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鼎新:靠"钱"不能解决社会抗争的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0 次 更新时间:2011-11-27 12:31:40

进入专题: 社会抗争  

赵鼎新 (进入专栏)  

  

  原文标题:制度化解决社会矛盾才是正道

  

  从十几岁开始,赵鼎新就显得格外"另类",爱读书的他,成天思考的,且全是一些超出其年龄的"古怪"问题。如今,作为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终身教授,赵鼎新在学术研究上突出成果,尤其在社会运动与社会治理的研究中。

  针对当前中国社会抗争运动日益增多的现状,赵鼎新教授对其历史和未来走向都有着清醒的把握。在他看来,影响中国社会抗争运动的变化有两大关键性因素:一是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环境的变化,二是政府处理社会抗争的方式与方法,其中最为关键的是政府将社会抗争引入体制制度框架加以解决的能力。赵鼎新指出,相比较于目前"给钱"处理社会抗争的方式,制度化解决社会矛盾才是正道。

  

  三十年中国社会抗争的变化

  

  时代周报:您曾提到,"在目前的中国,从农村到城市,社会上各类集体抗争事件层出不穷。20世纪80年代末发生的那种大规模政治动乱也离我们相去不远。"那么,80年代的中国社会抗争是怎样的?

  赵鼎新:总体上,80年代社会抗争运动主要是由文革和极左时代的后遗症导致。当时的中国社会抗争有几个特点:一是大规模,二是政治化的,三是针对中央的比较多。首先,整个80年代基本上都是大规模的,当然这样说并非不承认也存在一些小规模的。譬如当时知识青年就近2000万人,这么多的人一下都要回城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场景,更何况还有不少的老干部也被文革耽误送到了下乡。

  其次,当时的社会抗争运动政治化倾向明显。那个时候中国的知识分子思想比较统一,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承认文革是极左路线和结果和中国的一场灾难,并在思考中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实际上,这个事情就是党内当时也有共识,邓小平就指出,像文革这样的事情,在美国这种社会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整个社会于是就对"强国家"有巨大的反感--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反感其实也是知识分子在反感自己,因为五四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始终在追求"强国家",认为只有如此才能够拯救中国。这种情况下,社会抗争运动很容易就打上政治化的烙印。

  最后,社会运动针对中央也很容易理解,毕竟文革动乱、知识青年下乡这些政策,包括后来的因为实施价格"双轨制"而带来的"官倒",都是中央政策实施的后果。

  时代周报:90年代之后的情况呢,整个社会出现了哪些变化?

  赵鼎新:在我看来,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是一个分水岭。先是当时的"自由派"力量走向式微。92年邓小平南巡后,党内的"左派"力量也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当时的中国尚没有体制外左派势力,再加上百姓维权意识未起,大多数人一心只想发财,整个社会的经济在阻力极小的情况下进入了一个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主导期。试想一下,一个社会在何种情况下"发展"最快,那一定是在没有社会阻力的情况下--社会阻力可以来自左派,也可以来自保守派或者是自由派,前者可能觉得你的政策会导致不公正,后者会觉得你还有其他的问题。但是,正是社会阻力的缺乏给了政府以很大的自主性,使得中国经济在1992-2002年间有了极大的发展,迎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

  站在今天的视角,我对90年代初中国的左派和自由派的全面式微表示遗憾。政治和思想层面上缺乏制约和均衡使得中国经济能在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指导下得以迅速增长,可高速增长的代价则是环境污染问题、贫富差距加大问题、地区不平等问题、社会保障体制衰败的问题、官员腐败问题、农民的税收问题、工人的下岗以及城市扩张进程中的拆迁等问题。随着这些问题的出现,到90年代后期,抗争就越来越多了。但是他们和80年代有很大的不同,因为无论是工人的失业、环境污染,还是土征收拆迁等,老百姓都不好直接找中央政府闹,只能是找当地的政府或老板解决。如此一来,尽管矛盾已经十分尖锐了,但是社会抗争的地方化、小型化和经济化的趋势明显。这一时期的社会抗争有点类似于古代的农民的起义,反贪官不反皇帝。

  弱势群体的抗争就是当时形成的。所谓弱势群体就是那些组织能力较差,而维权意识又尚没有起来的一个群体。他们在当时的确是弱势群体,没有知识分子和意识形态的支持,他们的抗争基本上是反应型的。当时老百姓刚刚富起来,面对一些社会不公问题首先想到的是靠个人的途径想办法解决问题。譬如拆迁了,如其闹事还不如开个后门,一亩地赔不了多少钱,我就在地上种满银杏树,让政府多赔些树钱。

  时代周报:最近这些年又有哪些新变化?

  赵鼎新:最大的变化是人们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烈了,主动型的社会抗争日益增多了。举个例子说,90年代一些化工企业是高污染的,但是因为给了当地老百姓一些补偿,还提供了一些在当时来说是高工资的工作,所以老百姓怨言不多,也不会进行抗争。但是现在不同,如今这些化工企业属于低端行业,不仅工资可能不高,也出不起钱来对当地百姓进行补偿了。同时,当地的老百姓在温饱问题解决了后也开始关注环境问题了。污染变成问题了,而补偿的钱又没有了,老百姓当然就不干了,他们肯定要维权了。总之,从表面看,当下闹事的性质和九十年代相比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随着这几年网络、手机的兴起,维权意识的提高,再加上政府用钱买安定的思路,导致了社会抗争从反应型朝着主动型的方向发展,并且出现了民粹主义的抬头。

  当前不少地方甚至出现了无理取闹式的社会抗争。必须承认,当前社会上出现的大多数抗争并不是无理取闹,但确实有一些人利用政府"怕出事"的心理,想通过闹事来获得不应该获得的赔偿。譬如,最近上海一些买房子的业主因为房价下跌闹事就是如此。

  

  当前中国的社会抗争并不严重

  

  时代周报:对未来而言,不同社会群体的社会抗争运动的走向如何,在您看来有哪些类型(或者群体)的抗争会比较严重?

  赵鼎新:首先,农民的集体抗争可能会减少。90年代的农民抗争,实际上是抗税。因为当时地方政府变相的摊派实在太多了,可自2004年起,农民不交农业税了,这方面的抗争就少了;土地拆迁方面的抗争也会大幅度减少,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已经过了,且中央也越来越重视,明令禁止强拆问题。因此,这种类型的抗争尽管还在,有时甚至很激烈,但已经不是主流了。

  工人群体的抗争则要看地区,90年代的东北地区夕阳产业工人的闹事已经过去了,反而东莞等地方年轻的工人闹事可能会增多。譬如去年出现的富士康和本田事件就是一个信号。对于后一种抗争,我以为有一个原则,即在面对社会纷争时,政府不应该出面管太多,但必须保持头脑清醒。国家应当起的是协调作用,并用法律来规定包括罢工在内的劳资矛盾的表达和解决方法,而不能加入到劳资双方纠纷的深渊中去直接干涉,只会使得劳资矛盾政治化。

  另外,未来一段时间其他的一些诸如维权运动、中产阶级环保运动和NGO的活动可能会增多。只不过目前关注的人比较少、研究也不多,所以不被大众注意。比方关于第二代农民工子女受教育、农民工女子被老公打的问题等,在不少地方有各种各样的NGO组织专门针对诸如此类的问题。

  最后,骚乱在中国将持续频繁发生。中国国家的控制力较强,闹事群众的组织力较差。因此,无组织的骚乱就成了社会上各种怨恨的一个主要发泄渠道。

  时代周报:最近社会运动可谓席卷全球,从中东的"阿拉伯之春"到英国"伦敦骚乱",再到"占领华尔街"等,这些和当下中国的社会抗争是否相同?

  赵鼎新:区别非常大。这种不同首先体现在原因上。中国的左派很有意思,他们一听到这种事情,就以为资本主义总体性垮台征兆出来了。实际上,英美等国家出现这些事件,主要原因是"去工业化"。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程度,工资水平就会提高,福利条件就会提高,劳动力成本也会提高。可是,提高到一定程度,低端产业就没利润,往更穷的国家走了。所以,英美等国就会往金融、高科技道路上走,但是这种高端企业也雇不了多少人,导致许多老百姓基本上处于失业,经济好的情况下,政府搞好福利还能支撑,可以一旦经济不好就出问题。英国基本上就是这一情况--原来吃福利的人,国家经济一不好就闹。

  美国的情况有些特殊,美国左派势力比较弱,右派、保守派势力比较强。这样一来,在那么大的金融危机,就像华尔街的人没什么损失,这的确不公正。在我看来,"占领华尔街"实际上是对美国左派势力过分弱所产生的后果的一种反弹。

  另外一个区别是处理方式上。美国和英国在缓解社会矛盾方面有着相辅相成的"三大法宝":民主选举、利益政治和法制。民主选举把社会矛盾部分地转向了选举政治并为利益政治和法制的确立提供了保证;利益政治把社会矛盾转化成法律框架下的不同团体之间的讨价还价,使得国家能在面对社会抗争时能担当仲裁人而不是作为抗争的对象;而法制则整合了社会精英的意志,防止了民粹主义的产生,并且由法制而产生的法律程序和镇压措施有效地把社会抗争的形式规范化为制度框架下的利益政治。这就是为什么像"长期占领华尔街"这样的社会运动在美国不会导致任何重大政治动荡,而在中国发生的话就可能会引发一场革命。

  在我看来,美国和英国,他们的社会矛盾不比中国小。但是,人家社会容纳和解决社会矛盾的能力是我们目前不具备的,他们把社会矛盾纳入制度化框架,逐渐将其消化、解决,能力比我们大得多。

  时代周报:在许多人看来,目前中国群体性事件已经很严重。但是,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现在才刚刚开始,因为中国现代化进程才进入起飞阶段,而按照过去的说法,这一进程需要100年时间且不可逆转。对此,您怎么看?

  赵鼎新:目前,中国社会抗争并不严重。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中国社会的抗争和欧洲社会工业革命阶段的抗争不能比。当年欧洲的社会抗争,受到马列主义、法西斯主义、无政府主义、等大型世俗意识形态的支持,其产生的社会力量无论是在组织形态、还是价值目标上和行动能力上都是今天中国所不能比的。当下中国的抗争,基本上没有大型的话语和意识形态支持,只要政府在各类集体抗争面前表现得不要太糟糕的话,这些集体抗争就只会停留在经济和利益层面上。当然,中国集体抗争事件解决特色会引发民粹主义,并需要持续的经济快速发展和国库的充足作为背景。

  有人认为中国目前问题严重,那是因为几乎没有人感觉好,官员、百姓,农民、知识分子皆如此,都认为社会矛盾很大。为什么没有人满足,主要是在社会变化过程中,几乎所有的东西没有制度化。你拥有1000万,富吗?可是,很可能明天这些钱也许就不值钱了。另外,至少在人民的感觉中,中国的腐败比较厉害。毕竟人人还是有些"正义感"的,如果通过本事上去的,大家心里的不高兴最多也只能表达为嫉妒,可如果是走后门上去的,人们就会公开表示不满,总想着自己走后门余地不如别人大,到最后人们就会把

  制度解读得很黑暗。

  

  靠"钱"不能解决社会抗争的问题

  

  时代周报:就目前中国社会出现的种种抗争问题,官方主要做法是强调政府的作用(管得越来越多)、重视民生问题,给"钱"是其惯用的手段,对这一做法您怎么看?

  赵鼎新:的确,目前中国政府主要是靠钱来解决问题,所谓"人民内部矛盾用人民币解决"。譬如最近杭州的出租车司机罢工,仅仅一天就解决问题了。原因是政府出面了,司机每拉一趟政府给一块钱,如果拉30个人,就有30块钱,司机当然都愿意干了。必须指出,本届中央政府出台一些"民生"政策,给老百姓带来很多实实在在的好处,这些政策我是赞同的。因为前一阶段,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发展中,许多老百姓变成了弱势群体。

  但是,以钱来解决问题的背后有两个问题。一是它背后有着一个不能成立的假设,即"所有的老百姓都是好人,只要搞好民生,他们就会满意。"目前政府"给钱"的这种做法,就好比一个有十个儿子的妈妈在分财产。如果十个儿子不管其贡献如何都得到一样的收入,不但儿子们失去了对家庭做出贡献的动力,而且认为自己做出贡献较大或者是值得被宠的儿子们就会不满意,而如果谁能闹谁给钱多的话那么十个儿子就会欲望越来越高,并且最后个个都成了"刁民"。一旦你闹事就给钱,以为别人会满足,但是这显然不太可能,因为百姓的欲望是会不断提高的。目前,无理取闹型抗争就是老百姓在政府花钱"维稳"的政策上寻找机会的产物。

  "给钱"造成的第二个后果是,中央政府会以为只要给钱老百姓就能解决问题,会越来越倾向于把所有的资源抓在自己的手里,越来越变成一个"强国家"。实际上,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深受文革极左思潮危害的国家来说,"强国家"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特别是,一旦失去了意识形态的支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鼎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抗争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2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