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义: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过激的言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1 次 更新时间:2011-09-07 22:11:37

进入专题: 言论自由  

邹义  

  

  有一些人喜欢发表不同于主流社会的言论,他们看不惯当今,诉说着对社会的不满,甚至直面抨击政府,被大众看来是对社会吹毛求疵,这些言论就被政府或大众视为过激言论,这种行为被冠之以左派作风。这些言论就这样被过激了。

  其实这些“过激”的言论本是无可厚非的。发出这些言论的人大都有两种人,一种是自己的境遇不好,将责任加到社会制度之上,痛恨这个社会;另一种是热爱这个社会,希望社会有所改变,积极投入到变革力量的呼声之中。无论哪种情况,这些言论的出现都是对社会有好处的。对境遇不好的人来说,本来的生活处于苟延残喘的状态了,内心的苦闷积压不发泄的话,有可能在某个不理智的情况下做出危害他人,危害社会的举动。内心的苦闷发泄了,也就轻松了。其实这种人,大都只是嘴上说说,然后说完就投入原来的生活。而另一种人的言论就是充满社会责任感的体现,他们热爱这个社会,热爱祖国,把自己当做国家的主人,甚至有时充满了英雄主义色彩。这种人的见解往往有一定的价值的,当国家的前进误入歧途之时,他们会及时的发出提醒,希望国家社会步入正轨。也许有时不能指出解决方法,他们也要把弊端找出来。

  其实历史上那一次社会进步不是在充满理想的过激的情况下发生的?陈胜高呼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于是掀起了第一次农民起义。正是有了“打倒孔家店”的豪言才兴起了如火如荼的新文化运动。李贽、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人的过激言论不是促成了明末清初思想界的活跃局面?哥白尼提出“日心说”被当时的教会甚至学术界都认为是荒谬的,经过几百年的验证,不是为我们找到了真理?达尔文的进化论更是将人类的理智挑战到了极点。如此过激的言论虽然对当时的社会存在着很大的冲击,但是却在一片反对声中推动着人类的进步。

  全国政协委员秦晓说过:“为什么我们平时说得这么尖锐?主要是因为我们担心社会动乱。如果说中国不存在社会动乱和革命的因素,我们没必要说得这么尖锐,我们只是想提醒。就像茨威格和罗曼·罗兰二战前做的那样,我们当然比不了那些伟人,但中国社会需要有人站出来说。”主张彰显社会责任,言论促进改革动力。因爱之深,故责之切。无论激进还是保守都源于热爱,因为爱,所以求全责备。最可怕的是冷漠,是无动于衷,是旁观者。话语源于内心充满希望,不要等到邦分崩离析的境地,那是不负责任。过激的言论在对这个国家和社会发出警告,在祸患还在萌芽状态的时候将其扼杀。

  加藤嘉一曾这样说:“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政治立场是保守还是激进,只要有观点就意味着对社会有责任心。任何人的观点都未必正确,但未来总有变化。只有冷漠才真的可怕,因为它既不去保卫社会中那些好的东西,也不去纠正那些坏的东西,这会使社会变得毫无前途。”“因为爱,才会求全责备,才会希望它越走越好。”

  有些事我们谁也说不定对社会是灵丹妙药还是祸害,如果在对社会没有明确的危害的情况下,我们最好有所包容,让言论飞,让百花放。

    进入专题: 言论自由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00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