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鹏:铁道部腐败传染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54 次 更新时间:2011-08-22 14:23:53

进入专题: 铁道部   反腐败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  

赵家鹏  

  

  官帽、车票、车皮、设备招投标、工程转包,铁道部拥有太多的可兑换资源。封闭环境下,这些资源无可遏止地演变成溃败黑点,十数官员由此连环落马。

  

  7·23事故,让社会对铁道部的不信任达到高潮。

  此种不信任感自前铁道部长刘志军落马后即开始弥漫。刘志军执掌铁道部八年,建设速度成为各行业标杆,腐败亦如传染病般在铁道部系统内肆虐流转。

  

  倒下的四位心腹局长

  

  在刘志军坐镇铁道部的八年中,头一个受到舆论广泛关注的腐败案即是其弟弟刘志祥的腐败案。也正因是刘志祥,刘志军三位心腹接连出场,最终相继落马。

  刘志祥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时期,从1995年至2004年,总计贪污了公款上千万资产,利用职权寻租所得亦超过千万。在2002年,已经升任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刘志祥在得知承包商高铁柱意欲举报自己后,派人前去“修理”高铁柱,并最终致其死亡。但因刘志祥盘踞在哥哥刘志军发迹之地武汉,案情受阻。高铁柱死前留下的一封遗书成了刘志祥的滑铁卢。2005年1月5日,刘志祥被“双规”,按照当时调查组掌握的情况,刘志祥一命难保。

  在此敏感时刻,时任铁道部长的刘志军作出了关键的人事安排。2005年3月8日,哈密铁路分局分局长宋德玺被破格提拔为新分出的武汉铁路局党委书记。当时外界分析认为,宋德玺是刘志军的心腹,而刘志军之所以将心腹安插到自己的地盘上,意在让宋德玺拉身陷囹圄的刘志祥一把。最终,刘志祥被判死缓,并一再减刑,至刘志军落马前,改判有期并保外就医。

  事因人成,亦因人毁。今年刘志军落马后,保外就医的刘志祥再被收押,有关方面对此案回溯重判。而刘志祥案的回溯亦牵扯了更多贪腐问题。

  今年6月,原南昌铁路局局长邵力平被调查,即被认为与刘志祥案有关。媒体分析认为,在担任武汉铁路分局局长期间,邵力平对刘志祥的仕途升迁助益甚大。而在刘志军担任武汉铁路分局局长期间,邵力平曾是其下属。

  宋德玺在武汉待了近半年,回归乌鲁木齐,就任乌鲁木齐铁路局局长。当时正值刘志军号召铁路“跨越式发展”时期,乌铁局投资潜力巨大,被认为是能刮出油水的“膏腴之地”。宋德玺回归乌铁局后,将曾经乌铁局下哈密分局的旧部罗织了过来,分插到要害部门,一时间,乌铁局内70%的领导岗位都被宋德玺的旧部所把控。

  2008年3月,十一届人大一次会议闭幕的翌日,宋德玺随新疆代表团回程途中因贪腐被“双规”,宋落马后,以乌铁局原哈密分局副分局长李殿文为首的数名“哈密帮”成员亦随之落马。

  随着宋德玺跌落,前往接替任职的是时任北京铁路局党委书记罗金保。罗金保亦是刘志军手下爱将,2010年10月,罗亦被查出问题,当时被视作刘志军案发的前兆。

  

  铁路第一案

  

  前后两任官员被查出问题,并非乌鲁木齐铁路局特色。在乌铁局窝案前,事发于哈尔滨铁路局的“北亚案”,前后牵出三任问题局长:李树田、齐晓敏、何洪达。

  2009年12月7日,随着铁道部原政治部主任何洪达“服判不上诉”,历时3年的铁道部“北亚案”腐败风暴止息。但由何洪达牵引出来的对铁道部高层外界疑虑,并未停息。

  事实上,法院资料显示,把三位局长拖下水的“北亚案”与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并无直接利益勾连,相反,北亚集团的窘境,部分由刘志军的新政策所造就。

  北亚集团脱胎于哈尔滨铁路局,在刘志军的前任傅志寰任铁道部长时期,作为当年铁道部“网运分离”改革的试点,北亚集团由哈尔滨铁路局联合其他11家机构于1992年7月发起成立,从事铁路客货运输和铁路高科技产品开发业务。北亚曾一度是在上交所挂牌上市的“中国铁路第一股”。

  但在刘志军上任后,“网运分离”改革停顿,北亚集团的经营陷入困境。时任哈尔滨铁路局局长的何洪达曾借助北亚平台推行的“数字铁路”理念,一度为刘志军所赏识,但项目最终并无进展。

  由于哈尔滨铁路局始终扮演着北亚集团实际控制人的角色,北亚开始猛烈游走在政商关系网中,逐渐成为体制内领导者渔私利之工具。

  而铁路系统因有自己的企业、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外界无从过问,哈尔滨铁路局与北亚集团长达15年合谋,酿造了铁路第一大案。

  

  “倒车皮”升级为“倒招投标”

  

  在铁路运输线上,得车皮者,得天下。许多企业为了搞到车皮往往贿赂铁路部门,而铁道部相对封闭的环境亦造成了寻租空间。

  今年6月,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被“双规”。苏顺虎曾是因刘志军案而落马的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的副手,但从披露出来的原因看,苏顺虎的被查亦是由于通过权钱交易,帮助一位内蒙古煤老板“协调”铁路运力。苏顺虎被“双规”的同时,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林奋强、副局长马俊飞亦遭调查,据消息人士透露,其出事原因亦与“批条子”倒卖车皮有关。

  在“批条子”倒卖车皮的官商互动中,山西商人丁书苗最早即是靠此获得了巨大的收益。

  但在高铁上马后,面对更高获利点的诱惑,官商游戏有了新的玩法:寻租高铁工程及设备招投标项目。

  经罗金保牵线,丁书苗在刘志军升任铁道部长之前即以与之结识。而在刘志军就任铁道部长,开推高铁项目后,利用手中职权,干涉高铁招投标工程。据媒体报道,刘志军通过内定中标企业,纵容丁书苗向中标企业收取了总额超过8亿元的中标中介费,丁书苗从中获利4亿元。不仅如此,在刘志军的扶持下,丁书苗旗下的博宥集团迅速发展壮大,垄断了高铁项目中的轮对、声屏障、广告传媒等产业。

  “高铁第一人”张曙光亦牵扯其中,被外界视作帮助刘志军切分高铁“蛋糕”的执行者。

  有媒体传出,刘志军倒台的真正原因,是没有把“蛋糕”分割均匀。

  7月29日,温家宝在7.23事故现场明确表示:“如果在查案过程中,背后隐藏着腐败问题,我们也将依法处理,毫不手软。”

  

  对外发炎症

  

  体制内部运转的失灵,影响到对外的失灵。

  7月24日,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发生的隔天,铁道部在温州举行了一场闭门“协调会”,仅邀请了中央电视台与新华社两家官方媒体,这引发了数十家要求真相的媒体的不满。逼宫之下,当天晚上,铁道部在温州水心酒店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数百名记者涌入会场。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仓促登场,面对记者抛出的“为何掩埋车头”的问题,王勇平表示:“你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了。”而在回答“为何宣布没有生命迹象后却发现小伊伊”时,则宣称:“这是生命的奇迹!这个事情就是发生了,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全场骚动,之后,号称要回答所有问题的新闻发布会草草结束。舆论视这场举国震动的新闻发布会为“史上最混乱发布会”,认为王勇平咨询掌控力与网络时代脱节。资深媒体人崔永元为此评议“新闻发言人,请不要让新闻发炎”。

  前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则在网上贴出致王勇平的公开信,以过来人之姿态,批评王勇平表现欠妥。王旭明认为,如此重大的新闻发布会不应由王勇平出面,而是应由铁道部长面对公众;此外,他表示,新闻发言人核心在人,应是有丰富情感和深刻思想、真诚、善良和美好的人。“今日勇平,明天谁?”在公开信的最后,来自体制内的王旭明抛出了问题。

  高铁一日千里,而对社会的回应力停留在过去。

  2008年初,因南方雪灾,数十万旅客滞留广州火车站,广州市政协副主席炮轰铁道部疏运不利,对此王勇平表示反驳,然而言辞中因明显错误与前后矛盾被网友质疑。

  而在此次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新闻发布会后,铁道部虽因王勇平不当言论遭受质疑,却并未对公众解释释疑。

  同样,新任上海铁路局长安路生,也遭到外界的置疑。资料显示安路生在2008胶济铁路事故和此番甬温铁路事故中,皆担任铁道部总调度长一职,虽然对事故没有直接责任,但会给外界带来不良观感。对此,铁道部亦并未作出回应。

  与铁道部的沉默相反,事故发生后的第六天,温家宝亲临事故现场向媒体做解释。

    进入专题: 铁道部   反腐败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411.html
文章来源:《凤凰周刊》2011年23期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