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俊:方舟子为什么拿起了肖传国的锤子

——对方贺之争的一种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39 次 更新时间:2011-08-18 20:58:36

进入专题: 方舟子   贺卫方  

梁立俊  

  

  最近,看到方舟子质疑贺卫方,中心意思就一个:贺卫方作为教授,20年没有学术文章,已经失去了教授的资格。方舟子和贺卫方都是公众人物,这样的议论,马上引起热议。结果问题被复杂化了。一方证明贺卫方有文章,仍然有教授资格,一方则坚持“从学术意义看”,贺卫方确实已经“寿终正寝”了。

  我知道这个问题成了左右之争,而非学术批评,不会有什么结果,对时下中国社会进步也没有什么“善意”。但是,贺卫方是我尊敬的人物,读过他的《四手联弹》,也读过他的一些时论,感觉此人读书甚广,而且颇有情调。方舟子,我也支持过,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反对方舟子一定要力挺肖传国吗》,据说还颇有影响。

  对于这两个人的“掐架”,我更多的是不理解。我不知道方舟子为什么会对贺先生“拿起锤子”。本来他们两个人,一个是被权力的锤子修理,一个是被黑社会的锤子修理,本来是同病相怜,惺惺相惜才对。有时,我幻想,他们两个人最应该的是拿起锤子,共同对付社会的虚假和不公,这才是对社会最大的“善意”。

  但是,方舟子却对贺卫方拿了锤子。我有一种幻觉:方舟子似乎变成了另一类人——和拿锤子对付他自己的肖传国沦为同谋。但是,我仍然不能从理性上来解释方舟子为什么这样做。我想起来有人说他偏执症的“谣言”,但我不愿相信。从我有限的信息中,我判断方舟子不会是以自己背负的民意为“政治正确性”背书的人。

  鲁迅的小说《药》我最不愿意读,因为里面的气氛太阴森。茶馆里的驼背老人之流,他们拿为他们这些“贱民”牺牲的夏瑜作为嘲弄的对象,这是怎样一种绝望的“世象”。我想:一个社会中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常常为了别人,或者大家的事情牺牲个人。这些人重如泰山,对他们人人应该抱有“不忍之心”才对。

  什么是“不忍之心”?就是积极的方面要爱护这些脊梁,对他们哪怕是真正的缺点也取善意的包容态度(比如,文天祥荒淫,但无人渲染这段轶事。陈独秀嫖妓,国民党也不以此定罪),消极的底线是不以他们哪怕是真正的缺点作为发挥,甚至罗织罪名的证据。从这一点来看,方舟子揭露贺卫方的学术性则十分不堪。

  我的猜想是:方先生打假,可能是“商业”和“名利”目的,对于对象丝毫不做道德考量,只要能够引起广告效应,不管是谁,他都拿起锤子。或者,方先生确实在精神结构上不太完美,科学态度没有建立在宗教信仰之上,打假有点“疯”。但我仍然声明:我不会热爱贺卫方而抹杀方舟子,更不会因这件事把方舟子轻率划到肖传国之黑类里面。

    

  2011-8-16

    

  作者单位: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金融系

    进入专题: 方舟子   贺卫方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29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