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程:中国遭遇“崛起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8 次 更新时间:2011-12-02 12:18:47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张程  

  

  2011年年中,中坤集团欲斥巨资购买、开发冰岛若干国土的新闻开始沸沸扬扬,着实让国内外媒体关注了一把。很多关注者把它视为“中国崛起”的又一例证。据说很多冰岛人也欢迎中国来投资,并不介意出卖对他们这个小岛国来说并不算小的领土。倒是冰岛政府犹犹豫豫,在各方压力下态度暧昧。到11月底,这则新闻似乎有了结局:冰岛内政部长明确否决了这项交易。为什么一桩可以双赢的买卖会被否决呢?

  这说明中国快速增长的实力和国际作为之间存在鸿沟,也暴露了中国崛起面临的困境。

  以欧美为首的国际社会承认了崛起的中国的实力,但并不承认中国享有的权力。美国希望中国继续囤积美元,但当中国拿着一摞摞绿色纸片去购买美国的公司、厂矿、物业时,美国政府就跳将出来,借口国家安全和各种国内法,横加指责、审查,就是不让中国购买美国的产业。欧洲呼吁中国对其伸出援手,拉它一把,当当中国要求相应提高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表决权时,欧洲各国不是充耳不闻就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各国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如火如荼,但国际事务和政治、军事领域的合作冷冷清清,各国都无视中国的态度,甚至加入中国的对立面。可见,中国日益壮大的综合国力并没有转化为相应的国际权力,在世界舞台上的作为还相当受限。

  实力并不天然等于权力,中间存在关键的转换过程。考察近代以来世界大国的崛起,大航海时代的西班牙、荷兰等国是通过霸占海上航线、掠夺海外殖民地确立霸权地位的;英国是国内工业革命和海外殖民扩张双管齐下,迎来日不落帝国辉煌的;沙俄是通过领土扩张、德意志帝国梦想通过战争称霸。而当今的霸权国美国先是奉行孤立主义,埋头发展,在19世纪末就成了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之后再用了半个世纪时间,才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取代英国的霸权地位。在这半个世纪中,美国强大的军力保障了两次世界大战的胜利,高超的外交为国际社会建立了新的组织和秩序。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凭借超强的综合国力在二战中和战后,为世界大部分地区提供了统一、开放的市场和通用的世界货币--美元。这是一场实力和权力、责任与权益、投入与汇报交融的崛起。

  然而,现钱大国崛起的道路已经不能复制了。权力主导的国际政治已经让位于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殖民扩张、世界大战在当今世界不可能重复。全球化使得各国经济高度联系、密切合作,任何一国都不可能一枝独秀,将他国远远甩在后面而获得超强的实力。更重要的是,日渐繁密的国际法、国际组织和国际制度、规范为各国所认同、接受,成了后起之秀不能摆脱的背景。新的大国,必须在现有游戏规则的框架中,和平、缓慢地崛起。实力依然算数,但重要性早已大为降低。外交、文化等的作用在上升,一国如果在这些方面运作失措,实力的增长可能非但无用,还可能引发他国的猜疑。这注定新的崛起是一个充满荆棘、需要谨小慎微的过程。中国不幸就面临这样的局面。

  事实证明,中国极可能尚未真正崛起,就已经遭遇了其他国家的围堵攻击。今年来,国际上对中国在环境保护、人民币汇率、市场开放和劳工待遇等方面的指责大增;对中国的海外经济获得,与他国的能源、资源合作等横加指责。中国的“国际义务”则是另一个他国时常提及的话题。客观上说,一国随着实力的大增应该多承担一些义务。中国也是这么做的。但是,义务与权利是共生的。可如今之听得增加中国义务的声音,却少有主动扩大中国“国际权利”的提议。显然,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想转嫁自身的国际义务,让中国多付出国际成本。更有少数如今霸权体系下的领头国家,对中国的崛起无法适应,无法自处,更不愿意中国染指他们的既得利益,不让中国参与游戏规则的制订中去。而中国又无力、也无法另起炉灶,自创一套新规则,只能身陷其中,奋力突围。这便是中国崛起遭遇的困境。

  那么,有什么可能的破解之道呢?

  首要的工作还是勤练内功,确保中国实力真正的、可持续的增长。这是一国崛起最重要、也是基础性的工作。

  其次,既然如今的大国崛起过程中,实力因素让位于外交、文化等因素,中国就应该加强自身的文化建设、外交努力,提升软实力。事实上,中国在这方面并不陌生。近代之前,中国在东亚地区保持了几千年的霸权地位,建立了一套完备的朝贡体系。道德文化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天子守在四方,怀柔远人,以德服人,古代中国凭借超强的道德文化力量凝聚了朝贡体系,而非武力,进而构建了一个东亚儒家文化圈。如今,我们也可加强道德文化建设,用积极向上的道德文化增强在国际上的吸引力,提升国际形象和地位。文化的作用,往往比实力更深入人心,也更持久。

  现代国际交往不局限于传统的外交,也摒弃了欺瞒、算计和较量,取而代之的是平等的协商、互惠互利的对话。为了传播我们积极向上的软实力,消除各国对我们的误会、对我们未来不确定性的忧虑,中国要大力发展与各国的非传统外交,加强对话。前者如今又被成为民间外交、公共外交等,指的是不是外交机关为主体或授意的,不以政府机关或上层人物为对象的,不限内容的全方面的外交,比如教育科研往来、跨国公司的获得、个体之间的通信交流等。后者“加强对话”切忌自说自话,而要争取用外国人听得懂的话来介绍中国。随着中国实力的快速增长,自说自话非但无济于事,还会加强外人对我们的恐惧、误解,而向他们占线一个可以轻松交流、能互听互懂的“同类”形象,无疑能减轻恐惧与误解。此二者,都是突破崛起困境的题中之义。

  东亚地区可以是中国传播软实力、突破崛起困境的首要地区。这一地区与中国在道德文化上有较高的相似度,中国在历史和地理上都是东亚的核心地区。相比欧美地区,中国在东亚的软实力传播难度要小得多,成本要低得多。双方更能找到共同语言。如今中国综合实力有限,与其费尽力气与欧美国家比比划划,不如巩固和扩大在东亚的优势。任何世界大国首先必须是地区大国,中国在东亚的优势地区有利于长足的崛起。

  后发者在赶超过程中可能会享有种种便利,具有优势,但要想真正崛起,面临远大于前辈的困难。能否实现从后发到崛起,考验一个国家的实力、道德文化和外交能力等方方面面的综合能力。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50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