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指占领华尔街示威者错误理解市场经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9 次 更新时间:2011-10-12 22:33:37

进入专题: 占领华尔街   市场经济  

新京报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升级,引发了反对的声音。澳大利亚学者安东尼•格里高利撰文称,示威者误解并简单化了市场经济,他们找错了经济萧条的病灶,“他们要毁灭的是美国财富的发动机”。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说,这种妖魔化金融界的行为,无疑会让低迷的经济雪上加霜。

  

  这是一个地狱的十年,这是美国二战后最令人梦想破灭的十年,反恐战争的沼泽和垂死挣扎的经济,一切,都让美国人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当金融危机深深刺痛美国民众,他们选择走上街头,表达他们的诉求,一场“占领”运动,由此在美国全境如火如荼……

  

  一场源自网络的反贪婪运动

  

  这是一场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它深深地刺痛了美国社会。

  “我才49岁,原本准备再工作20年才退休,我要养家的,但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生存下去了。”这是莱纳,纽约人。他曾是一家销售公司的高管,收入丰厚,但是,金融危机,让他的生活一下子掉进无底洞。在失业率高企的当下,他一次又一次地被招聘企业拒之门外,于是,莱纳选择了另一种自救的方式和年轻人一起,“占领华尔街”。

  这是一场意料之外的草根运动,导火索竟在加拿大。

  今年7月,在美国经济依然复苏乏力的背景下,一个加拿大的反消费主义组织,在网上呼吁人们以和平集会的方式占领华尔街,抗议贪婪的金融家和大企业。

  “9月17日,行动起来,让两万人像流水一样涌进曼哈顿,让我们在那里安营扎寨、和平示威,让我们占领华尔街几个月,我们要求民主社会(democracy),而不是公司主社会(corporatocracy)”,该组织在网上呼吁称。

  始自2008年底的金融危机,一个重要的缘由,即以金融巨头为代表的大企业,过于自由泛滥的逐利行为。于是,这场抗议运动的矛头,直接指向了美国金融中心华尔街。

  到了8月,又有一个民间组织加入呼吁“占领”的队伍,他们在网上发布视频,呼吁其成员积极参加9月17日的行动。9月9日,网上响应占领号召的网民越来越多,他们甚至专门开设了一个网页,名为“我们都是99%”,意为“99%的大多数都被金融危机所剥夺,而剩下的1%却依然拥有一切”。

  9月17日,星期六,在经过近两个月的酝酿之后,近一千名示威者响应号召,涌入华尔街,一场蔓延美国的“占领运动”,由此拉开大幕。

  示威者最初只打算占据华尔街,但警方阻止示威者进入,后者只好在华尔街附近的祖科蒂公园安营扎寨,阻断了去往华尔街的路。他们搭起了床铺、厨房,设置了路障。还有示威者扮成“嗜钱的僵尸”,在脸上涂满油彩,高举抗议“贪婪企业”的标语和图画,将华尔街地区变成了一个草根聚会的广场。

  最初,这些人的示威并没有引起媒体的注意。“他们只被视为是一小群年轻的无政府主义者,以及年老嬉皮士的聚会。”美国媒体说。

  

  出乎意料的全国大“占领”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9月19日,明星Roseanne Barr公开支持“占领”运动。而随后纽约警方援引一部1845年的法律,逮捕戴面具的示威者,更激发了更多的人涌向华尔街,乃至其他大城市的街头。

  上周三,莱纳成为“占领者”的一员。截至当天,占领运动已经进行三周。示威地点,也从纽约蔓延至全美25个城市,类似的集会运动出现在了华盛顿特区、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波士顿、波特兰、西雅图、丹佛……

  在集会现场,莱纳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讲述了自己和自己家庭的故事。言语中,这个中年男人难掩绝望和沮丧。

  莱纳五年前第三次被公司解雇,他失去了工作,后来他投了将近2000份简历,试图寻找一份新的工作,但均无果。金融危机的到来,更让莱纳的就业梦变得遥不可及。为了养家,他的妻子不得不重新工作。更不幸的是,他的家庭今年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只能借钱养家。

  “你曾经是中产阶级中的一员,你的生活正朝着正常轨道进行,你认为自己正处于职业生涯的高峰期并且还有上升的空间,但是有一天,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你发现原来你被这个社会边缘化了,你所坚持并为之奋斗的价值也都不存在了。”莱纳叹了口气说。

  莱纳现在不得不做一个全职父亲,和家人住在纽约上西区的一所两室一厅的公寓里。

  莱纳伤心地说,他的妻子一直试图想不让两个儿子感受到由于经济收入减少而使生活变得拮据,两个儿子一个8岁一个12岁。他说,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添置新衣服,他的妻子也是一直穿着旧衣服去工作,也很多年都没一起出去看电影和吃饭,更别提全家旅行了。

  “那些曾经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欢乐的事情都已不再,连那些能使生活正常进行的事物也没了,失业使我和妻子的关系变得很紧张,我们现在每天都在超负荷地承受着生活的负担。我们曾试图多做一些牺牲,这样让孩子可以过得好一些,但现在,他们也要割舍自己喜欢的事情”。

  

  “99%的人发出的呼声”

  

  参加“占领”的示威者,多数都和莱纳有着类似的境遇。他们多为受经济危机影响而失业的大学毕业生、工人甚至是中产阶级,他们渴望通过这场运动,改变自己的命运。“最基本的事实就是,我们99%的人不能再继续容忍1%的人的贪婪与腐败”,示威者说。

  《洛杉矶时报》的一项调查称,在全美25个城市中,纽约是贫富差距最大的。2007年,占1%的纽约富人的收入达到了该市总收入的44%。与此同时,去年,纽约无家可归者数量攀升至11.3万人,许多妇女儿童长期住在收容所。在纽约,有近11%的人生活在联邦政府规定的贫困线下。这些人中,有的一家四口的年收入仅有10500美元。而那1%的富人一天就可以挣这些钱。

  在媒体采访莱纳先生的地方,聚集着大量不同背景的示威者,他们控诉着垄断企业的贪婪。他们中有人不断地向行人分发一份列出了各种“不平之事”的清单,大多数指向实力强大但却缺乏社会公义的垄断企业。抗议者的抱怨包括:在接受纳税人救助不久之后,银行高管就获得了高额奖金;企业由于疏忽而导致食品被污染;企业不断试图剥夺员工的权利等等。

  在集会地点,示威者有的席地而坐交流观点,有的在做饭。由于越来越多的人赶来响应这场示威游行,有一些团体开始向示威者发放食物和饮用水。

  媒体采访莱纳期间,现场很嘈杂,不时可以听到调试麦克风的声音,因为不停有人走上讲台发表演说。

  10 月6日,这一天是阿富汗战争十周年纪念日,这场“占领运动”也蔓延到了美国首都,数千示威者聚集在自由广场,呼吁军队撤出阿富汗战场,将资金投入到公民福利的改善中。示威者中,一位以小生意度日的越战老兵悲伤地说,他深深感到美国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如果你问示威者为什么要来此参加这场集会,很多人都会对你说,是因为他们感到必须为改变美国的现状做点什么,那么多人失业,让他们感到是时候采取行动,是时候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如今,这场运动已经由最初的反对华尔街的贪婪,发展至抗议社会不公,反对大公司影响美国政治。示威人员也由失业的学生,发展到工人、退伍军人、工会人员,甚至好莱坞明星也亲临现场,呼吁占领者坚守阵地,直到实现自己的诉求。

  6日,总统奥巴马也站在了示威者一边,他发表讲话说,“我认为,这场运动是美国民众在表达他们的挫败感,我们正经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副总统拜登也说,这场抗议运动的核心是美国民众认为目前的社会体系不公平。

  不过,由于阻断交通,数百示威者上周被捕,本周在洛杉矶市政厅前也逮捕了大量示威者。

  

  新草根运动冀望推动改革

  

  示威行动的升级,也引发了反对的声音,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说,这种妖魔化金融界的行为,无疑会让低迷的经济雪上加霜,“示威者已经为纽约市经济造成了损失,如果金融市场有任何闪失,将会进一步恶化就业形势。”

  澳大利亚学者安东尼•格里高利撰文称,示威者误解并简单化了市场经济,他们找错了经济萧条的病灶,“他们要毁灭的是美国财富的发动机”。

  共和党人赫尔曼•凯恩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说,“别怪华尔街,别怪大银行,如果你没有工作或者不富有,那就怪你自己……指责成功人士不会令你高兴,更不会令你富有。”

  不过,也有美国媒体对这场继“茶党运动”后的新草根运动寄予厚望,洛杉矶时报在一篇评论中说,“美国政治的改良大都是由社会运动推动的,这场华尔街运动能为现在的美国政治带来些什么?我们将拭目以待。”

  莱纳也说,那些说占领运动会破坏美国价值观的人是对这场运动不了解。

  “你知道吗,这场游行示威给那些占社会很大比例,却一无所有的群体一个发出声音的机会,也给像我这样不再能通过工作给社会贡献力量的人一个机会。”

  

  观点 “他们让美国人明白何为公平”

  

  随着“占领华尔街”运动在美国的逐渐扩散,不少人开始将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视为民粹主义或草根阶层的运动。

  一些媒体称,“占领华尔街”者就是“左翼的茶党”。《华盛顿邮报》认为,反华尔街示威和茶党有很多共同之处。二者都是无领导的“组织运动”,参与者都是“一些饱受压迫或者被忽视的普通人”。但茶党的示威带有具体政治目的,例如公开反对医疗保健措施和提高最高债务限额。如果“占领华尔街”想要与茶党相提并论,还需要将愤怒转为政治诉求。

  对于媒体将示威与茶党相比较,茶党发言人艾米•克雷姆不以为然。他说:“我觉得,占领华尔街简直是一个无知的孩子在发脾气。”他呼吁示威者将精力转移到真正有效的行动上,让社会发生改变。

  保守派作家卡尔特则称,示威运动更像一场“经典的暴徒起义……毫无章法……完全一副左翼势力做派。”

  不过,历史学教授卡津在题为《“占领华尔街”是否有效?》的文章中指出,示威者背后的不满由来已久。

  卡津说,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经济不平等的现象开始在美国大量出现。工会减少、税收制度的改变,让富人大获其利。2005年,就连时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也指出:“这不应该发生在一个民主社会,我们也不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卡津认为,经济衰退让富人阶层和普通民众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这是不能忽略的事情。那些沉浸在愤怒中的人群,他们为这个国家做出过巨大的贡献。

  他还指出,如果这些示威者希望运动更持久,影响力更大,必须学会适应和调整。在这种无领导的自发运动中,人们必须选出自己的领导。他们还需要反思,是否应该更改自己“占领者”的名字。在卡津看来,美国历史上的左派,很少能够向政界和经济界构成如此规模的挑战,“但他们能够让美国人明白什么是公平”。

  专栏作家罗兰•马丁也称,他反对保守派和共和党人苛刻地将示威者描述成“破坏美国的顽固分子”。在他看来,没有异见和示威,就不会有美国。早期定居者对英国人统治的愤怒,就是美国革命的开端。美国人,不论肤色、年纪、地位都拥有集会和示威的自由,这正是这场示威的核心价值。

  “这些勇敢的街头示威者拒绝接受现状,因为他们的行动,这个国家才会变得更好。”马丁称。

    进入专题: 占领华尔街   市场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07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