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福:计划生育花费了多少资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37 次 更新时间:2011-09-07 13:51:55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何亚福  

  

  中国实行计划生育的其中一个主要理由是资源不足,实行计划生育能够缓解人口对资源的压力。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实行计划生育花费了大量的资源,包括两方面:一是计生部门本身花费的人力物力,二是计划生育对育龄夫妇造成的社会成本的增加。

  首先说说计生部门本身花费的人力物力。国家人口计生委《国人口发〔2009〕5号》的文件显示:“(计生)队伍规模不断扩大。2005年底统计显示,国 家、省、地、县、乡级人口计生工作人员50.9万人,总编制数42.3万个。其中:行政编制人员12.2万个,事业编制30.1万个。另外,约120万名 村级管理员(服务员)和600万名村(居)民小组长承担村级人口计生工作。目前计生协会拥有9400万名会员。”

  这么多计生工作 人员,全国每年所花的经费不知有多少?2009年4月下旬出版的《半月谈》杂志刊登的一篇报道显示:当地的一个乡,计生办共6人,每年工作经费开支在五六 十万元以上。6个人的计生办养了一台小轿车,说是用于公务,实际根本下不了村,主要供计生办主任一人专用。仅小轿车一项开支,一年就要3万多元。

  中国的行政成本有多高?2007年4月3日《法制日报》报道:“据了解,我国的行政成本高居世界第一。从1986年到2005年,我国人均负担的年度行 政管理费用增长23倍,而同期GDP增长了14.6倍。”中国的行政成本高居世界第一,计划生育也有很大的“功劳”!在很多地方,基层政府围绕着计生工作 转,超生罚款已占当地半数财政收入。

  其次,计划生育增加了育龄夫妇生孩子的成本。举两个例子:其一,2007年9月5日《成都日 报》报道:昨日,家住蜀都花园的邓先生给本报打来热线,焦急地说宝宝9月底就要出生了,可生育服务证还没有着落。邓先生告诉记者,怀孕后,他们首先到成都 市人才市场去开生育服务证,可对方不给开,说掌握不到爱人以前的情况,必须大连开了再开。于是,邓先生又亲自飞了趟大连,没想到大连那边的人才市场却说他 爱人以前在杭州工作,必须杭州开了大连再开。其二,2008年4月16日宁夏网报道:近日,石嘴山市康嘉小区的刘女士可谓“愁白了头”,为了给在北京工作 的女儿开个计划生育服务证,她奔波许久却是毫无进展。“宁夏这边要北京方开证明,北京方又要宁夏这边先出证明。现在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生个孩子 咋就这么难?这事情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啊。”刘女士着急地说。

  不但办理生育服务证要花费成本,查环查孕也要花费成本。例 如,2007年5月21日《中山商报》报道:“南区居民卓女士来电咨询:最近居委会要上门检查我查环查孕的情况,但我不是中山户口,要查环查孕得回老家 办,来回一趟不容易,而且我今年都42岁了,还要查吗?本报追踪:经向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了解,按规定,18-49岁的已婚育妇女,如未实施结扎手术或已 结扎但不足一年的,每年都要查环查孕。”

  中国目前流动人口已超过两亿,为了办理生育服务证和查环查孕,不知有多少中国人的时间、精力和财力就被浪费在往返于打工地和户籍所在地的路上!既浪费了人力资源,也浪费了自然资源(交通运输是需要消耗能源的)。

  中国人为什么勤劳却不富裕?就是因为中国人的相当一部分勤劳是为了对冲制度成本,中国整个社会做的“无用功”太多,计划生育就是其中的一种。办理计生证 件和查孕查环,是在不违反计生政策的前提下所产生的社会成本。如果违反计生政策,所产生的社会成本就更大了。某市计生委发布的新闻中有这样一段:“港洪村 宋XX、肖XX夫妇在外打工5年,今年春节,夫妻回家过年,村支部书记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准备亲自上门,动员其‘三查’。对象闻风逃跑,村书记闻讯后又带 领计生专班‘跟踪追击’,历经乌林、监利、仙桃、赤壁等地,历时五天,行程近千里,于正月二十五将其找回进行了‘三查’,结果超怀二胎,并连夜送到市计生 服务站采取了补救措施。”可见,为了抓一个超生孕妇,居然不惜“历时五天,行程近千里”!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985.html

19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