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俄罗斯前外经部长反思改革教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8 次 更新时间:2011-12-16 21:36:04

进入专题: 俄罗斯   改革  

杨斌  

  

  我第一次看到《俄罗斯改革的悲剧与出路——俄罗斯、种族灭绝与新世界秩序》(经济管理出版社二○○三年三月)一书时,立刻被引人注目的标题所吸引。

  此书的作者谢·格拉兹耶夫,不仅是俄罗斯的著名经济学家,还是一位自由民主派人士。格拉兹耶夫毕业于莫斯科莱蒙诺索夫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早在前苏联时代,他就敏锐察觉到计划经济的弊病,批评前苏联时期的特权腐败现象,还积极主张进行转向市场经济的改革。一九九一年叶利钦上台执政后,他被任命为首任对外经济关系部部长。俄罗斯经济转轨时期,外经贸部门是令人羡慕的肥缺,俄罗斯的新兴大富翁和金融寡头,有不少是从外经贸部门和金融银行系统起家的。

  令人钦佩的是,尽管格拉兹耶夫身居外经贸部门的要职,却并未像许多俄罗斯新兴官僚那样,趁市场经济转轨的混乱钻营机会大发横财,他仍然保持了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良知,当他看到俄罗斯遵循美国推荐的“休克疗法”,造成了物价飞涨、经济衰退和民众贫困,就果断地为俄罗斯民众的痛苦大声呼吁,对叶利钦的这种激进改革做法提出了批评。格拉兹耶夫特别感到愤怒的是,前苏联时期的党、政官僚和经理阶层,以前还主要搞职务特权享受的腐败,摇身一变投靠了叶利钦政府之后,贪污腐败千百倍的扩大,变成趁私有化之机疯狂掠夺大饱私囊,巧借种种花招将巨额资产直接化公为私。格拉兹耶夫认为,即使说物价猛涨是“短期阵痛”,那么私有化运动中贪污腐败泛滥,则必将长远改变俄罗斯改革的方向,倘若不制止将变成难以治愈的毒瘤。格拉兹耶夫希望通过议会民主的方法,制订立法阻止私有化的腐败泛滥,限制新兴官僚损害民众的激进改革。

  一九九三年,由于叶利钦激进改革措施造成的恶果,俄罗斯改革阵营出现了第一次大分化。当时的议会还称为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大部分议员都曾是叶利钦的坚决拥护者,戈尔巴乔夫时期为了推动改革步伐,他们曾大胆违反前苏共中央的意志,将叶利钦选为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总统。到了一九九三年,看到叶利钦激进的“休克疗法”的恶果,特别是私有化造成的腐败掠夺泛滥,大多数议员像格拉兹耶夫一样,主张应限制叶利钦作为总统的权力,制订一些限制腐败和缓解社会矛盾的立法。但是,私有化已释放了巨大腐败掠夺贪欲,要想阻止新兴官僚权贵的财路,断送他们唾手可得亿万财富的机会,无异是“虎口夺食”。令格拉兹耶夫和其他议员失望的是,他们很快被俄政府和新资产阶级控制的媒体,痛斥为阻碍市场经济改革的保守势力,当总统同议会的矛盾尖锐化之后,叶利钦不惜抛弃曾将自己选上台的恩人,上演了调动军队炮轰议会大厦的悲剧,以违反民主的暴力手段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巩固了总统手中的权力和新兴权贵利益。当隆隆炮声和血洗议会大厦的事实,令格拉兹耶夫的民主理想破灭之后,他愤然辞去了叶利钦政府的外经部长职务,果断投身到了批评政府的反对派阵营。

  其实,俄罗斯信奉自由民主的知识分子中,有许多人都像格拉兹耶夫一样,从以前坚决拥护叶利钦的改革,到对俄罗斯改革的现实大失所望,进而转向了强烈地批评叶利钦。俄罗斯著名作家维亚·康德拉季耶夫,曾是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拥护者,对叶利钦的改革充满着期待和希望。但是,当大规模私有化的恶果逐渐暴露时,康德拉季耶夫痛心地奋笔疾书,称再也不能为这种市场改革唱赞歌,这种“改革”造就了数以万计的暴发户,却使社会上领养老金者日益贫困。一九九三年九月叶利钦炮轰议会之后,康德拉季耶夫开枪自杀,悲剧性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俄罗斯著名作家季诺维耶夫,前苏联时期因持不同政见流亡海外,他目睹激进改革造成的巨大社会灾难,称“我写了三十本反对共产主义的书,但是,假如我知道这一切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就永远不会去写这些书”。由于这些俄罗斯的著名作家不懂经济,他们只是对社会灾难感到困惑和悲观,却难以深刻反思俄罗斯改革失败的原因。格拉兹耶夫作为一位著名经济学家,还担任了叶利钦政府的外经贸部长要职,他对于俄罗斯曲折改革历程的深刻反思,能够为中国知识分子特别是经济工作者,提供更多可供借鉴的经验教训。

  格拉兹耶夫的这本著作首先回顾了一九九三年叶利钦炮轰议会,独揽大权削弱议会的制约作用之后,毫无顾忌推行的激进经济改革。格拉兹耶夫引证了大量资料和统计数据,详细阐述了改革对俄罗斯社会的全面影响,包括人口状况、社会福利、卫生医疗等等。书中的资料数据既翔实丰富又触目惊心,如私有化过程中企业亏损面的急剧扩大,国家财力衰败和社会保障、卫生系统瘫痪,随着而来的各种恶性传染病的死灰复燃,持续的人口死亡率超过出生率的趋势,贩毒、吸毒相关的犯罪率爆炸性增长,国民生产收入和工业生产的大幅度衰退,还有劳动就业、社会分配等方面的详细指标。格拉兹耶夫随后分析了改革存在哪些政策失误,通过怎样的经济机制导致了一系列社会恶果,如一九九二年的价格自由化的改革,如何导致了居民收入和储蓄的剧减;新兴的官僚权贵趁私有化改革大肆掠夺财产,如何导致大多数居民丧失了享有公有财产的机会;纵容股票证券市场的投机金字塔,如何导致普通股民蒙受了巨大的财产损失;政府采取的错误宏观经济政策,如何破坏了社会生产力并导致居民收入锐减;金融寡头和新兴权贵阶层如何操纵政府,通过财政金融政策掠夺国库和居民储蓄等等。

  其次,从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角度,分析了俄罗斯所处的地位和前景。格拉兹耶夫认为,俄罗斯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面临着全球化的机遇与挑战,既有经济贸易联系加速发展的趋势,又有国际大资本操纵全球化过程,促使发展中国家陷入边缘化的危险。格拉兹耶夫分析了美国如何通过影响俄罗斯改革,力图培育俄罗斯对国际资本的依赖性,利用私有化形成新兴买办权贵阶级,诱迫俄罗斯放弃贸易、财政金融等经济主权,逐步控制俄罗斯的经济命脉和战略行业,通过高利率的债务陷阱掠夺资源,促使俄罗斯沦为出口原材料的殖民地经济。

  最后,提出了重新振兴俄罗斯的详细经济纲领,他认为在当前世界科技进步加速的背景下,由于俄罗斯拥有雄厚的科技人力资源,还有前苏联时代的工业基础和丰富自然资源,只要抛弃了叶利钦时代的错误改革政策,就有充分信心实现俄罗斯经济的重新崛起。格拉兹耶夫还详细论述了政府应如何制订经济政策,进行宏观经济调节和产业结构调整,利用财政金融杠杆刺激投资,克服经济危机并促进可持续的增长。

  马来西亚的总理马哈蒂尔曾说,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前苏联那样,从强盛的帝国骤然土崩瓦解、衰败不堪。对于外国人来说,超级大国前苏联的迅速衰败令人惊讶。有不少中国人认为,前苏联的经济实力远远超过中国,一旦改革转向了市场经济,经济发展潜力很可能也超过中国。但事实上,俄罗斯改革后并未产生经济奇迹,倒是经济衰落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从改革前国民收入为中国的两倍多,下降到今天仅为中国的三分之一。这种矛盾现象令人难以解释。格拉兹耶夫作为民主自由派经济学家,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和深刻的剖析,为揭开这个难解谜底提供了某种答案。

  格拉兹耶夫的著作值得中国人一读,还因为俄罗斯的改革成败兴衰,直接关系到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二○○一年三月,外电报道了美国国防部的一份战略报告,其中认为世界实力格局正发生着深刻变化,随着俄罗斯力量的削弱和中国力量的崛起,美国将对全球战略进行重大调整,将战略重点从欧洲转向亚洲以中国为主要目标。布什总统还公开声称,俄罗斯经济衰落难以维护现有核武库,无法作为北极熊重新苏醒过来了。俄罗斯的例子给人们的警示是,改革成败不仅关系到经济效益,还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兴衰存亡。格拉兹耶夫指出,美国诱迫俄罗斯进行的“休克疗法”,其所造成的社会经济恶果的严重程度,完全符合联合国关于“种族灭绝罪行”的定义,可以说是针对俄罗斯的一场“地缘大屠杀”。

  普京上台执政以来,俄罗斯经历长达十年的经济萧条后,终于出现了明显的恢复势头,二○○一年俄罗斯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5.5%,工业产值增长5%,人民生活获得了一定改善。有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俄罗斯经济的好转,说明已走出衰退低谷,“休克疗法”和私有化虽然代价不小,但最终还是能产生积极的效果,因此,现在没必要总结俄罗斯改革的教训。但是,真正熟悉本国情况的俄罗斯经济学家,却有着更为冷静、客观的看法。《俄罗斯企业家》杂志,刊登一篇评论经济形势的文章,其中有寓意深远的形象比喻,“这个国家可恰当地比喻为一个病人,刚刚从危重病人的急救室出来,回到了普通病房之中,病人刚刚摆脱了剧烈疼痛,危及生命的昏厥抽搐,但还远远没有真正康复……”

  目前,俄罗斯经济仍面临着许多困难,据报道,尽管二○○一年俄罗斯的投资增长9%,但仍然远远无法弥补折旧的损失,仅为基础设施和设备损耗的三分之一,谈不上扭转经济基础的衰败趋势,只能说缓解了以前的衰败速度。普京打击寡头阻止了一部分非法掠夺,但仍未能根本改变社会分配的不公正,富人获得了大部分经济增长好处,社会贫困率仍然保持很高水平。随着基础设施服役期和外债偿还期到来,俄罗斯经济形势仍有可能由晴转阴,社会矛盾也随时可能再次尖锐化,俄罗斯政治走向仍然充满变数。

  俄罗斯经济长期萧条后趋于好转,绝非私有化带来十年的痛苦之后,又重新变成了“灵丹妙药”,与此相反,这恰恰同普京敢于调整叶利钦的政策失误,执政后发动了打击金融寡头的强大攻势,迫使两个最大的金融寡头流亡海外,同时搁置了丘拜斯的一系列私有化计划,特别是涉及重要战略行业的私有化,采取果断措施惩治经济犯罪和腐败,阻止金融寡头勾结腐败官员掠夺社会财富,将巨额掠夺资金非法转移到海外有关。普京执政后对经济政策的调整,同格拉兹耶夫等反对派经济学家的努力,不断抨击寡头勾结腐败官员掠夺有很大关系。

  格拉兹耶夫辞去叶利钦政府的部长职位后,一九九四年担任了俄罗斯民主党的领导人,后来被选举为国家杜马的经济政策委员会主席。他反对“左翼”或“右翼”的政治划分,主张一切俄罗斯爱国力量联合起来,共同为振兴俄罗斯经济而努力。格拉兹耶夫撰写的这本著作,已在俄罗斯多次出版,社会影响很大,还被翻译成了英文流传到西方国家。

    进入专题: 俄罗斯   改革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282.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