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亚生:美国人不疯了 中国怎么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6 次 更新时间:2011-08-31 13:46:22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产业转型  

黄亚生 (进入专栏)  

  

  数年前,中国人对加入世贸组织之后的判断是经济将会迅猛发展。这个判断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美国人疯了。我们假设美国人会疯狂消费,就跟世界末日要到了一样,他们疯狂地买各种各样的消费品,这种假设促使中国迅速成为全球制造中心,无数中国企业几年间使自己成为全球某类产品最大的生产厂商,拥有全球最大的产能,拥有全球最多的员工……毫无疑问,2000年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的外向型经济发展前提就是美国人疯了,而且我们假设他永远疯着,不会醒来。

  但现在很不幸,他不可能永远疯着,经济危机突然来了,美国人现在不疯了,不仅不疯了,他们收缩一切开支,甚至陷入到了消费恐慌中去了。

  我们这个庞大的制造中心接下来怎么办?

  据最近的一份调查,现在美国失业率将近10%,1200万人没有工作,他们怎么会去花钱?他们再也舍不得花钱了。另一项在美国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在佐证这个判断,“美国的储蓄率现在开始增长了”,这在中国可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这是在美国,你知道吗,2005年美国储蓄率是负5%,而现在是正7%,而且各种迹象表明还会持续增长。

  

  美国人的消费恐慌效应

  

  金融危机在美国主要打击的是制造业,尤其是汽车零部件,受影响最大的也是产业工人。当然美国人也在讨论,从某种角度来看,有一些产业其实是早就应该被淘汰。但这不是政府的口吻,美国的政客们最热衷的是谈论如何提高就业率,所有导致就业率受到打击的事情他们是不会放在桌面上讲的。

  因为1200万人陷入失业恐慌,最近关于研究失业的命题多了起来,有几个经济学家、教授就在研究“失业以后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到失业之前的薪资水平”,结论出人意料——永远恢复不了。他们认为如果你想恢复到之前百分之一百的水平,根本不可能。原因很简单,作为失业者,你到任何一家公司再就业,你过往的工龄积累很难被新公司真正认可。事实上更多是,失业了到另一家公司就得从头再来。

  可想而知这个研究结果出来后,在社会上会引发怎样的结果。本来已经陷入困境的产业工人们再次加剧了失业恐慌感。这次失业是美国自1930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不能恢复到以前的水平”这个效应被更大规模的失业人数再一次扩大了。储蓄增加其实是因为人们对将来的前景感觉到恐慌。如果说这个数据从客观上证实了整个社会的恐慌感,那么其他比如报纸上经常登出的某家人集体自杀,或者杀人案件提升,都是另一个侧面。要知道习惯了衣食无忧的人群,尤其是富裕人群更无法承受这种心理打击。

  接下来的问题是美国人的消费恐慌会怎样蔓延到中国呢?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外向型经济大规模发展,出口、外资都大幅度增加,当时被认为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造成的经济效果,但是现在我们可能才意识到加入世贸组织会有相应的促进效应,但更重要的是美国人的消费习惯。美国社会也开始反思他们的消费习惯。他们的消费很奇怪,比如房子原价100万元,贷款80万元,买后升值到了150万元,这时候你可以到银行再借出那高出的50万元,这50万元就是现金了。拿了钱第一件事情就是投资,一般可能是修阳台啊,在房子里做一些装修,这样房子可以卖得更好;另一种消费是去买东西、旅游、度假。如果是亚洲人会倾向于哪种呢,一定是前者,但美国人更倾向于后者。本来欠80万元,现在就变成了欠130万元,房子被估算的价值是150万元,这150万元本来就是泡沫催起来的,如果房价掉到了80万元,那肯定这个人就只能破产了。

  因为这种消费模式,美国无数中产阶层已经濒临破产,你想想,他怎么可能接下来继续玩命购物呢?

  但是这一点我们到今天才能看得更清楚。

  

  美国人不疯了,中国人能疯吗

  

  我们仰仗其赢利的美国人民不疯了,空出一个庞大的市场需求应该由谁来填补呢?中国人会疯吗,或者说中国人能开始放心消费吗,中国人能养成提前消费的习惯吗?

  其实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现在的80后、90后不是已经在实践他们的提前享受思想吗。这种思想能否普遍展开,有一个很大的前提是中国人能否对未来不再担忧,当然那些政府保障政策是很重要,但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必须先得有钱,不是少数人的富裕,是大家普遍性富裕。

  我之前在《创业家》专栏上也反复讲,中国要发展,要关注的不应是供给的增加,而是需求的增加,需求增加的前提是老百姓得有收入。老百姓的收入增加,并不是来源于每年GDP增加这些短期的东西。坦白说,“保八”一类的政策在我看来没有任何意义。国家要让利于民,要退税,要大规模地减少政府自己的储蓄,政府要开放垄断行业,要使没有身份的人也能分享高利润行业的增长,要鼓励人们在这些领域创业,他们的创业一定也会为这些垄断领域创造更大的价值。其实说到这里,又变成了国家政策的问题,关键是发改委、国资委不能再扮演——不让人们做这个事情,不让人们做那个事情——这一类角色了。

  我比较悲观的是,金融危机原来是一次中国社会改革的良机,如果我们能够真正反思我们何以陷入萧条,这对增长了30年的中国来说,不失是最好的成长、转型机会。

  但现在事与愿违。

  现在“4万亿”的提出,反而加强了国有企业的权利和地位,加强了权贵资本主义分享的程度,大量的资金都进入到了垄断产业、垄断企业、国有企业、特大型企业,钱到了他们手里,他们当然不会出现什么现金流的问题,国家最后保护的都是他们的利益。而出现现金流危机的、倒闭的必然是私人企业。接下来会形成什么局面呢,国有企业开始大量兼并私营企业。这对未来经济的影响可想而知。

  按说,中国有三十年高速发展的基础,中国内陆有这么大的一个市场,本来应该可以相对欧美国家自成体系,根本不应该受这么大影响。中国本来是能够避免这次冲击的,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能够独立于美国、欧洲自成体系。中国本来可以借助这种压力,反思为什么我们的内需会出现问题,为什么收入差距如此之大,本来可以从根本上着手解决中国问题,但是我没有听到类似的声音,也没有看到有力的政策。

  现在又开始刺激楼市,刺激楼市这种方式是从左口袋到右口袋拿钱,没有创造真正的购买力,因为真正要发展得有收入的增加,而且是多数人收入的增加,有新的产品、新的技术,有科学进步,我看不出4万亿对我刚才讲的这些因素有任何的促进作用。

  中国并不缺投资内需,现在这4万亿还是在扩大一个国家的供给能力,生产的大量商品总得有人来消费吧。当我们进一步加大投资内需时,我们可能认为美国人还会再疯一次。这是脑子里的一个简单模式,美国人很快会恢复到2005年的消费水平,再疯一次,甚至持续疯下去。我们进一步加大供给量,前提只能是美国人再次疯狂,只有这样,我们加大的供给量才可能销售得出去,因为我还没有看到任何提升中国人消费能力的政策出台。

  但问题是,在我看来,美国人不可能再次疯狂了。这种经济策略的假设如果不存在的话,这种措施怎么可能成功呢。

进入 黄亚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产业转型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698.html
文章来源:《创业家》杂志

1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