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生:教授与论文——兼评贺卫方教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80 次 更新时间:2011-09-02 15:18:11

进入专题: 贺卫方  

刘大生  

  

  教授要不要写论文?我的看法,可以写,也可以不写。助教、讲师要不要写论文?我的看法,可以写,可以不写。副教授要不要写论文?我的看法,一定要写。

  助教嘛,顾名思义,就是帮助教授们跑腿的嘛,为何一定要写论文?讲师顾名思义就是讲课的老师,讲课就行了,为何要写论文?讲师不写论文,如何评副教授?很简单,看他讲了几年课?看他讲了几门课?看他讲了多少节课?看他讲课的效果是否合格?看他上课有没有迟到早退?看他出的试卷是否狗屁不通?看他给学生打分是否公正合理?这些方面达到标准了,就应当给人家晋升副教授,就像合格的公务员到了年限就提级一样。至于教授,那已经是教师中的最高级别了,人家已经是教授了,无所求了,干吗还要写论文?教授的责任就是离开教科书讲课,完成讲课任务后,想写就写,想不写就不写,想干吗就干吗,一直干到共产主义。

  副教授为何要写论文?因为他要评教授嘛,他有所求嘛,当然要写论文。写多少?一篇足矣。作为申报教授所必需的论文,应当有新观点,新思想,还要有新概念——可以进入教科书、工具书的新概念。全世界那么多副教授,每人写一篇货真价实的论文,加起来,那是多么壮观、多么伟大的景象啊!不得了哎,了不得哎!还应当有更多的要求吗?不应当。

  用作申报教授的论文要不要发表?要。要不要在核心期刊、权威期刊上发表?没有必要。学术是平等自由的,学术期刊一旦核心、权威,必然走向反面,变成扼杀新思想、新理论的工具。如果要求必须在核刊、威刊发表,绝大多数副教授(尤其是优秀的、天才的、勇于担负历史使命的副教授)就永远当不了教授了。要不要在普通刊物上发表?可以,但非必要。我的看法,提前一年发表在指定的网站上就可以了。发表了不宜修改,如有修改,应当再等一年。如果是刊物上发表过的论文,也应当提前一年在网上公布。为什么要提前一年在网上发表或公布?这是为了让公众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评判,避免评委们在短时间内、小范围内暗箱操作,狼狈为奸,包庇纵容,徇私舞弊,嫉贤妒能,扼杀英才,逆向淘汰。

  2011年8月14日,贺卫方教授在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1990-2010年间发表论文与评论目录》[1]的文章,文章列出的“论文”或者“评论”(在刘大生看来都是论文)共42篇。作者表白说:“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勤于写作的学者。”但是,目录中列出的文章可以证明“自己还算不上尸位素餐者”,“无愧于这个教授的称号。”

  那么,贺卫方究竟是不是合格的教授呢?刘大生以为,根据北大教授们的现实的整体的科研水平,贺卫方的科研成果算是很好的,贺卫方是优秀的北大教授。北大理工科教授们的科研水平我不敢评价,文科教授的水平,还是敢说两句的。可以说,北大文科教授大多不如贺卫方。1983年以来,北大文科教授们发表的新理论、新思想,加到一起,恐怕还不如刘大生一个人多呢。他们谁能超过贺卫方?

  北大中文系列的教授们的科研水平有多高,余杰多有评论,无需重复。北大历史系列的教授们的科研水平有多高,范跑跑已经说过,无需重复。北大经济系列的教授们的水平有多高,笔者也曾经评论过,这里不想再说。

  北大法学院教授们的水平究竟有多高,鄙人多有评论,这里简单重复几句:他们中,恐怕没有超过贺卫方的。朱苏力如何?这位老兄发表的文章的确比贺卫方多得多,但是,那些大多是病句,是病句走大运罢了。陈兴良如何?这位仁兄发表的论文也比贺卫方多得多,但是,那些东西大多是“参见”,从头到尾都是他老兄的“参见”,没有一个“见”。被编进陈兴良所谓“论文”中的他人成果,包括陈兴良恩师高铭暄先生的成果,都没有一个“见”,都是“参见”,编写论文能这样干?朱苏力、陈兴良如此,北大法学院的其他仁兄、仁姐们,就不必再说了吧。在贺卫方的文章中,尤其是演讲稿中,没有那么多毛病。贺卫方的演讲稿不能仅仅理解为普法,它们具有普法性质,但更多的是布道,是优秀的布道。布道是大学教授的重要责任。所以,贺卫方是合格的教授,优秀的教授。

  贺卫方在学术上有没有缺憾?有:

  第一,屈服非学术。贺卫方一方面认为,学云,学云,核刊云乎哉?另一方面却:学云,学云,核刊云乎者也。他不得不“钟爱”《中国社会科学》等威刊、核刊,并且专门发表一个《目录》,就是证明。为核刊、威刊所困,是对非学术的屈服,尽管是不得不作出的屈服,仍然是学术人生的重大遗憾。

  第二,缺少理论创新。他的论文和演讲稿,虽然多有发现,多有思想火花,多有精辟、透彻的分析,但是,他未能整出一些新的概念和理论来,也是一个重大遗憾。这个遗憾和“刘志彪遗憾”[2]基本上是一个性质。

  

  2011年8月17日星期三于南京求稗书斋

  

  注释:

  [1] http://www.acriticism.com/article.asp?Newsid=12964&type=1006。

  [2]详见刘大生:《超级家教招生启事——以博士生导师为招生对象》。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3259857&page=1&1=1#3259857

    进入专题: 贺卫方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789.html
文章来源:学术批评网

7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