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加: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六个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0 次 更新时间:2011-09-23 11:16:52

进入专题: 人民币国际化  

李小加  

  

  今年以来,“人民币国际化”和“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已成为香港财经界的热门话题。许多经济学家和知名金融机构均对这一题目进行了分析、研究及预测。人民银行和香港金管局等部门适时出台了多项重要政策措施,为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形成提供了必要的条件。据媒体报导,中国证监会正在制订中国内地的基金公司和证券公司在香港的子公司就境外募集的人民币投资内地证券市场(即业界所说的“小QFII”)的相关规定,预计不久即可出台。香港交易所在年初公布的2010至2012年战略规划中,将人民币国际化作为制订核心战略的大背景,并已进入实施阶段。

  人民币国际化将对香港的金融业带来重大且深远的影响。为了使大家对这一重要事宜有个通俗、直观的了解,本文就与人民币国际化有关的如下六个问题提供一些个人的看法:

  1. 人民币为什么要国际化?

  2. 现阶段人民币国际化的可行性和操作性如何?

  3. 人民币国际化的基本发展路径是什么?

  4. 为什么香港最适合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离岸中心?

  5. 人民币国际化可以为香港带来什么商机?

  6. 香港应就人民币国际化做些什么?

  

  问题一:人民币为什么要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性体现在中国经济存量保值、经济增量平衡,及增加国际话语权三个方面:

  

  实现中国经济存量之保值

  

  由于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中国的出口和进口都需要用外币计价。我们的出口持续超出进口,累积起巨额的外汇储备,也就是说我们的财富很大一部分是用外币(特别是美元)持有,并无奈地大量投资于美元国债之中,国际资本市场的风吹草动将可能导致国家外汇储备数十亿美元的帐面亏损。降低外汇储备的规模有助于减少因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对中国经济存量的影响。如果人民币在对外经济贸易中能更广泛地作为结算货币,我们的企业须承担的外汇风险就会更低,政府经营外汇储备的压力也会大为缓解。

  

  促进中国经济增量之平衡

  

  在全球金融危机中有一种论调或许大家还记得,说中国的廉价产品压低了美国的物价,中国大量外汇投资于美国的债券压低了美国的利率,结果导致美国流动性泛滥及房地产泡沫,并引发了2008年的金融风暴。在对这种论调感到愤懑之余,我们也都认识到,中国经济的确存在着投资与消费的不平衡、出口与内需的不平衡。中国庞大及持续的贸易顺差一方面将这种不平衡带到全球经济体中;另一方面也影响了自身经济持续与健康发展,并对中国的汇率、利率政策带来重重压力。人民币国际化本身虽不能直接减少这样结构上的不平衡,但它在有效控制外汇储备的增长,缓解汇率压力与加大中国与其主要区域及资源伙伴国之间经济与贸易平衡协同发展等方面有重要意义。

  

  获得更大的政治经济话语权

  

  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在国际经济和金融领域,中国的发言权和影响力还远不能与之相称,这很大程度上与人民币缺乏国际地位有关。如果人民币能够得到周边国家和地区及其主要资源伙伴国接受,成为结算货币和投资货币,对于睦邻友好、促进区域经济合作都将产生十分积极的作用。人民币被中国贸易伙伴逐步接受为结算货币,将加大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影响力,更为中国政府的汇率政策增加主动性与灵活度。而人民币在向国际储备货币迈进的每一步都是中国在全球地缘政治话语权提升的具体体现。

  因此,人民币国际化既非可做可不做,更非贪大求洋。这是中国经济发展到现阶段,不论从经济发展还是从国家战略与地缘政治考虑,均有必要迈出的战略步伐。

  

  问题二:现阶段人民币国际化可行吗?

  

  人民币国际化的三部曲是成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投资货币及储备货币。从去年进行试点到今年7月末,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达到916.42亿元。这说明在中国的资本项目仍未开放的情况下,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是完全可行的。人民币在贸易项下的流出与流入虽然已基本开放,但人民币贸易结算的量还不够大。如何激励贸易商选择以人民币结算,是现阶段的重点所在。

  鉴于这样一个有限的中期目标,人民币国际化从以下三个方面考量就应该是可行的、有操作性的:

  第一,人民币国际化必须先通过一个可靠的、可行的离岸市场试行,在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之间设立既互通又可以监管的人民币流动渠道,从而有效降低境外人民币业务对内地金融市场的影响与冲击。

  第二,人民币跨境流动的总规模必须可以控制,好比通过一个阀门系统调节水量。门不会贸然打开,一定是循序渐进,走稳一步,再迈出下一步。境外人民币的投资产品不会马上全面铺开,将有一个试点和先后推出的过程。先在小范围试行,然后再进行扩容。

  第三,目前国内人民币总规模达到60多万亿,存在一定程度的流动性过剩。人民币流出去的量仅占总规模很小的比例,即便未来几年迅速发展,对境内市场影响也会相当有限。

  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民币国际化(包括人民币离岸市场)有个发展和成熟的过程,那些希望立竿见影赚快钱的想法也不切实际。但人民币国际化在一个有限、渐进与可控的模式发展应是不争之现实。

  

  问题三:人民币国际化的基本发展路径是什么?

  

  人民币国际化的长远路径是:一,在中期内(5-10年)逐步成为广为接受的国际贸易结算货币;二,在中长期(10年后)逐步开放资本项下管制后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国际投资货币;三,在长期内(20年后)逐步成为储备货币。而我们今天讨论的人民币国际化还基本着眼于人民币成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这一中期目标上。实现这一目标,人民币离岸市场须经历三个主要阶段:一,形成阶段;二,发展阶段;及三,成熟阶段。〔见附图〕

  为了能将这三个阶段的特点说得更清晰,请允许我用一个比喻。如果我们视人民币流量为“水”,视人民币产品为“鱼”,以下逻辑就很清晰:“鱼”没有“水”不会生,“水”不流“鱼”不会活,“水”中无足够“养分”“鱼”长不大。“养分”在这里指一个产品须付投资人的收益,譬如债券的利息,或股票的分红或收益。而近期内“水”中的养分只能来自境内市场,因为境外目前还没有人民币投资市场。因此,“水”不仅在境外能流,也须有流回境内的机制,以获取在境内产生的收益,以养在境外的“水中之鱼”。如果用这一比喻来形容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路径,大家可能比较容易理解各个不同阶段的问题与挑战。

  中国今天已基本开放了人民币在贸易项下的管制,也就是说,只要是贸易结算,人民币可大规模流出去支付进口,也可大幅流入接受出口支付。目前有8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已与人民银行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但是,由于境外没有足够大、足够多的“鱼”,向中国出口的贸易伙伴没有积极性获取大量人民币。没有大量的人民币从贸易项下流出,境外也就无大量的人民币可从贸易项下流入。这样,贸易项下完全开放的两大流出与流入主渠就处于干涸或细水状态。如何让这两条主渠流起来就是人民币国际化在资本项下未开放前的中期目标。

  1.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形成阶段

  2004年2月,香港银行开始试办个人人民币业务,包括存款、汇款、兑换及信用卡业务。个人每人每天不超过等值2万元人民币的兑换。集腋成裘,到今年7月底香港人民币存量达到1,037亿元。这一阶段的“水”基本是死水,境外流动受限诸多,“水”中的“鱼”也很小,基本是存款产品,“水”中的养分也很有限,收益基本靠升值预期加上微薄的利息。

  今年7月在中国人民银行和香港金管局主导下签署的《清算协议》是香港境外人民币市场的一大突破。“水”首先在境外活了,有条件接受更大、更多的“鱼”。同时,政策制订者也充分认识到现阶段境外人民币市场这一池中的养分只能来源于境内,因而迅速启动了人民币的回流机制,使境外的水能够接通境内的收益,进而可使境外能发展规模更大的、更多的产品。允许境外金融机构将境外人民币存量投资于国内银行间债券市场,以及盼望已久即将出台的小QFII都会迅速带动较存款产品更高收益的保险产品和基金产品的发展。而有了更高收益来源的银行也能以更大规模和更优惠价格吸引更多的人民币储蓄产品,进而提高人民币兑换出境与贸易伙伴使用人民币的积极性。

  总体来看,目前香港市场已有一千多亿人民币的存量,主要由个人持有,初始驱动力是人民币的升值预期,投资产品则是存款、国债、保险和基金等为数不多的定息产品。随着香港人民币回流内地的渠道逐渐打通,收益开始成为持有人民币的主要驱动力。至此,可以说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已经初步形成。

  尽管这个市场发展很快,但由于基数太小,即便几年内翻两番,与2009年中国2.2万亿美元的进出口总额比,它对撬动贸易项下进出口大水渠的流动作用还是有限。因此,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下一阶段的挑战就是如何更主动地加大人民币流出与流入量,更快带动贸易项下两大主干渠的水流。

  2.人民币离岸市场的成长阶段

  与上一阶段不同,人民币离岸市场成长阶段的主要功能与目标是发展足够多、足够规模、享有更高收益,并且交投更活跃的产品来激活、启动及加大贸易项下两大主渠的水流,吸引更大范围的贸易结算伙伴开始使用人民币,使人民币离岸市场早日进入成熟阶段。

  发展更大规模的人民币产品是为吸引更多机构投资者参与人民币投资,进而吸引具规模的贸易伙伴以更大的规模使用人民币。发展更具交易活力的人民币产品是增加境外人民币流动性杠杆。境外市场人民币存量本来就有限,离岸市场人民币产品要有活跃的二级交易市场才能有足够的拉动力增加人民币的流动性。一元钱的存量若能带来七、八元的交易量,相当于七、八元的人民币流出量,其杠杆效果就显而易见了。而人民币产品能否有更高交易量,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产品收益的高低,收益越高的产品越有可能推动更高的二级市场交易。

  而要想发展足够规模、足够多、足够交投活跃的产品,还须研究两个重要课题:一是必须有足够的初始人民币流动性,保障发行与交易成功;二是必须有更畅通的人民币回流境内渠道,以创造产品的收益源泉鼓励产品发行。

  (一)初始流动性保障

  此阶段推出的人民币债券、股票、期货等产品的初始发行与二级市场交易须有充沛的人民币流动性相匹配。否则,产品发行机构会担心没有足够的人民币存量购买或交易而止步。因此,推出这一类产品上市时,在充分利用已出境的人民币存量同时,可考虑临时向离岸市场注入人民币,以弥补可能的人民币存量暂时的不足。

  在市场被激活之前,来自贸易人民币结算的数额不会很大,难以成为资金的主要源泉。那么,离岸市场的人民币除已经兑换出境人民币存量外,将来自何方?这里仅列出几种可能性:

  1) 允许境外企业通过中国与其它国家、地区的货币互换协议的安排获得人民币,投资于香港的产品;

  2) 允许内地商业银行配合贸易需要开展离岸人民币贷款业务;

  3) 允许获批准的内地企业以人民币对外投资;

  4) 允许内地保险公司或基金公司以个案方式申请将人民币调往香港,专门用于申购某个投资产品(如人民币计价的股票);和

  5) 允许QDII以人民币参与境外发行与交易。

  除了以上几种结构性向离岸市场输出人民币外,还可以考虑设立临时性、试点型有定额管控的人民币“流动性支持池”(或称之为“资金池”),为某个或某系列人民币产品提供支持,以保证其发行与交易时不会因离岸人民币存量不足而受影响。

  在具体操作上,没有人民币的境外投资者可用外币向“资金池”兑换人民币来参与这些产品的投资与交易,而已有人民币的投资者可直接进入发行和交易环节。这样的“资金池”可由人民币离岸参与行参与设立,人民币可由其通过境内银行间拆借市场或其它途径获取。该“资金池”设有上限,以避免其成为境内人民币无序流出之渠道。同时,为保证这一“资金池”不会干涸,以外币参与“资金池”的投资者在卖出产品后只能以外币形式撤出“资金池”,以使池内人民币恢复原来水平。

  以上所述的流动性保障仅是市场发展最初期的临时、短期措施,目的是消除发行者起步的顾虑。一旦流动性开始自然聚集,这些初期的人为注水措施就会被市场力量取代。

  (二)回流保障人民币离岸业务大规模发展的第二个课题指的是必须有足够的回流。即政策上要允许“大鱼产品”(公司债券,股票,期货及利率衍生品等)能将发行所得的人民币资金以FDI或其它方式顺利返回境内。这是因为这些产品需要从境内业务中获取收益,而在今天,人民币能带来的收益也只能来自国内。不这样做,大交易更活跃的产品就无法开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民币国际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56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