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日本人怎样看二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2 次 更新时间:2011-09-06 11:52:27

进入专题: 日本   二战   反法西斯战争  

加藤嘉一  

  

   8月15日——“终战纪念日”。这个日子对日本国民的意味特殊而复杂。中午,东京日本武道馆,“全国战死者追悼仪式”在炎热中举行,7200名二战遗属出席了仪式。天皇向310万名“战死者”表示哀悼,强调日本必须始终走和平道路。

   1945年8月14日正午,日本天皇裕仁向全国广播了接受中美英三国联合发表的《波茨坦公告》、实行无条件投降的诏书。15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作为日本国民,我自然也为“战死者”默哀了一分钟。66年前,日本人从战败的废墟中站起来,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制定了和平宪法,重建了国家社会。战后,日本自卫队没有杀过一个人,没有一个自卫队员被杀。事实充分证明,日本战后的发展路线是和平的。

   此次,日本首相菅直人和执政党阁僚都没有参拜靖国神社,遵守了政治公约。至于52名在野党等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当属预料之内,情理之中。在信仰、言论自由且多元化的日本社会,让国民在面对一场历史事件时,采取统一的价值观,永远属于不可能。何况,就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政客们而言,历史认识早就超越了个人信仰本身,而成为了夺取权力,迎合大众的工具。从功利角度出发,把历史认识和政治利益结合起来,挂钩在一起,也是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政治家的普遍谋生法。

   前一阵,横滨市教育委员会为初中生采用了被部分中国媒体称为“美化战争,陷入自我历史观的右翼教科书”。从2012年春季4月开始的4年内,横滨市内149所市立初中学校均将使用育鹏社出版的历史和公民科目教科书。这一消息不仅在中国国内,在日本国内也引起了大争议。不少日本有识之士表示反对说,“使用此教科书对孩子们培养健康历史观不利”,支持方则主张说,“此教科书有利于培养孩子们的爱国主义精神。”

   教科书问题是造成日中之间隔阂的老问题。教科书和普通书籍不一样,普通图书,由于出版自由,出版商出什么都可以。在日本有很多类似于“我们要打败中国”这样的书,就像中国网络上愤青之间也会流传“中国打败美国”的书籍一样,可以自由出版。

   我阅读过饱受争议的“右翼教科书”。其内容确实有“美化战争”的味道。这本教科书对于日本侵略亚洲国家的那段历史写得相对少一些,模糊一些。里面说,作为东方国家,在日俄战争中第一次打败西方强国的日本试图解放亚洲。这本教科书也提到日本走向扩张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从卢沟桥事变起,那些对日本不利的负面因素或多或少被掩盖了。

   如果作为普通书籍,此类书的刺激性和煽动性应该说很低。在日本,“歪曲历史的中国共产党”;“对本国历史一无所知的中国人”;“南京大屠杀存在吗?”等挑衅性的书籍众多。问题是,教科书需要通过文部科学省(等于中国教育部)审批的。所有学校都有权利自主选择教科书,而2005年4月,由“新日本历史教科书编撰会”支持的扶桑社出版了《新历史教科书》,成为了在中国国内引起“反日游行“的重大起因。

   由扶桑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之采用率不到0.1%。从这一数字能够发现,日本的教育机构、学校以及老师们还是有良知的,尤其在历史、语文、道德等对孩子人格影响重大的科目上,尽可能避免煽动性、情绪化的内容。当然,这绝不是采用率百分之多少的问题,把它审批通过本身损害国家形象,也给即将面向社会和未来的孩子们带来不良影响。

   我曾在初中、高中阶段学习的教科书里有着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描写,只是没有像中国孩子阅读的“抗日战争史”那么突出。它写着:“至于死亡人数多少,在两国政府之间存在立场上的不同,有待进一步讨论”,我的历史老师也这么告诉我们的。

   有一点是难以避免,即每个历史老师的价值观五花八门,政府让所有学校使用审查过的教科书是一回事,使用教科书的历史教师怎么讲课,讲得多深又是另一回事。因为,政府不可能统一所有历史教师的教学方法。每一个老师都保持自己的风格和方式,教育才能丰富多彩。教育的核心目的绝不是简单灌输知识,而是以能吸引学生好奇心和注意力的方式去引导学生思考问题,否则历史教育变成洗脑课了,陷入本末倒置的长期恶性循环。

   日本的教育平台可能与中国有些差异。日本有一些老师特别“右”,有些特别“左”。我曾参与组织东京大学和北京大学学生之间互访交流的京论坛(Jing Forum)。我专门安排让两校的学生参观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和日本一所著名高中,并对老师和高中生进行采访。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采访日本高中老师和学生的中国大学生很惊讶,对我说,“日本每个历史老师的观念都不一样。有一个女生跟我分享感想:“在这所高中,所有老师用的教科书都是一样的,但每一位老师之间的教学方法却截然不同。有的老师很重视教科书的作用,有的不怎么用,完全以讲故事的方式与学生聊历史,我觉得这个很有趣”。

   每一个历史老师对历史的观念、理解和立场不同,就跟中国的关系而言,有的老师热爱中国古代史,在讲解世界历史的时候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讲中国史。有的老师喜欢中国,他们对当年侵华战争的态度甚至比中国人还激进。当然也有‘偏右'、‘极右'的老师,他们承认日本侵略了中国,但讲到侵略时却把侵略行为模糊化。

   冷静下来思考,每一个人对任何一段历史的看法和立场不同,天经地义。我们不是死板的机器,而是会思考的人类。不同的思考肯定产生不同的观念和立场。

   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在认识历史问题上存在较大差距,这再正常不过。生长环境不同,接受的教育不同,舆论处境不同。我不认为中国人要接受日本人的历史观,只是从相互理解,共同发展的角度,渴望中国人知道一点点日本人的历史观为什么不简单地符合中国人的标准和要求,日本人对二战的认知为什么如此复杂、微妙。

   日本人对中国、美国、二战、东京审判等认知错综复杂,至今为止没有丝毫的定论。大家天天讨论,“你不对,缺乏证据”;“你也不对,缺乏道德”;“你这个卖国贼,真丢脸”;“你这个缺乏国际视野的陈旧人物,滚出去”……,这种讨论没完没了,至少在我生存的这个时代,应该不会结束,其实也不应该结束。历史认识也需要实事求是,没有一成不变的历史认识。它是通过人类不断的讨论和探索,一步一步梳理、更新、深化的进程。这一面对历史认识的基本立场应该成为全球公民的思想共识。

   不言而喻,日本政府和老百姓普遍认为,日本投降是因为美国向广岛和长崎两座城市投了原子弹。对于日本人来说,两颗原子弹足以使得国民认识到“我们是受害者”。这里我说的是老百姓、国民,他们绝大多数也是无辜的,是被动卷入战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败给美国,日本人的挫败感以及“受害者”意识特别浓厚。

   然而,大部分日本人不认为自己败给了中国,更不认为败给了中国共产党。此时此刻,我正好在日本东京,路过了位于东京九段下的靖国神社。我在街上随机跟中学生们聊天,问及如何看待二战,他们表达得基本一致:“我们主动发动战争是事实,也侵略过中国,伤害过中国人,但在整个二战格局上打败日本的是美国,从而,我们成为战败国。我们并不是败给了中国。”据我所知,这一观念代表了大部分日本国民的“二战观”。其中一名似乎对历史有浓厚兴趣的男生跟我说,“对了,我想问一下,加藤哥,在日中战争上,始终与我们打仗的是不是国民党啊,其实共产党在前线没打几仗?”

   “日本侵略中国”与“日本败给中国”是两个概念。中国人说“我们打败了日本”的时候,世界战争的局势已经发生深刻变化。日中战争不仅是中国和日本之间的问题,也取决于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以及受此影响的两国的综合实力。

   日本人的认识是:“中国是战胜国之一,日本是战败国之一,但日本没有直接败给中国”。之所以迫不得已投降,是因为被美国投了原子弹。

   中国人的立场不一样:日本是侵略方,中国是被侵略方,中国为抗日战争付出了巨大牺牲。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壮大,在对国民党“内战”上占了优势,最终夺取了国家政权。

   日本人值得认真反思;我们为什么总给中国人一种“不承认历史”的错觉?不可否定,对方国家政府的教育方式和媒体的宣传方式始终在为执政党的意识形态服务。以点盖面,故意放大的政治宣传比比皆是。但这也是对方国家政权维持其统治的需要,我们不可能,也没有能力干涉其内政。

   既然历史问题是日本在国际社会上健康生存下去的责任,日本人应该更谦卑地思考:在历史认识这一点上,怎样才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目前日本政府的表态、媒体报道、教育方式、民间舆论等议题上存在着哪些问题和矛盾?

   不要指望对方应该怎么着,而必须从本国利益需求的角度出发,认真反思有什么问题,能做什么,该怎么改。相对来说,这既是最有效的途径,也是最公平的方式。

  

   2011年8月16日 写于东京靖国神社

    进入专题: 日本   二战   反法西斯战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940.html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