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权力状态下的性资源分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156 次 更新时间:2011-12-02 12:08:52

进入专题: 权力   性资源分配  

陈行之 (进入专栏)  

  

  1.先说事实

  

  据权威人士透露,在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以上都有“情妇”;被揭露有腐败行为的领导干部中,案情60%以上都与颇为时髦的“包二奶”现象有关。如此看来,在形形色色的权力罪恶中,“包二奶”又成为了一道亮丽风景。感谢有心人的收集和整理,让我们比较集中地看到了如下事实——

  深圳市沙井信用社主任邓××在不到3年时间里挪用、侵吞公款2.3亿,包养了5个二奶,还与其中的一个二奶生有私生女,仅花在这个二奶身上的钱就高达300万元。据说这位邓大人在与一个“心肝儿”二奶来往的800天,平均每天花费23000元,总计达1840万元。

  湖南省郴州市副市长雷××养了7个二奶,为他别钟爱的黄×购买了两辆高级轿车,这位叫黄×的二奶没有辜负雷市长的期望,没多久就生下了雷市长的儿子,雷市长情为二奶所系,权为二奶所用,利为二奶所谋,马上拿出1500万元,为这位龙驹设立了“成长基金”。

  湖北省天门市委书记张××被人民亲切地称为“五毒书记”,哪五毒呢?吹牛、卖官、嫖娼、赌博、贪污,一样不落。敬爱的张书记牛也吹了,官也卖了,娼也嫖了,博也赌了,钱也贪了,作为消遣,玩儿几个女人又有何妨?结果,张书记先后亲自与108个女人有染,创下了贪官玩弄女人的记录——我最近听说一位官员革命理想大于天,在日记里发誓毕生一定要玩弄×××个女人,不知道打破张书记的记录没有?

  杭州市副市长许××,绰号“许三多”,疯狂地贪污受贿,涉案金额达到2亿多元,这么多钱干什么用呢?骄奢淫逸,纸醉金迷去了,包养二奶去了——许市长单在杭州市就有多套高档住宅,与其有性关系的女人高达百位。

  江苏省建设厅长徐××肯定也发过这样的誓,否则快六十岁的人怎么能包养一百多个二奶呢?真正是与二奶搏斗其乐无穷,借用林彪的话说:“枪一响,上战场,老子连命也不要了,还怕上二奶(战场)吗?”徐厅长不仅利用职务之便为二奶置办房产,仅为其中特别喜欢的二十多个二奶就花费了近200万美元。

  南京市车管所所长查××附庸风雅,很喜爱《红楼梦》的狎昵情节,这位“贯在风月中走”的倜傥公子,不多不少包养了13个二奶。为什么独独是13个呢?听一听他在熟人中的炫耀就知道了:“《红楼梦》不是有金陵十二钗吗?我有十三个,比他们还多一个!”

  福建省周莆县委书记林××是有名的“三光书记”:官位卖光、财政花光、女人搞光,凡是他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林书记同时与22名情妇保持着几乎公开的性关系,有一天,人家“今儿个真高兴”,把这22个女人全部招到一家酒店,别出心裁地摆了个“群芳宴”。席间,林书记当场宣布:“今后,我们每隔一年举行一次这样的群芳宴,我要亲自给你们当中表现最好的人发年度佳丽奖。”

  安徽省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曾以“学者型官员”享誉安徽官场。“学者型官员”吃饱了喝足了照样思念女人,这位杨副书记当然不能免俗,结果人家一下子就包养了7个情妇。杨副书记为了防止情妇们争风吃醋,竟然用MBA的管理方式管理这7位情妇,让“首席情妇”邹×统领其余6个情妇,虽然一段时间相安无事,后来却因为那位“首席二奶”失宠反水,把杨副书记送上了审判台。

  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张××在五星级希尔顿饭店长期包房,经常带着年轻貌美女人到这里过夜,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还包养了一名女大学生。张部长是何等样人物?包养情妇的标准是很高的:一要大学生,二要漂亮,三要未婚。张部长出事不是因为包养女人,而是因为赌博——他先后动用二亿多元公款前往澳门豪赌,结果输掉了一亿多元。敬爱的张部长被“双规”时,办案人员在他的公文包里只发现三样东西:避孕套、伟哥和钞票,都与女人有关。

  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副局长李××属于那种见到女人就像公狗一样抓狂的人,被他搞过的女人不计其数,这位李局长还有一个别出心裁的癖好:每次完事都要用笔记录下详细过程,并且精心收藏女人的毛发。案发以后,办案人员搜出李局长记录性关系过程的笔记本95册,用纸包起来的女人毛发236份。

  湖南省娄底市商务局党组成员颜××曾是《中国青年报》长篇报告文学《以人民的名义》中的主人公,没想到这位官员“以人民的名义”也包养起了二奶,强行霸占一个18岁女大学生长达7年之久,逼得这个女大学生几度自杀。后来,颜××因为贪污腐败罪行暴露,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

  海南临高县城监大队大队长邓××包养过6个情妇,不同凡响的是,这6个情妇都为他生了孩子,正是所谓“妻妾成群,子孙满堂”也!邓××用贪污来的钱为其中的4个情妇建造了两层小楼,也算是至情至义。

  全国人会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因贪污受贿3000多万元被判处死刑。成大人官至副委员长,按说应当以国家为重,以人民为重,就别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吧?不!老人家淫心不死,“做鬼也风流”,伙同一个叫李×的“铁杆情妇”共同索贿受贿,结果事发,那位二奶也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实际上,“包二奶”只是一个简略的说法,严谨的表述应当是“婚姻之外的不正当性关系”。如果认可这个定义,我们也就有理由发问,既然是婚姻之外的不正当性关系,在我们那些可敬可爱的公仆当中,除了包“二奶”的之外,有没有包“二哥”的呢?有。

  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女局长安××曾经接受数百万元贿赂,这位女局长不仅仅贪恋钱财,还贪恋男色,在她接受的贿赂中就有男警员的性贿赂——她经常以出外考察的名义,指定年轻英俊的男警员单独跟随,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读者不难想象,那些满足她的性需求的男警员往往会迅速得到升迁,其中一个被她包养的年轻男警员仅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从副科级到正处级的升迁过程。

  我们还可以信手拈来一些最近流传的事迹:2008年11月29日,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同志涉嫌猥亵11岁女童,并威胁女童家长:“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2009年2月20日,黔西南州直属机关工委副书记章××酒后猥亵7岁女童;2010年8月25日,怒江州贡山县自然保护局办公室主任和××猥亵6岁儿童,竟然说“我习惯了,原谅一下。” 2011年10月19日,四川蓬安县联理事长刘××将县安监局一位女公务员强奸;2011年10月23日,联防队员杨××当着王姓女人丈夫的面将其强奸;2011年10月27日,广东桃源镇委副书记张××强奸女下属;2011年10月29日,甘肃省成县政法委副书记张××猥亵12岁女童,被从床底下揪出……真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革命自有后来人!

  面对上述情节,你有没有身处阴森森的地狱的感觉?有没有进入弱肉强食的兽群中的感觉?有没有回到整个社会都被僧侣们强奸和蹂躏的中世纪的感觉?有没有进入到人的自然属性大于社会属性的原始森林的感觉?有没有身处漫漫荒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如果你是一个有正常感情、有完善的道德伦理观念的人,而不是一个被宣传灌输弄得又呆又傻,乃至于出现精神分裂症状,总是情不自禁想做出残忍和下流事情的人,你就会有这种感觉,你会强烈地感受到一种精神的疼痛,就像无数条皮鞭抽打着你的灵魂,你会情不自禁发出这样的怒号:天哪!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在我的祖国,为什么会发生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

  下面我们就来分析和解答这些问题。

  

  2.为什么说“分配”?

  

  读者一定注意到了本文标题中的“分配”二字,也许会觉得这两个字用在这里不准确——包二奶是某些官员的自主行为,怎么会和经济学中的“分配”发生了关系呢?

  这里大有文章!

  众所周知,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部自然资源为国家所有,国家对国民实行有计划的分配制度。具体到我们的话题,你从这种制度中是看不到如下法律规定的:“国家对性资源实行计划分配……县处级官员:每人1个以上、3个以下异性伙伴。”没有这样的法律。

  问题是,贪污腐败也不是法律规定的特权,为什么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就大面积发生了呢?这里边一定有某些不为人所注意的非法律的法律因素,从制度上保障着一个庞大的特殊群体中的成员都能够享有贪污腐败的机会,所以我们这个世界才成为了目前这个样子。

  性领域也是如此。某种意义上,性也是一种资源,就像所有自然资源一样。既然是一种资源,在权力横行并吞噬一切的地方,它也必将被权力所觊觎,这就是说,这里边同样有一些不为人所注意的非法律的法律因素,从制度上保障着一个庞大的特殊群体中的成员都能够享有饕餮性资源的机会,客观上形成了一种“分配”的机制,所以我们这个世界才成为了我前面描述的这个样子。

  下面我们慢慢辨析。

  面对如此骇人听闻的权力罪恶,我们的国家媒体堂而皇之发出了“政治人物要管好裤腰带”的呼吁,更有专家学者像论述深奥哲学命题那样雄辩地指出:“当官员把性作为权力春药时,它同时也是毒药。”所有人都“为言者讳”,所有人都在装傻充愣,所有人都在回避和遮掩造成这种骇人听闻的权力糜烂现象的制度性原因,就好像顽劣儿子强奸了邻居家的幼女,父亲扬起巴掌做出要打的样子,然而巴掌并没有落下去,只是忍俊不禁地笑着训斥:“你狗日的长能耐了,把人家的小闺女也给收拾了,咋能这样呢?缺德的东西,以后再不要这样了噢!”面对此情此景,我们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我既然想说道说道这件事,就不打算“为言者讳”,我认为有责任有义务尽一切可能去指认造成这种权力糜烂现象的制度性原因,在所有这些原因之中,就像我前面说的,“分配”这两个字不可回避。

  “分配”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看教科书解释:“分配,是指按一定的标准或规定安排分发或者分派。经济学上指把生产资料分配给生产单位或把消费资料分配给消费者。社会总产品的分配、国民收入的分配、个人消费品的分配是社会再生产的重要环节。生产资料的分配即所有制关系,这种分配决定着社会成员在社会各类生产之间的分配的性质,决定着社会成员在生产过程中所处的地位,社会制度决定分配方式。”谁是这个分配过程的主体呢?没说。

  依照我的理解,在市场经济社会,分配的主体是社会,即那只“看不见的手”依照市场规律和原则对社会自然资源所进行的配置。在一整套国家法律强制性保障作用下,这种配置虽然说不上百分之百科学,但是它大体上覆盖了全体国民,保障了所有人都享有公平正义的发展机会。简单说来,“分配”在这里是“配置”而非“强制”,比如,美国总统就无法让他的儿子的四姨夫的妹妹的三孙子以国有企业的名义通过垄断金融、电讯、石油、矿产等行业来绑架整个国家,无法通过行政审批照顾他的爷爷的叔叔的二外甥的六侄子获得国家重点水电工程,无法用贪污来的数亿美元民脂民膏包养数百位二奶(美国总统克林顿跟莱温斯基有了那么一档子事情,花的还是自己的钱,我没听说这个狗日的总统动用联邦储备为莱温斯基在海边购置豪宅,就闹了那么大的一场风波),他办不到,即使他是这个国家的总统也办不到。

  然而在施行另外一种社会制度的国家,即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不说总统,就说一般官员吧,不仅办得到,如果“从祖坟上刨”的话,我们还会发现,他甚至就是为了办这些事情才通过权力倾轧或者买官卖官来当这个官的,就像某位基层官吏直白表露的:“不贪污谁还来当官?!”具体到我们的话题就是:“不包二奶谁还来当官?”结果事情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对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的“分配”成为了一种在“特色”遮掩下的具有国家色彩的权力强制,这种强制在国民中泾渭分明地标示出了“这个可以有”的特殊利益群体和“这个真没有”的非利益群体,它所导致的社会后果,体现在经济利益上,就是前者“不差钱”,后者“没钱”。

  “没钱”你还嫖什么娼?没钱你还养什么二奶?于是,就像我前面所说,性资源就像所有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一样,被某个社会阶层垄断了起来,这个社会阶层就是寄居在中国社会肌体上的庞大的官僚特权集团。

  

  3.对性资源分配的社会学分析

  

  我在《现代专制主义与古代专制主义的区别》一文中,曾经分析两种专制主义对社会进行控制的不同历史条件,这种历史条件对于说明我们正在谈论的东西极为重要,因此,下面我复述一下其中的观点,然后再来分析本文提及的具体的性饕餮事件。

  基本上可以认为,现代专制主义(通常称之为极权主义)形成于20世纪初期。古代专制主义虽然都拥有强有力的专制君主(俗称皇帝老儿),但是他们的权力和权威的广度和深度受到原始沟通方式和武装的限制,无法完全有效地控制他们治下的社会空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权力   性资源分配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499.html

89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