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公:九一八感怀——国耻日里不说国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55 次 更新时间:2011-09-19 11:28:13

进入专题: 九一八事变   国耻  

犀利公  

  

  国耻日里不说国耻,说三个相关的小题目。

    

  一、小太郎的情报

  

  甲午战争(1894.7-1895.3)爆发前,中国已经实施了长达34年的改革开放(1861-1894年洋务运动),兴办了一大批工业和基础设施,GDP是日本的四倍。当时东西方均有不少人看好中国即将崛起,坚信以中国之丰富物产,如能积极变革,则“成为世界最大强国,雄视东西洋”。因此,日本对战胜中国并无十足的把握,最终下定开战的决心,有两份情报起到了重要作用。

  宗方小太郎(1864-1923),日本间谍,1884年来到上海,后游历中国北方,成为著名的中国通。

  1893年,在长期实地调查基础上,他向海军省提交了一份详尽的分析报告《中国大势之倾向》,直指大清国的绝症——贪腐。他认为,中国的腐败并非只是官场独有,而是全民丧失信仰,“人心腐败已达极点”。官场一片漆黑,上下隔阂,中央政府即使要施行仁政,也因地方官吏的“壅塞”而导致“美意不能贯彻至民间”。而少数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只好在愤懑不平之余退居闲地,中国“有治国之法而无治理之人”。最后,这位王牌间谍还引用孟子的话为中国下了断语:“上下交征利,则国危”。

  当时清廷的腐败是全局性的。以内务府一个部门的行政开支为例,咸丰时每年仅为40万两白银,光绪末年已达1024万两,50年增长了25倍。权贵们挥金如土,如两广总督岑春煊,一次宴会就“动需洋酒千数百金”,为此还专门在衙门里设立“洋酒委员”一职。中央政府更是热衷于搞形象工程,以粉饰太平。如,改修三海(南海、中海、北海)耗银600万两,其中挪用海军经费436.5万两;改修颐和园耗银2000多万两,其中挪用海军专款210万两、收取海防捐银158万两、从地方勒捐300万两。在打仗的当年(1895年),还忙于为慈禧祝寿,耗银500多万两。为了这些面子工程,从1888年开始,清廷就停止了新购军舰和更新装备。

  1895年1月,宗方小太郎又提交了一份报告《对华迩言》,指出满清政权已是“百弊丛生,濒于阳九之末运……数亿之黎民待望仁政、仁人久矣”,报告提出了九项具体压制中国的措施,并提醒日本政府,一旦占领中国,一定要选好用好占领区的民政官。

  小太郎对中国国情分析之透彻、认识之深刻,犀利公认为:放到今天,仍未过时。

  

  二、长面子的访问

  

  甲午战争爆发前三年,即1891年7月初,海军提督丁汝昌率领“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六艘主力舰访日。当时的北洋舰队号称世界第五大舰队,“定远”、“镇远”两舰达到七千吨级,为当时全球之冠,日本最大的巡洋舰不过三四千吨级,无法与之匹敌。来访舰队的巨大规模和清兵整齐划一的操练,给日本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有几位参观者是中国人永远不能忘记的。

  福泽谕吉,头像被印在最大面额的壹万日圆纸币上的日本“近代化设计师”,《脱亚论》作者。参观后,他在《时事新报》上感叹道:“舰体巨大、机器完备、士兵熟练,值得一观之处颇多。”

  伊东佑亨,海军中将。参观后第三年,他担任甲午战争中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写下了著名的劝降书《大日本海军司令官致大清国北洋水师提督书》,劝降的对象正是此次来访舰队的司令官丁汝昌。

  坪井航三,海军少将。参观后第三年,任“吉野”舰舰长,击沉邓世昌舰,战后擢升中将,授男爵。

  东乡平八郎,海军少将。参观后第三年,任“浪速”舰舰长,击沉中国运兵船“高升”号,战后晋升中将,出任帝国海军大学校长。1900年再次加入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任日本常备舰队司令。1905年在对马海峡海战中,歼灭俄国增援的波罗的海舰队,俘获俄军司令官罗斯特文斯基海军中将。此战中,东乡平八郎提拔了一名英勇的枪炮官,此人就是二战中赫赫有名的山本五十六。

  继续说丁提督的访问。舰队先后到达神户、长崎、东京等地,所到之处,威风八面。但他们不知道在天皇接见他们的前一天,日本国会通过了5860万元(银元)海军支出方案,计划建造1万吨级的铁甲舰4艘和巡洋舰6艘。他们更不知道,此次出访极大地激发了日本上下重整军备的决心。

  访问圆满结束。出访团不仅给北洋水师和老佛爷挣得了博大的面子,还给沉醉于崛起的大清国的官僚们带来了饭后的最佳谈资——听说天皇为了造舰每天少吃一顿饭。

  三年后,这次荣誉出访的军官们,与吹捧他们的日本同行打了一仗,结局相当惨烈。总指挥、海军提督丁汝昌,服毒自尽。曾经留学英国的右翼总兵刘步蟾,自杀殉国。誓与坪井航三拼命的“致远”舰管带邓世昌壮烈牺牲。曾经留学英国、好与丁汝昌争娶妓女的“济远”舰管驾方伯谦,因临阵脱逃而被李鸿章斩首,该杀还是冤杀,历史至今无定论。

  115年后的今天,你去刘公岛参观“甲午战争纪念馆”,一定不要忘记参观当年将领们建的豪华别墅,那里还留有鸦片的残香和妓女的余芳。导游会用现代词为你介绍:当年,丁汝昌他们非常重视刘公岛的开发,那些西式别墅都没倒,比现在的房子结实多了!

  还有一段史实不可不说。水师提督丁汝昌,本是地道的旱鸭子,当过步兵和骑兵,参加过太平军、湘军和淮军。这不禁让笔者想起几个月前因贪污1.6亿元而被判死缓的王守业中将。十年前因为一项重大工程犀利公曾经见过他一面,那时他还是总后营房部部长兼全军房改办主任,少将衔。干了33年陆军的他,2001 年突然擢升为中将海军副司令。不仅包养了一个班的情妇(多系部队文工团演员),还把军队多项大工程交给家里人做。不知王司令在中国已被全面开发几乎毫无遗漏的各种岛上有无别墅?

  从丁提督到王司令,军人一旦爱上房子,结局好像都不大好。好在司令提前进去了,否则要是再跟日本人在海上打起来,王司令去指挥,只怕还不如丁提督。

  

  三、演戏

  

  从甲午战争、九一八事变沈阳抵抗等战事经过来看,部队缺乏实战训练是主要败因之一。慈禧太后在颐和园昆明湖里检阅海军更是成为千古笑谈。

  从1979年自卫反击战结束算起,军队有31年没打仗了;从1989年两山轮战结束算起,军队也过了21年的和平日子。和平是人类的共同追求。练兵不能完全靠打仗,训练、演习就是和平时期练兵的途径。不幸的是,席卷神州的贪腐烈焰,早已在军中呈燎原之势,训练成了走过场,演习变成了演戏。

  最令人担忧的是高级军官队伍的异化。

  衙内将军越来越猖狂。去年12月16日中国新闻网登载了一篇题为《解放军高级将领调整,“红色后人”优先使用》的文章,文末写道:“观察家分析,因为生活、教育和成长环境的特殊,老一辈将领的后代‘继往开来’无可厚非,也符合国人‘内举不避亲’的文化传统。但如何做到公平、公正,给出身平民的军官以平等竞争的机会,倒是需要关注和把握的深层次问题。”好一个“继往开来无可厚非”!好一个“内举不避亲”!犀利公认为:这种选拔政策,对内维稳暂时有用,对外御敌必将惨败。晋级晋衔,对于基层军官来说,不仅是利益,更是荣誉;而扛上将星,那更是战斗一生都难以企及的从军梦,但在“红色后人”那里,却只需要眨眼几年的功夫,人根本不需要去一线连队锻炼,仅是档案到基层游历一番。当然,体制内的将军也有极少数像刘亚洲这样的明白人,不全是“我爷爷领导了抗战”之类。

  文艺将军越来越多,唱歌的、跳舞的、演戏的、说相声的、拉二胡的、导演开幕式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妖冶的“军中百灵”们,忘情地唱着“今天是个好日子,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一类的酥歌。一等功,对于一名普通士兵来说,是牺牲生命都难以获取的荣誉,而对她们来说,也就是一首歌、一支舞、一段戏、一夜情。

  长此以往,国将无御敌之兵,军将无带兵之将。纵使增加了军费、添置了装备,也难言下一场战争不会成为另一场“甲午”! 

   

  (注:本文写于2010年9月18日)

    进入专题: 九一八事变   国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394.html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