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大跃进的非正常死亡数字与意识形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65 次 更新时间:2011-11-06 13:43:26

进入专题: 大跃进  

木然  

  

  如果说革命是要死人的,打仗是要死人的,这算是个主要理由。如果在建设时期,死于自然灾害,死于不可控的事故,也能说得过去。除此之外的死人,尤其是因为政治原因的死人,把死亡也当成实现个人政治目的的工具、成为实现所谓主义的工具,这样的死,就一定要探究,一定要追究责任。因为这样的死,违背了最基本的人权,违背了最基本的生命权。

  

  一、大跃进死亡数字的不同答案

  

  关于大跃进的死亡人数至今没有确切的答案。美国学者麦克法夸尔等在《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中说:超过正常死亡率的死亡人数为1600万至2700万;美国的资深人口学家班久蒂研究统计的死亡人数是2987.1万人;美国的人口学教授安斯利•科尔的研究算出的死亡人数是2481万人;法国人口学研究所的所长卡洛研究算出的是2850.9万人;中国军事科学院的辛子凌认为:大跃进时期饿死人的总数是3755万8千人,比中共上台前2129年中国历史发生的203次(死亡人数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死亡2991万多人还多764万;丛进著《曲折发展的岁月》中说非正常死亡人数在4000万;金冲及在《二十世纪中国史纲》一书中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饿死的民众达3860万人;金辉、王维志、曹树基三人得出的数字比较接近,即死亡人数在3250万-3500万之间;杨继绳在著作《墓碑》中确定死亡人数是3600万;[1]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所著《中国共产党历史》认为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2]

  孙景泽则认为1960年我国真实人口比1959年增加115万,而不是如《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一书的作者所说减少1000万![3]孙景泽的研究成果已经到了不顾事实的程度,就连巩献田先生都不承认,巩献田认为,1961年各种原因死亡人数为940万。把这两年死亡汇总共计只有2649万人,比复辟狂所说的3755万人少了1106万人。西安交大蒋正华教授采用历年生命表参数计算和原国家统计局长李成瑞对美国科尔教授线性公式计算结果进行技术性修订(因存在矛盾或不符合中国实际情况),他们得出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在1691—2158万人,那种估算在3000-4000万人以上则是高估。无论死亡数字是多少,都改变不了非正常死亡、因饥饿死亡的事实。

  具体到区和县,尤以安徽凤阳、河南信阳、河北人口死亡现象最为惊人。据凤阳的死亡统计数字,1959和1960两年,共死掉60245人,占农村人口的17.7%,其中死人严重的武店公社,原有53759人,死去14285人,占26.6%,小溪河公社死去14072人,占26.9%。宋集公社原有4743人,死去1139人,占24.2%。武店公社半井大队原有4100人,死去1627人,占39.7%。打庙公社夏黄庄原有70人死掉48人,占68.6%。全县死绝的有8404户,占总户数的3.4%。[4]

  饿死人最严重的是河南信阳。当年的信阳地委报告死亡人数是150万,相关领导干部回顾是100万,当年中央监委(董必武书记)派出的调查组调查核实是70多万,《信阳地区志》记载全区饿死人数是48.49万等。《中国共产党历史》认为:“突出的如河南信阳地区,1960年有9个县死亡率超过100‰,为正常年份的好几倍。”[5]这是一个模糊的统计数字,反映了统计的困难。1959年庐山会议后,河南再次大跃进,反右倾、反瞒产,抓“小彭德怀”,使征购透底,吃空头粮,无米开饭。浮肿病流行,非正常死亡严重。“信阳地区农民因缺乏最基本的口粮而饿死的人数超过百万。”[6]1962年1月,吴芝圃给中南局的检查承认:“对河南58、59年粮食产量,我曾经作过远远高于实际的估算……不止一次向主席作了河南粮食数字的假报告……反映全省群众生活只有5%安排不好,其实那个时候正是信阳地区大批发生浮肿病和死人的时候。”吴芝圃沉痛地说:“省委和我犯的错误严重得很,罪恶也大得很……组织上无论如何严肃处理,我都没话讲的。处以极刑,我也应引颈受戮。”吴芝圃后来曾数次心痛地向人表示:“我欠河南五千万人民的债一辈子也还不清。”1966年,毛泽东看了吴芝圃的检查报告后,指示他不要再作检查了。[7]

  徐水是当时共产主义的试验田。1958年风调雨顺,“插根筷子都发芽”。但是丰产没有丰收,为炼钢让路,收红薯用犁耕,烂在地里不少。公共食堂,吃饭不要钱,两个月就吃空粮库,人均口粮只有四五两,社员以树叶、野菜、山药蔓、玉米核充饥。1959年1月16日,保定地委在《关于浮肿病防治情况向省委的报告》中说:“浮肿病人在我区逐年增多,发病地区以徐水、涿县为主。”1960年3月29日,老头河公社26个村发生社员吃苍耳稞中毒事件,550人中毒,4人死亡。1960年全县浮肿病实际2447人,死亡329人。1961年灾难达到高峰,全县死亡1642人。[8]

  

  二、死亡数字之争变成了意识形态之争

  

  巩献田等人把大跃进的死亡数字降低甚至抹杀,并以死亡数字划线。把死亡人数定为二千万以上的,称之为自由化知识分子,把死亡人数定在二千万以下的,就属于左派知识分子,在右派和左派知识分子之后还有相应的群体支持者。左派学者认为,把死亡数字定在三千万或三千万以上,与国内外反动势力和自由化分子们的说法相一致,是泼向“中国共产党的一盆污水”、是“射向中国共产党的一支毒箭”。用死亡数字划分左派知识分子和右派知识分子,左派知识分子和右派知识分子也就是程度不同,而不是性质不同。左派知识分子给右派分字定的罪名不但不成立,反而自己伤了自己,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死了两千万、三千万,而在于死没死人。按着左派知识分子的推理,死亡在两千万以下甚至死了一个人也是在向中国共产党泼污水、放毒箭。

  本来就是死亡数字,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数字本身没有价值观念,没有立场,没有世界观和方法论,数字就是数字,它是社会调查的结果。由于每一个研究者研究的方法不同,研究的立场不同,研究的目的不同,所得的死亡数字也不同,死亡数字也变成了意识形态。曼海姆在其著作《意识形态与乌托邦》里对意识形态有两种解释,一种是特殊的意识形态,另一种是全面的意识形态。特殊的意识形态是指由于情境真相不符合其利益,所以对某一社会情境真相的掩饰或扭曲,包括有意识撒谎、半意识或无意识地掩饰、有心欺骗或自欺欺人,这实际上是体现了特殊集团的利益。全面的意识形态是对一种世界观或对一种生活方式的彻底信奉。作为一种统治工具,意识形态是代表统治阶级根本利益的情感、表象和观念的总和,其根本特征是自觉地或不自觉地用幻想的联系来取代并掩蔽现实的联系。大跃进的死亡数字因为变成了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数字的真相变成了幻象,这一死亡数字不但在制造中扭曲,而且在传播中扭曲、放大或缩小。

  把死亡数字与意识形态勾连在一起,成为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本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苏联“大肃反”的死亡数字就是在斯大林的“阶级斗争”、“人民的敌人”理论指导下进行的,凡是死亡的都是人民的敌人,凡是活着的都是人民或者是可以改造成人民的人。苏联解体后的各个国家的学者都在做还原真相的努力。还原真相,就是化解意识形态或淡化意识形态,让历史真正成为历史,让人们走进真正的历史。据沈志华转引罗伯特•康奎斯特在《大恐怖:斯大林在三十年代的清洗》一书中说,1936~1938年的大恐怖至少有600万人被捕,300万人被处死,200万人被埋葬在集中营。而《共产主义黑皮书》认为,1930年代被镇压的人数大约为1600万,其中:1932~1933年有600万人死于饥荒;1937~1938年有68万人直接根据国家政治保卫局和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判决被枪毙;1934年至1940年之间的集中营登记的死亡人数为30万人;有将近220万的被驱逐者或特别移民;1934~1941年间有600万人被关进集中营和流放区。[9]

  大跃进之后的“文化大革命”,就是“大肃反”在中国的翻版,同样是以“阶级斗争”理论为指导,“文化大革命”的死亡人数至今是个谜,有人说在30万至300万之间。正如一九八○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所说的那样:“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阔。总之,人死了很多。”[10]这是一个不精确的精确说法。

  死了三四千万也好,死了一二千万也罢,这不仅是个数字问题,而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的非正常死亡问题。这种非正常死亡,都是权力者对生命及生命权的不尊重,都是对生命的无理侵占、侵犯、侵害和掠夺。

  生命权的法律解释是:生命权是个人保有作为一个自然人的各种生理、心理特性的存在和延续的权利。生命是个人承担社会权利和义务的物质载体,拥有生命是个人作为社会人的最基本、最原始的权利。生命权的人权解释是:生命权是人权最基本的权利,是其它权利的前提和基础,没有生命权,其它的权利只能是虚置的权利,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世界人权宣言》第三条规定:“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这不是简单的词的先后顺序问题,而是内容的先后顺序和逻辑顺序问题。没有生命,就没有自由,也就没有人身安全。裴多菲诗句里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其精神可嘉,但因生命的非神圣性而使爱情和自由都绝了根。

  每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生命都是神圣的,都具有同等的价值和尊严。这种生命与尊严不会因为贫穷而受到贬损,不会因为富有而提升生命的奢华,不会因为身体的残疾而降低生命的质量,不会因为生命的短暂而减少生命的光芒,不会因为生在大都市就增加生命的高贵,不会因为生在农村就让生命布满歧视的灰尘。每一个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生命都是脆弱的,都是不可逆转的,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因为天灾、人祸随时使生命戛然而止。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不可替代的,每一个人的生命都给这个世界带来色彩。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不可侵犯的,尤其是不能受权力的侵犯,不能成为权力者的工具。每一个生命都必须受到同等的珍视。同样,大跃进非正常死亡的每一个人都具有同等的尊严和价值,历史不能忘记他们。大跃进的死亡数字的真相,会通过历史来回答,在这一点上,刘少奇说得很清楚: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三、绝对权力使死亡成了数字游戏

  

  大跃进非正常死亡具有多方面。有国内的原因,有国外的原因,有经济的原因,有政治的原因,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社会的原因。按着邓小平的说法,中国的体制是从苏联照抄照搬过来的,相同的体制具有惊人的复制能力和不可遏制的运转逻辑,死亡数字也是这一体制的逻辑展开。表面看来,大跃进死亡数字与苏联“大肃反”不同,在中国是发展经济体制运转逻辑的恶果,在苏联是搞政治体制运转逻辑带来的恶果,但实质都一样。苏联与中国的非正常死亡人数都是由绝对权力所推动,都在绝对权力的意识形态指导下进行。

  绝对权力绝对滥用,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蚀人的心灵,这是政治学的基本常识,也是几千年来人类政治智慧、政治经验的总结。从历史上说,当黄炎培与毛泽东问答如何避免中国历史的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率时,黄可能做梦也没想到毛泽东提出的走向民主新路,让人民监督政府最终也回归了历史的巢穴。绝对权力有赤裸裸的滥用,这种滥用类似于屠夫与羔羊的权力。也有温情脉脉的滥用,这种滥用类似于父权,人的生命只有在绝对权力的父爱的呵护之下才有意义。父权以把人永远看成孩子为目的,如同瘟疫对人的影响,使人消沉、精神颓靡、麻木不仁、关注享乐、毁灭道德、破坏幸福,使公民的精神之火慢慢熄灭,心灵之光逐渐暗淡。就绝对权力与人的生命关系来说,父权思想的真实目的是把每一个人培育成实现其个人目的、维护个人统治的工具。绝对权力绝对支配和滥用人的生命,这种支配和滥用或把人推到崇高或把人降之以卑贱,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就是不把每一个人看作是平等而神圣不可侵犯的目的性生命体,从而使人的生命成为绝对权力的工具,人的生命仅仅具有工具性的价值和意义。在绝对权力那里,死亡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数字符号。死亡数字的复活,只是绝对权力玩的数字游戏,其目的是巩固绝对权力。

  乌托邦主义是漠视个体生命的思想根源。阿伦特指出:“在极权主义拥有绝对控制权的地方,它就用灌输来代替宣传,使用暴力与其是说恐吓民众,不如说是为了经常实现其意识形态教条和谎言。”[11]绝对权力的谎言印有科学的标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大跃进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112.html

3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