,日本也有可能改换内阁。以2012年为契机,朝鲜半岛局势已经从2010年开始出现明显波动,而且还将在今后3~4年内继续显著地波动下去。

  需要指出的是,最近十年间,朝鲜半岛局势在缓和与紧张两个方向上来回波动的幅度在增大。也就是说,无论是缓和还是紧张,一旦开始启动,就会走得比较远,直至出现某种极端情形,从而对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和周边大国都带来较大冲击和深远影响。这是21世纪朝鲜半岛局势演变的一个新特点,需要各方给予充分的注意,绝不可等闲视之。这是因为21世纪以来,世界政治、经济、军事体系的持续变动和周边大国之间相互关系的不断调整,给朝鲜半岛南北双方调整相互关系,带来了更多的行动机会和更大的行为空间。

  (三)朝鲜半岛局势的连锁性演变

  冷战后朝鲜半岛局势的连锁性演变,主要表现于朝鲜半岛南北与周边大国各方之间关系的连锁性变化方面。在上述朝鲜半岛局势演变的某一周期内,这种连锁性变化都开始于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变化。

  冷战后20多年的历史表明,一般地,当朝鲜半岛南北之间和解合作、自主和平统一的进程向前迈进时,中国、俄罗斯分别与朝鲜、韩国的关系随之大踏步发展;日本主动地与朝鲜改善关系,但同朝鲜半岛南北双方之间重现历史纠葛和领土纠纷;美国与韩国渐生龃龉,而与朝鲜的接触和对话增多。结果,最终导致在美国和朝鲜之间出现核问题、导弹问题等影响整个东北亚地区,甚至全世界的重大问题,促使中美日俄等周边大国之间围绕朝鲜半岛的接触和对话增多。

  当朝鲜半岛南北之间反目为仇、拔剑弩张时,中国、俄罗斯与朝鲜的关系显得趋于密切,而与韩国的关系变得微妙复杂;日本与韩国共同利益增多,而与朝鲜顿显敌意;美国与韩国来往密切,而与朝鲜矛盾重现;中美日俄等周边大国之间围绕朝鲜半岛的猜忌和竞争随之突出。结果,朝鲜半岛南北之间关系的不断恶化最终带来严重的朝鲜半岛危机,促使中美日俄等周边大国之间围绕朝鲜半岛的猜忌和竞争变为协调与合作,为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再次和解合作、走向自主和平统一提供有利的外部环境。

  上述两种连锁性变化,即构成朝鲜半岛局势演变的一个完整周期。需要指出的是,当朝鲜半岛南北之间关系处于不好也不坏的状态时,中美日俄等周边大国与朝鲜半岛的关系、这些周边大国围绕朝鲜半岛的关系表面上显得比较平稳,但实际上各周边大国都在为应对即将到来的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突变进行紧张的准备。实际上,由于朝鲜半岛南北之间的关系首先是同一民族内部的关系,而这种同一民族的内部关系归根到底是一种不同阶级之间的关系,加上韩国国内进步和保守两大势力严重对立、韩国政府的任期只有5年,所以朝鲜半岛南北之间关系处于不好也不坏的时间相当短暂,至多不过2~3个月。

  

  二、 当前朝鲜半岛安全危机的根源和前景

  

  (一)当前朝鲜半岛危机的特点

  当前的朝鲜半岛危机,是上述六大类朝鲜半岛问题及两个朝鲜半岛局势演变机制的集中表现。首先,在当前朝鲜半岛危机中,整个朝鲜半岛问题的六大类问题充分地得到了表现。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持续恶化即为当前朝鲜半岛危机的始源,而这种危机直接地来源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对对方内政和整个外交走向的判断。目前中美日俄等周边大国对朝鲜半岛的关系可谓泾渭分明,这些周边大国围绕朝鲜半岛的竞争与合作关系表现得更为纷繁复杂。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各显其能,给朝鲜半岛局势演变增添了更多的复杂性。尤其是,各国新闻媒体的报道,使当前朝鲜半岛危机的来龙去脉显得更加扑朔迷离。冷战后,朝鲜半岛问题的话语权主要把持在韩国新闻媒体手中,其它国家的新闻媒体基本上追随韩国的新闻报道。结果,在对朝鲜国内形势的了解方面,各国公众被在朝鲜没有任何派驻记者的韩国新闻媒体严重误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金正日   朝鲜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39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