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秉文:拉丁美洲智库概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33 次 更新时间:2011-12-18 16:41:17

进入专题: 拉丁美洲   智库  

郑秉文 (进入专栏)  

  

  “这场交流不仅意味着语言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即在西班牙语里很难分清职业政治家和决策者,还意味着,在拉丁美洲,技术领域和政治领域并存,但如果将学术与政治这两个不同圈子的概念加以界定,那就很难了。”

  美国宾州大学国际关系研究计划的“智库与公民社会项目”每年出版一本全球智库年度报告。在2010年全球思想库的排名遴选过程中,来自全球169个国家的6480个智库作为候选者参加了此次评选,有1500多名学者、决策者、记者、区域研究专家和项目研究专家组成评审组,经过多个复杂的程序,历时数月,评选出了2010年度全球智库排行榜。

  

  拉美智库数量位居全球第四 

  

  据这本刚刚出炉的《2010年全球思想库排名》,在全球智库分布中,北美有1913个,占全球的近1/3;其次是欧洲,达1757个,占全球的1/4强;再次是亚洲,有1200个,占全球的18%;拉美位居第四,有690个,占全球的11%;非洲有548个,占全球的8%;中东北非有333个,占全球的5%;大洋洲仅占全球的1%,数量为39个(见图1)。

  在“智库数量最多的前25经济体排名”评比项目中,美国智库的数量遥遥领先,位居第一,是居第二的中国的4倍半;印度名列第三,英、德、法分别位居第四、五、六;阿根廷名列第七。

  包括阿根廷在内,拉美共有4个国家榜上有名:其中位居第七名的阿根廷有131个智库;巴西排名第十三,有智库81个;墨西哥第十六,有智库57个。从图1和拉美国家的情况看,人口多和版图大的国家拥有智库的数量名列前茅。但在阿根廷和巴西之间,阿根廷的人口和版图远不如巴西,而智库数量却将巴西远远甩在后面。

  拉美地区智库总计690个(见图2),其中前5个智库最多的国家就包揽了拉美智库总数的一半以上,达362个,它们依次是阿根廷、巴西、墨西哥、玻利维亚和智利。排名前9个国家的智库达494个,占拉美全部智库数量的72%。

  

  智库初为知识分子建保护伞

  

  据拉美学者的考察,虽然“智库”(think tank)一词的首次出现和使用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美国,但实际上,类似政策研究中心等智囊机构早在1910年之前就已在美国出现了。

  拉美国家的智库出现于20世纪60年代,那时拉美一些国家,特别是南椎体国家,它们的智库主要是由独裁政府驱逐的一些著名大学的著名学者创建的。这些学者创建智库的目的是为了建立知识分子的保护伞。例如,拉美最著名的“巴西计划分析研究中心”(CEBRAP)就是于20世纪70年代初由卡多佐(Cardoso)建立的。再如,智利的拉美研究公司(CIEPLAN)集中了很多著名知识分子领袖,他们后来在20世纪80年代末为智利建立联合政府和还政于民的历史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后来,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拉美才开始出现大规模创建智库的浪潮,例如,阿根廷28个主要智库中就有19个创建于那个年代。

  正如一些研究智库的拉美学者所分析的,拉美地区的智库与其特殊的历史进程紧密相连,例如,哥伦比亚和乌拉圭一些智库的诞生源自于个人或政党的需要;还有的智库与政治体制转型密切相关,例如在智利,有的智库起初为右翼服务,后来又为中左翼服务;有的智库在融资方面有其明显特色,例如,秘鲁的智库融资渠道既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有的国家的智库明显体现了政权体制的基本特点,例如,阿根廷的分散化政治体制导致其智库也具有类似特点;还有的智库在其政党和政治体制更迭中带有不可避免的个性,例如,近年来玻利维亚NGO的智库开始崛起;等等。

  

  政策制定者or政客? 

  

  与欧美相比,拉美国家的智库在如下一些方面存在自己的特点,或说存在较大差距:智库与政府的互动、智库对立法的影响力、智库与政党的关系、智库对政策(经济政策、社会政策、公共政策、外交政策等)的影响力、智库影响力的测度、媒体对智库评价体系的作用、智库之间的相互竞争与合作、智库的竞争力、知识与智库的转换等。

  秘鲁一位研究智库的著名学者恩里克先生在其专著《思考政治:拉美的智库与政党》中讲述了这样一个小故事,以试图解释拉美智库落后于欧美的内在因素:一次在达喀尔举行的全球发展网络研讨会上,一个阿根廷与会者用英文发言,在“公共政策发展”这个议题的讨论阶段,当说到“决策者”这个概念时,他使用了politician(政治家)这个词。坐在旁边的一个印度学者纠正他说,他指的实际上是policymaker(决策者),不是politician(政治家)。但这个阿根廷人看着他,感到迷茫,重复地向他解释说,他讲的这个人确实就是一个politician。“是policymaker”,这个印度学者再次纠正他。但这位阿根廷学者还是说,“哦,是一回事”。该书作者恩里克先生接着分析道:“这场交流不仅意味着语言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即在西班牙语里很难分清职业政治家和决策者,还意味着,在拉丁美洲,技术领域和政治领域并存,但如果将学术与政治这两个不同圈子的概念加以界定,那就很难了。”接着这位学者对拉美智库不发达的情况作了进一步分析,并与欧美作了比较。

  在拉美国家和地区中,如图2所示,阿根廷拥有智库131个,就数量而言位居拉美第一,占35个国家和地区智库数量总和的19%。但是,在《2010年全球思想库排名》的“拉美智库25强”中,阿根廷的智库却屈居第四,排名位居第一的是巴西的瓦加斯基金会(FGV),第二是智利的公共研究中心(CEP),排名第三位的还是巴西的智库,即巴西的国际关系研究中心(CEBRI)。进入25强的智库属巴西最多,为6个,占巴西智库数量的7.4%。智利和阿根廷各有5个进入25强,分别占其各自智库数量的11.9%和3.8%。乌拉圭进入25强的智库有3个,占其智库数量的17.6%。哥伦比亚、秘鲁、厄瓜多尔各有2个,分别占其各自智库数量的5%、6.3%和11.1%。从这些数据看,就本国智库进入前25强的数量比重而言,阿根廷的比重是最小的。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进入 郑秉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拉丁美洲   智库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学科建设与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36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