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浩:做减法,大不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0 次 更新时间:2011-12-02 20:10:40

进入专题: 高校教育  

谢志浩 (进入专栏)  

  

  鼎革以来,主事者通过加减法,建构了一套,与全能政治相匹配的大学安排。比方说,院系调整,主要是做减法,把已经形成传统的大学,进行分割;而院校合并,主要是做加法,把大学这块“蛋糕”做大做强。

  大学人头顶,大体上有两块天花板——“大气候”和“小气候”。“大气候”相对来说,属于大学的外部生态,“小气候”相对来说,属于大学的内部治理。“大气候”通过“小气候”起作用。而“小气候”,对于大学里面的底层而言,多少都带有“大气候”的风味。

  教育部如果不想折腾,那么,就不要弄那么多诸如基金、项目、课题、基地、名师…层出不穷的“加法题”;无奈,教育部已经形成“折腾”的传统,最令人侧目者,主事者不想折腾,都停不下来。

  2011年11月份,十天之内,就遇到了三道“减法题”,而第一件事,就是来自教育部,出题人是教育部长袁贵仁。11月21日,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做好2012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主旨是为了提高大学生的就业率,可谓“菩萨心肠”,但一转眼,就变成“金刚怒目”了。问题出在哪里呢?教育部表示,“就业率连续两年低于60%的专业,调减招生计划直至停招。”简直是“杀威棒”。

  提高就业率,哪怕美国大学,上帝也帮不了忙。在那里“拼爹”,很难为情。“象牙塔”原本生长在“十字街头”,要接受来自社会的供养。出现金融危机,就业率还能“坚挺”吗?提升社会,提供价值,贡献精英,才是大学的安身立命之本。

  按照黄仁宇老先生的说法,现代社会必然能够按照数目字管理。遗憾的是,老先生的故乡,却不能进行数目字管理,连人口数目和国土面积,最基本的国情,都没有搞精确的国家,还指望着各种统计进行管理,岂不是缘木求鱼?这也难怪,这里的各种危机,往往都是“突发”的。既然,主事者对负面消息不待见,那么,下面的统计人员,就会“呕心沥血”地按照主事者的意思,“如实”地统计上来。

  既然就业率是硬指标,那么,哪所大学能让特别冷门的专业连续两年低于60%呢?“小气候”比较强悍的大学,人家要搞的是“末位淘汰”,别的专业90%就业率,冷门专业低于80%都不行,何须冷到60%呀!大学办到如此地步,就业率就是能达到90%又如何?

  不依托第三方独立调查,不进行“政教分离”,不改变“拼爹”的社会环境,整天在那里贴告示,发通知,出现问题,一推六二五。到哪里寻找,这么幸福的官僚呢?

  第二道减法题,出现在清华大学,出题人是否清华研究生兼辅导员王清礼君。11月23日,王君在人人网发布消息,以个人名义,提醒工物9字班的学友们,不要选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刘瑜副教授的课程,引起这位“民主女神”的揶揄。

  辅导员,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安排,发祥地就是清华大学。蒋南翔、何东昌、刘冰诸位清华主事者,通过辅导员制度,构筑了清华大学的新传统,六五届学友涌现出国家主事者,可谓又红又专的铁证。如果,这种政治生态得以延续,假以时日,王清礼君,保不齐会成长为新一代治国安邦之才。

  王清礼君建议自己负责的班级,不去选刘瑜老师的课程,有错吗?从辅导员的视角,观察王清礼的所作所为,可以见证,王清礼,真是一位难得的认真的辅导员!从自由的理念出发,政治学系的刘瑜老师,在课堂上内外,有阐述民主细节的自由;那么,王清礼作为研究生,有不信从刘瑜老师的自由,作为辅导员,有告诫学友不去选择刘瑜课程的权利。何错之有?

  既然王清礼没有错,难道是刘瑜错了吗?要是早些年,比如九十年代初期,大学课堂上,出现一位如此率性的“民主女神”,那么,只能说是奇迹。

  有人说刘瑜回来,还是有些早。言外之意,大陆还没有容纳“民主女神”的平台。刘瑜回到大陆,事业风生水起,首先得益于张小劲、景跃进两位恩师,同时,不得不说,又得益于“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时势。如果,没有俞可平、蔡定剑先生,不遗余力地宣讲,使得民主“脱敏”,那么,那些特立独行的“刘瑜”的“前世”,比如说肖雪慧老师,遇到的就不会是“王清礼”的“前世”,而是“何东昌”、“刘冰”这些人的嫡传,至少,课是上不了的。“今生”的“刘瑜”,或许在世界名学府任教,而不可能生活在辅导员的发祥地——清华园。

  刘瑜真的是特别幸福!免去了同在清华园的秦晖先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辛酸和艰难。肩住黑暗闸门的前辈,不免都有旧时代的阴影,而刘瑜这一代人,如此洒脱率性,可以印证,时代真的在进步。

  大陆政教依然没有分离,造成“王清礼”和“刘瑜”的“遭遇战”,是不可避免的,不以两位的意志为转移。试图通过政治正确,获得胜利,无论是老派,还是新人,都不免落入俗套。

  11月29日,据媒体披露,湖南大学新任校长赵跃宇先生郑重宣布:自己任职期间,不单独申请新课题,不招新研究生。这是第三道减法题。

  很多校长,埋怨教育部瞎指挥,穷折腾,乱评估,自己只能瞎对付。其实,“大气候”和“小气候”相呼应的生态格局,不少校长,为了自己头顶那块天花板,上下其手,左右逢源,得到不少实惠。

  试想,那些大学校长,真觉得教育部是麻烦的源头,那么,就不该离教育部那么近,何必,整天惦记着让教育部官员视察呢?他们一点都不傻,清楚得很,你给主事者撒娇,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你要是特立独行,那么,就别指着有好日子。

  当代不少校长,可谓又红又专。忙于送往迎来,忙于开联席会、表彰会、总结会、答辩会。课题多,著作多,论文多,学生多,名誉多,一个都不能少!不亦盛哉!

  赵跃宇先生,自己给自己减轻负担,没有相当的境界,还真是做不到。这道减法题,还真是作对了。

  淘汰就业率不及60%的专业,劝告学友不去选修刘瑜的课程,校长不申请课题、不招研究生,近期出现的这三道减法题,仔细思量,其实,是三位一体的。早些年,还是能够做到步调一致,彼此照应。只是,现如今,心力憔悴,顾此失彼。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大学激荡着更新的力量。但愿,大学人,在变革中,失去的是锁链,获得的是自由!

  

  (2011年11月30日,22:50分,荷锄斋)

进入 谢志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高校教育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5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