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兽性与人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53 次 更新时间:2011-10-24 19:43:43

进入专题: 兽性   人性  

杜君立 (进入专栏)  

  

  人来源于动物界这一事实,已经决定人永远不能完全摆脱兽性,所以问题永远只能在于摆脱得多些或少些,在于兽性或人性的程度上的差异。——恩格斯

  

  孟子曾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人从本能上来说是兽性的,当人超出自己本能之后,就体现出神性的一面,这是其他动物所不具备的,对动物来说,不存在真理和良知。按照心理学家弗洛姆的说法,人在“满足了自己的兽性需要之后,就为人性的需要所左右”。我们常常认为兽性是野蛮的,人性是文明的。人类是高贵的,动物是低贱的。就好比我们认为大脑是重要的,手足是次要的。在此,我们常常忘记的一点是:“大脑是重要的”这个真理本身就是大脑自己确定的。在先知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中,老大哥也有一句“真理”:“所有的动物一律平等,只是有些动物更平等一些。”很多年以来,大多数人都自以为人类是优秀物种。人们在形容或伪诈或残暴或无耻之徒时,常用“禽兽不如”或“衣冠禽兽”之词。其实,对整个人类而言,从人类的表象来看,是地地道道的“衣冠禽兽”;从人类的本质来看,是实实在在的“禽兽不如”。

  

  1822年,世界上第一个禁止虐待动物的《马丁法案》就在英国诞生,而当时美国还没有废除对黑人的奴隶制迫害。爱护动物的主张往往已经超越将动物视为财产的层面,他们试图将公平正义的原则扩大到整个动物世界,因此出现了古老的素食主义潮流。在远远没有实现人类公平的世界,动物公平更是一个遥远的理想。人类作为动物界不折不扣的统治者甚至暴君,大多数人并不因此而产生任何罪恶感,因为他们自认为命该如此,人比其他动物更加高贵,在既得利益面前,几乎任何人都是善于找到借口的。

  

  叔本华说:“从本性上讲,人是一种野蛮、可怕的动物。我们所认识的人,只是我们经过驯化和教育、我们叫做文明的东西;因而人的真正本性偶然爆发出来,会使我们惊恐不安。但是一旦去掉法律和秩序的枷锁,无政府状态来临时,人便会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叔本华将人类本性界说为丑恶的兽性。正是如此,他进而认为:“可以毫无疑问地说,人类是地球上的魔鬼,是灵魂备受折磨的动物。”卢梭甚至发出如此感叹:“人与禽兽不过是程度上之差。某些哲学家甚至进一步主张,这一个人和那一个人之间的差别,比这一个人和那一个禽兽之间的差别还要大。”

  

  英国动物学家德斯蒙德·莫里斯从动物行为学的角度出发,对人性进行了细致的观察和研究,写成影响极大的《裸猿》(NakeDape)一书。在该书中,莫里斯将人类称作“裸猿”,意思是没有体毛从而裸露着身体的猿猴。1000多年前,中国唐代道家学者无能子将动物分为甲虫、毛虫、羽虫和裸虫,裸虫即人。俗语说:“虎毒不食子。”但是在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中,却经常看到父子相弑、夫妻相杀、兄弟相残,更遑论血缘之外的其他同类了。人类不但可以无缘无故地伤害其他任何的物种,包括无情感无知觉的植物,还会同类相残,其残忍的程度甚至连野兽也会自叹不如。

  

  经过文明的丑陋张扬,人类之兽性本能可以发扬到何种境地,人类的异化竟然可以使得人类连禽兽都不如!怪不得莫里斯直接将人看成动物,并将自己所撰写的一部人类行为学著作命名为《人类动物园》。人类社会确实像一所庞大的动物园。研究证明,人类对“己群”和“他群”划分来自其生物本能,但人类社会以族群划分的状态较之动物的单一种群之分更为繁复严酷,当然也造成了更多的自相残杀悲剧。纵观人类历史,放眼当今世界,因民族之间的矛盾、种族之间的歧视、宗教信仰的不同、国家利益的争端、意识形态的分歧、政治观点的差异、社会阶层的分离、甚至单纯的意气之争等,都可以将人群划分为不同的阵容,产生出有形无形的领地,从而导致诸多同类相煎、同室操戈的残酷战争或血腥斗争。正如威廉·詹姆士所说的:“人简直是食肉猛兽中最令人生畏的,他是惟一有组织地捕食同类的猛兽。”麦尔维尔也说:“普天下的野兽决不会痴心妄想,认为人类在疯性大发的时候,不会把它们大批杀害。”

  

  当地球上的物种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而日趋减少时,当人类将自己远古的近邻远戚置于刀俎、付诸庖厨时,当人类因自相残杀而血沃郊野时,当专制的绞刑架、火刑柱、断头台、公审会、宣判会、批判会、毒气室、集中营、流放地等等频频出现在罗马、马德里、巴黎、西伯利亚、奥斯威辛以及各大陆的诸多城市广场或者郊野时,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心中何曾闪忽过丝毫的不安或者怜悯?如果说战争的暴戾血腥还可以区分为正义与非正义,或者说“春秋无义战”而没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那么“绞刑架上的谋杀是最可鄙的谋杀,因为在那儿,它披上社会许可的外衣”。

  

  在《动物总动员》中,有一种“奇怪的、丑陋的、裸体的,没有任何皮毛的生物”,这种非常粗俗的、嗜血成性的可怕的野兽“自称人类”。在动物们眼里,“人类对待我们的行为就像是禽兽”,“他们不是偷盗就是谋杀,而且无数次的破坏所有的东西;我们深爱的家园就这样悲伤地消逝了;那时天空充满千百种鸟,现在只有寂静;那时有海豹畅游在水中,现在所有的生命都已经走到尽头;人类是一个趁着夜晚入侵的贼,从土地上夺走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就像一条蛇,为了生存不惜吃掉自己的尾巴。但地球并不属于人类,他们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一分子,人类并不会编织生命,他们只是织物上的一丝条纹,我们都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植物人类和我们动物。当土地遭到毁灭时,动物们不是遭到驱赶就是被杀害,人类将独自统治地球,然后,失落和绝望,他们也将会被从地球表面抹去……”

  

  亚里士多德说:“如果人没有美德,人就成了动物中最邪恶、最残暴、色欲与食欲也最大的动物。”当人类通过自己的行为自绝于人、自绝于赖以生存的大自然时,所面临的后果必将是自我孤立从而导致最终自我毁灭。人性中的兽欲——占有欲、驱使欲、攻击欲和嗜血欲,亦即尼采所说的“君主”意识,置换成现代概念就是“主人翁”意识。人类始终认为,自己是宇宙万物的主人,即所谓万物之灵。万物为人类所用,臣民为君主所驱使。专制者对民众的强奸是人类社会之常态而为人们所熟知可以姑置勿论,对动物意志的强奸也经常发生在日常生活之中。尼采曾经说过:“人绝对不是生物的君主:每一种生物都在同样完满的水平上,站立在人旁边。”

  

  鸡是会数数的

  

  在自然界,一只母鸡会用一段时间来为自己构筑一个巢,然后生下6个鸡蛋,进行后代的孵化。如果其中的任何一只蛋失踪了,那她就会再生一个来补充。人类利用了母鸡的这种天性,就不停地“偷蛋”,母鸡只好不停地下蛋。最后母鸡跟祥林嫂一般,成为神经病。但它还在下蛋。

  

  在自然界,公鸡母鸡的比例与人类一样,保持1:1的平衡。钟表出现后,为人类司晨的公鸡基本灭绝。母鸡的正常寿命为5-7年,但在它2岁青春妙龄的时候,因为下蛋减少,就被屠杀为鸡肉。

  

  鸡蛋本是经过交配产生的,但我们现在所吃的都是神经病母鸡单独完成的未受精蛋。

  

  

  猪是特立独行的

  

  在自然界,猪是独行侠,没有谁敢欺负的。在《荆棘鸟》中,一只野猪为了捍卫领土,竟然“猎杀”了2个持枪的猎人。人类为了“东方不败”会自宫,猪没有这种自我牺牲精神、高尚觉悟和高超本领。人类强行对公猪母猪施行“宫刑”,使猪成了太监猪。云南一个地方政府成立阉猪敢死队,经常偷偷潜入农民猪舍,将农民“私自”养的母猪阉掉。猪自然痛苦,而猪的主人也很悲愤。

  

  猪八戒虽然好色,但太监猪的唯一追求就是吃,最后被人类吃掉。对人类来说,太监猪多快好省地生产食品,其无私忘我的思想境界是很高尚的。

  

  猪其实跟小资一样,颇有洁癖。它从不在窝里便溺,而有一个固定的地方,类似人类的厕所。反倒是有的人类却在随地吐痰大小便。人就是这样,为了便于管理,剥夺了猪的性交权。

  

  清末薛福成在《庸庵笔记》记载了一道官府菜:一盘看起来极普通的猪肉味道奇美,原来这盘猪肉是用几十头猪脊背上的肉凑起来的。“其法闭豚于室,屠者数人,各持一竿,追而抶之。豚负痛,必叫号奔走。走愈急,挞愈甚。待其力竭而毙,亟刲背肉一脔。复及他豚,计死五十馀豚,始足供一席之用。盖豚背受抶,以全力护痛,则全体精华皆萃于脊背一处,甘腴无比,而余肉则皆腥恶失味,不堪复充烹饪,尽委而弃之矣。”

  

  跪的来历

  

  牛和羊是非常相似的动物。小牛小羊落草初生要吃奶,往往前腿下跪接受牛妈妈羊妈妈哺乳。当牛羊被人类屠宰时,牛羊常常会不自主地下跪,甚至哀鸣着流出眼泪。所以心理素质一般的人做不了屠夫。

  

  屠夫是一种类似刽子手的特殊职业。如果牛羊是人类的普通食物,那么作为食物加工者的屠夫就不应当身负恶名。在西方,成吉思汗就有“屠夫”的美誉,在中国则他叫“天之骄子”,如今指大学生。

  

  人类的跪有可能是仿模牛羊的。牛羊孕期衔草,幼雏降生落到柔软的干草上。中国人有“跪草”的传统,即丧母时需跪在干草上守灵7日,以谢母亲生育哺乳之恩。

  

  人类的跪与牛羊一样,也有感恩和求饶两种含义,只不过牛羊一生只跪两次,而人类则不受限制。中国人在这方面一直保持着吉尼斯记录。

  

  

  鲨鱼是脆弱的

  

  鲨鱼一般不攻击人类。但人类认为鲨鱼是最凶猛的动物,认为吃鲨鱼的鳍显得豪气干云。结果每年都有不少鲨鱼被割掉鱼鳍,类似人类被断掉四肢。鲨鱼的鱼鳍属于中国传统饮食中的极品,叫做“鱼翅”。被割掉鱼鳍的鲨鱼往往被扔进大海,而且它还活着。

  

  

  大象和鹿是无奈的

  

  大象有一对长牙,大象的祖先猛犸象的牙更长。人类喜欢象牙的质地,可以雕虫可以做筷子。但大象之凶猛,使人无法在它活着时取得它的长牙,人类就先把大象杀死,然后安全地取牙。大象被逼无奈,只好在它刚长出牙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牙撞掉。这有点像“王连举”,也有点玉石俱焚的意思。如今很少再有长着一对长牙的大象,如果有,那无疑是在给人类宣示标靶。

  

  人类也认为“鹿茸”有益于自己的身体,导致那种鹿自毁其角。当然人类也喜欢虎皮,但以人类之奸诈,竟然无法“与虎谋皮”,结果老虎几乎被屠杀殆尽,人类得以食肉寝皮。

  

  

  燕窝的遗产

  

  中国饮食文化的上八珍中有“燕窝”,原料是一种海燕用自己的分泌物制成的鸟窝。为了躲避人类,这种鸟窝往往在悬崖之上筑巢。但人类不惜摔得粉身碎骨依然可以得到。海燕准备恋爱结婚的家被人类“强行拆迁”,它只好再分泌再建。人类继续胜利。最后海燕没有了分泌物,就绝了后。人类这才罢休,燕窝这道菜也面临失传危险,不知要不要申报世界遗产。

  

  

  泥鳅的檀香刑

  

  中国有一种奇特的美食,我忘了它的名字。具体的做法是这样,锅里盛满清水,水里放一块豆腐,再放几尾泥鳅。锅下面文火慢炖。随着水温升高,刚才还悠哉游哉的泥鳅慢慢就变成热锅上的蚂蚁,慌不择路往相对凉快的豆腐里钻……豆腐熟透,泥鳅也熟透在里面。人类围着火锅,在欣赏完了这精彩的“檀香刑”之后,还可以大快朵颐。

  

  水煮活驴

  

  山东有一个作家叫莫言,写了一部小说叫《檀香刑》,将中国酷刑的快感描写得如同国粹一般令人叫绝。满清时代,山东某地有一家饭馆,叫“十里香”,专卖“水煮活驴”,生意极好。水煮活驴当然不是把整头驴放在锅里煮,不但没有那么大的锅,也没有活煮的趣味。他们的做法是,在地上钉四根木桩,把一头活驴四脚拴上,客人来了,一锅清水烧开,问客人想吃哪一块,要哪块割哪块,当时就煮;这边客人吃着,那边驴在惨叫着。对于久在官场厮混的人来说,倒不在于驴肉多么好吃,而是这驴叫声如丝竹之音,可以充分体现权力的快感。

  

  这一美食还有一种山西版,地方是太原的晋祠,时间是清朝的乾隆年,它的特色是先把驴灌醉,再用滚开的水把它的毛褪净,然后再用快刀零割,相比之下,这比孔圣人老家的吃法“文明”了一些,但最后的效果即在客人品味着驴肉的时候驴尚未死,则是一样的。

  

  铁板鸭

  

  江南人不吃驴,爱吃鸭子,就在江南本色上动起脑筋。那方法是在地上挖出一个坑,上面盖一块铁板,周围圈以栅栏。入选的鸭子被放在栅栏之内,开始时,这鸭子还如同省委书记一般大摇大摆闲庭信步,渐渐地就觉出不自在了,因为铁板之下已经点起了微火,鸭大人有些燥热,又有些干渴。但旁边就放着一碟一碗的饮料,调着姜汁的酱油,或者加了海鲜的醋之类。鸭子喝了几口,开始还以为这是对它的特别优待,后来是越喝越渴,而且脚底下已经从北方的热炕头变成广东的铁板烧了。

  

  据说,鸭子为了抗拒脚下的痛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兽性   人性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51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