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工:修正主义真正发展了马克思学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34 次 更新时间:2011-11-10 11:40:23

进入专题: 修正主义   马克思正义  

侯工  

  

  【提要】

  一、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自我修正:

  1、马克思提出未来社会是自由人联合体,是他们对共产主义的修正;

  2、马克思对股制的肯定,是他们对公有制的修正;

  3、马克思提出社会发展阶段论,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无产阶级必须通过竞选和平夺取政权,资本主义可以和平长进社会主义,是他们对暴力推翻资本主义论的修正;

  4、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倡民主制,提倡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他们对无产阶级专政论的修正。

  二、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无视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自己理论的修正,反而冠以修正主义的骂名。他们主要在四个方面反对马克思学说:

  1、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后期已经抛弃了共产主义。列、斯却死抱着共产主义不放。

  2、列、斯、毛反对股份制,强迫推行私权制下的公有制,实际上是特权阶层的官有制。

  3、马克思在晚年抛弃了暴力革命。恩格斯否定了通过“武装革命”实现社会主义,并且肯定了“议会道路”的科学性和必要性。马克思提出资本主义和平长进社会主义的可能性。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却视暴力革命为致宝,强力推行武装暴动夺取政权,造成国民之间互相残杀,使大量人员伤亡,并且大量毁灭资源,严重破坏生产力。马克思认为只有在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基础上,才有条件过渡到社会主义。列、斯、毛却盲目地跳越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阶段,还美其名曰“发展”。

  4、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必须坚守人的价值,保护人权,让每个人得到充分的自由的全面的发展。只有个人的发展,才有社会的发展,因此必须坚持民主宪政。列、斯、毛却扼杀人权,禁止个人发展,反对宪政,大搞个人崇拜,实行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实际是一党和个人的独裁专制。

  三、民主社会主义修正了马、恩原创的部分制度原则。他们坚持了马、恩政治民主的原则,但把马、恩的公有制原则改变成公、私混合所有制,把无法具体操作的空想的按劳分配改变成按生产要素(劳动力、土地、资本、企业家才能、科技和信息)分配,把计划经济改变成以市场调节为主,政府宏观调控为副的资源分配模式。民主社会主义科学地修正了马克思学说,使马克思学说获得了新生和新的历史性胜利。

  

  【本文】

  马克思学说是关于人类社会的历史和发展的研究总结,但不是社会发展理论的终结,而是开创了社会学研究新领域的先河。马、恩坚持认为自己是发展论者,不会给人类提供终极目标。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实践,证明马克思学说有精华,也有糟粕。对马克思学说中的错误必须不断进行修正,然后在修正错误的基础上再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马克思学说有哪些是需要修正的呢?首先要修正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的论述。马克思在早期提出人类社会必然实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能否在全世界实现?随着苏联的解体,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已经趋于尾声。共产主义幽灵已经不在欧洲的上空游荡了。共产主义只是马克思的一个猜想。实践证明:用暴力推行共产主义,已经在全世界造成巨大的灾难,超过一亿人成为共产主义牺牲品,极大地阻碍了世界历史的进程,使共产主义国家倒退了几个世纪。

  目前,只有少数几个国家还在坚持共产主义。凡坚持共产主义的国家,经济发展迟缓,政治制度落后僵化,人民生活贫困。以前最明显的对比是东德与西德,朝鲜与韩国,大陆与港澳台。共产主义国家的人们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逃到资本主义国家去。现在大陆仍有源源不绝的移民潮。要共还是要资?人们已经学会用脚来投票。

  共产主义是吹给老百姓看的一个泡沫,是在天幕上画的一个大饼。

  共产主义鼓吹“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但是人性和人的本能是自私的。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人一生下来就面临生存、享受、发展的基本的问题。父母必须为培育子女准备资金,成人必须为自己获取生活资料,老人也要为安度晚年筹划。人的精神和物质需要的欲望是无限的,是从低层次向高层次无限地递增发展的,吃饱穿暖后,还会需要房子,车子甚至飞机等物质。所以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满足全体人员的所有欲望。除了人的欲壑难填外,人的本性还是厌恶劳动的。劳动对人来说永远是一种负担,是由于生活所迫的负担而不是一种享乐。在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社会实践中,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证明每个人都自觉地将劳动作为第一需要。人总要留下部分能力和精力供自己支配,因此“各尽所能”是无法实现的。那么“按需分配”又怎样呢?因为生产力和资源是有限的,而人的需要是无限的,这是无法解决的矛盾。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所有欲望,也不可能根据人类的无限需要来分配消费品。其次,“按需分配”的另一个含义就是为了公平,消费品必须平均分配。每个人得到相同的一份,现实“人人平等”。但是,“每个人相同的一份”只能是形式上的平等,实质上的不平等。因为个人之间的收入上的不平等是基于个人的劳动效益,劳动成果,社会贡献的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又是基于个人的劳动能力,身体素质的不平等。这种劳动能力,身体素质的不平等有先天的因素,也有后天个人的不同努力。而共产主义“按需分配”的绝对平等,就是劳动能力差的人剥削了劳动能力强的人的劳动成果。这样就打击了强者的劳动积极性。强者又何来各尽所能呢?结果是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在分配上实行适度的差距,有利于竞争,能够提高劳动效率,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第二,在社会主义阶段,马克思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原则能够实现吗?列、斯、毛的实践给出了否定的答案。究其原因,首先,按劳分配本身是不合理的。因为财富的产生,不单是靠劳动力,还要靠其它的生产要素。生产要素包括劳动力、土地、资本、企业家才能、科技和信息。所以正确的分配原则应该是“各由所能,按生产要素分配。”什么是各由所能呢?按照马克思的观点,未来社会应该是自由人的联合体。因为人是自由的,他对社会贡献的能力也是由他本人决定的,决不可能用行政命令强迫他尽能贡献,所以是各由所能,再按其贡献大小进行分配。例如在股份公司,某人有100万,他只投资50万,那么在公司分红时,就按50万分给他。董事会不可能强迫他投资100万。同样,一个劳动者一个月还有八天休息日可以为企业加班,企业主不可能强迫他尽能加班。这就是“各由所能”。马克思过分强调劳动者而忽视其它生产要素,是不利于生产力的发展的。其次,在社会化大生产中,同一企业中不同岗位的劳动者的个人劳动量和劳动成果根本无法精确计量,劳动的质和量无法互相转换,如造原子弹的工程师和搬运的工人的劳动量和劳动成果根本无法比较,因此分配也不可能有统一标准,也就无法将劳动成果作了必要扣除后归还给劳动者个人所有。什么八级工资制,干部26级等,所有世界历史上列、斯、毛实行过的所谓的按劳分配原则,不可能做到公平合理。只能是“按长官意志分配”或者是“按权力分配”,因此就形成了特权阶层。掌权者利用手中的权力,攫取了更多的财富和利益。

  第三,关于公有制,马克思和恩格斯分析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尖锐的社会矛盾,指出由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社会化大生产和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之间的矛盾所引发的,包括“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对立”的阶级矛盾和“个别工厂中的有组织性和整个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的矛盾,即资本主义三大矛盾决定了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从而设计了共产主义社会的生产资料公有制,以便使劳动者和生产资料重新相结合。在这里,马克思没有强调公权力的公有制。列、斯、毛的实践证明:当公权落在私人手里,掌权者就用权力巧取豪夺公有的财产。所谓公权力公有制,就是掌权者必须由公民选举产生,并且无条件接受公民监督。即使在公权力公有制的前提下,公有制企业也要严格控制在适量的范围内——也就是一些不适合私有的企业才可实行公有制。因为在公有制企业中,产权没有明确的界定。公有财产却由私人管理。这是很难解决的矛盾。管理者对企业营利并没有真实的内在的积极性,对企业的亏损也没有切肤之痛。在经营中就会漏洞百出,公有资产就会大量流失。而且,公有制下的劳动者因为有了铁饭碗,收入是平均的,吃的是大锅饭,因此就缺乏积极性和创造性。生产力就会日趋落后。

  以后,马克思对公有制做了重要的修正:“……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资本论》第一卷第832页)马克思在这里明确指出:个人所有制是在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成就上才可能出现。马克思用“个人所有制”代替了先前的“公有制”,是马克思对公有制的重大修正。

  在股份制出现以后,马克思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种先进的生产组织形式。他肯定了这种所有制的形式,认为股份制是对旧的私有制的扬弃,是公有制的一种新形式,这种公有制也就是个人所有制。股民拥有的股金,就是个人所有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也就是私有财产,但是,各个股民的股金汇集在一起,却又形成了公有制,能够产生更大的效益。股份制也可以看做是自由人联合体的一种形式。在股份公司里,参股人是自由的,参不参股?参股资金多少?都是由个人自由决定的。当这些自由人联合组成了股份公司,这个股份公司就是自由人的联合体。自从马克思提出了未来社会是自由人联合体后,可以认为是马克思自己对共产主义和公有制的修正。这个修正是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我们必须给予充分的重视!

  在这里必须指出,公权力是严格禁止界入股市的。如果公权力界入股市,就会人为地操控股市,各种欺诈行为就会层出不穷。股份制就不再是自由人的联合体了。中国的股市就是由于公权力界入而萎靡不振,成了坑人的骗局。

  马克思关于个人的自由发展、个人所有制和自由人的联合体的创造性论述,体现了马克思深刻的人道主义和人文关怀。马克思为人类社会大力宏扬普世价值树立了光辉的典范。

  根据世界各国社会主义实践的结果证明,如果公有制没有民主宪政的配套,没有来自人民群众的有效的监督和制衡,那么大多数被绝对权力掌控的公有制就很少能够避免腐败的结果。就是在民主政治制度的监督和制衡下,也基本上无法摆脱“化别人的钱不心疼、为别人赚钱不买力”的人的自私本能。所以,就是在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民主社会主义国家中,公有制企业的经济效益也普遍地低于私有制企业,这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

  在中国,公有制已经沦为权贵阶层搜刮民脂民膏的工具。在公有制下的“按劳分配”是按权力分配。谁的权力大,谁分到的就多。无权无势者就沦为无产者。

  列、斯、毛又是如何“发展”其实是背叛马克思学说的呢?

  1、马克思在后期已经抛弃了共产主义,提出了“自由人联合体”,也就是“民主社会主义”。晚年的马克思说:“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的重点就是共产主义,马克思否定自己是个马克思主义者,也就是否定了共产主义。马克思用“自由人联合体”修正了“共产主义”。

  恩格斯有更详细的说明:“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在这里,恩格斯明确指出,实践共产主义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因为马克思已经明确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1859年发表,下载链接:http://ishare。iask。sina。com。cn/f/7915297。html)马克思反复地强调,社会发展是严格地遵循这条客观规律的,是不可能命令它跳跃过应在的历史阶段的。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序言中说:“我的观点是把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理解为一种自然史的过程。”“——本书的最终目的就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它还是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发展阶段。”(《资本论》第1卷第2版第8-10页)

  列、斯、毛所在的社会,资本主义还没有发展成熟,社会主义连胚胎都没有,更何谈共产主义?当列、斯、毛高谈阔论共产主义时,无异于痴人说梦。如果他们只止于痴人说梦,那也只是一场闹剧,也无关大局,但是他们却要疯狂地推行共产主义,结果就是人类的大悲剧了。

  由于列、斯、毛死抱着共产主义不放,而且盲目地实践,全世界的人类为此付出超过一亿条生命。仅在毛泽东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时候,就饿死了3,(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修正主义   马克思正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326.html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侯工 2013-09-11 14:16:52

    6、所谓“修正主义”就是恩格斯创立的第二国际所推行的理论和实践,是恩格斯将马克思的民主社会主义发扬光大,这是有目共睹的铁的事实。先生说“认为修正主义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又是一个天大的笑声。”可能是傻笑吧。
    7、“现在人们已经不知道马克思主义究竟是什么东西了。至少,马克思没有主张过社会主义是有据可查的。而共产主义又是一个幽灵。
    ——可以告诉你,教科书里名为“马克思主义”,其实是列宁篡改了马克思学说后编造的骗局,其实质是“列宁主义”。“马克思没有主张过社会主义是有据可查的。”在第1条已有答复。没错,马克思说共产主义是一个幽灵。
    “对‘4’的纠正:楼主并没有说马克思已经走下神坛,而是在敬香。”
    ——鄙人根本就没有将马克思捧上神坛,又何来敬香?
    “楼主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冒牌货,是根本不懂中共历史的表现,并且误认为只有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才算是正宗的。这是不懂什么是社会主义的表现。马克思是主张单一的公有制经济关系。马的政治目标就是消灭私有制。”
    ——社会主义是由资本主义发展成熟以后自然演变的社会形态,从这个认知出发,笔者认为所有挂牌的社会主义都是冒牌货,这与中共历史不相干。鄙人认为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是正宗的,这是我鄙人的观点,先生认为不是,只能说是先生的观点,根本不存在懂与不懂的问题。马克思肯定了股份制,就证明他不是主张单一的公有制经济。马的政治目标并不是消灭私有制,而是建立保障个人财产权的个人所有制。
    “楼主不应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马克思,‘所有人都是有产阶级的社会主义’。虽然这是许多人的通常做法。” ——我只是发表对马克思理论的认识,哪有本事能将我的观点强加给马克思?‘所有人都是有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是由马克思的“个人所有制”决定的,也是由马克思倡导的“自由人联合体”决定的。

侯工 2013-09-11 14:15:16

  侯工:与秋韬先生商榷
  
   秋韬先生对鄙人在《爱思想》网发表的拙作《修正主义真正发展了马克思学说》作了10个点评,使鄙人茅塞顿开。不过,对秋韬先生的某些观点,鄙人不敢苟同,谨与秋韬先生商榷如下,还望秋韬先生多多指正:
  
   1、恩格斯在1880年发表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就已经明确提出“社会主义”了。当时马克思还健在,所以实际上等同于马克思的观点。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对空想社会主义和暴力社会主义的批判,是马克思理论的发展。1980年,马克思观点已经转向议会竞选,提出资本主义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民主社会主义。
    如果说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实践没有超出马克思理论,是不符合实际的,因为马克思理论是以修正以后的为准的。好比一艘轮船,原来向东开,后来修正航向为向西开,难道还能说船是向东开的吗?
   2、“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对人类社会由阶级社会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期的国家形式的设想。马克思所说的无产阶级专政是一种巴黎公社式的政权形式。恩格斯有这样的说明:“你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样子吗?请看巴黎公社。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111~112页]巴黎公社实际上就是共和国的形式。恩格斯担心人们误读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论,更为了防止野心家和阴谋家利用“无产阶级专政”达到个人独裁的目的,他根据马克思的本意,特意申明:“如果说有什么勿庸置疑的,那就是,我们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下,才能取得统治。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法国大革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412页]
   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尚且是个猜想,那么“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就更是子虚乌有了。
   3、哲学并不是离开人类日常生活的空中楼阁,反而是与人类生活戚戚相关的现实科学。如果说:“‘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这既不是科学论断,也不是哲学原理,只不过是一种生存论的观点,是粗俗的,不值得一提的观点。”,那么只能说这是对哲学的无知。真正的哲学家可以从平凡的琐碎的事件中发现闪光的真理,就象在沙子里发现金子一样。马克思正是这样做的。
   4、正因为马克思走下神坛,才能为人类划出社会发展的方向。如果将马克思捧上神坛,他只能搞神学乌托邦了。
   5、“《共产党宣言》一而再,再而三鼓吹要消灭私有制,要用暴力革命方式消灭资本主义制度。作者把马克思打扮成一位先知并永远正确,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即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创造者都是马克思的背叛者,这无异于自欺欺人。”
   笔者在第1条已经作出了解释,如果一味地认为“马克思坚持暴力革命方式消灭资本主义制度。”除了无知就是别有用心了。至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即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创造者都是马克思的背叛者”在我的文章中已有详细论述,就不再重复了。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