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欣:新保守主义的冬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97 次 更新时间:2005-12-10 16:40

进入专题: 新保守主义  

胡欣  

伊拉克战争曾被誉为新保守主义外交理论的完美实践。然而,或许是应了“盛极必衰”的道理,一度威风八面的新保守主义,渐渐发现,伊拉克战争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春天的幻象,而真正摆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他们不愿看到的冬天。

新保守主义的外交失败

长期以来,新保守主义者们就鼓动政府推翻萨达姆政权,因为这是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和世界和平的。但是,伊拉克战争虽然让新保守派如愿以偿,其所引发的国际局势激变,又超出了新保守派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外。现在,新保守派所倡导的外交政策,在国内外都遭到了严厉的批评声,可谓四面楚歌。

从目前看来,美国国内对新保守派的批评主要集中在三个问题上:

一、新保守主义劫持了美国外交。许多美国人认为,从“9·11”的发生到伊拉克战争,布什政府执行的主要是新保守主义者的政策。在对伊战争之前,新保守派们使出浑身解数,想方设法地为战争寻找借口。但是,战争结束以来,美国迟迟找不出关于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有力证据,至于所谓的萨达姆同“基地”有瓜葛、伊拉克参与“9·11”袭击等罪名,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变得越来越苍白。如今,很多美国人越来越怀疑新保守主义者捏造了对伊开战理由,误导政府和民众,“绑架”了美国外交,致使美国在伊拉克问题上越来越难以脱身,同时在国际上还面临着孤立。

二、“阴谋论”。除了批评新保守主义欺骗大众,发动战争以外,还有一些人认为新保守主义者们是怀着“阴谋”来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的,而这个“阴谋”的目的就是帮助以色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猜测呢?这同新保守主义的历史渊源有密切关系。被奉为新保守主义精神导师的列奥·斯特劳斯是一位德国犹太移民,1899年出生于德国,1925年至1932年在柏林犹太研究所任职,后来逃离德国,来到美国。斯特劳斯的个人经历使其极其痛恨极权统治,并对犹太人的遭遇充满同情。斯特劳斯的徒子徒孙在美国学术界和政坛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在20世纪80年代的美苏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现在,很多新保守派都或多或少同犹太人或以色列有着关系。英国广播公司和法国《世界报》已经将“新保守主义分子”(neocon)作为“犹太人”(Jew)的同义词,它们的焦点主要集中于沃尔福威茨、科恩和其他一些名字带有显著犹太特征的人。此外,新保守派同以色列的利库德集团有着密切联系。加上中东局势,尤其是巴以矛盾的激化,使得新保守派支持对伊开战的动机遭到了人们的怀疑。

三、背离了美国的国家利益。新保守主义的政策主张是同“新帝国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作为“新帝国”的主要支持者,新保守主义大多认为,美国应该利用自己的超级大国地位,实行积极的对外战略扩张,消除恐怖主义和“流氓国家”的威胁,大力输出民主制度,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甚至可以在必要时抛开国际社会单独行事。但是,“9·11”至今3年多的实践表明,“新帝国”不但不能有效地实现美国的国家利益,而且遭到了世界其他国家的反对。约瑟夫·奈多次强调,美国具有领导世界的能力,但是必须要在“软实力”上保持领先,争取更多的盟友和支持。新保守主义的政策取向偏离了美国长期赖以保持世界领导者地位的基本方针,使得美国同敌对势力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同友邦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困难,控制世界、维护国家利益的能力越来越虚弱。这也成为新保守主义者们不得不咽下的苦果。许多专家指出,美国的做法是在消耗自己半个多世纪以来积累的道义力量和联盟关系,同时破坏了大国间的关系,危及国际社会的稳定。因而,新保守派大力吹捧的“新帝国论”在国际上的空间越来越小。

布什同新保守主义保持了距离

在美国,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于新保守主义者的外交理念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而布什政府也意识到新保守派的主张无法有效地解决美国现在面临的问题,不但难以为其“得分”,甚至有可能“失分”,已经逐步对其进行压制,以恢复决策圈子中的力量平衡。

如果仔细观察伊拉克战争后布什政府的外交,就会发现它推行的未必是新保守主义派希望的那种“帝国”路线。新保守主义的后起之秀马克思·布特认为,尽管新保守主义者有不少人在布什政府中任职,但在最高层却没有绝对影响力。虽然布什政府发动了对伊战争、大力推行民主计划(这都是新保守主义者们长期努力的目标),但“政府采取这些政策不是因为新保守主义的影响,而是受到2001年9月11日被劫持的4架飞机的影响”。

布特还认为,到目前为止,布什政府并没有完全采纳新保守派的建议。比如,在“新帝国”的建造中,新保守主义者计划在伊拉克战争结束后将矛头对准叙利亚,但是,布什驳回了国防部制定关于叙利亚开发化学武器的报告的提议,并且不允许制定攻打叙利亚的军事计划,而是依靠英国的斡旋,走上了缓和同叙利亚关系的道路。而在布什政府内部,以现实主义为特征的“鲍威尔路线”也得到了重视,布什逐渐改变新保守主义认同的单边主义手法,重新回到多边合作的道路上,从而形成了同新保守主义的一种平衡,甚至逐渐呈现优势。

何处是天堂?

从目前来看,除非再次出现类似于“9·11”恐怖袭击那样针对美国的严重恐怖袭击,否则新保守主义的外交构想很难在华盛顿东山再起。一度风光无限的新保守主义如今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是继续坚持其一贯的思想道路呢?还是屈从于现实政治的压力,暂收锋芒?不管其选择了哪一条道路,有一点是无法回避的,作为美国社会思潮中的重要力量,新保守派不会放弃心中的梦想,以道德主义色彩浓厚的精神追求来建造理想中的“帝国”,将深深地埋藏在他们的心中。世界可以抵制新保守主义宣扬的“新帝国论”,却无法根除新保守主义顶礼膜拜的精神信仰。它的种子深深地埋藏在泥土之中,只等属于它的春天的到来,重新生根发芽,破土而出。

(作者单位: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来源:《看世界》第12期)

    进入专题: 新保守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4754.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