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敏:论迁徙自由权与国家主权和公民身份的共生关系

——以美国和欧盟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83 次 更新时间:2011-10-10 13:59:35

进入专题: 迁徙自由权   国家主权   公民身份  

杨小敏  

  

  【摘要】宪法对美国公民的州际移民与欧盟公民在成员国之间迁移的不同程度的保护,以及美国和欧盟在国家主权和公民身份反映上的差异,揭示了迁徙自由权与国家主权和公民身份之间的共生关系。三者的共生关系主要表现为四种形态:在假定的无主权的世界社会里,获得世界公民身份的个人享有绝对迁徙自由权;在主权国家里,获得国家公民身份的个人享有近乎绝对的迁徙自由权;在被委托部分主权的政治共同体里,获得联盟公民身份的个人只享有相对的迁徙自由权;而同样在主权国家里,因为主权的反作用导致外国人(包括无国籍人)只享有更为相对的迁徙自由权。

  【关键词】迁徙自由权;国家主权;公民身份;欧盟;美国

  

  一、引言

  

  从自然科学角度而言,由于迁徙是包括人在内的物种的天性和本能。因此,迁徙自由属于人的自然权利。然而,人作为社会关系的产物,从根本上要受制于社会因素的影响。因此,迁徙自由除了在一定程度上要受到自然法则,如生存规则、竞争规则和环境规则等因素影响之外,它还主要受社会性因素的影响,比如,政治、经济、文化、伦理、习俗等。与自然界中的其他物种的迁徙相比,人的迁徙体现了更多的社会性。随着文明的发展,社会关系日趋复杂,多种利益主体的形成及由此产生的利益冲突,都会对已有秩序产生冲击和影响,从而使这种原本最自然不过的迁徙自由受到来自于国家的干预,政府通过法律或政策对其加以调整和限制。尤其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随着迁徙自由内涵的丰富和发展,迁徙自由变为身兼经济自由、人身自由和政治自由等多重属性的权利。[1]现代意义上的迁徙自由得到当代世界各国政府和国际社会的普遍重视。尽管美国和欧盟都期望通过迁徙自由权[2]的实现来促进共同体的统一,然而,在这两种不同性质的政治土壤里,迁徙自由权的发展却迎来了不同的结果。在美国,今天的州认同和文化认同几乎不会妨碍美国人的州际移民和州际贸易。除了州内和州外大学学费的差别、不同的专业适合性和个性化的学术研究以外,[3]美国公民一般都能按自己的意愿自由地在州际间工作和迁移,自由地获得州居住权的利益。与之相反,自从欧盟东扩以来,只有英国、爱尔兰和瑞典愿意接受来自新的东欧成员国的工作者。大约45万波兰工作者一直没能在其他成员国成功地找到工作。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媒体已经报道了抵制波兰、拉脱维亚和其他东欧工作者的一些重大事件。{1}

  美国公民的州际移民与欧盟公民在成员国之间的迁移所遭遇的不同命运,提出了关于迁徙自由权与国家主权和公民身份之间关系的一些基本问题:当人们移民寻找美好生活时,严格的边界是否会促进移入本地的人们的迁徙自由?移入地与移出地之间建立联盟与否对移民者的迁徙自由权有无影响?不同的公民身份对移民者的迁徙自由权发挥着怎样的作用?移民者不是移入地的公民对他们的迁徙自由权有无关系?……本文通过对欧盟与美国迁徙自由权的不同程度的宪法保护,以及各自在国家主权和公民身份反映上的差异的比较分析,来揭示迁徙自由权与主权和公民身份之间的共生关系,以期对全球化背景下的迁徙自由权的宪法实现有所启示。

  

  二、迁徙自由权的宪法保护

  

  (一)美国

  1.迁徙自由权的确立方式:由宪法判例逐步形成

  美国对国内迁徙自由——即州际迁徙——的确立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1776年的《独立宣言》首先对迁徙自由作了概括式规定。《独立宣言》提出:“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有天赋的不可转让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其中,“自由权”可以理解为包含迁徙自由在内的广义上的自由。{2}(p23-25)或许是因为制宪者们认为,此权利隐含在《美国联邦宪法》第4条第2款“优惠和豁免条款”[4]之中,或许是他们认为该权利从一开始就是宪法创造更强的联盟的应有之意。因此,1787年的《美国联邦宪法》并未对迁徙自由做出明确规定。然而,联邦最高法院根据《美国联邦宪法》第14条修正案和相关的宪法判例确立了对迁徙自由权的保障。1868年通过的《美国联邦宪法》第14条修正案确立了平等保护原则,其派生的权利之一就是迁徙自由权。而联邦最高法院最终确立对迁徙自由权的保障则是通过几个著名的宪法判例完成的。其中,较为典型的有1969年的“夏皮罗诉汤普森案”[5]、1972年的“邓恩诉布卢施泰因案”[6]和1974年的“纪念医院诉马里科帕县案”[7]。联邦最高法院对于某些对州际迁徙施加限制的规定予以严格审查,由此确立了州际迁徙自由的宪法性保障。

  2.迁徙自由原则[8]的基本目标:综合性一体化

  美国迁徙自由原则的基本目标不仅仅在于实现经济一体化,而是要实现包括社会、政治和经济在内的综合性一体化。从美国南北战争时各州不独立自主和不拥有主权成为普遍认识开始,国会通过了《南北战争修正案》,尤其是其中的第14条修正案规定:“所有出生在美国或加入美国籍的人民……都是美国公民和他们所居住的州的公民,并且有资格享有所有美国公民的特权和豁免”。在萨斯诉罗伊案[9]中,史蒂文法官声称,主权为公民提供的保护,包括国家公民迁徙和居住在另一行政区域内的绝对的自由。这项原则涉及统一的联邦国家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一体化。也就是说,因为迁徙自由建立在公民身份基础之上,所以联邦主权和宪法准予生活或工作在联邦联盟的联邦公民免受各州的歧视。它创造了在保持相同的联邦公民身份的同时,州公民身份可以充分转变的自由。站在与长期的州公民平等的立场上,新的州公民享有充分的政治参与和社会参与的自由。这项自由包括各州提供给本州公民的所有机会,从教育到职业前景,从健康和福利保障到环境质量、文化贡献和州的安定及美化。由此可见,美国迁徙自由原则的目标包括社会、经济和政治统一,以及民族认同,它表现出广泛、强劲而有活力的特性。

  3.迁徙自由权的限制程度:限制范围逐渐缩小

  在美国,对迁徙自由权的限制范围呈现逐渐缩小的趋势。虽然在美国法律中,公民享有旅行权的程度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10]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却一直扩大公民的这项权利。[11]在早期,布什罗德·华盛顿法官宣布,州公民在任何其他州的通行权或居住权是为《美国联邦宪法》第4条第2款“优惠和豁免条款”所保护的基本权利之一。[12]然而,州际移民偶尔也会遇到阻碍。具体而言,受影响的对象主要包括:需要社会和经济援助的家庭和个人,没有出示适当证件而移民的非公民父母的孩子,大学生以及从事诸如娱乐性的捕猎或钓鱼之类的非必需的临时性活动的个人。其中,居住期限成为限制的焦点。换言之,“优惠和豁免条款”并不对那些暂时或断断续续地进入一个州或在一个州参与活动的非居民的权利提供保护。[13]

  然而,这种限制在后来的几个涉及州际迁徙的宪法判例中被改变。其中,较为典型的案例是1969年的“夏皮罗诉汤普森案”。在此案中,联邦最高法院裁定一项关于需要连续居住一年方可享受福利援助的规定违反了平等保护原则。[14]在1972年的“邓恩诉布卢施泰因案”中,联邦最高法院裁定要求连续居住一年方有选举权的规定违反平等保护原则。”[15]另外,在1974年的“纪念医院诉马里科帕县案”中,联邦最高法院裁定穷人需连续居住满一年后方可获得公共医疗补助的规定违反平等保护原则[16]。在最近的萨斯诉罗伊案中,联邦最高法院以七比二的优势否定了加利福利亚州的一项法律,裁定新到达该州者有权享受该州公民全部福利的权利。[17]在此案中,联邦最高法院就是依据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原则(即美国公民是州公民,在他们居住的州,他与该州其他公民是平等的)。以上分析表明,在当今美国这样一个流动高度频繁的社会里,在联邦国家的主权范围内,美国正朝着绝对的州际迁徙自由的方向迈进。

  4.限制迁徙自由权的司法审查标准:严格审查标准

  当州的行为侵犯了美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或者那些缺乏依靠的公民遭受州行为歧视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都会适用严格审查标准,推定违反基本权利的州法律违宪。即使州法律勉强提出不可抵抗的州目的,联邦最高法院通常也能经过一番更为周全的分析,甚至运用推定方法,来保护美国公民基本权利。面对州法律对州际迁徙权所设置的限制,联邦法院同样挺身而出。例如,在新罕布什尔州最高法院诉派珀案中,法院声称,如果根本就是歧视非居民,那么运用“优惠和豁免条款”就是正当合理的。法院认为,该条款不排除歧视非居民的情况有:有重要的区别对待的理由;对非居民实行歧视与州的目标具有重要关系。在这个分析框架中,重要理由是,非居民构成了一个特别邪恶的源头,而此源头又是歧视性规定的目的。而且,这个歧视的范围与性质必须接近特别邪恶,或者是与为了补救的特别邪恶有重要关系。[18]这个分析框架虽然不定性为严格审查标准,但也十分接近此标准。又如,在纪念医院诉马里科帕县案中,法院发现,为获得公费的非紧急住院或者医疗保健,而提出亚利桑那州的新居民在该县居住一年的期限要求是违宪的。法院裁定,拒绝给穷人一项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医疗保健——构成了对他们的旅行权的严重惩罚,经济负担和行政效率不是所谓的必须关注的政府利益。因此,限制旅行权需要适用严格审查标准。[19]

  (二)欧盟

  1.迁徙自由权的确立方式:条约明确规定

  与《美国联邦宪法》不同,《欧盟宪法条约》十分明确地规定了保护、鼓励和促进个人在欧盟的迁徙自由。该条约第39条第1款规定:“工人的迁徙自由在共同体内应当受到保护。”该条第2款还规定:“这样的迁徙自由必须废除不同成员国工人之间在就业、薪水和其他就业条件方面,因国籍而引起的任何歧视。”其实,早在1993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第17条就规定,每个成员国公民同时是欧盟公民。而《欧共体条约》第18条赋予每位欧盟公民在成员国领土内自由迁移和居住的权利。欧洲公民身份的授权将欧洲人迁徙自由的权利扩展到非经济领域。根据《欧共体条约》第12条的规定,禁止成员国歧视以国籍为根据的欧盟公民。例如,按照工作者迁徙自由的规定,禁止歧视工作者和他们的配偶和子女。[20]

  2.迁徙自由原则的基本目标:实现经济一体化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不久,欧洲的领导人和思想家们开始抛弃曾经造成欧洲的毁灭和战争的极端民族主义,开始考虑建构诸如联邦制——能够促进和平与和谐的政治结构——那样的欧洲国家。在强烈追求欧洲未来和平以及通过经济一体化来推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欧洲国家在20世纪40年代到50年代期间签订了一系列条约和协议来促进经济一体化。最早的联合结果是欧洲经济共同体。从此,该联盟不断发展,到今天已拥有27个成员国。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事态的发展,欧洲已经由二战期间的支离破碎的陆地变为今天的一体化的欧洲经济市场。而且,《欧盟宪法条约》第2条明确规定,共同体的任务包括,建立一个共同市场,以及经济和货币联盟……,来促进整个共同体内的经济活动和谐、平衡和可持续发展,高质量的就业和社会保护,……经济状况的高度竞争与融合,……以及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凝聚力和社会团结一致。这些条款强调成员国之间的联盟和他们创造一个欧洲经济市场的目标。《欧盟宪法条约》第39条通过规定“工人迁徙自由”,作为实现经济联盟的重要手段。

  尽管欧洲试图实现“一个欧洲,一个民族”的目标,并因此试图废除迁徙自由的所有障碍,然而,正如下文所述,与美国对迁徙自由权限制范围逐渐缩小和采用严格的司法审查标准不同,欧盟条约法律和欧洲法院对废除迁徙自由的障碍,以及更全面地保护除经济方面以外的迁徙自由的其他内容所作的努力却远远不够。由此可见,迁徙自由原则的主要目的还只停留于欧盟的经济一体化和内部市场。

  3.迁徙自由权的限制程度:限制范围宽泛

  欧洲法院一直都积极而宽容地解释和适用迁徙自由权,将该权利扩展到工人的配偶、前配偶和子女的居住权、救济金和教育,哪怕工人停止了工作。欧洲法院还授权成员国为非本国公民的工作者、受训者、临时工和工作者的子女和配偶以广泛的社会福利。这种授权在某种程度上扭转了过去这样一种形势:不鼓励家人随同前赴其他成员国工作的人员迁移。{3}(p784)而且,正如上文所指,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之后,欧盟又通过在《欧共体条约》中增加第18条来对欧盟公民作扩充理解。

  然而,这都掩盖不了这样一个事实:欧盟公民比美国公民在享受迁徙自由权时要面对更多、更显著的限制。例如,欧盟文件中经常使用“东道成员国”的文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迁徙自由权   国家主权   公民身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92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