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杂志:假如中国泡沫破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2 次 更新时间:2011-10-27 15:51:25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楼市泡沫  

KEN   MILLER  

  

  如果中国这个史上最大的楼市泡沫破裂,那么美国和世界经济都将深受其害。

  原文:What If the China Bubble Bursts? 作者:KEN MILLER 发表:2011年10月17日

  

  今天全世界最重要的经济问题是什么?其中之一当然会是欧元会否崩溃。另外一个可能是美国会不会陷入双底衰退。而第三个问题,长远来说是可能是最重要的问题,则是中国能否从史上最大的楼市泡沫中找到出路。

  对经常听到亚洲崛起、中国竞争力与日俱增的西方人来说,这可能听起来奇怪。但一如美国共和党人试图以缩减政府开支来「饿死野兽」,中国一直尝试压制其经济奇迹的核心——债务拉动的畅旺房地产市场。这本是蓄意为之,目的是使中国的经济的重心由制造业及出口业转为国内服务业。可是,一旦共产党的尝试引致楼市价值锐跌,那些收入和盈利增长和中国息息相关的跨国公司便会大受打击,而美国也会跌入衰退。

  世界有必要关注中国的增长,因为这是环球经济的重要推动因素。在2010的环球经济增长中,中国贡献了19%;人们预期这个比例今年会上升至24%。中国的增长力度对美国和欧洲的复苏都是至关重要的。

  在美国国会里党派有关平衡预算的激辩未已,而经济学家就本国低增长、高失业问题的解决方法争论也无休止的时候,中国过去数十年的繁荣则毫无障碍的又进一步。这种繁荣主要体现在房地产上。今年的上半年,中国在房地产的投资和2010年同期相比增加了32.9%,而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预测为9%以上,这接近于邓小平逝世后进入的「有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时代中的平均年增长率。

  多数人认为在1978年一无所有的中国能够崛兴成为今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系是因为廉价劳工成为了经济引擎。诚然这是其中一个原因,但廉价的资本和土地也一样重要。多数生活节俭的中国人,除了把金钱存到息率低于通胀的银行账户之外便没多少其它选择。这些资本后来转移到国有企业,成为它们兴建工厂、大厦,创造中国奇迹的资金来源。

  但中国人很有商业头脑。他们看到精英们低价买地,开发之后就能获得暴利。普通人不能直接在关系网够硬的官员通过买地赚到的不当利益之中分一杯羹,但要投资后续发展的房地产则是容许的。这样[买了房的人]的财富也就每年增加。只要在中国待上一、两天就能发现多数人的心思都在房地产上。单位买卖如火如荼,房地产价格在过去五年涨了三倍。

  问题是这个楼市泡沫——不仅是私人住宅,连商业楼宇也包括在内——行将爆破。不论在中国哪个地方,你都会见到修建中的新机场、高速铁路;住宅大厦空置的单位在晚上暗暗无光;道路、桥梁和隧道光鲜漂亮但使用率不足;还有新落成的、等待入住的众多鬼城。内蒙古的康巴什就是这样一个鬼城:一座城市需要的东西它一应俱全,连只需看图就买楼的投资者都有了,但就像本杂志去年报导过的那样,现在还是空空如也。那么,中国为什么还在兴建?因为这些工程能创造就业,也让那些和工程有关的人可以大力吸金。

  就在1949年毛泽东上台之后不久,中国曾开展过一项以内需带动增长的短暂试验,但结果导致资金外逃,造成对向外借贷的倚赖,使得领导层惶恐不安。共产党决定集中用国家资本来推动生产和出口。「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的工厂以及支持工厂的基建项目带来了建筑业的繁荣,并进而导致多余的高楼大厦遍布全中国。

  今天的问题是,这一个在过去三十年行之有效的模式已经露出疲态。为世界而生产的工厂很早之前就建成了,而亚洲一些地方的廉价商品的生产成本比中国还要低廉。投资回报持续下滑。

  尽管国内多处食水不能饮用,空气污染得不能呼吸,共产党还是得到广泛支持。它的宣传机器强调共产党为解决中国在19、20世纪受到西方的屈辱而作的努力。就连那些会抱怨个人自由和公民权利问题的知识分子,看来也都出于真诚的爱国之情附和这种说法。不幸的是,拚命增长造成的巨大压力也开始处处展现。反对政党滥权——很多时候是征收土地而不给予合理赔偿——的群众抗议数字持续上升,以致政府去年没有公布有关数字。在中国许多地区的政府设施都发生过爆炸事件,制造这些爆炸的民众的不满强烈到了不顾后果的程度。

  北京知道是时候改弦更张了。共产党最新的五年计划就显示它想要从出口—建筑繁荣的旧模式转到侧重对货品和服务的内需。但一如它自己发现的那样,这事情说易行难。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当局无力阻止廉价资本涌入国有企业。这些企业把借来的钱直接投资到房地产,又或是借给其它这么做的人。商业精英倚靠共产党才能成为管理阶层,他们继续安排获得廉价资本的途径,从而达致在增加利润的同时提升自己的阶层地位。要是共产党压制热钱流入的尝试导致物业价值戏剧性下跌的话,结果就是触发一场会波及美国的中国金融体系地震。

  过去,国有银行借给和政府有关的企业的贷款变成一笔巨额的不良贷款,最终不得不撇账。在1998到2004/05年间,总共有5000亿被归类为不良贷款。官员把这些贷款转入特别投资工具,试图制造问题受控的表象。但因为政府是国家最大银行的拥有者,并连带拥有人民存款的支配权,在大银行最终要为撇账付出代价时,埋单的是民众。

  中国国内说另一次大规模撇账即将来临。如果北京是认真打算转换经济模式的话,再把处理这些不良贷款的成本加在市民身上会对达成目标造成严重障碍。家庭收入占GDP的百分比十年来一直在下跌,假如民众不得不继续为救市埋单,而他们的存款又没什么赚头的话,那么即使工资上涨了,也很难说人们能拿什么来买东西。降低商品税是另一件政府可以做的事,最近它已经这么做了;但除非它能够扭转家庭收入占GDP比重不断下跌的局面,否则人们是不会消费的。

  困扰北京的转换到新模式的另一个问题是,地方和省级政府对卖地收入已经上瘾了。根据财政部资料,2010年的卖地总收益为5000亿元,比前一年增加了一倍有余。因为省官员的晋升依据是他们的GDP增长数字,也因为卖地是地方收入的主要来源,要压抑地方官员对建筑项目的热忱可不容易。

  当然,泡沫在爆破之前都不是泡沫。就是空无一人的城市对一些人来说也不是什么有说服力的警告,他们记得上海花了多年才建成现在欣欣向荣的浦东。乐观的人会说,尽管这些漂亮、无处不在的新桥、新路、新隧道和新大厦目前的使用率偏低,但当需求追上来的时候,难保哪天它们正好就成为了拉动经济增长的催化剂。

  但是,假如泡沫爆破,美国会受到严重影响。去年美国向中国售卖了价值920亿元的货品和服务。如果中国成功从廉价的土地及资本的模式顺利转型为更倚重内需的经济模式的话,谢天谢地。但如果中国土地价格暴跌,原材料的需求便会减少,随之而来的是世界商品市场以及环球贸易的交易跌入谷底。

  如果这事发生了,很可能会推高西方的失业率。美国经济目前就处于公司空有充裕资金却不花钱、不招聘的奇怪局面。想象一下,假如那些公司害怕中国经济放缓的话,要他们花钱招聘就更不可能了。而美国政府自2008的危机之后就已经在裁减职位,自然也无法再出手救市。

  中国高级官员私底下对硬着陆颇为担心。许多观察者说当局不会容许经济在2012年领导层换届之前进入衰退。但在2008年奥运之前,人们同样认为当局不会放任中国股票市场下滑,结果它却下滑了。中国共产党正试图为它的经济模式进行精细的新定位,说明它今后向前推进的运作方法。北京最不想见到的是美国对中国进口货品实施贸易制裁。一个较有建设性、而且体认到美中两国坐在同一条环球经济的大船上的方法是,美国鼓励对华出口那些能帮助中国服务业成长的科技。美国需要一个经济稳定增长的中国去购买它的国债、货品和服务。

  

  米勒(Miller)是国际交易战略财务顾问公司Keylink 资本国际(Keylink Capital International)的决策合伙人。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楼市泡沫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62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