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祥辉:论中国媒介传统对媒介制度变迁的隐性规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3 次 更新时间:2011-09-16 10:38:24

进入专题: 媒介传统   媒介制度   隐性   规制  

潘祥辉 (进入专栏)  

  

  摘要:作为在历史过程中积淀下来的全部媒介事件及其影响的总和,中国媒介传统是媒介制度变迁的一种隐形规制力量。媒介制度变迁不能割裂传统,也不能脱离传统的规制。从地域层面上看,中国媒介制度变迁受到三种传统的影响和规制:本土的官报传统、欧美自由主义媒介传统和苏联的布尔什维克媒介传统。从时间层面看也形成了三种传统:“千年传统”、“百年传统”和“六十年传统”。媒介传统通过“路径依赖与锁定机制”、“意识形态复制机制”、“合法化机制”、“扩大选择集合机制”等发挥对媒介现实的规制作用。

  

  关键词:媒介传统 媒介制度 隐性 规制

  

  传统可以被定义“过去发生的全部事件的总和对这一组织内人们的影响”。[1]制度是演化的,任何制度变迁都无法彻底摆脱传统的影响。以媒介制度为例,欧洲的媒介制度与美国的媒介制度之所以不一样,很重要的一点是源于不同的社会传统。麦奎尔指出:“欧洲政府普遍的更为浓郁的社团主义传统使其在媒体政策上比美国走得更远。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广播上,战后三十年,除了英国这唯一重要的例外,大多数欧洲国家都对无线电和广播实行了公共垄断政策。”[2]欧美不同的媒介(广播电视)制度安排固然有其他的原因,但社会传统及其影响下的社会认知显然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影响因素。可见,在制度变迁中,传统都会以这样或那样、显性或隐性的方式发挥影响。

  

  作为隐形规制力量的媒介传统及其划分

  

  传统为制度变迁提供了合法性基础,也为制度变迁规制了演化路径。制度经济学家汪丁丁认为:“我们没有办法摆脱我们各自的已经‘消解’的传统(生物的、社会的、与个人的),传统是不可能被消解的,它只可以转化。”[3]在现实制度变迁中很难摆脱传统的影响。传统为制度变迁节约了大量的成本。而建立在传统基础之上的制度变迁必然会遭受更小的阻力,避免社会和观念层面上的巨大震荡。媒介传统指“在中国媒介制度变迁历史过程中积淀下来的全部媒介事件及其影响。”媒介传统在媒介制度变迁中起着重要作用,它能够通过提供制度示范和制度合法性等途径节约媒介制度变迁中的交易成本。媒介传统中积淀了大量的媒介制度形式,在中国媒介制度变迁的过程中,它既可以为媒介的宏观管理制度提供示范,也可以为媒介组织提供采编和经营制度的示范。媒介传统通常以一种“知识存量”的形态存在,它为后世的知识分子和媒介从业人员提供媒介记忆,媒介理念与媒介知识。媒介传统还可以为媒介制度变迁提供合法性基础,减少媒介制度变迁中的“阻力”与“震荡”。媒介传统对中国媒介制度变迁的规制可以通过下表来加以说明:

  

  图:媒介传统对媒介制度变迁的隐性规制

  

  与显性的法律或政策规制不同,媒介传统更多地是以一种隐性规制的方式影响媒介制度变迁。它通过“路径依赖与锁定机制”、“意识形态复制机制”、“合法化机制”、“扩大选择集合机制”等发挥对媒介现实的影响作用。从制度主义的角度看,媒介传统扩大了媒介制度变迁中的选择集合,也为当下的媒介制度变迁提供合法性来源。由于传统的存在,生搬硬套的制度移植容易出现“水土不服”的状况。而从传统中寻找合理性的东西则更有利于媒介制度的变迁与转型。

  1979年1月28日,上海《解放日报》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在报纸的二版和三版下端刊登了两条通栏广告,开新时期中国媒介刊登广告之先河。这一“创举”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当时的总编辑王维回忆,出报之前,没有任何顾虑,既没有送审,也没有和上级部门打招呼。就因为“在这位老报人看来,报纸登广告古已有之、天经地义。”[4]可见,在这一制度创新中,“古已有之”的历史传统为《解放日报》总编辑进行制度创新提供了“天经地义”的合法性和“制度选择集合”。从传统中演化出来的制度安排总会少一些“磨擦成本”。在1978年以来的中国媒介制度变迁中我们同样可以观察到媒介传统的对现实制度变革的隐性规制。1978年以来,“中国新闻改革的话语场域集合了三个不同的传统:中国知识分子以办报启迪民心、针砭时政的传统,中国共产党‘喉舌媒体’的传统,源自西方却被‘本土化’了的独立商业媒体的传统。”[5]不利用和发展这种传统就不会有新闻改革的成功。任何现实的媒介制度安排,如果在媒介传统中就已存在,它就比创造出来的或从他国嫁接的媒介制度安排更容易为社会成员所接受。因此,不管是自由主义的媒介制度安排还是威权主义的制度安排,都会从传统中寻找根据,借以证明和巩固其合法性。了解和梳理中国的媒介传统能使我们对今天中国媒介制度的变迁有更为全面和清醒的认识。

  那么,自近代意义上的大众媒介产生以来,中国媒介积累了哪些传统,这些传统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发挥它在现在的作用呢?笔者认为,从地域层面上看,除了中国本土的“邸报传统”外,中国的媒介传统中至少还包含两种截然相反的来源:一种来自欧美的西方自由主义媒介的传统,它哺育了中国第一代报人及中国第一批自由主义媒介;另外一种是来自于苏联的共产主义媒介传统,它哺育了中国共产党的党报(对国民党的媒介体制也存在影响),影响持续至今。而从时间层面来看,则有自邸报出现以来的古代官报传统,近现代的民营与商业媒介传统,以及当代的计划宣传传统。本文借用何怀宏教授将中国传统分为“千年传统”、“百年传统”和“十年传统”的划分[6],也把中国媒介传统划分为“千年传统”、“百年传统”和“十年传统”进行描述。戈公振的《中国报学史》将至那时为止的报纸分为“官报独占时期”、“外报创始时期”、“民报勃兴时期”和“报纸营业时期”,勾画了中国报业的演化轨迹。[7]官报独占时期长达千年,构成了是中国媒介制度的千年传统。而外报创始时期、民报勃兴时期与报纸营业时期均始于十九世纪之后,至1949年基本绝迹,沿续大约一百多年,这构成了中国媒介转型的百年传统。1949年以后传媒的党国一体化以及党国一体化基础上的渐进改革也形成一个传统,笔者称之为“六十年传统”。三种媒介传统对中国媒介制度变迁形成了一种强大的规制力量。

  

  “千年官报传统”对中国媒介的影响与规制

  

  中国官报传统的时间起讫即戈公振先生所称的“自汉唐以迄清末,以邸报为中心”的时期。这一时间跨度历时千年。这种千年传统中既有官报的传统,也有民报(小报)的传统,官报传统无疑居于主要地位。官报传统也构成了中国媒介的本土传统。

  官报传统自其开端就是将报纸作为政治统治阶级的附庸和工具。正如方汉奇先生所言“唐代的报状,作为一种新闻传播媒介,从一开始就为封建统治阶级所控制,是后者协调封建中央和地方关系,维护封建王朝统治秩序的重要工具。”[8]。官报传统有以下特点:首先,官报居于合法的垄断地位。“自汉唐以迄清末,以邸报为中心。在此时期内,因全国统于一尊,言禁綦严,无人民论政之机会。”[9]批露什么信息,不批露什么信息,批露多少等全掌握于朝廷之手;其次,从信源到编辑、发行及阅读,层层控制,报禁森严。第三,官报的内容所记无非朝廷政事设施、号令、赏罚、书诏、章表、辞见、朝谢、差除、战报、刑罚等事项,形式僵化,公信力不高;第四,通过严刑峻法打击违规者,保持报禁的高压态势。千年官报传统体现在从唐至清的媒介管理制度中,从《唐律疏仪》中“诸造妖书妖言者,绞。传用以惑众者,亦如之。”到《大清律令》“凡造谶纬妖书妖言,及传用惑众者,皆斩”等规定中可以看出这种制度十分严苛,千年间一脉相承。

  官报传统将报纸置于政治权力的统治之下。这对于政治统一及文化统一固然有益,但正是这种传统,阻碍了我国报纸向现代化的转型。戈公振说:“官报之唯一目的,为遏止人民干预国政,遂造成人民间一种‘不识不知顺帝之则’之心理;于是中国之文化,不能不因此而入于黑暗状态矣。”[10]这种官报传统一直影响着后世的媒介转型,其传统不绝如履。清朝灭亡后,民国政府仍然沿续晚清官报的传统,出版官报,故戈公振先生认为,自晚清至于民国“官报遂成为国家之制度矣”。而民国以后的“国家媒介制度”,这种官报模式仍然是一种重要模式,在国共两党的党国媒介体制中,从信息采集到发行管理,我们都能看到这种官报传统的影响所在。

  此外,小报传统也是中国媒介千年传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纵观千年间中国报纸的发展,尽管历朝历代对官报以外的民间报业活动都是严厉管制,坚决打击的,但小报却不绝如缕,一直在夹缝中生存下来。小报的生存状况就如今天的“非法刊物”一样,有市场,屡打不绝。以“小报”来对抗“官报”是中国媒介转型中的重要传统。小报也常常扮演制度创新的角色。中国很多的媒介制度创新都是首先在“小报”中发展起来,最后被“大报”学习吸收。“小报”淘汰“大报”的故事今天也还在上演。

  

  中国媒介“百年传统”的沉淀及其影响

  

  从1840至1949年这一百年余年基本奠定了中国媒介的基本形貌:中国的官报、民报、外报并存而立。与千年传统不同,中国媒介百年传统中已经出现了许多新的元素,最为显眼的是“新闻自由的传统”和“媒介商业化的传统”。而这种传统的根源又来自于西方的启蒙与输入。从地域的角度看,除本土的“官报集权传统”外,“百年传统”中出现了两种最为重要的媒介传统:一种是来自欧美的自由主义报业传统,一种是来自苏联的布尔什维克型党报传统。由于1949年以前,在各种国际势力及其扶植的国内势力中,苏联的传统稍弱,媒介传统中的主旋律是欧美自由主义报业理念与实践。

  

  (一)欧美自由主义报业传统的引入与影响

  

  从1815年8月5日传教士米怜创办最早的中文近代报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开始,“外报的创办者们就在向中国输出他们的宗教学说、思想观念的同时,也输出了近代报刊的知识与模式,提供了必要的物质技术条件,并培养了中国最初的报业人才,为中国近代报刊的创办提供了样板。”[11]马礼逊是第一个向中国输入西方新闻出版自由观念的人。李提摩太及其创办的《万国公报》则直接启发了康有为的办报理论与办报实践。中国的知识分子大量地引入西方的媒介理论并致力于从制度和实践上来落实。从洪仁轩到王韬,无不受欧美媒介观念的影响。以洪仁?????凇蹲收?缕?分凶?盘岢觥靶挛牌?钡南低成柘牒途咛宀僮鞣桨福阂弧⒈ㄖ接ψ夹碛擅窦淅窗欤欢?⒈ㄖ绞巧唐罚???颂炀?匾澹蝗?⒈ㄖ接τ衅浞?傻匚唬?碛蟹?筛秤璧娜ɡ??⒌8悍?稍鹑危?晕痹煨挛耪撸?嵩蚍#?卦蜃铮凰摹⑸栊挛殴伲?苑?傻男问奖Vて涠懒⑿惺辜喽饺ā:槿诗的办报构想具有西方自由主义新闻政策的性质。[12]民国年间的新闻教育更是自觉的借鉴欧美自由主义模式。1918年10月14日,在北京大学新闻研究会成立大会上,蔡元培致词说:“欧美各国,科学发达,新闻界之经验又丰富,故新闻学早已成立。而我国则尚为斯学萌芽之期,不能不仿《申报》之例,先介绍欧美新闻学。”[13]西方新闻界来中国的“传经送宝”更是给了中国新闻界以直接的指导。

  这种传统很快在中国新闻界中传播并影响中国媒介制度的演变。到20世纪初,随着民智渐开,新闻自由理念日渐深入人心。正是在这种理念的支撑下,中国新闻人勇于争取新闻自由,为现代新闻事业的发展写下了光辉一笔。1912年,临时革命政府下令废止以《大清报律》和《大清印刷专律》为标志的专制主义新闻控制法令。1912,全国舆论界愤怒声讨临时政府内务部越权发布《暂行报律》取得胜利。在强大的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下,媒介开始从政治中分离出来,并发展出了一套新闻专业理念与专业操作手法。民国时期的报人都以不做官,或不介入党派政治为他们的政治和人格底线。黄远生、邵飘萍、林白水、史量才等都多次拒绝官帽的诱惑。张季鸾、胡政之等人在接办新记《大公报》颁布“四不原则”的同时,即约定不接受来自任何官方的募款,不许担任有任何官俸的“公职”。[14]一旦新闻自由遭到压制,广大知识分子就会致力于争取言论自由。因而争取新闻自由也成为百年传统中的重要面向。

  百年传统中的这种自由主义传统与媒介商业主义传统是结合在一起的,这种传统虽始于欧美,但通过知识分子和报人的传播与实践,逐渐积淀成为中国媒介中的重要传统。它通过历史文献、书籍、回忆录、学校教育、媒体以及知识分子的自觉传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祥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媒介传统   媒介制度   隐性   规制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历史新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2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