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笃正:我的中国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8 次 更新时间:2011-10-19 19:00:13

进入专题: 科学精神  

叶笃正  

  

  解说:1966年,正当叶笃正的事业处于巅峰时期,文革开始了。由于有美国留学的经历和在学术上的成就,叶笃正首当其冲地成为重点冲击对象。

  叶笃正:有一天夜里头,搞我的人把我叫起来,大概是十一点钟以后或者十二点,把我叫到办公大楼,大概比这屋子要大一倍的样子,四周围坐了好多人,我坐在中间,就是审特务的样子,我抬头看看都是谁,(说)低头,不许看,好,我就低头,问了我两个小时,意思就是说你是特务。他说,你明天早晨一起对于今天的这个晚上的审理你写几句话,我早上起来就交他了,我说我写了五个字“我不是特务”。

  解说:从1966年4月份开始,叶笃正就被隔离在这间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的小屋里,从这时起一个叫刘克武的年轻人进入他的视野,这一年刘克武28岁,他是对叶笃正负责监督改造的主要工作人员。

  刘克武(中国科学院教授):老叶把眼镜都叫人打掉了,我就给他掖起来,打得非常非常厉害,那时候突然对他的打击是非常大的。

  叶笃正:你想一个人回国,我确实自己认为我给国家是做了些事情,尽我所能,国家需要的尽我所能,而且确实是做得还不坏,我自己认为确实不坏,但是现在再看看确实也还是不坏的,但是这样的话呢把我当个特务了,这个我怎么,我不可能,在任何情况下我不能接受。我不是搭在牛棚里,后来放出来了,放出来之后我还进了一次什么学习班呢,进了一次叫特务学习班,我怎么能接受这个事情。

  解说:赵九章,我国著名的气象学家,原大气物理所所长,两弹一星的元勋,是叶笃正十分敬仰的老师。1968年10月的一天,这位为我们国家气象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不堪重压,自杀而死。赵九章的含怨离世让身处逆境的叶笃正更加感到困惑和迷茫,他脆弱的神经几乎就要崩溃了。

  刘克武:因为他们斗他们的话,实在是受不了。精神已经到了将近崩溃的这么一个边缘,非常难过的就大哭起来抱着我说我不想活了,说赵所长也死了,这国家也没前途了,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叶笃正:我们吃饭都是大家一起去,去了那个地方一个桌子上头就写着“牛鬼蛇神吃饭的地方”,这受不了。工作方面是我特别伤心的,一两年、两三年积累的资料放那一把火给烧了,我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做了些什么,应该烧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那个我最伤心了,我一两年的时间就完了。

  解说:那是叶笃正人生中最为昏暗的岁月,他几乎走到了绝望的境地。

  叶笃正:我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回家,后来的话不让你回家,我觉得不让回家救了好多的人,把他救了,如果我是这样的话也可能救了我,为什么呢,我们到牛棚里你不能回家,出去至少是两个人,不管你上厕所也好是什么也好至少是两个,这你就没机会了,吃饭好多人一块去这你也没机会了,所以比如说跟我在一块,住在一块有失眠的,他睡不着就给他吃片安眠药给他,给他的话呢看到他放在嘴咽下去再走,不能让你一片片留,不能让你就没有任何死的机会。

  解说:那一时期,叶笃正看不到重返工作岗位的希望,他决定把自己所掌握的知识教授给刘克武,这个仅有高中学历的年轻人,虽然年龄上有很大的差距,但经过这段特殊的岁月并不影响他们在后来的日子里成为最好的朋友。文革结束后,叶笃正申请加入了共产党,然而对于这件事耄耋之年的他却有过一番忏悔。

  叶笃正:我什么时候入党呢,是文化大革命以后。你想,在文化大革命以后,怎么能有入党的这个概念,因为当时文化大革命我是特务,当时那个乱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不可能你想的。但是我入了,为什么呢?有好多人都劝我入,其中什么人我都不说,因为这个涉及到别人的话我不好说。当时,有的人说他说你入,你入的话你可以当副院长,他就这么说的。我的好多人,所以我这个入党申请书不是我写的,我的儿媳妇给我写的,说就是我完全没有这个入党的这个心思,所以我在一定程度上,我骗了我自己,我也骗了这个党,你没有这个意思,在另外那些人看来你要入党可以做副院长,我确实做了副院长了。

  解说:1973年中美建交不久,一个美籍华人气象科学代表团来到中国,这其中就有叶笃正在美国时的老同学,出于接待的需要,叶笃正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的人生出现了转机,至少他又可以从事他所热爱的工作了。

  1978年,科学的春天刚刚降临中国大地,叶笃正被一致推选为中国气象学会,第18届理事会理事长,担负起因“文革”而中断十年之久的中国气象学会组织的重任,以后又连续出任中国学气象会第19、20届理事会理事长,第21届理事会名誉理事长。在他主持学会工作期间,中国气象学会全方位开展活动,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1979年,叶笃正的一本名为《青藏高原气象学》的专着发表,它标志着气象学中一个新的分支学科的建立,这就是直到现在依然吸引着世界各地气象专家前来研究的“青藏高原气象学”。其实叶笃正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了对青藏高原的关注与研究,被人们称为“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远在二三百万年前由于亚洲的造山运动而大范围崛起,过去人们普遍认为青藏高原大尺度的地形障碍阻挡了大气的流动,因此对大气环流产生影响,从而给我们国家的气候产生不利的影响,可是叶笃正根据大量观测的事实却发现了一个与传统观点相反的现象。

  叶笃正:我们很多人骂青藏高原说我们这儿的状况,我们这一大块的好地方,如果不是青藏高原我门这个地方不是更好吗?这个是错的,因为有青藏高原在我们这个地区,我们才有了现在的气候,如果青藏高原不在我们这个地方,没有就平了,那我们有很多地方变成沙漠。

  汤懋苍(中国科学院研究员):50年代中期吧国内的气象资料还很少,特别是在高原上,气象资料还很少的情况下,他就发现夏天的时候,近地面的风是绕着青藏高原做气旋式的旋转,叶先生当时就根据少量的资料就提出来青藏高原夏天是一个热源,冬天可能是一个冷源,这个思想应该说是原始创新,后来六十年代或是以后的很多研究工作都是叶先生的原始创新的这样一个指导思想上做的,应该说叶先生是开创了青藏高原气象学这样一个学问的这么一个带头人,这方面他应该说是在中国的气象界里他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日夫柳井(美国加州大学教授):这是第一个指出青藏高原影响气候的重要性的论着,是最早的指出青藏高原重要性的文章之一。所有对季风青藏高原进行研究的人都知道,叶教授是这个课题的先锋,他在气象学方面显然是个国际领军人,这是无庸置疑的。

  解说:给需要的人以帮助是一种美德,这也始终是叶笃正做人的一个原则,早在“一二?九”爱国运动时期,叶笃正就曾经冒着生命危险掩护过进步学生和人士。1995年,像以往每次获奖一样,叶笃正再一次把获得的“何粱何利基金科学技术成就奖”的大部分奖金,捐给了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和他的母校“南开中学”,用于奖励在大气研究领域有杰出贡献的青年学者和家境贫困的学生,接受过叶笃正帮助的人很多,有些甚至连他自己都叫不上名字,尽管如此童年时一对从河南来逃荒的爷孙俩的话,却成为已是近百岁高龄的他长久以来的一个憾事。

  叶笃正:一个大人带着一个孙女,要饭的,到我们家门口,就那个老头给我们磕头,他那个孙女我觉得好,她说,这个话我到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我弟弟也记得非常清楚,给人印象太深了,那个小女孩儿有河南话说“白磕头,磕响头也不行”,白磕头,磕响头也不行,当时我就不知道我们怎么会做到这种地步,实际上我奶奶是挺好的,只要我们跟奶奶说都会给一点钱的,但是我们不晓得为什么做了这件事情,我现在非常、非常后悔,非常遗憾。当然这个大人肯定去世了,小孩就是孙女如果活着的话跟我们岁数差不多,如果她在某种情况还知道是我,我要给她正式的道歉,我要给她赔不是,道歉。

  解说:1981年叶笃正出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虽然已是年近古稀,但他依然用自己严谨的科学态度在这个新的岗位上为我们国家的科学事业贡献着自己的热情。2004年2月24日,国际气象组织秘书长雅罗在为叶笃正颁发国际气象组织奖的典礼上是这样评价叶笃正的,一直以无尽的热情和善良帮助学生的叶教授,得到了他遍及世界各地的学子们的高度尊敬和感激。

  吴国雄(中国科学院院士):开始的时候第一面就是他一上讲台,原来叶先生就是这么一个风度翩翩的一个科学家,原来想是他应该是好像是老老的老者那样子,但是事实那时候估计还不到60岁,还是风度翩翩的,他讲课讲得很好。

  纪立仁(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就知道叶先生在工作上很凶,很厉害,你要是在上面有马虎,那克起来是很厉害的,你该写的单位图上该写的单位没写,该标的没标,该写的数字,哪怕是有效数字该两位还是三位你乱写一个,他都会很厉害的。

  纪立仁:曾经有这么一个学生是我们一批的,到他那里(说)yes,yes,叶先生就说我找你来不是让你来说yes,就是说你要提出问题来,他非常明显的就是希望你提出问题来辩论,来争论不同的观点。我到英国去的时候他给我一个警告,就是说你到国外去第一个问题一定要克服中国学生的坏毛病,坐在那里都不张嘴光听,好像很礼貌实际上很不对,你要经常提问题。

  解说:事实上叶笃正对待学生的态度,确实源自美国恩施罗斯贝的影响。

  叶笃正:我跟他是,我不是经常跟他说,有的时候我就说我的想法跟你想法不一样,我经常说两个人不是说我什么事都随他,不是这样子的,他也愿意听我不随他的,都随他那就没意思了,所以我也跟我的学生说你一定要敢说话。

  解说:1987年,国际科学联盟理事会任命七十一岁的叶笃正为国际地圈、生物圈计划特别委员会委员,同时在国内叶笃正作为气象学界的首席代表,也担负起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之一,我国未来20到50年生存环境变化趋势的预测研究,并积极筹建国内第一个用于全球变化的研究机构“东亚中心”,提出“有序人类活动”这一建议。

  符宗斌(中国科学院院士):他是这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我是这个项目的科学委员会成员,而我具体是在帮他操持这个项目的执行,所以说这是国内第一个全球变化的研究项目,就是他亲自支持的。

  叶笃正:我们能不能做点什么事情来改变这个情况,或者是让它减少这个情况,减少这个危害,这样做的话呢人你总得有一套办法,你做也这么做,我做也这么做,他做也这么做,大家一块这么做,这个我们叫做有序,你也做我也做那就没序了。

  解说:2006年1月9日,叶笃正从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手中接过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进步奖的证书,成为中国唯一一个同时荣获世界气象组织最高大奖和国家科学技术最高大奖的科学家。每周有三天去大气物理所上班,对于高龄的叶笃正来说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把随时想到的事情记录下来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一个习惯,即便是在家里他也会尽快的和学生讨论一些自己认为有价值的新想法。

  叶笃正:我认为中国一个很大的事情,最不好的一个事情,有点怎么说呢,那种学霸,就是我说的话不能反对,有好多人是有这个,我也可以给你说出几个人来,他就是有学霸作风,我这个事情是最反对,那么好了,这是一个。第二呢你绝对任何一个大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个人做的,那比如最大的原子弹你能一人做吗,比如说中国的全球变化你能一个人做吗?都得一大堆的人,一大堆的人从哪来,比如说你不培养一些人跟你一块工作,那你能行吗,就是有两个,一个是话呢你跟大家就找大家一块兴趣的人可以去做,第二你总得有后继人,后继人你不培养人行吗,所以这个要有后继者,你必须要有一大堆人,很简单这事。

  解说:如今近百岁高龄的叶笃正视力已大不如前,他不得不放弃一直钟爱的武侠小说,但每天翻看各类专业著作和刊物的习惯仍未改变。

  叶笃正:我认为要做的事应该做的事情我去做,很简单就是这个,第一我是中国人我要给中国做事,有一些坎坷的事情的话呢我就认为不仅仅我,对别人也一样,既然大家都一样,我也不必那么计较是对我个人怎么样,但是我是中国人我要做事,给中国做事,这是我最大的一个支撑力量,我对我的科学有兴趣,我要把它做大。

  解说:2011年9月4日上午,总理温家宝前往北京医院看望95岁高龄的叶笃正,叶老就全球气侯变化谈了自己的见解,还向总理建议,应该把南开老校长张伯苓的教育思想和西南联大的教育思想好好总结一下。

  叶笃正手记: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如果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能够完成大部分,这样的人生就基本没有遗憾了。

    进入专题: 科学精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36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